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幕后boss

作者:边鸟三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卡卡这一觉睡得很好,带着点明亮气息的安稳、舒服。
      这种感觉甚至延续到了下午做手术的时候。在被推入手术室时,卡卡的心情很平静,没有以往的焦虑和紧张,他甚至还能微笑着安慰红了眼眶的卡洛琳和祈祷上帝的爸爸妈妈。
      “不要担心,我会没事的。”温和的语气中带着点小小的自信和希望。“上帝已经祝福过我了,伟大的耶和华会帮我渡过难关的。”
      卡卡那双温润漂亮的褐色眼睛静静的注视着家人,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也带上了红润。他觉得睡觉时出现的那个声音、那个人影大概都是梦里的;他近乎执拗的认为那个是上帝,神圣的上帝听到了他心中的祈求,在手术前降临在他沉重的梦里,为他宣读了圣经,并赐福与他,祝他渡过难关。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冷淡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萦绕。
      哪怕这次难关度过几近毫无可能,但耶和华说了,希望是定要有的,那么,就一定会有足够的希望来帮助他的信徒。
      卡卡这般坚信着,近乎虔诚的坚信着,然后微笑着垂下眼帘,浓密卷翘的睫毛盖住了清澈漂亮的褐色眼瞳;一身病服被推入了手术室。直到躺上冷冰冰的手术台,身体渐渐被麻醉,卡卡心里依然很平静。
      伟大的耶和华已在梦中赐福于他最虔诚的信徒,任何黑暗都将消散褪去。
      手术室外。
      西蒙妮夫人紧紧闭着眼,双手在胸口画十字,嘴里低声念着的圣经就没停过。脸上的担忧和紧张好像现在正躺在手术台上接受命运的判决的人是她而不是她的长子卡卡。
      相较而言,博斯科·莱特先生虽然同样忧心,但明显镇定多了。他在这四个人中担当了安抚者的角色。
      “好了,亲爱的,不要这样。一切都由医生们决定,我们在手术室外的紧张是不能够帮助到Ricky的。一切还得靠医生和孩子自己。好了,坐下休息休息吧——Ricky自己都看起来信心满满呢!”
      这句话显然让西蒙妮夫人稍稍平静下来,她抹抹眼泪,强自坚强的拉着小儿子的手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然后坚持念圣经祈祷。莱特先生安慰的拍了拍妻子的肩,把目光投向眼眶红红的卡洛琳身上。
      这个清纯漂亮、聪慧坚强的女孩儿是他们心中最满意的儿媳人选。
      “说起来今天卡卡那孩子的精神很不错,比起前几天让人放心多啦!这得多亏你,卡洛琳,好孩子。多亏你从里约赶来陪卡卡。”莱特先生欣慰又满意的看着卡洛琳,就连一直专心向上帝祈祷的西蒙妮夫人也睁眼慈爱的对卡洛琳的微笑。
      女孩子脸皮薄,被自己男朋友的家人这样说也会不好意思,很快脸上的红晕就绯如胭脂,处处显着少女的羞赧和欢喜。卡洛琳心里有点小甜蜜,但回想到卡卡今天的转变确实很明显,还有床头娇艳圣洁的百合,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事实上,我想,这并不是我的功劳,”她这样落落大方的说道,“该是卡卡的朋友在中午来过——我们刚好错开了。但花瓶里多了一束花。也许是卡卡的朋友来看望他,并安慰了他。”
      莱特先生点点头,但看向卡洛琳的眼神明显更满意了——这个女孩儿还非常的诚实,这很难得。
      “可能是他的队友们。”莱特先生体贴的接了下去,不至于让这场对话戛然而止。“可惜没有再多呆些时间,我们好谢谢他,没准卡卡也会更高兴。哎!我倒是记得卡卡的队友们都来过了,可是没什么改变的。难道是卡卡的教练么?亲爱的,你觉得呢?”
      莱特先生故意转移话题,希望自己的妻子不要那么焦虑。
      “或许吧,”西蒙妮夫人回答的很是勉强,脸色还是不那么好看,“但我倒是看了报纸,今天圣保罗有比赛的。”
      “那就不是很可能是教练了;但总归是对卡卡很重要的朋友了。这是好事。”
      莱特先生这样总结。就算是为了照顾卡洛琳和妻子我的心情,莱特先生也不想再说些什么了——毕竟,他心里同样不好受。那么,正常来说,这场对话到这里是要结束了。
      但卡洛琳小姐却突然想给自己加戏了。
      不,这么说不恰当;换个方式:卡洛琳小姐凭着自己纤细敏感的神经和异常悬乎的第六感敏锐的从中感到了不对劲、并按捺不住的突然开始怀疑。
      神秘的百合花、对卡卡影响深刻,这没什么,但加上卡卡已知的所有朋友和熟人,却没哪个符合条件的。毕竟他们都来过一次,但对卡卡来说显然没什么大作用。那么卡卡有哪个朋友是他们不知道的呢?为什么以前没有见过直到手术前才出现,而且还是避过所有人来看望卡卡,并短暂的停留后就消失?
      正经的朋友会这样么?
      卡洛琳咬着嘴唇开始疑心,并在大脑里迅速捕捉可疑的蛛丝马迹、排除可疑人物。她的男朋友太完美,卡洛琳知道有不少女孩都背地里蠢蠢欲动、谋划着对卡卡下手;但她可不是傻女孩儿,卡洛琳·赛里科聪明又漂亮,知道怎么对付那些坏女孩们。
      其实,如果卡洛琳小姐的记忆力再好那么一点点,就会发现,病房里出现的那束百合和电梯里见到的一模一样。但她没注意,那么,为爱而战的卡洛琳小姐就只能化身福尔摩斯了。
      微笑JPG.
      …………………………………………………………
      罪魁祸首胡先生并不知道自己险些破坏了人小两口的幸福生活,他正舒舒服服的坐在车里让黑人小哥带自己环城一日游。
      圣保罗是繁荣不假,市中心与纽约城也没什么两样;可贫富差距悬殊也是铁打的事实。离开了国际化的高楼大厦,车窗外的风景开始变得褪色、落后,这里的贫民区没比其他南美地区优越多少:灰黑色调的低矮的平房,狭隘脏乱的街道,迷宫样幽深的小巷,挂在屋外五颜六色的、湿漉漉的床单,白色塑料袋浸在污水坑里,往来的鱼龙混杂、眼神晦暗的居民。都一样的落后,甚至更差。
      而圣保罗贫民区和其它南美地区还有一样几乎复制粘贴的操作就是,异常繁盛的街头足球。
      一路走来,胡长白透过车窗见到的最多的场景,就是七八个大小不一、黑瘦精壮的男孩们争相追逐着一个破破烂烂的足球。说实在的,胡长白以为里奥怀里的那个足球就够烂的了,没想到这里还有更烂的。
      但就是这么一个足球在这些男孩眼里却好似珍宝。
      看得出来这些男孩都出身贫穷,穿着灰仆仆的衣服,四肢精瘦,汗水混着泥垢从黝黑的脸庞滑下,甚至有些孩子连一双鞋子都难得,赤着脚踩在沙砾上奔跑。但就是这群全身上下只有牙白的男孩们,玩起街头足球来个个都像精灵,脚下技术好似穿花蝴蝶,漂亮的不得了。
      看着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花哨脚法,半吊子胡先生简直以为自己遇到了一群扎堆的天才们,摸着嘴唇蠢蠢欲动。
      瞧瞧,这个孩子群里最矮的那个脚法是最华丽的,盘带起来跟跳舞似的;龅牙的小卷毛速度最快,带着球遛狗似的溜着屁股后一串的孩子;顶着一脑袋蓬蓬头的小伙弹跳能力+协调性max,时不时就能来个后空翻抡一脚倒钩,让看惯了武林春的胡长白颇感亲切……
      高手在民间啊……胡长白啧啧称奇,真该让他家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停球停四米的小胖过来见识一下,什么是技术型人才。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作为一名经纪人挖掘珍宝的癖好了。
      但终究,胡长白作为一名对自己能力颇有自知之明的新世纪优秀人才,还是理智的、不那么情愿的按捺住了自己的心。因为,胡先生深知,自己以往在法场和商界无往不利的犀利眼光在挪到挖掘足球天才方面后,简直烂到惨不忍睹,其落差之大堪比拿破仑横扫欧洲后惨遭滑铁卢。
      就像胡长白在进军足坛前曾观察过七、八名球员,但短短三年后那些在胡长白眼里‘孺子可教’的‘明日之星’都纷纷堕落成了‘朽木不可雕’;而绝对算不上乖宝宝的鲁小尼同志竟然□□到最后,成了硕果仅存的那个。真是可喜可贺。
      这其中固然有英国足坛环境太奔放的原因,但也和胡先生堪比深度近视眼的眼光有莫大的关系。至于硕果仅存的鲁小尼同志,说实在的,鲁小尼同志那强悍到无与伦比的身体天赋在整个欧洲都是独一份的,没见英媒整天吹他‘英伦帝星?’‘超级新秀’呢吗,老实点说,只要长眼的都能看出来鲁小尼同志是个可投资的超级潜力股了。
      综上所述,伟大的、无所不能的布拉吉*胡先生在球探方面的天赋也就两个字概括:不瞎。
      ‘不瞎’的胡先生很识趣、很擅长扬长避短的将这方面的事物全权交给了球探先生们,虽说出了梅、卡这样的乌龙事件让胡长白想滥用一下法律,但不可否认球探先生们还是很专业的。
      胡长白对那些驻守南美、还能在一群花蝴蝶里找到真正天才的球探先生们致以十二分的敬意。
      而正是对球探先生们的职业精神的信任,让胡长白生生的压制下了内心对眼前这群‘天才’们的渴望和追求。他这样告诉自己:你是足球经纪人,不是马戏团团长;请唾弃自己眼前所看及自己的眼光,不然你的钱包会比英国王子的脑袋还光可鉴人……
      嗯,今天的胡先生依然冷静又理智呢!
      冷静又理智的胡先生一本正经的在心里赞美了一下自己,然后微笑着驱使黑人小哥带自己前往下一个地点。
      “圣保罗主教堂。是的,先生,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我要在那儿为一个不幸的孩子祈祷,祝他早日康复。”
      …
      在圣保罗各个街头和景点转了一圈后,已近傍晚。圣保罗的治安也就比摆设强一些,尤其到太阳下山,法律的底线就会变成没有底线。为了确定顾客和自己的生命健康权能得到保障,黑人小哥诚恳的提议胡长白:早点回去、早点休息、明天再来。
      胡长白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有收获:准了。
      于是黑人小哥兴高采烈一脚油门下去一路飚到了胡长白下榻的酒店。
      风驰电掣、黑人小哥出租车;不是开的太快,是飞的太低。
      一脸淡定的胡长白很满意这个速度,在肯定了小哥的车技后,清爽松快的付钱、下车。
      ——“明天?哦,当然,先生,如果你愿意那再好不过了。明天早上六点半好么,请在酒店门口等我。谢谢你,先生。”胡长白这样彬彬有礼的回答询问自己的司机小哥。
      取得了双方都满意的结果后,胡长白迈着大长腿回到了酒店。
      然后是雷打不动的冲澡,顶着一脑袋湿漉漉的漆黑的头发、搬着电脑看股票,盘算盘算第二天的日程,琢磨琢磨日后的职业规划,最后看半个小时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然后上床睡觉。
      原本是该上床睡觉。
      然而,沉寂了几日的鲁小尼同志终于不甘寂寞的发短信来骚扰自己的经纪人了。
      已经钻进被窝闭上眼的胡长白听着手机嗡嗡的响声,决定,如果他亲爱的韦恩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他就把他卖到澳大利亚和袋鼠打自由搏击。
      ——‘嘿!布拉吉,吃了么?’
      一句相当另辟蹊径的、具有个人特色的问候。
      胡长白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这句话瞧了一会儿,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槽点太多,实在不知从何吐起。
      ——“亲爱的韦恩,巴西和英格兰有四个小时的时差——如果你注意到这个了的话。事实上,你的经纪人,我,正准备入睡。”
      英伦三岛,埃弗顿,训练场;盘腿坐在草皮上、双手捧着手机的鲁小尼同志秒回。
      ——‘哦,这样么?我刚刚训练完。’
      看到这句话时胡长白认为鲁小尼同志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闲得无聊找人唠唠,他是这样认为的,并不打算继续纵容鲁小尼同志这样打扰他人睡觉的自私行为;这不好,胡长白决定告诉鲁小尼同志这个。但接下来鲁小尼同志发过来的一条短信成功让他改变了想法。
      ——‘那两个球员你还没有搞定?花这么长时间你确定?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胡长白摸了摸嘴唇,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的韦恩,好男孩,如果你确定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的话,那么我是否可以大胆猜测,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想我了?哇哦,这可真是…啧…”
      鲁小尼同志毫不犹豫的翻了个大白眼,他摸摸自己金色的头毛,愤愤的撇了撇嘴,满是淘气的淡蓝色眼睛里充斥着不贫,他觉得自己的经纪人有点嚣张、有点不要脸。
      ——‘得了吧,我看错你了!我可不是三岁的孩子……说真的,是我的合同,你不让我现在跟俱乐部续约,又不和我说原因,今天教练问我原因,你叫我怎么说呢?我以为你都处理好了,谁知道,哈!你竟然自个儿跑了,还是去签新球员……把这摊子事儿留给我……’
      鲁小尼同志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亏他还那么听话每天给自己加练呢……所以,他理直气壮。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胡长白干脆坐起来,摸索着开了壁灯。
      ——“合同的事你放心,我确实早就和你的俱乐部管理层接触过了,应该只是你的教练担心。和他说,我有事,续约这件事要推迟。至于归期,我想,emmm,大概,一个星期后?”
      一个星期后?鲁小尼同志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清楚明白的几个单词,慢吞吞的敲打着键盘。
      ——‘看来那个球员很难缠啊……天赋肯定很高了,是不是?’
      胡长白垂着睫毛琢磨了一下这句话,怎么总感觉语气有点怪怪的?阴阳怪气的……错觉吧,毕竟鲁小尼同志不像会拐着弯子说话的人。
      ——“其实,还好?”
      鲁小尼同志翻了个白眼随手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他有点后悔当初答应布拉吉*胡那么干脆利落了,导致他现在一点也不重视自己!鲁小尼同志摸了摸自己的头毛,感觉到了深深地危机感,并深深感觉到了布拉吉*胡是个不合格的、朝三暮四的经纪人!
      胡长白简直一脸莫名其妙。
      他看着手机屏幕直到黑屏也没收到鲁小尼同志的短信,只能无奈的笑笑;怎么啦这是,还闹脾气啊……
      胡长白好笑的摇摇头,也不再问,合上了手机关灯睡觉。说实在的,他明天还得早起去医院呢,必须早点睡保证充足的睡眠。至于韦恩,到底还是孩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吃一顿就好了。
      鲁小尼同志:呵呵。
      …
      并不知道自己昨晚被呵呵了一脸的胡长白结束了自己的高质量睡眠后,洗漱穿衣,依然神清气爽、白衬衣黑西裤牛津鞋的开始了自己新的一天。
      例如,抱着新的一束百合花去医院看望他未来的球员,卡卡。
      不过电梯门口人有点多啊,胡长白抱着花微笑着看着面前人墙,果断转身选择走了楼梯。
      就在他转身走进楼梯口时,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满脸疲惫、在手术室外和病房里收了一夜的卡洛琳和卡卡的父母走了出来。送走莱特先生和西蒙妮夫人,卡洛琳站在医院门口,揉了揉困乏酸涩的眼,打算回病房继续守着。
      她扭头回到了电梯前,白皙的手指眼见就要按在开关上、却忽的停住了,改变了主意。
      算了,还是先去买了早餐吧,Ricky醒后就能马上吃到食物了。卡洛琳这样想着,然后改变了步伐的方向,向医院外走去。
      这时,胡长白已轻车熟路的到达了病房。修长干净的手掌搭上黄铜色的门把手,‘啪嗒’一声——
      走了进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卡卡和卡洛琳是青梅竹马这点大家都知道的。但查资料才发现卡洛琳是在02年15岁的时候遇见卡卡的,说实在我一直以为青梅竹马是指起码从10前就认识才算青梅竹马呢....卡卡比卡洛琳大5岁,也就是说00年卡洛琳才13,有点太小了,所以这里设定卡洛琳只比卡卡小2岁,16.
    说起来卡卡从小到大就只有两个女朋友哦!前一任是模特,第二个是卡洛琳,而且马上就结婚了。简直是西方绝无仅有的好孩子啊....卡洛琳赚大了。
    在肆客里看到一片吹水爷的文章,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别低头皇冠会掉,别补时拉莫斯会笑。说实在的这种读秒绝杀的技能被一个后卫给点亮了也是哈哈哈哈了……
    算了,他强任他强,里德马家皇,也没啥关系了……以后就看尤文了
    PS.求留言!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