阡陌未央

作者:林清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第七章
      
      回到东宫,弋未央一头扎进自己的无忧阁。翻出世亭给自己的曲谱,解下御灵萧,开始吹奏。
      声音传到千陌耳朵里,千陌笑了笑,取了自己的琴,与其共奏。
      弋未央听到后,心中先是差异,而后了然,不再顺着曲谱吹而是换了曲子。
      千陌听了后,琴音一转,隐含撩拨之意。
      弋未央皱眉,萧音颇为压制。
      倏尔,琴音转型,声音恢弘,似飞瀑直下,汇入大江流。萧声不甘示弱,不以大气取胜,反倒剑走偏锋,有如珠落玉盘,又如百花争艳,花团锦簇,似夹带鸟语虫鸣,尔间划过泉水叮咚,如鸣佩环。琴音高荡起伏,金石齐响。萧声似微风,似清泉。琴音渐渐高亢,萧音慢慢低沉,琴音如铮铮铁骨,萧声似吴侬软语,琴音如悬崖劲松,萧声似风起扬絮,琴音激昂,萧声空灵,二者时分时合,连绵不绝,琴音解百般愁肠,萧声平千般离殇。琴萧相和,一曲长歌。二人竟出奇的默契。终琴音低鸣,萧声微乎其微,一曲终了。
      弋未央停奏,千陌抚琴,二人轻笑,弋未央对千陌竟有些好奇,千陌则欣喜拉近了二人的距离。
      
      宫里不少人都听到了这琴箫合奏,宫中的下人纷纷奔走称赞,寻找乐音的来源。
      皇后的重华宫里,皇后得知是太子与太子妃合奏之后,愤愤地说“哼,出尽了风头。”
      德妃的清心苑里,德妃舒展地笑了,心中许着愿二人长长久久的愿望。
      皇帝的御天殿里,皇上露出一抹难以琢磨的笑。
      而太子千陌与太子妃弋未央这段琴箫合奏,最终被列入史册。
      承天二十年五月廿一,时储君千陌携正妃弋未央于东宫合奏,琴箫合鸣,万籁俱静,琴音锵锵,萧声泠泠,是谓凤凰于飞,举案齐眉。
      
      世亭一行人已经到了玉衡山脚下。
      玉衡山地处鎏国西偏南,从山下看,山势险峻,山体陡峭,山下设有世亭的封山结界,除非有令牌,否则其他人进不去也出不来。
      只见世亭轻打一响指,山门前出现一个旋涡,见状,顾笙寒,弋长乐走了进去,待世亭进去后,旋涡消失,仿佛不曾出现过。
      进了结界的玉衡山与其他山并无大的区别,连绵的群山,起伏的道观,以及朗朗书声,赫赫剑声。
      只见一个道童跑来:“观主,大师兄。”说完好奇地看着弋长乐。
      世亭微点头,对他说:“小五,这是大师姐,你把东苑的无忧阁收拾出来给长乐住下,我还有事。”接着转头对顾笙寒和弋长乐说,“你们自己走动,无忧阁是未央来时住的,你若是不喜欢,他日我让他们专门为你修一间屋子,你再另行取名题字。我先走了,有事就找小五。”
      还不等几人答话行礼,世亭就走了。
      小五看了忙对顾笙寒和弋长乐说:“大师兄你先带师姐四处转转,我去把无忧阁收拾出来,到时,以哨为信。”说完拱手离开了。
      “那便走走吧,长乐,我带你好好逛逛这玉衡山。”
      
      “都到这山上这么久了,为何还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世亭看着前方舞剑的少年。
      那少年仿佛不曾听到一样,接着挽了个剑花,身影如虹,气吞万里。
      世亭见状,静静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等他舞完。
      一炷香后,他终于停了手,收剑,坐到世亭对面。
      “容貌什么的都不重要。”他轻笑“世人总执着于外在容颜,皮囊而已,都是身外之物。”
      世亭听了也不恼,点点头:“你说的倒也对,皮囊而已,但是你不论到哪都囿于你的皮囊。”
      “算是吧。”他一笑。
      “所以,你来拜我为师,是想做什么。”
      “世人多知玉衡山世亭公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鎏金城消息最灵通之处。”他顿了顿。
      “你是想要消息?”世亭不解。
      “我想做线人。”
      “何人。”世亭沉声道。
      “弋未央。”他朗声说出这三个字。
      “好,我答应你。”
      “既是如此,还望师父把哨音秘术传给我。”
      “你去找小八,他专掌管哨。”世亭挥挥手,“小八在南苑。”
      “是,师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世亭沉默了。
      
      几日安生无事,千陌也没来打扰她,弋未央偷闲,每日在无忧阁中背谱,尽可能把世亭给的曲谱都了然于心。
      这日皇后下了旨,命所有后宫女眷到重华宫一叙。
      弋未央十分不想去,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推脱,只得硬着头皮前往重华宫。
      后宫女眷甚是繁杂,各种妃嫔,花枝招展,让弋未央眉头一皱。
      弋未央的位子在左首一位,紧挨着皇后,让她心中更添无奈。
      皇后千呼万唤使出来,雍容华贵。
      “今天找大家过来呢,主要有一事,”皇后扫了大家一眼,“下月此时,六月廿八,是皇上的六十大寿,必将隆重风光大办,往年都是我主事,今年太子殿下...”皇后停顿一下,看着弋未央笑了。
      皇后还没说完,弋未央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打算坑她吧。
      “今年太子殿下娶妻成家,不如让太子妃主皇上寿辰如何?”皇后笑里藏刀。
      底下不少妃嫔点头称赞,这后宫,毕竟皇后为大,她说什么是什么,旁人怎可轻易反驳。
      唯有德妃,捏紧了手上的帕子没出声。
      弋未央无奈起身:“多谢母后抬爱,只是儿臣资历尚浅,到时少不了麻烦母后了。”
      “无碍,你且放手办,就是让你历练历练,底有母后给你托着。”皇后笑容得体。
      弋未央心中暗叹一口气,心想“道阻且长啊...”
      
      回到无忧阁,弋未央发现千陌坐在主位手里把玩着一个瓷杯。
      “回来了?”千陌看着弋未央。
      弋未央站定抬头看着他:“你来这作甚?”
      “我与八皇子的恩怨波及你身上了。”千陌说的十分诚恳。
      “我既已嫁给你,就明白早晚会有这一天,我努力只是为了早日逃离这是非之地。”弋未央垂下眼眸。
      “是非之地吗...”千陌喃喃道。
      “你可有富余人手,借我几位。”弋未央忽的抬头。
      “啊?”千陌沉浸在低落中没反应过来。
      “借你两个人,保证皇后不会在暗中动手。非要我说的这么明白吗。”
      “好,”说完,千陌似想到什么一样“我之前给你的人可是被你赶走了。”
      “...”弋未央倒是愣住了。
      “罢了罢了,君墨君安。”千陌喊了一声。
      二人出现,跪在千陌面前“殿下。”
      “跟着太子妃,保护她的安危,辅佐太子妃做事。”
      “是,太子殿下。”
      千陌起身,“我走了,那你好好准备吧,有事再找我。”说完从弋未央身侧擦肩而过。
      千陌走了后,弋未央对君墨君安说“你们先下去吧,有事我找你们。”
      二人得令后,离开了。
      弋未央看着桌面上摊开的信纸,她想写于姐姐太多东西,却又不知从何下笔。她知姐姐身体不宜烦忧,但自己一腔孤寂不知与何人诉说。
      想着想着,她拿起颈间的清音哨,吹了起来,而后放在耳边。
      良久,一道声音传出“窗外。”
      弋未央支起窗,只见一个黑影翻了进来。
      见来者并无敌意,她开口“阁下是?”
      “再下江陵。敢问可是弋未央师姐?”
      弋未央听他的声音,总觉得似曾相识,看他的身影也是有些熟悉。
      “是我。”弋未央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我刚从玉衡山上下来。有什么事师姐你都可以问我,以后我就是师姐你的线人了。”
      “啊?玉衡山离这最快也得两天,你是如何做到这么快就来的。”
      “我可是人称‘千里江陵一日还’。”江陵傲娇的说。
      “那你还真的是名不虚传,那你可知往年皇后主办皇帝寿宴是何等情形?”
      “略知一二。”
      “那你便与我共同商讨一下寿宴细节吧。”弋未央拉着他坐下了。
      
      而千陌得君墨禀报,到了无忧阁看到的就是一个男人贴着弋未央坐着,二人还比比划划,甚是亲密。
      “你们...”千陌脸上阴云密布。
      弋未央抬头,看到的就是千陌一脸隐忍的表情。
      江陵闻声抬头看向千陌,二人对视良久,江陵起身对弋未央说“师姐,我先回去了,有事再联系我啊。”说完,翻窗走了。
      “他是何人,竟能在东宫来去自如?”千陌坐到了刚刚江陵坐的位置。
      “我师弟啊,我师父派来协助我的。”弋未央看着他,十分不解。
      “你既已向你师父要人,何故又向我要人?”千陌此时已经怒气冲冲。
      “啊?”弋未央没能理解他为何生气。
      “哼。”千陌留下一个字后便甩袍起身走了,留不明所以的弋未央一人愣在原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恩!放假啦!今天上午考完最后一科,下午我就坐高铁回家啦嘻嘻。回家以后,乱七八糟的事就比较多,能不能日更也是个问题,毕竟没人催我更哈哈哈。
    琴箫合奏是我写了这么多了,自己超级喜欢的一段,哇,希望大家也喜欢,
    我现在去吃早饭啦,新的一天,新的加油,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