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作者:九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卢家加上跟上来的伙计,一共七户人家,还有左右邻居三家,总共十户人家,基本家家都有一辆骡车,三户邻居家也是在那条街上有铺子的商户,家当也不少。
      
      卢家最多,有四只骡子拉着两辆骡车,还有两头牛拉着三轮车车斗改造成的大车箱,牛车上卢母、卢桓、卢大嫂并两个孩子。
      卢母怕累着两头牛,也嫌车厢内热,就自己下来走。
      
      卢桓是会赶车的,但现在他伤了腿,无法赶车,就叫了王耕牛的弟弟王耕田来赶牛车,另外两辆骡车由吴管家和卢父赶。
      
      卢父一开始还不习惯,好在他有原身记忆,赶了一会儿后,很快便上手,只是震后的路实在太不好走,卢父特意在牛车车厢顶上放了两块门板,一来晚上可以当床,隔一下寒气,二来遇到坑坑洼洼,牛车骡车走不过去时,可以拿下来填一下路坑。
      
      骡车上拉的都是日常用品、食物和水之类的家当,衣裳被子类都放在牛车上,可以防震,人靠在衣服被子上也舒坦些。
      至于众人没见卢家的那些货,以为卢父出发之前,都已经处理给同城的田记布庄了。
      
      *
      
      刘志轩一早就被冻醒了。
      
      卢氏不在,刘家生活水平严重下降,一方面是地震原因,导致刘家东西都压在废墟底下,挖出来的东西有限;一方面是卢氏和小桃不在,家里活计没人做,只能小张氏一个人。
      
      小张氏做的不情不愿,还得给刘小宝喂奶。
      刘小宝才一岁多,没断奶,事情没人做,刘志轩别说断了胳膊,就是没断胳膊,他一个读书人也不愿意做这些的,刘张氏就更别提了,自从刘家娶了媳妇后,多年媳妇熬成婆,老张氏就再没伸手做过这些。
      
      日子过得不好,刘家母子、小妾三人心里全都怨上了卢桢,若不是她这时候回了娘家,他们哪里需要自己动手挖东西,自己担水回来做饭。
      
      小张氏做饭还行,可担水这样的活儿,刘志轩即使断了一只手臂,也得他一个大男人来做。
      
      刘志轩看了看天色,起身出去。
      
      小张氏知道他肯定要去卢家找卢氏,有些不情愿。
      
      她虽想让卢氏回来做活,却不想让刘志轩去接回来,最好是她自己灰溜溜的回来,便急忙起身追上来,柔柔说:“那我煮点粥,吃点东西再去吧?”
      
      刘张氏闻言道:“让他去,他岳家难道没吃的?”又对刘志轩说:“给你岳丈说,家里房子没了,让他给钱再建一大的,不然就别接那懒婆娘回来!”
      
      刘志轩心里也认同这话,应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身上衣裳,这才出门去。
      此时还是清晨,气温还低的很。
      
      他身上的这身皮袄子还是用妻子的嫁妆置办的,卢家布庄不光卖布匹,还有皮子也收,做皮袄子成衣卖。
      
      卢氏就陪嫁了好几张好皮子,皮袄子也陪嫁了两件,他身上这件皮袄子就是卢氏用她陪嫁的好皮子做的,过去一穷书生,身上连过得去的好衣裳都难得一件,如今托卢家开布庄的福,刘家上上下下全都穿上了好衣裳。
      
      他在想着那日卢氏突然爆发,会不会和娘家大舅子及岳丈说什么,他又该如何应对。
      他平日素来不喜去岳家,一来有着读书人的清高,看不起商户,偏偏刘家又需要岳家的银钱资助,面子和自尊拉不下,就越发不愿去卢家了,需要什么,就打发卢氏回娘家拿。
      
      走了一个多时辰,到卢家,却发现卢家已经人去楼空。
      
      *
      
      卢家并没有人通知刘家。
      
      或者说,卢父根本就没想起来还有刘志轩。
      
      在他心里,他闺女还是个单身的小姑娘呢,她闺女整天说,不到三十岁不结婚,他和她妈也觉得不用太早结婚,也不催她。
      
      卢父在听女儿说,小石头被刘志轩卖了,宝丫被他当人牲拿去换食物后,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心里还是恶了刘志轩,又怎会去通知刘家。
      若是还留在怀安县,卢父可能还顾忌刘志轩今后可能考取举人,古代读书人地位高,如果当了官,地位就更高。
      现在都逃荒了,且女儿也说了,后面还有瘟疫、干旱、蝗灾,刘家能不能渡过这场天灾还说不定,就算他刘志轩命大,茫茫人海,到时只说女婿在灾荒中没了,寡妇再嫁也是可以的。
      
      呸呸呸,什么寡妇再嫁,他闺女还是个小姑娘呢,不到二十岁,结什么婚?
      
      原身十五岁嫁人,十六岁生子,宝丫刚两岁,卢桢这身体,满打满算也才十八。
      
      十八岁,在卢父心里,那就还是个孩子!
      别说十八岁在卢父心里是孩子了,就是她以后二十八,三十八,在卢父心里,那也是个孩子。
      
      *
      
      刘志轩看到卢家无人,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有些不信,也顾不得是震后,急忙冲上岳家倒塌的院子,爬上院墙跳进去,院子里卢家倒塌的房屋全都被挖开,里面值钱物事全都被带走,就连被褥这些都没了。
      
      他连忙出了院子张望,发现地上很多车辙印子。
      
      辙印很深,车上必然是拉满货物的,他立刻去向附近还有人的邻居打听,邻居认出他是卢家的女婿,有些惊讶他居然没走:“卢家没人跟你说?他们一早就走了!”
      
      “走了?”刘志轩一惊,连忙问:“去了哪里?”
      
      “往南走了!”邻居眉头深锁,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走:“说是怕震后有瘟疫,举家逃难去了!”
      
      *
      
      “卢叔,咱们真的去南方啊?”张顺将骡车交给弟弟张全,走到前面问卢父。
      
      他十六岁就跟着卢父走南闯北,人也比较机灵,自然知道这一路往南几千里路。
      
      卢父回头望着队伍中的老弱病残,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带着这么多老弱病残,几千里路,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想到女儿说的梦里又是瘟疫,又是干旱,又是蝗灾,到时候怕是整个北方都要重灾区,到处都是难民,与其到那时候才去南方,还不如趁着那些大灾害没来,早点去呢。
      
      不过这些是没法和张顺说的,只道:“要是真有瘟疫,你觉得那些难民会往哪里逃?”
      
      此地往东距离泉城一千里路,往北距离京城一千八百里,往南去南方却有几千里路,想也知道,如果真有难民,要逃难,必定是往距离灾区最近的城逃,要么泉城方向,要么京城方向。
      如果真有瘟疫,想到那些难民一窝蜂全部涌向泉城和京城,张顺打了个寒颤,不再说话。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去南方,他跟着卢叔每年至少去一次南方,或是去京城,路途虽遥远,却早已是熟悉的了,且南方水土丰茂,气候宜人,就是做生意也好做。
      唯一比较遗憾的是,这次南迁,不能带货。
      
      地震把所有大部分商铺都毁了,哪里还能去收货。
      
      卢桢对这个世界的地理环境不太了解,只跟着卢父走。
      卢父有原身的记忆,原身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做到今天能用得起下人的小富之家,哪怕不是大富,心里也是有成算的,又了解南北世情,他何尝不知道往南几千里,带着这么多人,难度无异于唐僧取经,可除了往南,他也实在不知该往哪走。
      
      更重要的是,他前世就是南方人,对南方很熟悉。
      
      *
      
      刘志轩听说丈人一家居然举家逃难去了后,震惊了一下,不敢相信卢氏和卢家居然真的敢扔下他们走了,卢氏就这么确定自己的手废了,以后再不能考科举了?
      
      想到卢氏那贱人毫不留情的离开,被放弃的刘志轩握紧了拳头,同时心里也有些害怕,自己的手真的废了,再握不了笔。
      
      不会的,不会的!
      他跳过卢家倒塌的院墙,想看看能不能从卢家的废墟中扒拉出什么值钱的物事来。
      结果进去翻找了一圈,能够被带走的值钱物事,全都被带走了。
      
      “这是不打算回来了?”他眉头紧锁,走出院门,望着地上深深的车辙印。
      
      他虽清高自傲,看不起岳家商户出身,却也知道老丈人还是有些见识的。
      他又详细跟左右邻居打听,卢家带了几辆车,有多少人,这才心头烦乱的匆匆从卢家离开,一路上脸色都阴沉的厉害。
      
      哪怕卢氏走了,他还是难以想象,前几天还对他千依百顺的卢氏会如此狠心,居然敢这样对待他刘志轩。
      
      倒是原本不打算走的左右邻居,在听到刘志轩过来打听卢家情况,想到早上走的那十多户人家,心头惴惴:“大哥,你说会不会真有瘟疫?”
      
      人都是有从众心里的,一个人走他们还不觉得,一下子走了十几户,他们就不由得多想想了。
      
      被口称大哥的人,想了想,还是谨慎道:“地龙翻身死了这么多人,瘟疫还是有可能的,保险起见,我们把家当收拾一下,明日就启程,去泉城姑母那边,若是没有瘟疫,我们再回来也不妨什么。”
      
      和这一家人有一样想法的还有不少人,尤其是一早看到卢家车队浩浩荡荡出发的人家。
      卢父走之前也没瞒着,那些问他们去哪儿的人,他都将震后会有瘟疫的判断和他们说了,他们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他能说的也说了。
      况且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会不会真有瘟疫,不过以防万一罢了。
      
      他每年都要去南方一趟的,只是这次带的人多了一些,带的东西也多了很多。
      
      *
      
      刘张氏看自己儿子回来,连忙起身往他身后张望,脸色气的铁青:“你都去接了,卢氏居然都不回来?这贱人是不把我刘家放在眼里啊?”又用力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卢氏不回来,草丫你怎么也没接回来啊?你捏紧了草丫,你看她还回不回来!”
      
      刘志轩脸色也很不好看,“卢家没人了。”
      
      “啥?都死光了?”刘张氏也吃了一惊,随即大喜,“那你还回来做什么?去卢家啊。”
      心里顿时盘算着卢家有哪些好东西,亲家母头上的簪子,手腕上的金镯子,哎哟,可都是她的了。
      还有卢家的家产,都是刘家的了,想到卢家可是有好几个下人的,以后她也能奴仆成群的伺候,想想刘张氏就美的不行,当下就吩咐小张氏:“快,快把东西收一收,我们去卢家!”
      
      小张氏也早已听到刘志轩的话,心里高兴的不行,当下就要去收拾刘家的破烂。
      
      刘志轩脸色更难看,看着兴高采烈要收拾东西的刘张氏,“他们今天早上全家全都搬走了。”
      
      “啥?搬走了?”刘张氏又是一惊,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去哪儿了?卢氏呢?”
      
      “他们今天早上全家往南去了,我去卢家看了,所有东西全带走了。”
      
      刘张氏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卢氏也走了?”
      
      刘志轩整张脸都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走了。”
      
      “贱人!这个贱人,居然敢抛夫弃子,不守妇道,她哪来的胆子?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的,亏她这些年装的像,狐狸尾巴露出来后果然就不再装了,贱妇!”刘张氏气的不停骂,“该浸猪笼的贱妇!”
      
      刘张氏一个寡母,养大儿子,还能照顾他进学考了秀才,心里也不是个没成算的,骂了一阵就和刘志轩一样青着脸问他:“知道什么原因走的吗?”
      
      “说是怕震后有瘟疫。”
      “瘟疫?”刘张氏顿时大惊失色。
      她心里再有成算,那也只是一个妇人,平日里并没有太多见识,一听说会有瘟疫顿时觉得天都塌了,“那还等着做什么?收拾东西,我们也走啊!”
      
      之前还装腿脚不好的刘张氏,腿脚顿时利索了起来,拉着小张氏动作十分麻利的收拾东西。
      
      小张氏也很慌,她毫无主见,只能跟着姑母一起收,过了片刻才突然想起来:“我要回去告诉我爹娘一声。”
      刘张氏这才想起娘家,赶紧道:“那还不快去!”
      小张氏快步走到门口,又怕姑母和表哥带着儿子扔下她先走了。
      
      刘张氏却没想到这一点,见她顿在门口回头看刘小宝,催促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呀!”
      
      “等等。”刘志轩阴着脸冷笑说:“有没有瘟疫还两说,但散播瘟疫谣言,制造恐慌,我作为怀安县学子,很有必要大义灭亲,告知知县大人。”
      
      他大义灭亲四个字说的掷地有声咬牙切齿,眼中全是阴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依然会随机掉落两百个红包^_^
    刚刚把点击看成了留言,都惊呆了,上一章居然有一千多个评论?再一看,点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曼芝 20瓶;秣秣、她的习惯、19451421 10瓶;wjingtax 5瓶;Jc 3瓶;jnpp1976、兮子、19048217 2瓶;老子是猕猴桃、吴1420626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带着房子穿到小冰河的灾荒年间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杀马特少女穿越修仙世界后,她又穿回来了!



    校霸的初恋
    【预收文,求收藏】如果生活不宠你,我宠你。



    穿成总裁白月光
    苏苏苏爽爽爽打脸虐渣系列文



    穿成总裁前女友
    你是我生命里的光



    回到私奔前夜
    她要把那个辜负过她的男人腿打断。



    回到过去
    轻松甜宠



    若尔
    已完结



    谎言
    对待白莲花,要么忍,要么滚,要么狠!



    白莲花,滚粗!
    虐渣男虐白莲花的爆爽文,你值得拥有



    孟醒
    虐渣打脸爽文



    重生之黄太子记事
    青春热血重生励志文



    酒醒以后
    已完结



    若星消失在世界尽头
    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姑娘的奋斗史



    腹黑
    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伪灰姑娘的故事



    花瓶记
    一个长的像花瓶的姑娘的故事



    重生之小女子记事
    小女子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