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

作者:漱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吃过阳春面,持风便带着白梨回到了他的家-绿竹居。
      持风家离平津镇并不算太远,走路的话大概走个45分钟就能到了,45分钟对于持风这种从小练武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却害苦了白梨。
      绿竹居,居然建在山上,他们要爬半个小时山路才能到家,山路虽然不难走,可是白梨赤着脚,石子磕的脚疼,才爬了10来分钟,她就疼的龇牙咧嘴连着喊走不动了。
      “你怎么那么娇贵啊?”持风这个混蛋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他自己走路飞快,都不肯停下来等等白梨这个跛子,也不肯背背她,或者给她买双鞋,现在还要怪她:“慢死了你。”
      “你自己也赤着脚爬爬看啊。”白梨没好气的回他:“我都赤脚走了三天了,皮都磨破了。”
      持风白了她一眼,没说话,不过还是默默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头坐了下来。
      白梨连忙跟着坐下来休息。
      “诶。”白梨的脚是得到休息了,她的嘴巴可不闲着:“这山路那么难走,你干啥把房子建山上啊,上山下山多不方便啊,买东西也不方便!”
      “我哪儿建的起房子,那是我师傅的。”持风答道:“我从小就没爹娘,是我师傅一手带大的,他教我读书,教我法术,后来我学成之后他就叫我在绿竹居潜心修炼,自己游历四方去了,很难得才回来一趟,我都有好几年没见过我师傅了。”
      “哦,原来如此啊。”白梨点点头
      持风继续教育白梨道:“而且,我们可是修道之人,修行最重要的就是要安静,要静心,要摒除一切杂念,吸天地之精华,取日月之灵气,只有在远离尘世喧嚣的高山上,我们才能真正沉下心境,修炼自我,懂不懂?”
      “懂了懂了。”白梨连连点头
      “懂了就快点起来上山了。”持风站起身踢了踢白梨的脚踝催促道:“再不走天都黑了。”
      绿竹居之所以起名绿竹居,是因为屋子前后头栽种了一大片的竹林,沿着林间小道,一路上全是青翠碧绿的竹子,一眼都望不到边,嫩绿的竹叶随风晃动,每根竹子的竹节都有碗口粗,长得又高又壮,生机勃勃。
      “到了。”持风推开一个院子栅栏,率先走了进去
      “哇,这房子好大啊,哇,还有个菜园子,种菜了么?哇,旁边还有条河耶,可以抓鱼么?哇,你师父真会挑地方,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啊,条件不错啊。”白梨一进院子,就开始好奇的四处打量屋子,夸张的赞美着。
      “淼淼……”持风无视了耳边白梨喋喋不休的赞美,朝着里屋喊道:“淼淼,我回来了。”
      “师兄,你回来拉!” 一声甜美的女儿声从里屋传来,然后伴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一个穿着湖蓝长裙,长相可爱的姑娘快速来到了持风面前,那姑娘看到持风回家,开心的笑成了一朵花,忙着给他拿包袱,递茶水。
      “嗯,这次女鬼有点棘手,所以晚回来了一天,着急了吧!”持风将她递过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怜爱的摸了摸师妹的头
      “哪有,我就知道师兄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淼淼亲昵的拉住持风的手晃着,然后她一扭头注意到了缩在一旁的白梨,疑惑的问持风:“诶,这姑娘是……?”
      “她叫白梨,是我去清溪村捉妖时遇到的,帮了我大忙…”持风介绍道:“她无家可归,所以想暂时在我们这住上一段时间。”
      持风又对着白梨说道:“这是我师妹,林淼淼,你在这里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她。”
      “你好,我叫白梨。”白梨立刻客客气气的对着淼淼点了点头:“打扰你们了。”
      “没事,师兄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何况你还帮了我师兄大忙。”淼淼立刻回礼,还给白梨递了杯水过去:“平时我师兄经常把我丢在家里自己出去抓妖,你在这还能陪我聊天解闷呢,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不用拘束。”
      “淼淼,我们那个西厢房空着就给她住吧,你先去烧点热水让她先沐浴更衣,然后再弄身衣服鞋子给她,她穿着那破烂裙子赤着脚连滚带爬了三天,脏死了!”
      哪里是破烂裙子了嘛!白梨缩在一边暗暗腹诽,自己这裙子可是很高档的,真丝面料,蕾丝花边,当时买的时候还花了好几百大洋,宝贝的不得了,结果一穿越过来直接被别人吐槽成破烂了,裙子委屈!
      “白姑娘,跟我来。”淼淼立刻热情的牵着白梨的手带她去西厢房,边走边跟她介绍:“你暂时呢就先住西厢房吧,最靠东边的那间屋子是我们师傅的,他平时都在外边,难得回来,第二间房间是师兄的,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你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问我和我师兄。”
      “好,谢谢。”对着这个温柔的姑娘,白梨也是客客气气
      淼淼做起事来手脚麻利的很,给白梨搬木桶,烧水,铺床,拿被子,拿衣服鞋子,到处跑来跑去,忙的一头汗,白梨歉疚的连连给她鞠躬:“辛苦你了,辛苦了……”
      “你先沐浴更衣,衣服我放你床上了,你多泡会儿,我先出去了……”
      淼淼一离开房间,白梨立刻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身上的衣服,跳进了温暖的热水中,桶里的热水里飘着几片玫瑰花瓣,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嗅着花香,白梨将脑袋靠在桶壁,手上时不时的捧起一捧水洒到脖子,胸口,肩膀,温热的热水一触到肌肤,紧绷的肌肉在温暖的热水中放松下来,白梨只觉得全身肌肉都在叫嚣着酸痛,胳膊,腿脚没有一处不是酸胀的,白梨伸手轻轻揉捏着酸疼的部位,在热水的浸泡下很快能驱散周身的疲惫。
      在水里真的很舒服,很放松,白梨歪着头,闭上眼,竟然就这么在温暖的热水中睡过去了。
      在白梨脑袋歪下去的一瞬间,她脖子上的项链白光一闪,西厢房里又多了一抹白色身影。
      洗个澡都能睡着,这是有多累啊?苏言站在桶边,瞅着睡过去的白梨无奈的苦笑。
      这人在洗澡,衣不蔽体的,还睡过去,警惕性也太差了,苏言在桶边绕了一圈,发现白梨丝毫没有要醒转的迹象,才安心在她身前站定。
      他伸出手轻轻碰了碰白梨的脸,白梨的皮肤光滑细腻,吹弹可破,他留恋着指尖滑嫩的触感,修长的手指一路往下,脖子,锁骨,胸……
      那雪白的柔软就在眼前,不过苏言没有选择继续,对于白梨,他一向是尊重的,如果不是姐姐自愿,他绝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哪怕对于白梨这具身体,他已经渴望了那么久。
      修长的手指重新回到了白梨脸上,轻轻抚过她的鬓角,眉眼,鼻子,红唇,苏言的手指移动的速度很慢,动作很轻,一寸寸一点点在白梨的脸上游移,指尖划过哪处,他的眼睛就看到哪处,一点都没错过她脸上任何一寸肌肤,眼睛帮他记录着白梨的容颜,指尖帮他记录着白梨肌肤的触感,过了千年,他终于又可以这么近距离的看看白梨了,哪怕是趁着她昏睡时他才敢出现那么一下,然而,他也是满足的,苏言唇角微微勾着,带着一抹温暖的笑容,像是审视着世间最完美的珍宝,带着极致的温柔,苏言的手指在白梨的嘴唇上来回摩挲了好几下,他抬起食指放到自己唇边一吻,然后将食指重新放回白梨唇边,轻轻的往下一按…
      “嗯。”嘴唇被一按,白梨立刻清醒了过来,皱着眉,揉着眼睛打哈欠:“啊,我睡着了啊。”
      摸摸水,啊,水都半凉了,自己睡过去了多久了?白梨拿热水拍拍脸,连忙快速的洗头洗澡,换衣打扮。
      他们古代人的衣服真是太麻烦了,又是肚兜,又是内衣,又是裤子,又是长裙,又是外衫,还有腰带,白梨瞪着那左一件右一件的衣服头都大了。
      好不容易换上淡紫色的长衫裙,穿上绣花鞋,头发还在湿哒哒的滴水,白梨随便扯了块白纱,边拧着头发边走了出去。
      淼淼正在院子里择菜,持风坐在院子里看着手里的青花瓷瓶发呆。
      “怪啊,怪啊!”持风呆呆的道
      “有什么奇怪的,不是女鬼消失了,村民也往生了么?”淼淼疑惑的问
      “我是奇怪这个农妇…”持风将视线转到手里的瓷瓶上:“你说啊,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妇,都没出过村子,天天就只会做鞋子养家糊口,她怎么会知道有招魂符这玩意?招魂符这鬼玩意,都消失多久了,我们捉妖师是严禁使用这种邪祟符纸的,那这农妇又是从何得知的?如果是有人故意教农妇使用这符纸,那这人又安的什么心?教凡人使用招魂符,我们捉妖师可容不下这种同僚啊,我原本是想收了那女鬼问问清楚的,只可惜现在女鬼都死了,什么线索都没了…”
      淼淼放下手里的小白菜,惊讶的问:“你的意思是,清溪村的事情还可能有内情?”
      内情?站在台阶上的白梨听到他们谈话一下来了精神头,刚想走过去一起加入八卦行列,脚才一抬,一个雪白的影子在她眼前一闪,她只觉得胸口一重,一团白色的东西已经挂在她胸口对着她的项链坠子不停啃抓挠揉,白梨愣愣的低头看,白色东西正好抬头瞅,白梨的双眼正好对上胸口那东西一双血红的眼睛,那红的仿佛能滴血的双眼中倒影着她的身影,白梨只觉得双脚一软,想把那白东西丢出去可是又不敢,只能不争气的大叫起来:“救命啊,有东西它扒我胸口不下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