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的婚姻大事

作者:张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春荣的苦脑

      自那日和小芳决别以后春荣心里一直闷闷不乐。两小无猜从小在一块儿玩大更兼近日同床共枕爱情甜蜜誓同生死,海枯石烂,突然冷冰冰地决别犹如焦雷轰顶坠入冰窖一般。而且小芳绝辞严厉,她想到自己将来成了国庆公司的董事长何等荣耀何等有钱,春荣哪里能配得上她。她不但不理他反而冷言冷语地打击他,讽刺他还从心里真的看不起他了。她只知道一味地巴结侍候董事长追求自己的美梦,将她爱过的人抛到九霄云外。春荣心里气恨不过也想不通成天愁眉苦脸不吃不喝渐渐地病了下来。他母亲看着儿子可怜便劝他说:“我好糊涂的孩子!你怎么就不明白我们的一片苦心呢?小芳就要是大功告成国庆公司就是我们的了。现在你伯父已经认下新生就是他的儿子而且还立下遗嘱将来他的这份遗产就是你儿子的。以后你还愁没有好日子过吗?”春荣哭着说:“妈妈你也好糊涂。新生是国庆的儿子这与我有什么相干?他继承他爸爸的产业我又能怎么样?我还是照样打工,照样凭下苦出力赚钱。可是小芳先前和我那么好而且誓同生死白头偕老。怎么自从生了孩子以后突然就变了呢?她现在变得连我都不认识了?而且还经常骂我,对我非常冷淡说我不配做她的丈夫。怎么以前就配现在就不配了呢?现在都是这个样子将来做了董事长更看不起我了。”春荣的妈妈心里也很明白新生就是她儿子的种,是她的亲孙子。但是她不想让儿子知道这件事。这是她和小芳策划好了的。等以后新生当了国庆公司的董事长她会把这一切给儿子讲清楚的。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老实害怕他把这件事说出去让别人怀疑。她知道儿子心里很苦恼。这对他的打击是残酷的,但又不能说,只好安慰他道:“我亲爱的孩子!小芳终久是你的媳妇。她将来一定会嫁给你的。她真的是你的媳妇。这一点儿没错。我可怜的孩子我希望你再等几年吧!你忍受不了几年。你大伯已经是快七十岁的人了而且身体不好,他活不了几年,等新生继承了尚家的产业小芳就会回到你的身边。孩子,你媳妇的儿子继承了这么一大笔产业难道你不喜欢吗?今后你还发愁没有好日子过吗?好啦,别胡思乱想,把心放宽些,快乐点吧,我亲爱的孩子!”但是春荣还是不明白小芳为什么对自己冷淡。为什么还要等到孩子长大以后才回到自己身边?为什么不是现在呢?难道她爱上了董国庆吗?这可能吗?董国庆已经是快七十多岁了的人了难道他也爱她吗?他不相信自己的伯父会夺去自己心爱的人。更不相信他是自己的情敌。第二天他对妈妈说:“妈妈,我要上班。今后我要工作。我还年轻不能老待在家里让你们养活我。”妈妈以为他想通了心里很喜欢。说:“你大概是想通了吧?小芳终久是你的媳妇,别怕!有妈妈给你做主你怕什么呢?别胡思乱想。你能这样我心里很高兴。”第二天春荣说自己想回老家。他听说伯父在老家盖了别墅,修了桃园景区,让沟村的人都搬迁了,老百姓都用黄河说浇地,他想老家的变化一定很大。而且小芳也在那里侍候伯父。即使她不爱自己也能让他天天看见她。比闷在家里好多了。妈妈见儿子心情好多了心里很喜欢便说:“你想去就去吧,到那里就让伯父给你找个活干干,也好散散心省得在家里生闷气。”又过了一天春荣就出发了。
      沟村的老百姓已经搬进新居。国庆的别墅也建成了。里面很繁华,还有一个小花园。春荣终于找到了伯父。不过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正在客厅看报纸。他一进门就朝伯父喊道:“爸爸,我看你来了。”国庆放下报纸笑道:“荣儿,你怎么来了?有事吗?家里都还好吗?”春荣在伯父身边坐下说:“都很好。你不用操心。”接着他又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小芳呢?她干什么去了?”国庆道:“她呀最近老和杨果的爸爸金凤阿姨在一起。他们都去田里干活去了。小芳很喜欢这里!在田里干一会活出出汗到家里洗个澡身子也爽快。”这时春荣把国庆的身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笑道:“爸爸,你身体很结实,大概还能活很多年吧?”国庆笑道:“都这一把年纪了还能活几天。我现在只是混日子。”春荣又问:“小芳对你好吗?她在这里都干些什么?”国庆道:“她只是每天做做饭,扫扫地洗洗衣服。”“就只干这些吗?这也太轻松了。”“其实这些都不需要她干。”国庆说“你金凤阿姨和杨果的爸爸也住在这里。他们对我很好。家里的活都让他们给干了。小芳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我想让她回去可她又不愿意。”春荣很快就埋怨说:“小芳也是的家里很忙她倒在这里图清闲!不过,爸爸我和小芳从小在一块玩大,好像在很小的时候我俩就定了亲。前些日子她还很喜欢我,我也很爱她。她本来就是我的媳妇。可是,最近她突然变了。她不但不喜欢我还经常骂我!她对我很冷淡。爸爸,我想你也能明白我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这时国庆感觉很不好意思。也很惭愧。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些。他看了侄儿一眼说:“儿荣,很对不起!我并不知道这些,是你妈妈当初让小芳给我当保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呢?你爸爸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我如果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让小芳服侍我。好吧,我明天就打发她回去,让她和你好好在一块过日子。我也希望你俩很快结婚。我还等着吃你们的喜酒。”春荣听了这话心里很高兴,他笑着说:“爸爸,让小芳给你当保姆我也愿意。在你身边也能长点见识学些做人的道理。只是她不该不理我,而且还经常骂我,好像她要和我永远分手了。我心里很奇怪。爸爸,谢谢你!如果你能让小芳和我结婚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处,永远都不会忘记!”国庆笑道:“荣儿,请你放心。我要不要保姆都不要紧。我现在身体很好不需要人服侍。好吧,明天就让她和你一块儿回去。这里还有金凤和焕章陪我。有时杨果、李洋、小宝经常回来,家里挺热闹的。”
      春荣和他的伯父在家里谈了一会热情洋溢的话以后在家里耐心地等待着他那亲爱的小芳回来。阳光特别柔和把这座刚建成的别墅照耀得五光十色。春荣的心情也充满着期待。他希望着他的小母亲早点回来。不到九点钟小芳提前回来了。她是回来做饭的。她戴着一顶遮阳帽,长长的头发总在她那小脑代后面肩上扛着锄头,她笑容满面打扮成农村姑娘更加美丽。春荣笑嘻嘻地迎上去。“啊!亲爱的!您总算回来了!”小芳看见他就像发现了眼睛蛇一样吓得脸色惨白:啊!你是谁呀!怎么跑待这儿来了?”她一下子跑到自己屋里躲起来吓得直哆嗦。嘴里不停的说:“他怎么来啦?他到这里干什么?他和国庆都谈了些什么呀?”不过她很快地镇静下来。她知道她要做饭。她偷偷地遛进厨房唯恐春荣发现她。春荣这时在大门口头上像泼了盆冷水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比以前更傻了。他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伯父的屋里。国庆笑着问:“见到了小芳了吗?”春荣哭丧着脸眼睛流着泪说:“她不认识我了!她看见我就像看见狼一样。爸爸,小芳不是以前的小芳了。她变了!她不爱我了!”孩子。”国庆说“怎么会呢?你放心,我明天就让她和你一块儿回去。我这里不需要她。有焕章和金凤陪着我就够了。平时杨果、李洋、小宝经常回来家里很热闹。再说你们小俩口也应该团聚。”吃饭的时候小芳觉得好像家里没有来过人似的,还是国庆把春荣叫到餐桌上。对这种现象国庆很奇怪。
      吃过早饭国庆把小芳叫到自己屋里对她说:“小芳,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俩从小就定了亲。明天你就和他一块儿回去。我这里不需要你。你应该离开我这里。”听了这话小芳大吃一惊。“董事长我不能离开你。我要侍候你。我们俩从来就没有定过亲。他是在骗你。我要嫁给你。我要和你结婚。”国庆道:“别说傻话。小芳我觉得你有些傻。你想想我能这样做吗?明天你一定要回去。我决不会留你。”“可是董事长。”小芳说“我妈妈同意我这样做。因为你救了我,让我没有坐牢。由于我的错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你却原谅了我,我不能没有良心。所以我要服侍你,报答你。我不回去,让我嫁给你,我们结婚吧。”国庆更加严厉。:“小芳,你出去!今后这样的话不能再说了。你要明白你不能留在这里。是春荣不允许你留在这里。他很苦恼,他很痛苦,你出去!”小芳从国庆的房间走出来。见春荣坐在客厅便狠狠地瞪里他一眼。
      下午国庆、金凤、焕章都出去了。家里只剩下小芳和春荣两个人。老人们都出去的意思是想让他们小两口在家里好好谈谈勾通勾通。国庆更希望他们两人明天能快快乐乐地回去很快把婚结了。可是当他们刚出门的时候小芳就扑到春荣跟前大声哭着喊着骂道:“春荣,你这个混蛋!我和你几时定亲了?我怎么没有听说?我们从小定亲我怎么就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欺骗董事长?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她说着就一把抓住春荣的胸衣又打又骂又啐又哭又闹。只见春荣笑嘻嘻地说:“小芳,我这不是爱你吗?我喜欢你!我还要和你结婚。难道你忘了我们俩在一块那段甜蜜的日子吗?一个多月的时间呀!我们天天在一块儿玩,天天在一块儿睡。你怎么会忘掉呢?我想你不会忘掉!我也不会忘掉!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爱上一个老头子?我问你,你是爱他的钱还是爱他的人?你是被他的权力迷糊了!这很危险!这会葬送你自己!你不应该这样糟蹋你自己!青春对人是多么宝贵。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吗?我不能没有你!离开你我就活不下去!我会一辈子永远爱你!只有我们俩在一块生活才会幸福。小芳,跟我回去吧,虽然我挣的钱不多但我能给你幸福。再说你不会在董事长身边待下去。他不会要你了。更不会和你结婚。我的老人我知道。他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是一个有道德的人------小芳,我求求你!你知道这些日子我心里多么痛苦!”小芳听了这话气得肺都炸了!说:“春荣,休想!我不会嫁给你。你是个恶魔!我们从来就没有过那段甜蜜的日子!你别胡说!从来没有!我根本就不爱你!世界上没有金钱就没有爱情!钱,你有吗?你有地位吗?你有权力吗?你只是一个可怜的打工者。金钱、地位、权力你什么都没有!国庆他年龄虽然大点但他这三样都有。只有他才能给我幸福。这段日子我们相处得很好。他也很喜欢我,我也很爱他。他的衣、食、住、行我都侍候得很好。他才是我最喜欢的人!可是你这一来全都搅和了。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恶魔!你破坏了我的幸福生活。我恨死你!”“可是他能陪你一辈子吗?”春荣说“再过几年他还能给你幸福吗?他死了我看你怎么办?我们俩年龄相当可以白有偕老。”“我不管!”小芳大声喊道:“这是我的事。就是他死了我也不会嫁给你。我愿意一辈子单身!”春荣笑道:“小芳,我明白了。你不就是想夺去他那份产业吗。为了那份产业你什么都可以不顾。可是要得到那份产业也不那么容易。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小芳,你真是疯了!金钱会让你变成疯子。会让你失去理智。会让你变成魔鬼!如果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否则到头来人财两空身败名裂!小芳,你还很年轻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要想天上会掉馅饼的事。我们回去结婚好好过日子不是很好吗?”小芳冷笑道:“春荣,你在教训我吗?可是你没有资格。你今天就给我滚回去!别让我再看到你。你才是个魔鬼!你才是个疯子!我要在这里继续侍候董事长,请你不要打扰我。”春荣笑道:“小芳,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只少我在这里每天还能看到你。即使你很恨我我也愿意看你一眼。伯父会让我留在这里的。我也会侍候他,照顾他。小芳,你瞧着吧看他会选择谁?谁是胜利者?”小芳气得哭了起来。她只好把春荣狠狠地打一顿,骂一顿,哭一顿。
      国庆自从知道了他侄儿和小芳从小就定了亲以后心里非常后悔。最近小芳一直闹着要和他结婚嫁给他。他险些答应了她。幸亏没有答应。第二天他坚决让司机把他俩送回城里去。春荣回到家里很快就病倒了。她母亲很心疼。小芳还是不理他。还是很恨他。要不是他的搅和她就和董事长结婚了。回来以后小芳也不去姑妈家了。只是待在妈妈身边。“妈妈,还是你有眼力。”小芳说:“当初还是你让我去找的董事长。杨果本来是要抓我坐牢的,结果董事长帮忙说了一句话杨果就把话变了。要不是老头子帮忙我不但要坐牢还得罚款。杨果和咱们有仇总想找茬儿害我。可是有董事长护着我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妈妈,你有哥哥的消息了吗?”“没有,我亲爱的女儿。”妈妈说“这件事一直让我提心吊胆。公安人员正在抓他,小芳,这件事可怎么办呢?董事长能饶过你是因为你是他的保姆,可要他放过你哥哥就不那么容易。杨果、李丹和你哥哥有仇她们一定要抓人,让你哥哥坐牢。”小芳道:“妈妈,别急。过几天我去求董事长。他是个好人。这次我本来可以嫁给他和他结婚。如果我成了他的妻子这点小事也算不了什么。可是春荣来了在董事长面前说他和我从小就定了亲。而且我们还很恩爱。结果董事长很后悔才把我们送回来。都是这个坏蛋给搅和了。妈妈,我们小时候是不是你们老人给我们俩定了亲?”妈妈笑道:“你们小时候经常在一块儿玩,大人提过这件事但没有定。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提这个干什么。你们愿意就在一块,不愿意就别在一块。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妈妈”小芳说“春荣把这件事说得非常严肃认真董事长不能不信。他见是他侄儿的事也很严厉,第二天就把我们俩送回来了。”“不过,我亲爱的女儿,”妈妈说“如果董事长不要你了,他和你结婚是不可能的事,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拒绝春荣呢?”小芳道:“是他破坏了我的好事,我恨他。”“孩子,你错了。”妈妈说“春荣是国庆的亲侄儿,他希望你能成为他的侄媳妇。这样你和国庆就有了一层亲戚关系。如果你恨春荣嫁给别人那么他给你写的那份遗嘱还有用吗?到那时你一分钱都别想得到。可是嫁给春荣就不同了。如果你现在和春荣和好恩恩爱爱地把婚结了,那么国庆看在亲戚的面子上会办好多事哩。当然包括你哥哥。就连杨果和李丹也不敢小看你。以后产业的继承权也很有希望。你还可以在公司做事。我请你想一想。”小芳觉得妈妈说得很有道理。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呢?可是她已经把春荣欺负得够惨了还怎么和他和好如初呢?
      小芳的姑妈知道儿子的病是因小芳而起的,便给侄女儿打了电话说:“小芳,你在家里干什么呢?能不能到我家里来一趟?春荣病得很厉害。他很想见你一面。难道你还生他的气吗?”过了一会小芳说:“好吧,我抽空去一下。”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妈妈听见问:“你姑妈在电话里说什么呢?”小芳笑着说:“春荣病得很厉害他想见我。”母亲笑道:“那你赶快去呀!春荣很老实,他是个好孩子。你和董事长的关系不能断,今后必须利用他就必须这样做。孩子,听妈妈的话不会错。你哥哥躲在外面现在还不知是个什么样子。你和春荣和好以后还得想办法求求董事长救救你哥哥。听话,你一定要和春荣和好,千万别再骂他了。有了这层关系你今后就能接近董事长求他救救我的孩子!”妈妈说着便哭了。小芳道:“妈妈,别难受。你放心我想想办法。”妈妈擦干了眼泪说:“那你赶快收拾收拾去吧。”
      小芳今天把自己打扮得十分漂亮。全身香喷喷地来到春荣面前笑着说:“哥哥怎么就病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感冒了?看医生了吗?”春荣正在睡梦。这几天他见小芳要和他永远分手早就想疯了。每天不吃不喝,身体也廋了。脸色也很难看一点儿气力也没有。好像快要死的人了。刚才他的魂儿刚走到阎王殿的大门口听见小芳叫他急忙对那看门的小鬼说:“我亲爱的人来了。我死不了,我要回去了。”说完这句话只见春荣的眼睛也睁开了。他看了小芳一眼,眼泪就掉下来了。“小芳,你救了我一命!”这时小芳拉着他的手哭着说:“哥哥,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我们和好吧。我要和你结婚,让我做你的媳妇。”春荣听了笑嘻嘻地说:“小芳,这是真的吗?我太高兴了!”说完就嚷:“妈妈,我肚子饿了。我要吃东西。”他母亲听了急忙下厨给他做饭。
      有小芳的服侍春荣的病很快就好了。他和小芳又说有笑,又玩又闹,家里的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过了些日子双方老人商量把他们的婚事办了。可是小芳却说:“我哥哥还躲在外面可怎么结婚呢?”春荣的妈妈和男人商量:“小芳说的也有道理。让国宝和国庆谈谈,想办法让赵雨回来参加他妹妹的婚礼。国庆见弟弟求他觉得不这样做也不尽人情。便问杨果:“赵雨最近有消息吗?”杨果道:“我也不太清楚,问一下派出所就知道了。”国庆笑道:“是这么会事。小芳和春荣快要结婚礼了,她哥哥还躲在外面也不是个办法。你想办法让他回来。”杨果笑道:“爸爸,这也太便宜了他。只少他要赔偿一些损失。”国庆笑道:“杨果,能赔多少就赔多少,不要过于苛刻,不赔也行,只要人能回来就好。他不回来小芳和春荣就不能结婚。现在全家人都很着急。这是人一生大事,人之常情。谁家的孩子娶媳妇老人不喜欢?这种感情你以后也会明白。有些事情也不要过于认真。而且是我弟弟求我你想我能不答应吗?这件事我能推辞吗?”杨果笑道:“爸爸,你放心我去办就是了,决不让你为难。”
      又过了些日子赵雨回来了。他笑嘻嘻地参加了妹妹的婚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