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

作者:漱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随着鬼先生的距离越近,白梨整个人就越紧张,可是她并不打算坐以待毙被鬼先生一口吃掉,就算最后还是要死,至少要先努力一把再死吧,她可不想才穿越过来就这么窝囊的死在异国他乡。
      她努力调动起全身僵硬的肌肉,一点点的往后退,尽可能的拉远她和鬼先生的距离,微微弓起背,低下腰,就像受了惊的猫咪一样,进入全身戒备状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鬼先生的一举一动,只要你敢扑过来,我撒开腿就跑…
      然而鬼先生却好似根本不想搭理她这个身体抖的跟筛糠似的倒霉蛋,他移动着那双只剩白骨的双脚,稳稳的一步一步的走向一个破茅屋,转眼消失在了门口。
      什么情况?盯着鬼先生消失的茅屋,白梨疑惑的皱起眉头,现在的鬼都那么好了,连人都不吃了?电视剧里的鬼啊,只要看到活人那人基本就活不了了,白梨也是追过不少恐怖漫画看过不少恐怖片的,每次剧里的活人碰到鬼,不是一口被咬死了,就是被直接吓死了,各个死状凄惨恐怖,刚刚亲眼看到满脸是血的鬼先生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她是真以为自己死定了。
      鬼先生消失了,白梨也总算是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一放松,她的腿都是软的,可是她一刻都不敢停下来休息,太阳已经开始往西沉了,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多待一刻都是折磨。
      她迈着软绵绵的双腿继续往西村口走,路上看到好几个农户,清一色的垂着脑袋在干活,仔细看他们的身体,同样惨白枯瘦,如同一具被吸干了血肉的干尸,木讷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只是他们身上至少还有一层皮包着骨头,不像鬼先生那么惨,除了脑袋上还有一层皮,其他地方全都成了白骨。
      一个村子的人都一个样子,白梨已经可以确定了,她到的绝对不是什么干净地方,整个村子除了她是个有气的,其他人估计全死完了,只是这些死人好像不会主动攻击活人,至少现在她还是安全的,得趁着还有太阳赶紧离开这里,等到天黑了,谁知道这村里人会不会一个个变成吸血杀人的丧尸呢!
      清溪村西村口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连着南北两个方向,一眼望不到头,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离开这个村子。
      这小溪水相当清澈,清澈的湖水倒影着青山,倒影着天空,在落日余晖下闪着莹莹的波光,仔细看还能看到水底游来游去的小鱼和晶莹剔透的小虾。
      白梨冲到溪边,捧起一捧溪水咕咚咕咚的可劲儿往肚子里灌,这山间的溪水清甜美味,连喝了5,6捧后她才满足的往地上一坐,大吓小吓了一整天,现在瘫坐在地,全身的肌肉放松下来,她才真是觉得自己又饿又渴又累。
      只休息了一下,她就重新爬了起来沿着小溪凭着直觉继续往北走,不知道南北哪个方向能走出这个村,她完全就是在赌运气,不过离那个鬼村越远,她总是越安全吧。
      日落西山,月上柳梢,银白色的月光洒落下来,倒是也能照亮这漆黑的山路。
      今晚的月亮挺大挺亮的,是满月,圆圆的挂在天上,边上还有几颗小星星俏皮的一闪一闪。如果不是自己穿到了这奇怪地方,如果不是耳朵边时不时传来几声野兽的嘶嚎,那在这边喝酒赏月,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享受。
      白梨没有手表,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也不知道她一路到底走了多久,她就是不停在走不停在走,机械的一步又一步,然而总是走不出个头,环顾四周,眼前除了漆黑的高山还是漆黑的高山。
      她的脚很痛,很酸,路上的碎石子磕进了脚底的皮肉,走了那么久,她都痛的麻木了,小溪边上平时没人走动,长满了滑腻的青苔,白梨一脚踩在了青苔上,整个人瞬间失去了平衡,已经精疲力尽的她根本稳不住自己的身体,扑通跌入了溪水中。
      “啊…”
      好在溪水很浅,就算人摔下去也不会溺水,白梨低低的痛呼一声,坐在水里都快气哭了,被吓了一整天还不够,连个破小溪都欺负她。
      白梨双手扒拉开岸边的青苔,准备重新爬上岸,只是身子刚一动,她整个人就僵住了,原本胸腔里的那颗心脏瞬间跳上了嗓子眼。
      她坐着的那条小溪,原本溪水那么碧绿清澈,就算入了夜,在月亮的照耀下也泛着莹莹波光,而此时,这条溪水正在已她肉眼能分辨的速度快速染红,从北到南,一瞬间就变成了一条血溪,鲜红的血水围住了她整个人,瞬间让她动弹不得,随着溪水染红的刹那,原本山间湿润的空气中也开始浮上了淡淡的血腥味,血腥味越来越浓,那泛着铁锈气的腥味充斥着她的鼻尖,难闻的让她作呕。
      从血水中缓缓伸出一只手,那只手没有皮肉,只剩骨头,它伸的高高的,超过白梨头顶,在空中顿了几秒突然快速下落,往白梨的脑袋上猛的拍去。
      “啊……”这下白梨憋不住了,身体被控制了不能动弹,她只能发了疯的大声哭喊,凄厉的嘶喊响彻整个夜空
      而那只只剩骨头的手并没有伤害她,那只手只是一点一点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然后缓缓下移,在她脸颊上游走,那只手冰冷异常,又湿又滑,从她的眉眼摸到鼻子再到双唇,这种感觉让白梨觉得更加恐怖,如果直接杀了她,那就死了一了百了,偏偏那只手并没有这么做,它只是控制着这个活人,用它的方式一点点的折磨这个活人,看她害怕惊慌恐惧哭泣,从身理到心理都让白梨濒临崩溃的边缘,而那只手,好像很喜欢这么折磨她,很享受的看着她拼尽全力的呼喊着救命。
      “嘻嘻……”安静的溪水边除了白梨那响彻天地的惨叫外,又多出来了一声清脆的女子笑声,那女子的笑声并不难听,清脆悦耳,还带着点调皮。
      “放开我,放开我…”白梨除了一个劲的哭喊已经失去了任何思考能力
      “嘻嘻……”那女子又欢快的笑了一声
      只是这次,女子笑完,白梨就没声音了。
      她坐在血水里,被只骷髅手左抚右摸早就快被吓得心脏骤停了,而那个鬼似乎还不满足,白梨突然觉得自己后背一沉,好像被人压着般难受,同时那女鬼清脆的笑声也在耳畔响起。
      鬼压在她的背上,鬼的手还要在她脸上摩挲,时不时还要发出点笑声来挑战她最后那根脆弱的神经。
      突然那个鬼伸出两只手用力捧住了白梨的脸颊,一用力就迫使白梨昂起了头,白梨还来不及惨叫,一个惨白的骷髅头便映入她的眼帘。
      那个女鬼与她四目相对,只不过那个女鬼身上已经没有半点皮肉,全身就剩一副骨头架子,眼眶处竟然还有白色的脑浆流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白梨脸上,女鬼动了动上下颚,又是一声甜美的笑声冒了出来,只不过那笑声听在白梨耳朵里只觉得阴森恐怖,让人毛骨悚然。
      一人一鬼四目相对了好一会,白梨觉得自己精神抗压能力实在太惊人了,被吓成这样竟然还没晕过去,而那女鬼显然也觉得玩儿腻了,她放开白梨的脑袋,收回自己的右手,突然五指合并,出手又快又恨,迅速朝着白梨心口插去。
      “阴阳两道,借吾神力,镇妖符起,邪祟皆宁…”
      伴随着一声陌生的男音响起,一道闪着红色火光的符纸突然从远处窜了出来,直直贴上了女鬼后背。
      “啊……”女鬼被符纸烧到,吃了痛,一下松开了水里的白梨
      白梨感觉身上突然一松,刚刚还动弹不得的身体一下恢复了自由,她连想都没想,手脚并用的往岸上爬。
      女鬼显然不想让这到口的熟鸭子给飞了,伸出手,用力一抓,带起一圈血水缠上了白梨的脚踝。
      “降妖剑…”男子眼疾手快,拔出背上的桃木剑,咬破食指,将血抹上桃木剑,口中不知道叽里咕噜说了句啥,原本平平无奇的桃木剑突然放出耀眼的银光,木质剑身瞬间变成了闪着银色光芒的锋利薄刃,那个女鬼显然受不了那种光芒,捂着眼睛退到了好远,男子二话没说,朝着白梨脚踝上的血水就用力砍了下去。
      “哼!”女鬼也发现了这次来的人不是个好惹的,伸出手抓起血水就往男子身上招呼过去
      男子袖子一扬,轻轻松松挡下了那大片的鲜红,连衣服都没脏到,只是一挥袖子的瞬间,女鬼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安静的山林间只剩下她一声咬牙切齿的怒骂:“捉妖天师,这次坏我好事,别得意,我们走着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