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

作者:漱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女鬼本命殷成,死时才18岁。
      在她出生那年她的父亲因为上山打猎遇到野兽不幸离世了,从小她就跟着母亲相依为命,互相依靠,母女两个感情相当的深厚。
      母亲平时就靠着种种菜地,做做手工维持生计,生活一直都很清贫不富裕,可是和母亲在一起再苦的日子都是甜的。
      而那个鬼先生叫廖勇,是村长的儿子,平时好吃懒做,一直都很喜欢殷成,多次骚扰过她,然而殷成对这种游手好闲的男人从来都没啥兴趣,根本看不中他。
      一个小小的村庄,就几十口人家,母亲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鞋子根本卖不了几个钱,殷成就想把鞋子拿出去带到外面市集上去卖,也能多换几个铜钱买点好吃的给母亲。
      那次她带着几十双鞋子出山了,只是出去之后就没活着回家。
      “这个狗东西他跟着我……”女鬼纤细的手指指着鬼先生愤怒的骂着:“他跟着我上了山,从背后把我打晕了……”回忆起过去的事情,女鬼还是控制不住她悲伤的情绪,她的身体颤抖着,声音由于太过压抑都喑哑了:“他趁我晕着就把我,把我……”
      “哦,懂了。”持风适时的出声打断女鬼痛苦的回忆:“那你是怎么死的?”
      “他对我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我醒了。”女鬼闭上眼痛苦的说道:“他原本应该是想趁我晕着的时候占个便宜就走的,这样我就算怀疑他也拿不出证据来,他依旧可以逍遥法外,可惜不巧的是,我竟然醒过来了,还看到了他的脸。”
      “他很害怕,我到现在都记得他那张手足无措的脸,呆呆的看着我。”殷成继续说道:“他是村长的儿子,却对村民做出了这种事,如果被他爹娘知道了,被全村民知道了,他还怎么见人,他还如何在村子里立足,所以,他就决定牺牲我,牺牲我这个他所谓深爱着的女人。”
      “他趁我刚醒过来全身没啥力气,掐着我的脖子就把我逼到了溪边,把我一头按在水里,我拼命挣扎,拼命挣扎……”女鬼的声音又拔高了一个调,回忆起自己的过往,她总是格外的痛苦,原本皱巴巴的脸在极度痛苦的情绪下更是显得狰狞恐怖,她声嘶力竭的吼道:“我用力掐着他的手,想掰开他的钳制,可是没用,我挣不开。我的头沉在水里,我想呼吸,可是一口吸进去的全是水,没有一点空气,我好难受,我好痛苦,我整个胸腔都好闷,我的脑袋一直嗡嗡的响,我的手用力抓着地上的泥土草木,十根手指都扎进了泥土中,手指的疼痛一点都不能抵消我身体上的痛苦,我每次拼尽全力想抬起身却被他一次次按回水底的绝望,我在水里一点一点被夺走生命的痛苦……”
      女鬼突然平静了下来,她指了指鬼先生,平淡的问道:“你们说,这人该不该死?”
      “的确。”持风答道:“这人心存恶念,如今也算自食恶果。”
      “呵,我本来和我娘生活的好好的,都是他,都怪他,他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都难消我心头之恨。”女鬼突然愤恨的朝鬼先生一甩手,一股黑气带着冷冷的阴风扫向鬼先生面门,持风眼疾手快,抱着鬼先生一个侧身,避开了那股黑气,要是鬼先生吃到那黑气,估计直接骨头架子都不剩了吧。
      “我还没问完呢,你怎么急着杀鬼呢?”持风不满的问道:“既然是这男人害死了你,你也回来报复了他,那你们仇恨也算一笔勾销了,那全村民又是因何而死,你母亲又为何会用招魂符把你召唤回来,她又是怎么死的?”
      “我死了之后这个男人很害怕。”女鬼稳了稳情绪,继续说她的过去:“我们村子东面那屋子原本用来祭祀用的,每当祭祀那天,村民就会在屋子外面放上桌椅,摆上水果小食,据说神仙看到了的话,会下凡享用美食,保佑村子平平安安,那男人把我杀了,害怕我变成厉鬼找他报仇,他就把我尸体上的绣鞋脱了,把我尸体直接扔在山里喂了豺狼虎豹,他在我绣鞋上绑了祭祀用的符纸偷偷放在了东边屋子,我死了之后的确化为厉鬼第一时间回了村子,可是我的鞋子上有符,那张符纸镇住了我的魂魄,我根本靠近不了村子。”
      “我娘一直都不知道我在出门那天就死在了山里,她一直傻傻的在家苦等我回来。”女鬼突然回过身,深情的看着降妖阵中的母亲,满脸的依恋:“她一直等,一直等,等了10几天我都没回家,她就猜我是不是出事了,她去村长家里求助,希望村长可以派点人和她一起出村找我的踪迹,村长儿子就是害死我的人,他们怎么可能帮她,任由我母亲怎么哭,怎么求,他们都无动于衷。”
      “我母亲没有办法,只能去找村子里其他的村民帮忙,可是这世道从来都是自扫门前雪,哪管人家瓦上霜,自家都为了自家的生计忙活,谁会花大把时间陪她一个孤寡妇人去找一个压根不知道在哪里的我,她一个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就去了东面屋子拜神,希望神仙可以保佑我平安,早点回家来。”
      “你们知道吗?那个廖勇也是个傻的……”那个女鬼突然嘻嘻笑了起来道:“他可能是太害怕了,或者是不相信我娘会进那屋子,他就那么大大方方的把我的绣花鞋子放在了东屋的墙角边,拿块白布盖着,然而我娘偏偏进去了,还看到了我的鞋子,看到我的鞋子,我娘就知道我是回不来了。”
      “她把那张祭祀符撕了,重新贴了招魂符,招我的魂魄回村,其实招魂符不止可以召唤魂魄回来,招魂符是用人血画的,被招魂符召唤回来的魂魄自身的戾气会增加好几倍,我原本还只是个小鬼,可是我被我娘召唤回来之后我的戾气直接就可以把全村人杀光,一个都没剩下。”
      一个村子20几户人一夜全部死亡,一个活口都没留下,这招魂符的确厉害。
      “我娘知道我死了,她觉得一个人活着也没意思了,就在东屋悬梁自尽了。”女鬼叹口气说道:“我敛了她的尸首,把她带回了我们曾经一起居住的家中,我杀了人是厉鬼,我是不能再轮回的,我娘用了招魂符招了厉鬼,也是不能再轮回的,我们两个在人世间就是两具游魂,为了跟我娘继续生活在一起,我就在村子里设了结界,干脆把所有的魂魄都困在了这个村子,我跟我娘不能转世投胎了,那么,村子里那些人也别想转世投胎,跟我们一起做游魂,多好!”
      “我设了结界,村子里的魂魄出不去,外面捉妖师也感觉不到这里有煞气,我和我娘一直相安无事的生活了好多年,我怎么也没想到……”女鬼突然止住了话,她扭头看向白梨道:“我的结界竟然会被个凡人打破了,还招来了个捉妖天师。”
      “喂,你的仇人是廖勇,你杀了廖勇就够了,拿一整个村子的人跟你陪葬,这就太过分了点吧。”持风将话头继续扯回村民:“这些村民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反正这些人也都不是啥好心人,都不肯帮助我娘,就干看着我娘一个人哭,死就死了,没啥好心疼的。”女鬼整了整衣衫,朝着持风微微一笑:“你也别替这些人抱不平了,反正你今天也是要死在这里的。”
      “哦,是嘛?”持风将怀里的廖勇丢在地上,从背后抽出桃木剑笑道:“那就来试试吧。”
      “哼。”女鬼突然左手一扫,一股黑气朝着持风扑面而去,持风就地一滚,躲开黑气,咬破手指,抹在桃木剑上,桃木剑瞬间化为一把闪着银光的长剑,持风右手一挥,一道银色剑气扫向女鬼,女鬼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右手一抓抓起地上的廖勇挡在自己身前,银色剑气直接扫到廖勇身上,廖勇痛苦的昂起头,喉咙中发出嘎嘎的响声,整个身体瞬间溶解腐化,化为一滩白色的粉末。
      降妖剑砍到鬼魂,是直接会让鬼魂魂飞魄散的,女鬼微微一笑,突然两手一拍,大喝一声:“来……”
      原本村子中一直平静毫无动作的村民听到指令,竟然纷纷站起身朝着溪边的持风走来,10几个大汉将持风围成一圈,困在了中间。
      女鬼哈哈大笑着,她站在溪边一手扣住一个村民的头道:“降妖剑果然名不虚传,一剑取一魂,我就让这些村民来陪天师玩玩吧。”
      “你好卑鄙啊,拿凡人的魂魄……”看到这些死人,持风却纠结了,这些村民只是被女鬼控制住了,这些魂魄如果脱离女鬼控制,是还可以转世投胎的,如果这些魂魄被降妖剑斩杀了,那他们就会魂飞魄散,永远失去投胎的机会,他持风也会因为斩杀无恶之魂而有损阴德。
      “天师的降妖剑那么厉害,这些魂魄怎么能是你的对手呢,天师你别留情,尽情的杀!”女鬼松开村民头上的手,打了个响指,村民得到指令,纷纷往持风身上扑了过去。
      不能用剑,不能用符,持风只能左跑右跳的闪避和他们肉搏,10几个大汉对一个活人,持风完全处于下风,自顾不暇。
      女鬼笑眯眯的看他们打斗,看持风狼狈的模样笑的花枝招展。
      白梨躲在一边急的满头大汗,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忙,持风百忙之中瞥见一旁的白梨,连忙大喊一声:“跑啊……”
      听到持风喊话,女鬼似乎才想起来一边的白梨,她转过身,朝着白梨就走过去。
      看到女鬼朝自己走近,白梨连忙亮出胸口的符纸,女鬼一看到白梨胸口的符纸,符纸就射出一道金光,女鬼痛苦的捂住眼,白梨瞅准时机,撒开丫子就逃离开去。
      白梨玩命似的跑,胸口缺氧闷闷的痛,她也不肯停下来,可是她两条腿怎么比得过人家直接飞的,不一会儿女鬼就追上了白梨,女鬼衣袖一卷,直接扣住了白梨的脚踝,女鬼用力一拉袖子,白梨整个人就失去平衡扑通倒在了地上。
      白梨刚想爬起身,女鬼已经压在了她的背上,女鬼苍白的左手压住白梨的脑袋,将她脑袋直接摁进了土里,白梨在地上痛苦的扑腾着,却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脸被埋在土里,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她感觉下一秒也要被闷死在这里了。
      “难受吗?”女鬼恶狠狠的说道:“我以前也是这样被闷死的,我以前的痛苦你也终于尝到了吧。别怕,很快你就不会难受了,你也会变成这里的一个死魂,陪我一起在这里生活,跟着你的那个天师朋友一起,本来你可以不要死的,谁要你误打误撞破坏了我的结界,知道了这个村子的秘密,我留你不得…”
      “小妹妹,去死吧。”看着白梨渐渐停止了挣扎,女鬼抬起右手,就要往她心口掏去。
      右手手指在距离白梨心口一寸距离被一只手硬生生的拦截了下来,女鬼一怔,看着那凭空冒出来的手呆了呆,忘记了挣扎。
      苏言一只手控住了女鬼的手,另一只手将地上的白梨扶抱起来,让她的脸离开泥土,可以自由呼吸。看着怀里的白梨胸口还在正常起伏,苏言才安心的微笑起来。
      “你是谁?”女鬼看着突然出现的苏言惊讶的问道:“你是鬼?”
      听到女鬼问话,苏言的眼神才从白梨脸上已到女鬼身上,原本看着白梨时那温柔宠溺的目光转到女鬼身上时却冷若寒冰,说不出的阴狠。
      “你跟那个死鬼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不想管,你要全村子人陪你做孤魂野鬼我也懒得管…”苏言盯着女鬼冷冷的道:“可是你独独不该来害我的姐姐。”
      女鬼用力挣扎了起来,苏言的手只是轻轻扣着她的手腕,可是她竟然挣脱不了分毫,女鬼只能大吼道:“你既然也是鬼,为什么要帮着凡人来残害我们同类。”
      “谁跟你同类。”苏言抓着女鬼的手指微微用力往下一扣,嘎达一声,女鬼的手臂应声而断,断臂落在地上瞬间化为一滩白色粉末。
      女鬼都来不及疼,站起身化成一道黑风就想逃走。
      奈何她速度快,苏言的动作比她更快,只是一眨眼,苏言的人已经掠至她的面前,他右手握拳,毫不留情的一拳捅进了女鬼胸口。
      “你想害我喜欢的人,我留你不得。”苏言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女鬼,伸出左手,左手掌间缓缓升起一团白色的火焰,他眼都没眨一下,一掌拍向女鬼头部。
      “啊……”女鬼痛苦的嘶吼起来,在火焰的灼烧下,因为剧痛,她的脸变形扭曲,然而她根本没有能力逃跑,只能在火焰的灼烧下化为一滩粉末。
      “白梨……”眼看着女鬼追着白梨而去,持风用力踹开一个大汉就想追过去,奈何一个大汉倒下,另一个又扑了上来,死人不知道疲累,可以长久的纠缠着他,可是活人吃不消啊,这样缠斗下去,他持风也会扛不住被打死的。
      “对不住了。”持风咬咬牙,抽出一张符道:“我也不想剥夺你们转世投胎的机会,可我要救我朋友…”
      持风刚要放出手里的符纸,刚刚围着他的10几个大汉却突然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持风疑惑
      抬头看看清溪村,平静安详的村子竟然再也感受不到半点妖气,好像刚刚那个女鬼蒸腾的怨气只不过是他做的一场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