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

作者:漱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嘿咻嘿咻,白梨踩着小碎步一溜小跑的回了李城。
      淼淼正在厨房切韭菜包水饺,看到白梨回来,她一指水槽里的青梨道:“中午饭都没时间吃,饿坏了吧,持风他们刚从后山采回来的梨子,甜的很,我给你留了两个,冷水里泡着呢。”
      白梨拿起一个大大的青梨却无心品尝,她拿着梨子蹭到淼淼身边,讨好似的说道:“这个梨子好大啊,淼淼你吃了么?我这个给你吃啊…”
      听到白梨说这话,淼淼诧异的瞪大眼看着她,满脸的不可置信。
      在淼淼印象里,白梨和持风都是属于那种看到食物眼睛都直了那种人,护□□神满满,要他们抢食物容易,叫他们让食物可困难,所以看到白梨这次竟然主动让梨,淼淼简直惊呆了,总觉得她是闯了什么祸要她帮忙,才会如此讨好她。
      “你怎么了?”一想到白梨闯祸,淼淼连菜都没心情切了,她放下菜刀看着白梨问道:“这天也没下红雨啊,我们白大姑娘突然这么无事献殷勤,可是让我甚为惶恐,白姑娘若有困难不妨直说,支支吾吾可不像你的行事作风啊!”
      白梨原本低着头在把玩手里的青梨,听到淼淼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询问,手一抖,一个大胖梨子直接报销给了土地,白梨心疼的看着摔出汁水的大胖梨子,更心疼自己,怎么就认识了淼淼这么机智的姐妹,真的是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不过好在白梨并不打算隐瞒淼淼,她来找淼淼就是为了和她商量事的,现在淼淼主动提问,白梨正好回答她:“淼淼,我来找你的确是有事相求,我想带个人,哦,不对……带个鬼回绿竹居,你帮我跟持风求求情,别把他赶走…”
      “鬼?”淼淼闻言惊讶的声音都拔高了一个调:“谁?”
      话才问完她又觉得自己真傻,白梨最近都跟自己在一起,哪有机会认识什么鬼魂,能让她牵肠挂肚,心心念念到要领回家的估计只有那一只了。
      于是她压低了声音问白梨:“鬼刹林里那个?你见到他了?”
      白梨点点头,承认了。
      说起那个鬼魂,白梨也是相当惆怅的,原本她对于害他受伤这事心存愧疚,诚心诚意想跟他道歉,求他原谅的,结果那个傻乎乎的鬼魂非但没责怪她,还一个劲儿的安慰她说他不疼,看他晃荡着那只受伤的手,还咧着嘴傻笑,白梨那个心啊,当时就跟吃了柠檬加番茄加白醋一样的酸,酸到发涩。
      那一刹那,也不知道是不是圣母玛利亚的光辉照亮了她的身心,还是那颗贫乏的母爱之心突然泛滥,她觉得面前那个白衣少年就像条被人抛弃的小奶狗,急需要她的关怀和照顾。
      于是她就像是拯救世界的仙女,揽过了那个少年的肩膀,信誓旦旦的在他耳边说:“跟我回家,我一定对你负责到底…”
      说的时候慷慨激昂,说完她特么就想哭,回家?回哪个家啊?她自己都是寄人篱下,靠持风他们养活,她一个吃白饭的,还要再带一个吃白饭的,怎么着都说不过去吧。
      可是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哗啦一下收不回来了。之前苏言都是偷偷摸摸跟着白梨,不敢现身,这次听到能名正言顺的跟白梨一起回家一起生活,他兴奋的直点头,就差条狗尾巴摇啊摇的展示他的喜悦之情了。
      苏言化成一缕青烟躲进了白梨胸前的吊坠里,准备跟她一起回家,白梨苦着脸,真想给自己一巴掌,祸从口出,真正是祸从口出,话都说出来了,还有什么办法,只能找淼淼求情咯,淼淼性格温顺好说话,好多事情持风都听淼淼的,有淼淼帮忙说好话,留下小奶狗的概率会大大增加。白梨都不敢直接去找持风说这事,就怕持风凶神恶煞的大骂她一顿,或者直接卷了她的铺盖把她和苏言一起T出家门,那样,她就又变成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带着另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满世界乱窜,天啊,这日子她没办法想象。
      看白梨拉着张苦瓜脸,耷拉着的嘴角都可以挂上个油瓶了,淼淼倒是温柔的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惹了什么大祸要我帮忙才这么讨好我呢,原来就为了这小事啊。”
      “小事?”听淼淼满不在乎的口吻,白梨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眨巴着大眼睛瞅着淼淼
      “对啊,小事。”淼淼提起菜刀继续切着砧板上的韭菜,边切边说:“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个饭碗而已,他能吃掉多少米啊,你就安心带他回绿竹居好了。”
      “而且……”淼淼顿了顿,扭头看向白梨道:“青龙泽他救过你和持风啊,持风不是那么忘恩负义的人,他一向是知恩图报,会很欢迎你的鬼朋友来绿竹居暂住的。”
      “持丑丑哪里知恩图报了…”听到淼淼对持风的表扬,白梨不屑的撇撇嘴:“他是我见过的最小气吧啦,小鸡肚肠的男人了,每天都在压榨我们这些可怜的劳动力。”
      “是是是,他最小气了,不是个男人…”淼淼点点头微笑着附议,然后看着白梨甜甜的问道:“所以我们最大度,最温柔,最可爱的白姑娘是不是可以安心去吃青梨了呢,刚刚砸坏了一个,还剩最后一个,白姑娘要是再不去吃,等下那个小气鬼持丑丑一回来,你可就吃不到了哦!”
      淼淼话音刚落,一道黑色小旋风迅速刮走,白梨飞奔到水槽边,捧起那个大大的青梨就啊呜一大口咬了下去,又脆又甜,满口汁水,太好吃了!
      白梨吧唧着嘴啃着梨,看着在包水饺的淼淼。
      淼淼低着头,认真包着饺子,指尖一压一捏,一个圆滚滚的饺子就出来了,白胖胖的摆了一砧板。
      白梨咽下嘴里的梨,由衷的说道:“淼淼啊,我原本以为我穿越到这鬼地方倒霉透了,可是还好遇到你啊,你又照顾我吃,照顾我穿,还帮我对付持风,你真是我的小天使!”
      淼淼抬起头,回给白梨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容。
      白梨又道:“我这人平时真是什么都差,就一点好……”
      “什么好?”淼淼好奇的问道
      “狗屎运啊。”白梨咬了一大口梨,吧唧吧唧嚼的带劲,口齿不清的回她:“狗屎运特别好,遇到女鬼的时候有持风救了我,鬼刹林里有那个鬼帮我,平时生活还有你照顾我,要是没有你们,我肯定死了不下千百次了,我估计我上辈子所有时间都拿来踩狗屎了,所以这辈子狗屎运才会那么好,遇到你们这些小天使,嘻嘻…”
      淼淼伸出沾着面粉的手指轻轻刮了白梨的鼻尖一下,笑道:“调皮…”
      淼淼答应了让苏言入住绿竹居,白梨就跟吃了一剂定心丸一样安下心来,原本紧张忐忑的心情一下就荡然无存,啃完青梨就跟静不下来的猴子一样蹦跶出去耍了。
      原本苏言一直都静静躲在坠子里做个闷头苍蝇不吱声的,现在白梨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还答应了带他回家和自己一起生活,苏言别提有多开心了,简直是跟做梦一样,他时不时的掐掐自己大腿,拍拍自己脸蛋,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又咧开嘴傻乎乎的笑着,活像个智障痴呆二傻子。
      白梨在街上胡乱蹦跶,看着身边没人就跟坠子里的苏言说说话,聊聊天,吐槽吐槽持小风,时间过得超级快。
      夜幕降临后,李城的街道清一色的亮起了白色的灯笼,夜风刮过,白色的灯笼微微颤动,原本垂在地上的白纱也被微风吹了起来,四散撒开,映着橙色的烛火,朦朦胧胧,如梦如幻。
      白纱趁着黑夜,银月照着大地,街道上小食冒着腾腾热气,安静的街道上持风带着白梨还有其他除妖师站成两排,毕恭毕敬的站在李城街口迎接地府的鬼魂。
      白梨跟在淼淼身后,一直乖乖的低着脑袋,一副谦逊等候的模样,直到她耳朵边响起一阵奇怪的铃声,她才好奇的抬起头四处张望。
      那铃声清脆悦耳,似远似近,明明觉得它近在耳畔,可当白梨认真凝神细听四处寻找时,那铃声又飘到了几丈之远,很是神奇。
      白梨忍不住探头问前面的淼淼:“听到没?有奇怪的铃声……”
      “嘘!”淼淼对白梨做了个禁音的手势,压低了声音回答道:“这是引魂铃,地府用来给鬼魂指路的,你能听到铃声,说明他们已经到附近了。”
      白梨瞬间闭了嘴,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直接站到了入定状态,直到站在队伍前头的谢师傅笑哈哈的冒出一句:“孟婆,好久不见啊…”白梨才重新抬起头,好奇的看着突然空降在街口的一大群亡魂。
      走在最前头的是黑白无常,他们手里各执了一盏灯笼,纯白色的,灯体上用红色朱砂写了个大大的魂字,一缕浅黄色的灯穗垂下,灯穗中间绑着两个小小的银色铃铛,估计那个就是引魂铃了,而那个灯笼则是引魂灯。
      黑白无常走到街口自动分开,一左一右站在两边,他们身后紧跟着一位佝偻驼背,白发苍苍的矮小老妪,这个老妪和谢师傅熟的很,一看到谢师傅就微笑着说道:“是啊,一年没见了,这不趁着鬼节带着这些亡灵来人间透透气,散散心,只是辛苦你们了啊,忙活那么久……”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谢师傅带着老妪边走边聊天,马屁劲儿十足
      白梨不屑的撇了撇嘴,内心不平的腹诽,知道他们辛苦那还来人间过什么鬼节,说一套做一套,现在做鬼都这么虚伪了嘛!
      明明只是心里吐槽,可是身边的老妪却好似能听到她的心声一般突然站定了脚步,回头看向白梨,一双浑浊的眼睛不停在白梨身上逡巡,好像要硬生生把她盯出个窟窿一般,白梨被她审视的目光看的全身发毛,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一旁的持风。
      关键时刻,持风还是很靠谱的,他往前一步挡在了白梨面前,朝着孟婆一抱拳一鞠躬解释道:“孟婆,这丫头是个新人不懂事,今天被我叫来帮个忙的……”
      哦,叫来帮忙的新人,所以不要为难她么?
      孟婆扯开嘴角和蔼的笑了笑,她将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白梨胸前的吊坠上。
      吊坠里面藏着苏言,看老太太那精明的看穿一切的眼神,白梨不安的抬手握住了自己的吊坠,生怕老太太一言不合冲上来就抢,然后把苏言给提溜回地府,那到时候她是要留他还是送他啊?
      老太太只看了吊坠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跟没事人一样跟谢师傅有说有笑的走了,白梨持风淼淼等人乖乖跟在后头。
      持风靠近白梨轻声警告道:“这孟婆,常年驻足奈何桥,给人喂孟婆汤,什么人没见识过,天王老子,王孙贵族,一口气没了就得到她那里报道,你这个人在她眼里就跟张白纸一样,她一眼就能把你看穿,你赶紧把你那小心思收敛收敛,好好干活,别给我丢人!”
      “哦。”白梨难得听话的点点头,跟在鬼魂身后做起了鬼魂护卫队。
      白梨发现这些地府来的鬼魂和她之前见的那些厉鬼都不一样,都挺人模狗样的,有老有少还有走路都不利索的奶娃娃,一路都被爹妈抱着逛街,他们除了面色异常惨白外,其余和普通活人无异。
      进了李城之后,黑白无常就停在了街口不再走动,引魂铃的铃声停止之后原本木讷的鬼魂好像神智突然回体,不再跟随铃声行动,开始像个正常人一般逛起街来。
      有的小娃娃笑眯眯的玩着街道摊上摆着的小糖人,有的人站在摊位前品尝美食,那些饺子,糕点,汤面,只要他们嗅上一口热气就等于品过了这道美食,一路走一路闻,比正常活人还方便。
      白梨总算知道持风为啥要叫上她和淼淼来帮忙了,鬼魂来的数量很多,好多还是活泼好动的瓜娃子,街道上上蹿下跳,跑来跑去,和她小时候的调皮程度有的一拼,的确需要大人来看顾。
      舞台上,不少除妖师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绝活,什么胸口碎大石,剪窗花,皮影戏,小杂耍一个一个节目的表演给那些鬼魂看,乐的那些鬼魂哈哈大笑。
      看着那些精彩的表演,白梨都忍不住跃跃欲试,想到看台上一展歌喉,开玩笑,她从上高中以来就一直是KTV里的麦霸好么,她21世纪的人生,就差这么一个给她表现的平台啊,不然她肯定能一唱成名!
      舞台上一个表演舞剑的除妖师刚下来,白梨立马恬不知耻的蹦了上去,整了整自己的裙角落落大方的说道:“那个,我给大家伙唱首歌……”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