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罗丛

作者:漱玉泠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知有清芬能解秽

      小丫头抖抖索索地禀报了刘家大小姐,刘家小姐带着一干姐妹回了崔府,立时就告诉了刘氏和俞氏。
      刘氏怕逸画羞惭之下寻了短见,就先找得力的仆妇看紧了她,又悄悄着人去衙门禀报老爷,谁知传话的小厮还没到衙门,就看见崔老爷的乌木镶金辂缀紫金流苏的马车急火火地往崔府敢,小厮不敢耽搁,掉转回来禀了刘氏,刘氏心知东窗事发,一边感叹这罗家人办事手腕迅捷凌厉,一边忙忙地赶到霁颜阁。
      
      正在不可开交处,忽然一双纤手握住崔名亚的手腕,崔阁老转脸看,竟是大女儿逸琴,她怎么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逸琴道:“事已至此,父亲生气也无用,若是气坏了身子,倒值多了呢!”
      崔名亚向来极重视这个女儿,家里家外有什么要事,不与儿子们商量,倒愿意听这个女儿拿主意。
      刘氏见崔阁老脸色缓和下来,忙说道:“老爷放心,此事断然伤不了咱家声誉,方才我已骂过嫂嫂了,她说俞家三日之内,必来提亲,老爷放心......”刘氏自知闯了祸,反来复去地不知说什么才能让崔阁老平息怒火。
      逸琴不等刘氏说完,就微微侧过脸,扬声吩咐下人:“还不快扶老爷回去歇息!”
      
      逸琴放下福字团花纹织锦大帐,从丫头手里接过一碗热热的参汤来,温声道:“父亲,喝口参汤,静静神吧!”
      崔阁老半倚在红檀宽榻上,手扶着寒浸浸的暗刻万寿藤的云头,心窝子里的一点凉意,凉得晶莹剔透,透到手心里,一根根曲折盘绕的万寿藤也变作了通透无瑕的水晶雕花。
      “你说,刘氏怎么会这么大胆?是为父把她宠坏了吗?”崔阁老闷声闷气道。他一向认定“男主外,女主内”,所以这些年任由刘氏在后宅折腾,他只作不知,没想到她竟然敢作出坏他崔家名声的事,崔阁老焉能不恨!
      
      逸琴玲珑剔透的人,立时就明白了崔阁老的意思,她沉思一瞬,美丽修长的侧影在烛光中摇曳如波,笑道:“依女儿看,母亲没那么大的胆子,这事只怕是俞氏一手谋划的,母亲是听说东窗事发,才不得不将错就错,提出叫俞家少爷娶四妹。”
      “哦?”崔阁老眼中有了一点神采,逸画不争气,他固然愤怒,可是相伴多年的嫡妻如果算计他,才会更让他伤心。他知道大女儿一向言行谨慎,却还是追问道,“你确定?”
      逸琴点头,道:“我问过侍候的下人了,想去流云庄的是刘大小姐,到了桃林放姐妹们分头去玩的也是她,父亲想想,母亲就是想害四妹,在流云庄下手,她岂不也脱不了干系?”崔阁老信服地点头,逸琴又道,“俞氏这事虽然做得龌龊,可四妹既是与俞佑亮有情,父亲不如遂了他的心愿。”
      
      崔阁老是个明白人,猛然听说逸画的事情,不免一时激忿,这时冷静下来,很容易就想通了,长叹一声,道:“旁的倒没什么,只是罗家的亲事黄了,可惜呀!”
      “姻缘本是天定。”逸琴安慰父亲,“女儿说句不敬的话,这事父亲也有不妥,您十几年来极少管后宅的事,以为后宅的琐碎与仕途经济无干,却不知诸事相通,就如皇帝的后宫不安,必然会祸及前朝。”
      逸琴见事极明白,崔阁老听了这话,只是默默半日,又问道:“你在宫里还好吧?”
      逸琴笑道:“很好。承沣待女儿极好,还有母后,待我像亲生女儿一般。”
      崔阁老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道:“贺兰皇后是个温柔贤德之人。”
      
      逸琴道:“父亲以后多保重,承沣大约不久就要就藩了。”
      崔阁老一怔,道:“承沣是太子的同母弟弟,也要就藩么?”
      逸琴苦笑道:“太子是愿意承沣留在京里,可下头的几位皇子都大了,若是承沣不就藩,其他的皇子们也就有理由不就藩,对太子反而不利。”
      崔阁老半阖双目道:“你只管去吧,不必操心家里。”
      逸琴想了一想,又道:“女儿还有一件事,要请父亲留心。表妹今年也十五了,还请父亲留意,给他寻一门好亲事。表妹自幼长在咱们家,跟父亲的亲生女儿一般无二,她若有个好归宿,将来也能对崔家有所助益。”
      
      崔阁老深眸如潭,这个外甥女,以前他还真是有些疏乎了,现在想来,叶绮稳重端雅,从未行差踏错,倒比他的逸书逸画强多了。
      崔阁老望着大女儿,笑道:“知道了,我心里有数。”
      
      白石阶上寒露微生,阶陛上砌成的碧桃纹样似擎了朝露,叶绮默默地看着剑兰放下珠帘,依兰披着天穹里流泻而下的月色匆匆走了回来,叶绮递给她一碗茶,依兰伸着脖子灌了下去,喝完拿手背擦擦嘴,喘着气道:“四姑娘的四个大丫头可倒了霉了,被打得血淋淋的,蓁儿是贴身跟着四姑娘的,太太已经说了,明儿一早就收拾东西撵她出去。”
      叶绮问道:“四姐姐呢?”
      依兰道:“被老爷禁了足,老爷吩咐了人,在四姑娘嫁人之前不许放她出来。”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叶绮回进屋去,拿了些松香膏、水杨梅散,又收拾出几支旧年的人参和鹿茸片,交给依兰,道:“你去霁颜阁,把这些治疮的药和补品托看守的仆役交给四姐姐。”
      
      剑兰走上前,劝道:“姑娘何苦去趟这个浑水,四姑娘捅出这样大的娄子,咱们还怕躲不开呢!姑娘没看见几位姑娘都不去管,何况姑娘您......”
      依兰也道:“只怕不成!老爷这回气狠了,连芳姨娘要给四姑娘送些饭菜去,老爷都不许呢!”
      叶绮接了剑兰的话,说道:“几位姑娘可以不闻不问,我这个表姑娘却不能,依兰,你只管多求几次,若看守的人执意不肯时,你再拿着东西回来就是了!”
      
      藏青的天空纯净无尘,似一泓澹澹生烟的静水,蓝幽幽地绽着寒冷的光泽,在波底最深处引动交缠错杂的浮光流影。
      刘氏坐立难安,雨过天青色窗纱里吹进温扑扑的风,她的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卞嬷嬷一边打着扇子,一边说:“太太别嫌奴婢多嘴,太太今儿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大姑娘请来,虽然坐实了俞家的婚事,却把太太牵连进去了,大姑娘是何等精明的人哪!”
      刘氏苦闷道:“嫂子都跪下求我了,我能怎么样?再说你以为琴姐儿不来,老爷就不会怀疑我了吗?”
      卞嬷嬷道:“倒是叫那俞家哥儿得了好处,回头罗家送来退亲的文书,老爷一生气,只怕还得着落到太太身上。”
      
      刘氏也深悔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想着几次三番地叫俞佑亮来崔家,一来二去,逸画主动要求退婚,到时候就有笑话可看了,没想到俞氏才听说逸画订了亲,就急吼吼地设了这样的局,罢了罢了,这个娘家嫂子,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刘氏正坐在樟木金镶团刻寿字椅上发恨,就见崔阁老负着手走进来了。
      刘氏腾得坐起来,小心翼翼地在花梨炕上铺上青金镶蝠的撒花褥子,扶崔阁老坐下,崔阁老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将一纸雪浪笺摔在金丝云腿的柚木炕几上。
      刘氏鼓足了勇气,期期艾艾地问道:“这......这是退亲文书?”
      崔阁老哼了一声,“你巴不得是吧!”
      
      刘氏扑通跪下,滴下泪来:“我若有这个心思,叫天打雷劈......”
      “行了,”崔阁老挥挥手, “雷公忙着呢,顾不上你个无知妇人!”卞嬷嬷惯会察言观色,顺势扶了刘氏起来。
      刘氏与崔阁老几十年夫妻,对他极为了解,崔阁老嘴上虽然骂他,语气中却透着一丝轻快,刘氏勉强笑道:“可是那罗展霖权衡利弊,终究不敢退咱们家的亲事!”
      崔阁老默默不语,刘氏心如乱麻,罗家不退亲事,崔阁老自然就不会怨她,可一想到那个狐狸精的女儿能嫁到赫赫扬扬的罗家,她就又不甘心起来,刘氏脸上的光怪陆离被崔阁老尽收眼底,他冷笑道:“蠢妇!”这一声却极严厉,刘氏又提心吊胆起来。
      
      崔阁老道:“你娘家侄子想入宫作侍卫的事,我是不会管了,还有你大侄女与平南侯府的亲事,反正也只是提了提,还没换庚贴,从此也不许你管!”
      刘氏惶急道:“咱们不管,这两件事儿一准儿就黄了,通哥儿和艳姐儿还有什么前程?”
      崔阁老眼珠子一瞪,厉声道:“俞氏敢算计我的女儿,还想我替她的儿女办事!天下岂有这样的道理!”
      刘氏顿时泄了气,想起嫂子所为,也是心中大恨,此时也顾不得了,眸光流转,盯着小几上的信笺,惴惴道:“这信上写的什么?”
      刘氏识字不多,崔阁老就讲给她听,“罗展霖说了,听说咱们逸画染了重疾......”
      “逸画什么时候得重疾啦?”刘氏道。
      
      “你是榆木脑袋啊!这是姓罗的替咱们找台阶下,好体体面面的退了亲事,要是你,你会给自己儿子头上扣绿帽子么?”
      刘氏情绪复杂道:“原来还是要退亲啊!”
      “哼哼!”崔阁老嘴角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得意,“罗家正在谋取内务府明年锦缎供应的差事,这事我不出力,罗展霖还真无十成的胜算,几十万两银子的生意,他能甘心情愿地丢掉这条大鱼?”
      刘氏睁大眼睛,问道:“那怎么办?”
      崔阁老拿起阴刻缠枝牡丹碧玉碗,喝了口热茶,笑道:“他说既与崔家订亲,如今逸画虽不能嫁,却仍愿娶崔家女为妻!”
      
      “可咱们没有女儿了呀!”刘氏喃喃道。
      崔阁老含着笑,看着月色如洗,似流泉泻玉,滋润了庭中花树,“罗展霖这个老狐狸,分明是知道我崔家女都出嫁了,才故意这样说,好叫我亲口回绝了这门亲事,哼,我偏不叫他如愿。”在官场上混人缘得晋升,兢兢业业地当差固然重要,可没有银钱开路,也难以平步青云。
      刘氏专注地品着崔阁老的意思,难得地聪明了一回,“啊呀,不妥不妥,崔氏族人中虽然有几位堂侄女,可跟咱们家久不往来,白白替他们的闺女结了这门好亲,往后对咱们家也没有助益!”
      “谁说叫把堂侄女嫁到罗家了,你忘了,咱家不是还有一位姑娘吗?”
      刘氏转了半天弯,才恍然想起,却说道:“可阿绮不是崔家女啊!”
      
      “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阿绮自幼长在咱家,跟亲生女也差不多,她无父无母,往后一定会以咱们为娘家,何况......”崔阁老拈着疏疏几根髭须笑道,“这孩子心善,逸画素日常常刻薄她,如今逸画被禁足了,她却还想着去关照。”
      照刘氏的心意,罗慕之这样的金龟婿最好谁都钓不着才好,但崔阁老执意与罗家结亲,她也不敢再阻拦下去,细细一想,虽然便宜了叶绮让她很不甘心,但总比便宜了芳姨娘和四姑娘好。
      两害相权择其轻,刘氏很快就平衡了。再说,叶绮还没有及笄,崔家的女儿要满十八岁才可成亲,谁知道罗展霖到时候还会不会认这门亲事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辙《种兰》:兰生幽谷无人识,客种东轩遗我香。知有清芬能解秽,更怜细叶巧凌霜。根便密石秋芳草,丛倚修筠午荫凉。欲遣蘼芜共堂下,眼前长见楚词章。
    打分评论有红包随机相送,前排优先,小仙女们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