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反正你也干不掉我

作者:三杯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魔门老祖的小娇妻

      南漓城内,连绵三月的大雪封城,让着茫茫天地间尽是一个颜色。
      承恩院内,几个老旧的炉子上煮着药,灰黑色的细沫不时自药钵边缝跑出,一淌淌顺着钵边缓缓淌下,直到遇见了明火,呲溜一声,白雾袅袅蒸腾。
      夜深了,寒风凛冽,自屋子里不断听着窗外鬼哭狼嚎,一阵阵咳嗽声连绵不绝。
      “狗儿?来把药喝了。”
      只见中年妇人,身上穿着老旧的青衫,头上的乌发掺杂着几根银白,被一只桃木簪扎起。
      妇人见唤着的狗儿未动身,眉头便蹙了起来,伸手便向着其额头试探过去。
      只是还未等靠近,手腕便被一只干瘦的小手抓住,没什么力气,但妇人却知道这是狗儿全部的力气了。
      干瘦的手上长着几个小冻疮,人瘦连冻疮都长不大,枯黄的头发被剪的短短的,就是为了不用再费多余的粮食养着头发,至于所谓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呵呵,能进了这承恩院的,鳏寡孤独起码得占两个,也就是说这家里除非是死绝了,不然是不大可能被送进来等死的。
      是啊,承恩院自九百年前兴建,六十四州上,城池无数,承恩院每年耗费的粮财不计其数,最近几年大黎与中原征战不断,于是播下来的财物较着往年便差了九成九。
      “狗儿?”
      妇人微微一用力便摆脱了那只瘦弱的胳膊,只是有些犹疑孩子这是?
      “雅姨~”
      狗儿将刚刚遮住双眼的手挪开,只见眼眶绯红,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表情乖巧而又怯懦。
      这被称为雅姨的夫人松了口气,她才刚收了银子,若是这孩子出了差错她可就不好交代了,可谁知道这关节狗儿竟得了高温,差点烧死。
      如今她只盼着这烧快快退下,别让那些浑人以为她是在蒙骗,到时候将剩下的尾银扣下。
      狗儿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直勾勾的看着雅姨,忽然感觉好似一阵冷风吹过,雅姨身子一凉,又想到了自己做过的亏心事,便打了个哆嗦。
      “孩子,快快将药喝了,这病便好了,等你这病好了,雅姨带你去吃席事。”
      雅姨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她终归是有点良心知道心亏,但若是不做这亏心事,便要搭了命去,只能自我安慰托之为命了。
      狗儿垂眸疑问道:“席事?谁家要做喜?”
      雅姨脸上的假笑便挂不住了,她知道这孩子不可能得了消息,要知道她可是把这孩子带到自己屋子里整整半月有余了,可心里那点心思疑问转了一圈,最后也没说出口。
      “秦家,来快把药喝了,喝完这病好了,到时候我们吃那流水席,不似以往那般吃些半泔水。”
      狗儿也不再多说,他怕打草惊蛇,更多的则是怀疑这一切都是心魔,只是他现在无丝毫气力,任人宰割罢了,他已知晓接下来的事,自然能徐徐图之,他可不是那等待命运宣判的六岁稚儿!
      这或许是再来一世?那可是真有意思,他可是合欢宗的吉祥物,太上老祖的道侣莫无裳!
      莫无裳一口灌下苦药汤,皱着眉头,好似忍受着这药苦,雅姨一见其依旧是那般模样,便松了口气,然后将空碗端走,也没想着再倒碗水漱口之说。
      安静的听着斟药声,空气里满是药味,鼻子一嗅便知道其中有甘草,明枝,月明砂,天折草,蛇根,最后还有一味苦藤。
      这女人可真够毒的,苦藤乃是□□,唯一的用途乃是做迷药,那方子睡过去七人不醒,若没人照料必死无疑,这方子是他无聊打发时间从藏金楼里看到的,当时粗略扫过一眼便记载了脑海里。
      “狗儿?”
      好似无意的喊了一声,雅姨见莫无裳虽呼吸声平稳,但为了那份狐疑还是走上前来,轻轻的把着莫无裳的脉搏,感受了一会脉象,她倒也学过丁点医术,知晓莫无裳这是睡着了,便缓和了表情拎着食盒走了出去。
      等到关门声响起,莫无裳耳朵动了两下,嘴角勾出一点讽刺的笑容,这人可真够心细的。
      足足等了一刻钟,雅姨推门而入,一双眼睛盯着莫无裳,然后僵直着走向莫无裳,冰凉的手抹在莫无裳的脖子上,身体自然的颤了一下,见其睫毛微微颤动,好似快要惊醒一般,雅姨这才算是真松了口气,又走到桌子前将食盒拎上再次出了门。
      莫无裳依旧平稳的呼吸着,耳朵一动,听到脚步声离开,这才睁开眼睛,这人可真够小心的,怪不得他上一世得了信最后依旧没能跑掉,怕是那些小动作都被看在了碗里。
      抹了两把脖子,那刺骨凉让莫无裳再次打了个哆嗦,这女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黑暗中,莫无裳光着脚走到熄了火的药钵前,一双眼睛仔细的观察着药钵,果然每一个上面都放着一根头发,而且是在药钵保持着高温时放的。
      莫无裳小心的维护着发丝连接之处,然后侧着瓷盖,用手指将最上面的几个小细藤扒拉出来,然后捏在手里。
      这苦藤到手了,那这计划便是圆满了一半。
      喵呜~
      莫无裳波澜不惊的在猫叫后稳稳的合上药钵,若不是他现在的灵魂力量强大,怕是那所谓的小心翼翼都在那一声凄厉的猫叫中毁于一旦。
      轻轻的敲窗声响了两下,莫无裳跑到炕上,走到窗前,偷偷的撕开一角糊窗纸。
      “如何?”
      稚嫩的嗓音顺着风传了进来,寒风打在莫无裳身上,单薄的内衫根本扛不住,这也是怪不得莫无裳会手上一场风寒了。
      “接着。”
      莫无裳将手里的苦藤顺着缝隙塞了过去,感受到了对方的拉扯,然后便送来手,几根细藤传了过去后,莫无裳半边身子都凉透了。
      “药里有毒。”
      “什么?”
      窗外压抑着声音的怒吼,尖锐而又震惊,他们打听到了雅姨与人有交易要把‘狗儿’给卖了,因此才来一场通风报信,原是想着帮其逃出去,但没想到得到了这般消息!
      要知道如今这半个承恩院的人都受了风寒,若药里有毒……这女人怕是疯了吧!!
      “这是苦藤,与那干姜磨成粉,服下便了昏睡不醒,明日你当给我一半。”
      莫无裳说完,外面安静了一下,直打了几个哆嗦后,才缓缓听到隐匿在风中的一声“好”。
      都是那苦命人,多活一天是一天吧。
      将那窗户纸重新糊好,莫无裳躺在床上,其实他不大信任那窗外之人,不过也无所谓了,无论如何,雅姨定不会对他动粗的,毕竟他可是要完完整整的嫁出去!
      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这具身体亏损的厉害,哪怕拥有修行功法也没办法用,毕竟他的资质虽是双灵根,但却无法如天灵根那般自动吸取灵气滋养身体,所以若想修行还需要些有灵物的物品,而这座南漓城中,唯一拥有灵物的便是那秦家了!
      秦家如今已经是千年大族,祖上‘五爷’乃是得道成仙的仙人,每百年秦家五爷都会派人来送些宝物算是关照后辈,但如今这一百年之期已朝六十年,秦家几乎无法压制住其他家族如同豺狼般的吞食,如外界所传,秦家五爷怕是身死道消了。
      可莫无裳却知道秦五爷只是闭死关罢了,等到他们‘成亲’那天,他并没有反噬而亡便说明了一切,可是近千年的压迫,哪怕是死也要拼上一场轰轰烈烈,于是莫无裳被殉葬了,活葬,被那些灭了秦家满门的人们。
      裹着单薄的红纱,枕着玉枕,培养的都是灵石仙草,就这样藏进了秦家祖坟。
      说来也是恰到时候,莫无裳因签订婚契与秦五爷灵魂相融,让其从幻境魔年中走出,而且成功突破,正式成为老祖。
      待稳定了境界后,破空而来,见秦家脑门皆灭,便挥手让这南漓城陪了葬,然后从秦家祖坟将莫无裳挖出,因为玉枕的灵气滋养,哪怕被活埋在棺材里三天,莫无裳依旧活着,然后再次醒来时便到了天下顶级门派之一合欢宗中,成了太上老祖的道侣。
      后来秦五爷去九绝之地寻找仙府,从此一去不回,而莫无裳则修行千年成功渡劫,只可惜死在了心魔之下。
      如今若是凭借着他的能力,自然可以逃之夭夭,可他真的能放弃成为其道侣,将其拱手让人吗?
      莫无裳摇摇头,抬手在昏暗中隐约能见到细小的的手指,他能活下去,但怕是无法在登临仙道了。
      胡思乱想中,耳朵一动,再次闭上眼睛,平稳的呼吸声让来人脚步轻慢,唯恐将莫无裳吵醒。
      温热的手指点在脖子上,过了几秒忽然握紧了莫无裳的手腕,并未用力,只是感受脉搏。
      就这样握了一分钟,将手慢慢放下,然后转身离开,等到关门时,听到一声:“爹?”
      再次关闭的门,从外面锁死,莫无裳知道那是雅姨的声音,这人啊,心太多了活着肯定累的慌,就看这一夜折腾的,便知道这一宿肯定是没睡。
      莫无裳动了动手腕,忽然感觉到了不对,抬起手指,淡薄的血腥气被其闻了出来,然后低沉的叹了口气,这是他记忆中所没有的。
      他刚刚被检测了灵脉,若想签订灵魂契约,首要条件便是拥有灵脉,而双灵脉绝对是万里挑一,可刚刚这人的举动,让莫无裳心里多了几分阴霾,因为他隐约觉得变数出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