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幕后boss

作者:边鸟三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鲁小尼同志臊眉耷眼、怂不拉几的站在一旁。
      胡长白和埃弗顿二队主教练相谈甚欢、一见如故——尤其是如何管住鲁尼那张嘴方面。
      是的,鲁小尼同志偷藏零嘴的行为被敏锐的胡先生抓包了。就在他们双双握手、胡长白决定离开后。这原本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这本是一个值得人铭记的午后,有一个让人回想起来会不自觉嘴角扬起的圆满结局,可这一切都被突然一袋从柜顶“啪嗒”掉在胡长白脚边的不明物打破了。
      一坨装在塑料袋内的、黑色透明固状体的不明物。
      空气都因尴尬过度而凝固了几秒。
      即使鲁小尼同志试图迷茫的睁大眼来表现自己的无辜。
      胡长白原本以为这是男孩儿们某些羞于启齿的小玩意儿,出于维护男孩自尊的原则,他原本打算善解人意的忽视掉然后抓紧时间解放自己的鼻子——是的,‘原本打算’
      最是那低头的一瞥和胡先生多年不变的视力2.0。
      鲁小尼同志惨被抓包
      胡先生难得一见的好心情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可那只是鳗鱼冻……”鲁小尼同志试图挣扎。
      是的、是的,鲁小尼同志重口味的、丧心病狂的囤积了大堆散装鳗鱼冻藏匿在宿舍的各个角落。
      “所以我说你到底是有什么毛病?!”胡长白冷声逼问,他觉得这个简直是挑战自己的底线。“你为什么要藏这种东西?在宿舍里?别告诉我你还藏了大名鼎鼎的仰望星空?告诉我,你有么?嗯?”胡先生这样明目张胆的恐吓瑟瑟发抖的鲁小尼同志。
      “是我们监管不力……”
      教练先生趁机表示歉意,并承诺以后会不定时围剿鲁尼老巢、力求除了队内营养餐外一根毛都不让鲁小尼同志摸着。
      “不不不,是他们在这方面有天然的优势,”胡先生立刻两面三刀的换了幅和颜悦色的面孔,这样安慰了教练先生。“毕竟没人会想在他们的房间多待一秒的,再灵敏的鼻子也会在生化毒气的折磨下失灵以至于无法捕捉这些本不该出现的存在……”
      说着说着,胡长白觉得自己愈发无法忍受了,他不能容忍自己的男孩是这么一个口味猎奇重口的奇葩。
      “韦恩,告诉我,是有人克扣你的伙食了吗?你是怎么在脚臭气和汗腥味的熏陶中津津有味的偷吃这么个玩意儿的?!”
      这下就真的很丧心病狂了。
      就连鲁小尼同志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真的,他不该在宿舍里吃鳗鱼冻的。鲁尼吸吸鼻子,委屈巴巴的决心要改掉这个爱好。算啦算啦,他安慰自己,吃haggis也是一样的……
      但睿智敏锐如胡先生,自是一眼就看出鲁小尼同志是个什么鬼想法,他认为鲁小尼同志死心不改,并因此决定给鲁小尼同志一些教训。
      一旁站着的教练先生觉得有些奇怪。
      ……原来这位经纪人在意的不是偷吃,而是鳗鱼冻么……
      胡先生表示当然不是,他会这么抓不到重点吗?他不会,要知道,他可是胡长白。
      “……所以,先生,请不要大意的操练鲁尼吧!这是为他好!他缺这个。”胡长白相当诚恳认真的提议,“难道他进了一线队后也仍旧如此吗?在更衣室的储物柜里偷偷藏一些……鳗鱼冻?还是其他的一些什么?”
      “而且,先生,你不觉得,韦恩最近长胖了么?他才十五,又是前锋,这会影响到他的速度,影响他的前途!”胡先生一本正经、义正言辞。
      才不会!
      鲁小尼同志在心底大声呐喊,他觉得万恶的胡先生是胡说八道、翻脸不认人。毕竟,‘你今早还夸我长得壮实呢……’
      可鲁小尼同志敢怒不敢言。
      教练先生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鲁小尼同志一副不得不屈服的忍辱负重的模样。
      这可不常见,他想。
      毕竟鲁小尼同志向来仗着自己是埃弗顿的明日之星、超级新秀就趾高气昂、横行霸道。鲁小尼同志不擅长低头和忍气吞声,他习惯大摇大摆、鼻孔朝天,——因为大家都哄着他;可教练组和其他人越宠着他,他就越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活脱脱的混世小魔王一个,气的整个教练组纷纷早衰秃顶。( 鲁小尼:不,这个锅我不背。)
      给阿基米德一个支点,他能撬起整个地球;给鲁小尼同志一点好脸色,他能日穿整个大气层。
      所以说,他为什么不叫鲁泰迪呢?
      但现在,鲁泰迪在他的新任经纪人面前乖巧的就像只被撸秃了毛的哈士奇似的,这不得不让教练先生啧啧称奇,他甚至决定呼朋唤友一起围观这大快人心一幕,并对鲁小尼同志进行惨无人道的指指点点和群嘲,——你个混账小子向来横的跟螃蟹似的,现在怎么着?横到锅里去了吧!
      幸灾乐祸的教练先生摸了把自己亮堂堂的秃脑门,热情洋溢的附和了胡先生。
      “当然!当然!我们都知道,鲁尼先生他缺这个!胡先生,你真是个称职的、关心球员的好经纪人!你放心,整个教练组都很‘关爱’韦恩,我们一定会加大力度,好好‘操练、操练’他的!在韦恩到一线队时,他会有更大的进步的!”
      胡长白满意的点点头,他也向教练先生做出了一位‘称职的、关心球员的好经纪人’应做的承诺:
      “我也会严格把关,韦恩绝对不会被允许抽烟喝酒泡酒吧并再往嘴里塞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这下,鲁小尼同志是真的觉得有点伤心了。
      “鳗鱼冻才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他小小声的嘟囔。
      “你说什么?”耳尖的胡长白瞥了一眼低着头满脸闷闷不乐的鲁小胖。
      小胖紧紧的闭上了嘴巴,讪讪地笑了。
      教练先生瞧不起鲁尼同志这幅没骨气的模样。
      最后,勾肩搭背、狼狈为奸的胡先生和教练先生寒暄了几句,互相告别。因着今儿放假一天,所以胡长白顺手带走了鲁小尼同志。
      鲁小尼同志亦步亦趋的跟在胡长白身后,拽着胡长白雪白干净的衬衣一角,看起来乖巧无比。
      饱受折磨的教练先生看着那个修长瘦削的背影突然有些感慨。队里的希望之星突然换了经纪人这件事,他们是知道的。知道了,就不免有些担忧。担忧这个经纪人是不是诱哄了韦恩,担忧这个新经纪人会不会拿捏住韦恩,担忧他是不是个吸血鬼试图压榨年幼的韦恩。
      他们都把队里的孩子当儿子看待。
      但今天一见,啧,该怎么说呢?
      这位胡先生像初涉世事的大学生,像华尔街冷冰冰的高傲的精英,甚至像T台上走下来的超模,可怎么看都不会是一名足球经纪人。
      太年轻,太矜骄。
      可他是大概真的为鲁尼好,教练先生想。他看的出来,鲁尼也愿意听那个年仅二十的胡先生话。不管这位胡先生有多青涩’多么的毫无经验,但他能让韦恩*鲁尼这个心高气傲的小混蛋听话,就够了不起了,难得有人能管住韦恩*鲁尼,给他点约束。鲁尼需要有个能压得住他的人。
      或许,韦恩会因为遇到了他的经纪人,而更了不起,也说不定呢?
      教练先生突然这样想。
      …………………………………………………………
      利物浦的下午有着从河边刮来的凉风,很是舒服。
      两个人一大一小,一前一后沿着河边的石子路走,身边不时有色彩斑驳的小船静静的流过。鲁小尼同志低着头跟着胡长白走了一路,就踢了一路的石子儿。然后猝不及防一脑袋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的胡长白的背上。
      胡长白垂下漆黑的眼眸,占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鲁小尼。鲁小尼同志一副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模样,迷茫仰着肥嘟嘟的脸瞅着胡长白。
      胡长白当下丝毫不客气的掐着鲁小尼同志的脸蛋儿往两边扯,他挑高了眉毛,问:“你不高兴了?”
      鲁小尼同志艰难的撇了撇嘴,说:“没。”
      言简意赅。
      胡长白用那双狭长的、漆黑的凤眼静静看了鲁小尼同志一会儿,在鲁小尼同志觉得浑身不自在、试图反抗时,从容的收回了手。
      “哦。”
      他施施然的转身继续走,脸上依然是瞧不出什么表情。
      鲁小尼同志有些懵,他两步并一步追赶上去,然后依然跟在胡长白身后。
      脚步突然踉跄。——胡长白突然伸手拉着鲁尼往身边带。然后搂着鲁尼厚实的肩膀向前走。
      鲁小尼同志一脑袋问号。
      又走了一会儿,河水粼粼染上了夕阳的静谧,大片昏色的暮霭占据了天空。
      “韦恩,”胡长白开口了,嗓音淡淡,声线干净,泉水一样清冽冽的。
      鲁小尼同志疑惑的抬头。
      “韦恩,你要相信,我总是为你好。”
      鲁尼点头,说:“我知道。”
      胡长白笑了一下,揉了揉鲁小尼同志的头毛,继续说:“那你知道,在我找到你之前,我观察了你多长时间么?”
      鲁小尼同志想了想,非常不确定的说:“呃……大概,三个多月?我猜。我没想过这个”
      “是三年。”
      胡长白纠正。
      鲁小尼同志惊讶的睁大眼。
      “别疑心,你的耳朵没出错,我的韦恩。”淡淡的嗓音里揉碎了几分笑意。“你很惊讶么?可这是真实的。我确实是从你十二岁时就开始注意了你,即使那时我也不过才十七。是不是很匪夷所思?。”
      鲁小尼同志默默的合上了自己的下巴。
      “当然,当时并不只是仅有你一个,还有其他的、同样被看好的孩子。但就像你知道的那样,三年过后,我从纽约飞来,只找了你一个人。至于为什么,韦恩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清楚,怎么会不清楚呢?失落的天才的故事嘛,从小,我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啦!鲁尼想。
      “我庆幸你是一路的平步青云,韦恩。我也希望在未来也能同样如此,一路鲜花,一路掌声。”
      鲁小尼同志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因为我自信在经纪人这条路上会走的比任何其他人都要更远、更光辉、更伟大;到那时,我旗下必定会有更多的天才巨星、更耀眼的星光熠熠,但你会是最特殊的那一个。”青年的神情依然很淡漠,仿佛说出这番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仿佛只是在叙说一个事实。
      “因为没有人会比你占据我的时间更长,花费我的心神更多,消耗我的心血深。韦恩,你是我最开始的那一个。这意味着,你就是我的起点,也终将伴随我走到最后。”
      “你对我很重要。我想,你可以知道这个。”
      路走到了尽头,静谧的河水潺潺的从面前流过,两个人齐齐停下了脚步。
      胡长白难得不注意形象,随意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眯着眼享受着迎面吹来的风。鲁尼紧紧挨着他一同坐下。可谈话并没有随着两人脚步的停止而结束,它还在继续——
      “因为你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你注定要占据我最多的心血,所以,韦恩,你必须比所有人都要更努力,你必须努力做到最好的。而我也会为了能够给你提供更好的帮助而不断进行自我增值。这才是公平。韦恩。如果你无法做到,这就不是平等的关系。”
      “我知道,你想问,‘这和鳗鱼冻有什么关系?’是不是?”
      鲁小尼同志沉默的用头拱了他的肩膀一下。
      “可你这次忍不住在宿舍里藏零食,没人抓到你,你就会有第二次忍不住,第三次,第四次……到时候,你忍不住的可就不是偷吃东西这么简单了。懒惰、酗酒、泡吧、招妓,哪个是能忍住的……我不能赌,我得杜绝这个。更何况,你藏的还是鳗鱼冻?你偷吃什么不好,干嘛非要选择这么一种东西?英国除了这个难道就没有其他给人类吃的食物么?”
      鲁小尼同志继续沉默。
      说实在话,他现在心情复杂,因为他无法确定在这段话里他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是思考有关“忍不住”和自制力的问题,还是反驳他的经纪人对伟大的英格兰的隐晦的冷嘲热讽。
      他的经纪人怕是被鳗鱼冻深深地伤害过……
      “总之,我会尽快和俱乐部沟通,在俱乐部外给你置办一处住所。——别多想,只是为了更方便监督你。是的、是的,我会和你一起住,你有什么意见么?”
      鲁小尼歪着头想了想。摇摇头。
      “没有。不过家务活是谁的,还有谁做饭啊?”
      “保姆。”
      胡长白云淡风轻的回答。他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此时天空已是神秘的一片藏蓝,隐隐有银色的毫光闪烁。
      “走吧,”他向鲁尼伸出洁净白皙的手掌,“我送你回家。”
      鲁小尼同志借力直直的站了起来。
      两人肩并肩走在利物浦沉默宁静的夜里。
      一盏明亮的暖黄色灯光忽的在漆黑的夜里亮起,鲁尼从窗里探出半个身子,朝不远处的胡长白使劲挥了挥手。
      胡长白停留了几秒,略一点头,才转身不紧不慢的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鲁小尼趴在窗台上望着自家经纪人高大瘦削的身影渐渐淹没在黑暗中。
      路灯很暗。
      “嗡——”
      胡长白摸出裤兜里的手机,屏幕幽幽的冷光打在没什么表情的脸上。
      ‘两个符合条件的球员的消息,初次合作,买一送一;押金两万,事成之后再加两万。’
      “叮。”
      发送。
      “成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啦更啦~这里解释一下更新时间,因为我白天有课,所以码字都是在晚上,更新一般都是在凌晨两点左右。宝贝儿们看文的话第二天就可以,不要熬夜哦!最近发现有几个点击是在半夜出现的……
    另外,盛世美颜科斯塔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梗……一眼下去整层楼全是复制粘贴的一个图片,这精神污染,简直了……
    要不要猜猜这两个符合条件的球员是谁?提示一下:
    1.年纪都不超过20。(时间线是2000年。)
    2.这一年都出现人生中影响重大的事件。
    3.都是好好先生。
    猜出来了吗?是不是有些笼统?留点悬念……
    最后——
    求留言!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