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世长生

作者:君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绿豆方糕

      “呜——呜——”
      
      几声压抑的哀鸣。
      谁。
      是谁在哭。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淡蓝色的虚空。
      
      我…这是在哪儿?
      
      “呜——”
      眼前出现了一团光,亮的刺眼。
      
      “哎哎哎!弱鸡醒了!”
      相脩激动地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我还寻思他这要是就这么死了,你还不得杀了我……幸好没死啊嘿嘿。”
      
      长生沉默地端坐在床前,眼睛里都是血丝,双眼紧紧盯着床上躺着的梁祁,直到他的眼睛慢慢张开后才淡淡说了句,“你在这守着他,我先走了。”
      
      “哎—!不是!你就这么……”
      长生轻身一跃从窗口跳下,天刚蒙蒙亮,公鸡刚打第二轮鸣,倒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从二楼跳下的男子。
      “又把烂摊子甩给我让我收拾…..”相脩挠挠头小声嘀咕着,这老狐狸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都守了一宿没合眼,这弱鸡醒了倒溜了,这年头做好事都这么不求回报的吗?
      
      “我……我这是怎么了……”
      梁祁撑着胳膊艰难地坐了起来,他甩甩脑袋,头疼的厉害,口腔里还弥漫着一股酸臭味,胃里更是像是火烧一样的难受。
      “咳咳——”相脩鄙视地瞥了一眼对面的梁祁,这弱鸡,被老鼠吓昏还问怎么了,弱鸡。
      不过看在老鼠是自己落在梁柱的份上,还是对他礼貌一点吧。
      相脩清了清嗓子,换了一副低沉的声音扯了一个极其虚伪的笑脸对梁祁说,“弱……哦,公子昨晚突发热疾,上吐下泻,幸得我刚好路过公子的客房,鄙人略微懂些医术,顺便救了公子一命。”
      
      上吐下泻?热疾?
      昨晚那只死耗子……
      
      梁祁尴尬地瞥了一眼干净的桌子地面,又看了一眼坐在桌边的相脩,语气抱歉地说,“真的是有劳先生出手相救,还……帮我清理了秽物。”
      
      “你还知……啊哈哈哈,没事没事!小事一桩,小事一桩!”相脩皮笑肉不笑地打着马虎眼,娘的,要不是长生一个人把所有的呕吐物都打扫干净,他是坚决坚决不会踏进这个房间一步的。
      
      “不知先生尊姓大名?”梁祁一脸羞愧地看着相脩,“我这也实在是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谢您……不然这样吧,晚上我请您吃饭!”
      
      他这话倒是一点也不假,相脩监视了他整整三天,除了外出采购药材相脩就没见他花过钱,连吃食都是自己备好的玉米面馒头,就着咸菜凉水果腹。要多寒酸就有多寒酸。
      
      “哈哈,这就不必了!那什么,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一步,先走一步!有缘再会哈!”相脩快步倒退着闪出门去,救他的人本来就不是自己,要是被那老狐狸知道这小子还要请自己吃饭,那还不得把自己的皮给剥了炖成一锅蛇肉汤。
      阳春三月,莺飞燕舞,白天的渠城全没了晚上的荒凉。十六日正是渠城大集的日子,各式各样的摊位把街道挤的满满当当,叫卖声交谈声混在一起,好生热闹。
      
      “哎我就真的是不明白了啊,老狐狸,”相脩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张嘴咬下一颗裹了厚厚糖浆的山楂,嘴里含糊不清,“你都找了那只弱鸡七百年,这都好不容易找到他了,怎么……”“我愿意。”长生头也没回地说了一句,继续拨弄着手里的算盘。
      “行呗,当我放了个屁。”相脩恨恨地连着咬了两颗山楂,嚼都没嚼囫囵着吞下,这老狐狸的臭脾气他也不是见识了一天两天了,自己都习惯了。
      “啪”的一声,长生把账本扔到桌子上,“把数目再对一遍。”
      “啊?”相脩瞪大了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自带了寒气效果的长生,差点被嘴里的糖葫芦噎到,“你让我对账本?!”
      “江镇他娘生病,我让他回家了,这账我对过了,你再复查一遍。”
      “得,算错了我可不管啊。”相脩也不是不识字不认数,只是这铺子平日里都是长生在管,经商之道他是一概不通。
      “要我说咱们长香阁算是渠城点心第一吧,”相脩一边翻着账本一边又从桌子上的盘子里拿了一块绿豆方糕送进嘴里,“怎么这个月还亏损了呢?”
      听过这话长生端着茶水的手停在了半空,一脸无语地盯着嘴里塞得满满的相脩,“这话你还好意思问出口?”
      “哎?我又怎么得罪您老人家了?这做买卖亏了还算到我头上了?”绿豆方糕在相脩嘴里被挤成粉状,相脩一张嘴米黄色的粉末喷的老远。
      长生皱眉,端着茶起身换了把离他稍微远些的椅子坐下。这老长虫一个星期能把一个月的原料都给吃没了,能盈利才怪。
      “不过我说啊,最近咱们这绿豆糕做的真不怎么样,一点甜味都没有……”相脩一边嘟囔着,一边拿过新的一块方糕掰了开来扔进嘴里。
      任谁忍耐都会有个限度,对于相脩这种依依不饶的唠叨顶撞,也就只有长生能忍受得了他。
      长生低头轻轻抿了口茶,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可转而又是平淡的语气,“做糕的白糖都被你拿来沾糖葫芦了,这糕能甜到哪去?”
      
      “这倒也是……”相脩自认理亏地附和,伸脚把扔了一地的竹签归置了归置,最起码看上去没那么乱了,“我下楼再拿些点心上来去。”
      
      三月十六,长香阁不开张。
      梁祁呆愣愣地站在紧闭的大门前,又关门?连着三天,整整三天,他省下吃饭的钱就为了买一些渠城最有名的点心回去,可今天自己就要回黔县,下次来又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长香阁的点心梁祁就吃过一次,是堂兄回乡时带给爹的。过去很久了梁祁还能感觉的到那块绿豆糕在嘴里慢慢融掉的绵软,顺着喉咙滑进肚子里还不忘留了些桂花的清香在口腔里,不掺一点虚假,那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糕点。
      不过,这长香阁好吃是好吃,只是这铺子没有固定营业时间且每款糕点都是限制数量贩卖,就算是开了门也每每都是不等一个时辰就都被抢光了。
      
      这一次自己又是扑了个空,还是抱病扑空。
      街道上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空气里夹带了各种各样的气味,梁祁感觉自己的胃又开始搅动一样地难受,双腿都开始打哆嗦,他顺势扶在墙上给自己支撑。
      
      “这才几天没开张,楼下都要发霉了!”相脩“啪”地一声推开了窗户,一张熟悉的脸映在眼前,“弱……鸡?”
      
      “先、先……”梁祁抬头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相脩,一脸惊讶。
      “卖包子咯!韭菜馅的大包子!一文钱一个,不香不要钱咯!”卖包子的老张推着装了满满两笼屉韭菜包子的车子走过,一股带着些辛辣的韭菜臭味顺着风钻进梁祁的鼻孔里,还没等他来的及表示自己的激动,扶着墙“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相脩挑了挑眉毛,手里的糖葫芦都掉到了地上,他像尊石像一样待在原地大概五秒,然后被那阵迎面扑来的恶臭一下子惊醒,捏着鼻子连滚带爬地向后退去。
      
      “我——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