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世长生

作者:君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胆大怕鼠

      耳边划过一阵风,直直地冲过耳廓散到竹席子上,微凉中夹带了一丝刺鼻的腥味。
      梁祁倏地睁开双眼。
      “谁!”
      月光透过半掩的窗柔柔地洒在床沿,寂静的夜里只剩下此起彼伏的虫鸣。
      他起身盘腿坐在凉席上,拍拍脑袋了无睡意。他知道自己的直觉不会错,有人一直在监视着自己,从他踏进这座城开始就一直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三天之前爹派他一人来渠城采购药材,黔县与渠城离了有二十里路,一路上天气晴好山路也好走,可就打自己进了渠城,心里就一直不舒服。
      他起身下地在房间里四处转了转,周围还是静悄悄的,渠城虽说繁华,可入了夜街道上连个人影都没有,比黔县晚上还静的多。不用琢磨也知道这反常的寂静与那妖怪的传言脱不了干系。
      渠城是江南一座不算大也说不上小的会城,人口不算特别多但也绝不是荒芜之地,可偏偏这凶案发生的概率较其他地方多了十几倍还要多,仅今年入春以来惨死的人就已有十几个,个个都是正值壮年的青年。
      落脚这家旅店的时候老板特意告知梁祁夜晚不要外出,否则被蛇妖蛊惑,就算是玉帝老子显灵也救不了。
      梁祁趁着月光翘着二郎腿坐在桌边啃苹果吃,他从小就胆子大,蛇他倒不怕,从小他就跟爹采药制药,这蛇他不仅见过而且亲手抓过,拇指与食指紧按住七寸,鳞片蹭着手掌心刺剌剌的一点也不像看上去那么滑。
      吸人血食人皮骨的蛇妖……有点意思……说不定还能拿来做上好的药引子。
      
      四月末的春风很是舒服,就连晚风都带了那么一丝丝温柔。
      梁祁一只手撑过昏沉沉的脑袋,自己怕是要睡过去了。“啪”的一声,他突然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现在睡死过去了岂不是让那蛇精钻了空子?
      
      “吱吱——”
      一阵突兀的叫声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传来,微弱但尖细,像是濒死前挣扎的求救,听了让人心里直发毛。
      “老、老鼠?”
      梁祁后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下子跳到板凳上,哆嗦着双手摸摸索索好不容易才点上了蜡烛。
      暗黄色的烛光一点也不亮,夜风一吹,微光就好像要熄灭了似的忽忽闪闪,投映过的影子如作鬼魅飘忽不定。
      梁祁生来胆子是不小,可偏偏就害怕这老鼠。
      
      “姑奶奶您可千万别出来啊……”梁祁抱着脑袋蹲坐在板凳上,冷汗顺着鬓角淌下来,仿佛那老鼠已经顺着他的裤脚爬进他的衣服里,他感觉浑身上下都刺挠。
      梁祁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小一只的耗子。
      
      “啪—哒—”
      极有节奏的一声,像是刘屠夫剁肉时的前动作,把一块闪着油光的肥肉提溜起来,有仇似的扔到案板上,血水混着碎肉末溅到刘屠夫浓密且杂乱的络腮胡子上,啪—哒—咣,一块肉变作两块。
      梁祁的瞳孔倏地缩小成一个西瓜籽,仔细看看他发紫的脸能看见眼睛里反射的影像中躺了只剩了半边身子的死老鼠,头都没了,只剩下前肢到尾巴小小的一段,小爪子还在半空抖动着冲梁祁招招手。
      黔县东郭村老吴头那张基本上被老鼠啃光了的脸在自己眼前飘啊飘,“哇”的一声,梁祁把白天一天吃过的馒头苹果方糕一口气全吐到了方桌上,带着点发酵过的酸味,像是熬的太久的白粥溢出了锅,吐出来的液体混着老鼠的血液沿着桌沿一点一点地坠到地面上,“嗒—嗒—嗒”又是极有节奏的声响。
      
      “这……”相脩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站在身旁站地笔直的人,一脸的不可置信,“你……确定他就是那个人?”
      夜风凉凉的,前额的头发蹭过鼻尖,长生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长舒了一口气抬头向后仰过去靠在了砖墙上。今天三月十五,月亮很圆很圆。
      
      “嗯……”
      
      过了半晌他才从鼻腔里吐出一个气音,极弱的一个音,颤颤巍巍漂浮在半空里,最后顺着夜风才钻进了相脩的耳朵。
      相脩歪过头使劲盯着他看,在一起几百年了,第一次看这只老狐狸这么感伤。
      
      那双眼,就算是七百年过去还是如故的清澈。
      
      长生闭上眼睛,幽白的月光穿过眼皮,就算是闭上双目仍能感觉到她的清冷,像是初冬的雪在手心融化了顺着手臂渗进了袖子里,突兀的凉。
      
      “长生,我叫你长生好不好?”
      “长生,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
      “长生,我好冷……”
      
      我好冷。
      
      他蓦然睁开眼,眼前还是那轮皎月,耳边还是依然聒噪的虫鸣。
      
      “走吧。”
      相脩张大了眼,“你、你确定?”
      
      只是看他一眼就已经足矣。
      他不想让他在自己面前再死一次。
      
      “走吧。”青烟骤起,一只通体发白的狐落在瓦楞上,眉心胸口是一点、一簇刺眼的红。
      
      “呃,老狐狸……我们现在可能走不了……”相脩抬脚一把踩住长生的尾巴,手指着窗户,“你确定就这么放着他不管?”
      长生顺着相脩的手看过去,眉头一下子皱在一起。
      
      只见那梁祁口吐白沫倒在桌子上,左脸面紧紧贴着自己的呕吐物,双眼翻白,这种惨烈程度……比看见尸体还要更可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