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未央

作者:林清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司苑局内,温公公对那小太监说:“一会你们搬运时,可小心点,手上带着点手套,那些花草绿植都不禁碰,碰一下,便有磕过的印子了。若是真如此,太子殿下看到不完整的灌木,说不好,你们的小命那就玩完喽。”
      “是,温公公。”几人听闻,多有害怕,忙去找了几副手套。
      几人全副武装抬着那灌木,径直进了东宫,刚踏进去一脚,便被孙总管拦下了。
      “你们来是做什么?”孙总管挡在东宫门口,不让他们进去。
      “太子妃娘娘说东宫内有处花灌木莫名被猫损坏让我们来重新种上,您看,昨日得到消息后,司苑局不敢怠慢,今日便派人来了。”温公公谄媚地笑着。
      “莫名被猫损坏?哪里来的猫?我怎不知?”孙总管面露疑色。
      “太子妃娘娘说在东北方向,奴才也没来过这东宫,您看...”温公公不急不慌。
      这时流暖从旁经过,刚好看到这一幕,便道:“孙总管,确有此事,在东北处,通往沁观轩与无忧阁的走廊北面,靠近东北杂物屋的方向,却有一块地被不知哪里窜出的猫弄坏了。昨日我家娘娘让奴婢去司苑局报备的。”
      孙总管一听,连忙作揖:“方才多有得罪,打扰公公做事了,请。”
      那温公公见状,忙点点头:“多谢孙总管行方便了,还烦请孙总管带路了。”接着转头对搬灌木的几个小太监说:“搬进去吧!”
      孙总管向流暖点点头,“流暖姑娘,你若是知晓具体方位,便劳烦你走一趟了。”
      流暖向孙总管行了个礼,“孙总管多礼了。”继而对温公公说:“公公,这边请。”
      温公公点点头,让几位太监小心跟上了。
      
      钟鼓司中,千陌和弋未央看完了事先编排好的贺寿戏曲。
      “总体来说不错,但是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弋未央皱着眉道,“差在哪了呢...”她喃喃。
      “阿央是觉得哪里不好?”千陌手肘支到桌面上,身子微微靠向弋未央。
      “既是祝寿,为何曲中未曾有祝寿之词?”弋未央抬头问到。
      “这...”李总管有些迟疑,“娘娘,您看,这词,‘松龄长岁月,皤桃捧日三千岁;鹤语寄春秋,古柏参天四十围。’这些就是祝寿的词啊。”李总管边说边躬腰,生怕惹恼了太子妃娘娘。
      “我倒是觉得阿央说得对,明明是祝贺曲,不过就是曲风欢快而已,除此之外哪有几句词写的是祝寿?”千陌十分赞同弋未央的观点。
      太子殿下一开口,那李总管便跪下了:“殿下,娘娘,是...是奴才办事不利,惹恼了了殿下与娘娘,还望殿下与娘娘恕罪。”
      “啊?”他这跪的倒是让弋未央一愣。
      “本殿下倒也没生气,你好好修改戏谱便是,起来吧。”千陌挥了挥手。
      “谢...谢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李总管颤颤巍巍站起身。
      “刚刚的戏曲主题不用改,多加一些贺寿词便可。”弋未央对李总管说。
      “是,太子妃娘娘,除此,您还有什么吩咐?”李总管又躬了躬身。
      还未等弋未央再开口,千陌便抢先说:“你们先修改排练着,我们明日再来收验。”说完这句话,千陌便把坐着的弋未央拉起来。
      弋未央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再次被千陌拽走了,徒留钟鼓司的一排人在身后错愕。
      “千陌,千陌?千陌!”弋未央连喊了好几声,却依旧挣脱不开千陌的手。
      “你看你的事忙完了,今日阳光又甚好,前些日子君轩与我说流金河的荷花快要开了,不如我们一起去流金河游河赏荷,如何?”千陌站定脚步,眼中带笑地看向弋未央。
      “我...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弋未央想都不想便拒绝了。
      “寿宴请贴,还有什么?哎,耽搁一天不碍事的!”千陌说完,又不等弋未央回答,拽着她,直接向宫门走去。
      流金河是鎏国的母亲河,自东向西穿越鎏京城。而千陌带弋未央来到了流金河的下游,地势平缓,浮光掠影,水平如镜。
      千陌施展轻功,一路带着弋未央来到了流金河,而弋未央大老远就看见君安君轩站在一艘船面前。
      “原来一开始就安排好了。”弋未央心里略带疑问。
      “阿央,你看我已经备好了船,走吧,上船,我们去河中赏花。”千陌指着船对弋未央说。
      既来之则安之,弋未央心想。放眼望去,烟波江上,碧波浩渺,流金河的景色确很美。弋未央看到这样的景色,心神略有些放松。她年龄本就不大,玩心还重,此情此景,令她心旷神怡,又见千陌邀请她去河中玩,心下便笑眼盈盈地点点头。
      千陌看到弋未央如此神色,心中欢喜,“来对地方了。”
      四人上了船,君安君轩在船尾划船,千陌和弋未央则是站在船头欣赏这美景。
      弋未央突然出声,“你看,那里的荷花。”弋未央看到了含苞吐萼的荷花,拍了拍身侧的人,“你看你看!”继而转头看向身侧的人。看到此人是千陌的时候,弋未央停留在空中的手微微凝滞。
      千陌见此,心中不由得好笑,到底还是孩子心性。
      弋未央的手在空中拐了个弯,挠了挠自己的头,没敢再去看千陌的脸色。
      千陌则看着弋未央略微窘迫的样子,心里笑开了。
      
      东宫内,几人完成了栽培后,温公公众人向流暖以及孙总管行礼后,便离开了。而流暖看着他们补种好的灌木,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玉衡山上,无忧阁院内,江陵把信递给了弋长乐:“大师姐,昨日夜间回来,未敢叨扰,今日听闻师姐起身,江某连忙把信送到。”
      “有劳小师弟了。”弋长乐说完,向江陵点头致谢。
      江陵拱手作揖:“分内之职,那大师姐看信,江某便告退了。”
      “好。”弋长乐再次点头,看着江陵离开后,拿着信进了无忧阁。
      弋长乐在桌前坐好,开始看弋未央写的信。
      信封上是:见字如晤
      抽出信纸,信纸背面是:展信佳
      弋长乐不由得好笑,何时弋未央也变得如此守规矩地写信了。她轻笑一声,展开信纸看完之后,心中百感交集,自己从小宝贝大的妹妹,如今竟让旁人呼来喝去,忙也展开信纸:“吾妹未央...”
      弋长乐写好信,把信纸放在信封里封好,这时听到了敲门声。
      她把信封放在桌面上,起身去开门,却看顾笙寒站在门外。
      “长乐,你看,早饭我命人做了你爱的鲜蘑菜心。”说着,举着手中的食盒。
      见状,弋长乐笑了侧身让他进屋。
      二人摆好了碗筷,弋长乐说:“未央来信了。”
      “何事?”顾笙寒一问。
      弋长乐便把信上讲的弋未央在宫中的近况讲了一遍。
      听完,二人良久没说话。
      “宫中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也就是小师妹机警,不过长乐你放心,小师妹吉人自有天相,定会逢凶化吉,化险为夷的。”顾笙寒长叹了一口气。
      “有江陵在,但愿未央可以平平安安。”弋长乐双手合十胸前,闭上双眼,念念有词。
      许久,她睁开眼睛,“吃饭吧,师兄,饭菜都凉了。”
      顾笙寒点点头。
      
      流金河上,弋未央兴致正浓,只见一只小巧的纸鹤向他们飞来。
      弋未央心下正疑,却见那只纸鹤稳稳地停在千陌手心上。
      “这是纸灵鹤,我陌泱卫内部传递消息之法。”千陌边说边拆那纸灵鹤。
      弋未央自是知晓那陌泱卫。
      若说鎏国最出名的消息搜集处,“庙堂之高陌泱卫,江湖之远玉衡山。”说的便是这数一数二的陌泱卫与玉衡山。弋未央不知的是,陌泱卫竟是千陌的,也对,自己也从未把千陌与陌泱卫放在一起对比过。
      千陌看后面色有些凝重,未抬头便对弋未央说:“我现在有十分重要的事需要回宫里,你若是还想赏玩,我便留君安君轩在这保护你。”说完,抬头看向弋未央。
      弋未央从他的眼里看到了焦急:“那你快回去吧,别误了正事。”
      千陌点点头,招呼了一声君安君轩,下一秒足尖点船檐,直接走了。
      弋未央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隐隐有些落寞。她甩甩头,对君安君轩说:“我们也往回走吧,我也有事情要做...算了,划船几时才能上岸?”说罢,足尖轻点,也飞走了。留船上君安君轩面面相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哇,最近天也热,楼里面还有装修的,贼烦,不想码字了,令人头大...
    o(╥﹏╥)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