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道

作者:风起致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白无常

      大片大片的彼岸花开在黄泉路上,趁着微亮的曦光,如血,如画,映出一片粉红的霞。
      三月的天气有些微凉,湿重的潮气染了一身衣裳,彼岸花瓣的露珠凝了一地白霜,连远远瞧见的三省市都泛着清白的光。空气清新,岁月静好啊。
      如果没有人在耳边絮絮叨叨的就更好了。
      某鬼魂在旁念叨,其三寸不烂之舌委实令人钦佩。我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忽的忆起上一次遇见如此嘴碎之人,貌似被老黑直接扔下了忘川河。
      见老黑比他衣裳还黑几分的脸,我忽然担心起那鬼魂的性命安危来。
      果不其然,在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次握拳时,那鬼魂终于被老黑踹下了奈何桥。
      我看着溅起的一串好看的水花,浅笑着向着河里拜了一拜,道了声罪过,转身去捞那个嘴碎的小子。唔,阎老大怕是又要扣他的工资了。
      ‘踹人也能踹的这么有水准。’
      这是孟姐的评价。
      忘了介绍,我呢,名唤谢必安,也就是凡界之人常说的白无常;而我旁边这个黑衣裳的木头便是我的搭档黑无常范无救。说起来,我们在这冥界活了上万年,我们熟识的,熟识我们的,不过三个人:秦广王,孟姐还有阎王。
      范无救说,我这一生,百分之九十五的时间都是笑着的。
      我就问他,笑着不好吗。
      他不语,良久才道:‘世人皆说我无情,其实,你才是真的无情。’
      我就笑,笑他矫情。虽然。。。。。。最后叫他揍了一顿。
      其实,他说的也没错,我才是真的无情。面无表情,才是我最真实的表情。
      等我再从河里把那小子揪上来时,衣裳早已湿透。我把一堆烂摊子丢给他,笑眯眯的转身去孟姐店里换衣服。
      其言外之意就是,你闯的货,自个儿跟阎老大解释去,被来祸害我的工资。
      ‘你个没良心的!’他一脚把我踹进店里,拎起那小子就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鄙人不才,第一次写文,如实文笔不好,请见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