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屠龙宝刀要改名

作者:华南虎不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海的儿子(二十)

      他每次去书院时总能经过那里,开始时父王对着那人鱼有说不完的话,用不完的热情,那人鱼也都会回应,每次简单的的回应都让父王激动不已,但慢慢的那只人鱼开始越来越沉默。
      之后父王不再有那么多的话,但还是在那边坐着,偶尔与那人鱼说几句话,目光始终都在他身上,眼中的痴迷没有丝毫削减。
      再然后父王不再坐在水池旁,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正轨,只是父王无故走神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偶尔也会随着父王去他的寝殿,那人鱼还坐在水池边,身旁放着几碟精美的鱼肉摆盘,看得出来没有动过,他目光涣散,眼神空洞,面无表情,父王没有往水池那里看过一眼,也不知是不屑于去看还是不敢去看。
      最后一次见到那只人鱼是他被父王亲手抱入水晶棺中的时候,那人鱼面色惨白,不再如初见的好看,可父王却如对待珍宝一般,父王抱着那人鱼时,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满足,大概是因为他终于抱到了那人鱼,即使是已经死了的他。
      父王给他办了葬礼,一场皇家规格的葬礼,一场人鱼的葬礼。明知道不可能会有结果,明知道强留在身边的人终会失去,却始终不愿放他自由自。自私的人,无望的爱,最终为这场荒诞闹剧陪葬的不只有那个人鱼的生命,还有他的母亲日日夜夜的叹息与哭泣,又或者该加上进贡人鱼的那位官员的死,也是因为父王在那人鱼死后绞死了那位官员,才使得那些蠢蠢欲动的投机者没再敢进贡人鱼给父王。
      “殿下,有事的话请坐下说吧。”
      希克尔回过神,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图墨他们这桌的面前,那个颇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见此,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希克尔也就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他刚刚的位置。
      “宿主,加油!!不枉我们铺垫了这么多天!”
      “嗯,我会努力做好助攻的。”
      艾利尔看到希克尔后完全没有屠龙和系统的斗志昂扬,看到自己的情敌(??)这么大摇大摆的坐在自己对面,他有点炸毛。
      “我叫希克尔,能知道两位的名字吗?”
      好机会,屠龙拿胳膊肘轻顶了下艾利尔,并用眼神示意“快,快把我这几天教你的华丽辞藻都用上!”
      “艾利尔……图墨。”艾利尔干巴巴的道,他有些不情愿把图墨的名字告诉这个男人。
      “哎呦喂这熊孩子,先介绍别人然后自己这种基本礼貌他不是早学会了吗?这几天我教的华丽开场白都去哪了???”
      系统也感觉有点不好,但还是为主角找了理由:“他可能是看到心上人在对面,大脑一片空白,紧张了!”
      尽管心里mmp,屠龙还是要把天聊下去:“希克尔殿下婚期将至,听他们说,您未来的伴侣可是位大美人。”
      讲道理,这话没毛病,屠龙和系统都觉得还挺好,能引出希克尔对卡利那的看法,瞧瞧两人是不是真爱再对症下药云云,可是系统和图墨自己都忽略了图墨这张脸的冲击力。图墨这张绝色脸配上大美人这个称呼,把好好的一个话题硬生生弄成了嘲讽。
      天:我tmd已经被聊死了。
      希克尔认真的看着图墨说:“嗯,不过我觉得图墨先生更加迷人。”
      图墨:敢说我这张英武非凡的脸迷人,我记住你了。
      系统:什么鬼??他好像明白了啥。
      “哥哥,我有些累了,我们先回去吧。”艾利尔说完想拉着屠龙走。
      “要走了吗,那下次我请你们喝红酒。”希克尔皱眉看着艾利尔握着屠龙的手。
      “谢谢,我们会期待的。再见。”
      屠龙顺从的起身,向希克尔告别离开。
      那个红头发的小人鱼,是在敌视我吗?不过,美好的事物总不免被别人发现觊觎,而我却连觊觎的勇气都没有,只敢默默窥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