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花好

作者:刘诗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段聿双唇抿成一线,一言不发,看着正前方的视野,一副认真开车的样子。
      顾笙紧咬了自己的下唇,忍耐着自己的情绪和泪水,只是严肃的语气在黑夜中异常清冷:“我不能这么过一辈子。”
      
      段聿似乎想了很久很久,他是个商人,同等价值的才可以交换,顾笙在他心中的地位,段聿自己都不清楚,但是仔细想了想,终于开了口:“我不会和别人在一起。我答应你。”
      
      顾笙知道,此刻他每说一句,都是步步退让后给我的承诺。段聿,上海滩只手遮天的人物,答应我不会跟别人在一起。但是她仍然步步紧逼:“我想过安定的生活。”
      
      段聿微微动了一下头,随手抬起胳膊,揉了揉顾笙的头发,语气带着宠溺和郑重:“即便我没有饭吃,也不会让你饿着。”
      
      顾笙想了很多,此时此刻这个年纪的顾笙,觉得这就是爱,段聿肯定很爱她,否则早就不理她了。这个年纪的顾笙太年轻,根本经不住段聿一点点承诺。
      
      很多年之后顾笙才会知道,他们之间真的有太多误会。
      比如顾笙一直误会段聿喜欢自己。
      
      顾笙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解决了,终于转头看他:“我相信。其实你今天所做的事情都让我很感动,我也知道我不应该再要求更多,没关系,我想明白了,反正我还年轻。”
      顾笙故作轻松地对他笑了一下,黑夜中,他不一定看得见。
      
      顾笙这段话听了之后段聿似乎有些许不高兴,反正一路都没再和顾笙说话,直到到了思南公馆,顾笙的手放在车把上想开门,刚想离开,段聿抓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拉回车上,反身压在座位上,右手手指压住顾笙的唇角,并不温柔地吻住。
      
      顾笙只有他一个男人,段聿极少对她温柔,除非是自己心情不好哭得不行的时候,但大多如果顾笙真的心情不好的话,段聿也完全没有兴致碰她。顾笙闭上眼,持续了好久,久到我已经忘记了这在车上,久到凭借顾笙的能力已经没有办法呼吸,段聿才松开她回到驾驶座,冷淡的语气放佛刚刚的热吻不是他,说:“你为什么不想我和日本人合作?”
      
      顾笙一怔,完全愣住,从位子上坐起,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怀疑我?”
      段聿拿出香烟点上火,随意地卷起袖子:“我不怀疑你,我只是怀疑我。”
      
      顾笙狠狠将车门打开,冷冷地回:“我被集中营关了四天,日本人害死了我尚未出生的孩子,我不该恨吗?!”
      
      说完,将车门重重摔下,从车库进去。
      
      顾笙一直有失眠的症状,原因和治疗方法顾笙心里清楚,顾笙害怕,恐惧日本人,可是又无法逃脱,即使他们在顾笙进集中营的时候选择抛弃了顾笙这个棋子,顾笙仍然不得不为他们做事。
      
      顾笙是个完完全全的日本人。
      
      她叫西园寺淳子。日本从明治维新时期便盛兴的贵族,她是家族最后一位贵族小姐。西园寺家族只剩下西园寺野木和西园寺淳子,兄妹二人都是日本的骄傲。哥哥野木28岁已是军中中将,妹妹淳子九岁被派遣中国,参与侵华计划,从小一直是训练的间谍中最出色的一位,十年后十九岁的她被派到上海王段聿身边,在段聿这样的人身边,她一个小姑娘,完全站稳了脚跟。
      
      顾笙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受,常年来看着窗帘外透的黑色变成灰色,再变成淡白色,顾笙坐在地板上,看着钟表指向了四点,顾笙打开房门,下了楼,宋妈准备了早餐,顾笙随意问:“茵冰回来了?”
      
      “没,茵冰小姐一晚上没回来。”
      “那准备两份早餐做什么?”
      “段爷在外面。”
      
      顾笙一惊,停下进餐放下筷子快步走到外面,车未动,还是昨晚停的样子,顾笙有些烦躁,伸手用手指将头发理到后面,走过去打开了车门,段聿本在半眸,见了顾笙,便伸懒腰起来,平淡的语气放佛是像往常一样在顾笙身边醒来:“你醒了?”
      
      顾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转身,段聿下车跟着顾笙,顾笙讽刺的话语脱口而出:“思南公馆哪比得上段公馆?”
      
      段聿并不和她拌嘴,也不说话,两人进去之后,宋妈上来见段聿疲惫异常:“段爷,您先去洗个澡吧,顾小姐已经放了水。”
      
      顾笙眼睛睁大看着宋妈,皱着眉头。段聿转身揉了揉顾笙的头发,淡淡一笑,边解扣边换鞋上楼。
      
      宋妈拉顾笙到一旁,好心地开导者顾笙:“段爷一整晚都没离开,他对你那么好,你就不能主动缓和一下关系?”
      
      顾笙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推着宋妈出去:“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再不去煎药我就要死了。”
      “年纪轻轻的胡说什么,我早就煎着了。”宋妈叹了口气离开。
      
      顾笙一个人吃着早餐,直到段聿穿着平日的袍子下来,短发带着水滴走向顾笙,在顾笙旁边坐下吃早餐,他们一句话不说。等到顾笙吃完站起,极为客气地说:“我吃好了,您慢吃。”
      
      顾笙转身离开想要上楼,忽然门响了,四爷送茵冰回来了,茵冰一脸茫然,低着头情绪低落,四爷也低头不语。我皱眉:“怎么了?”
      茵冰摇了摇头:“没事,我想吃饭。”
      
      顾笙倒杯水递给她忙让她坐下,吩咐宋妈去准备。又看了段爷一眼,他好像明白什么,让四爷和他去了书房谈日本人的事情。顾笙坐在茵冰身边看着她吃饭,却一个字也不问,顾笙知道,根本问不出来她什么。然后让她去楼上睡觉了。
      
      顾笙一个人自己坐在沙发上渐渐快睡着,良久,段爷和四爷出来了,顾笙站起,想问他到底怎么了,四爷却首先问:“她呢?”
      顾笙睡得有些冷就抱了抱手臂:“上楼睡觉了。”
      四爷听了只应了一声,便和段爷点头:“大哥我先走了。”
      
      他走之后,段爷坐到沙发上从烟盒中拿出雪茄半眯着眼点火抽上,说:“他们吵架了,吵架中老四嘲笑了她是舞女。”
      
      顾笙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义正言辞走向他:“他关戎能耐,能耐就甩了茵冰啊,现在忌讳这个了?”
      
      段聿不明白顾笙为什么发那么大火,扶顾笙坐下,轻笑:“关戎都叫出来了?老四就是一时口误。”
      
      顾笙卷起睡衣袖子冷笑:“一时口误?他心里如果尊重茵冰,口误也不会说出这种话。其实你们都是一样的。”
      
      段聿皱眉一脸厌烦,但仍然憋着情绪看着顾笙的眼睛:“我从来都没觉得你有什么不好。“
      
      顾笙摆了摆手:“行了你别骗我了。”
      
      他不忌讳?不忌讳还坚持永远不会娶顾笙?他即便是娶,也是一个像唐瑛那样的名媛。
      顾笙认真地皱眉看他:“你带话给老四,如果他真在乎茵冰的身份,就赶紧甩了她,如果他真喜欢茵冰,就赶紧娶了她,茵冰不是我,我能不清不白,她不能。”
      
      段聿听到顾笙说自己“不清不白”四个字,情绪很差,好像脾气也憋不住了,但也懒得跟顾笙因为这个吵架,从旁拿过外套站起,冷冷淡淡回:“老四想娶也得傅茵冰想嫁。”
      
      我们之间的矛盾多得数不清,这样下来,于是他们之间又有了一个矛盾:顾笙维护茵冰,他维护老四,
      
      -------------------------------------------
      茵冰一直在睡觉,顾笙下午便和宋妈出去逛街,买些补品给茵冰。宋妈和顾笙在三鑫百货,顾笙衣着朴素白色长裙和宋妈在看手表,顾笙记得茵冰上次说想要块手表,她从来不问老四要东西,老四那个脑子也不了解她的心思,不如把手表给老四撮合他们和好算了。卖个人情给老四,也卖给段爷。顾笙正看着,宋妈在旁说:“顾小姐不适合白色手表。”
      
      顾笙一笑:“那我适合什么颜色?”
      “棕色的。”
      
      顾笙笑着摇头感叹:“宋妈你眼睛看什么都太毒了。”
      
      顾笙正好看中一块白色的,刚想让人包好,一只细长雪白的手按住了这块表,顾笙皱眉抬头,一个身着玫红色短旗袍的女人,她身上的香水味像极了百乐门的味道:“不好意思,这块表我也看中了。”
      
      顾笙一眼没看她,当作不存在,对服务员说:“把它包好我买了。”
      
      那个女人上前阻止服务员,又看了眼顾笙,鄙夷的眼神盯着顾笙脖子上价值不菲的钻石项链:“大家都是花段爷的钱,凭什么这块表就是你的?”
      
      宋妈在一旁却也不知道说什么,顾笙无奈抬眸看她,冷嘲一声还是一句话也不想说。
      她不可置否,继续得寸进尺:“装什么装?你顾笙除了靠段爷还会什么?这么多年也没点新招。”
      
      顾笙勾勒出一眸笑容,点头一笑:“对,我就是靠他这么多年,你靠一个?”
      
      顾笙转头对服务员示意,她继续想拦,顾笙出乎意料冷静对服务员说:“送到关公馆。”
      
      那个女人一怔,服务员也不知所措:“顾小姐…送哪?”
      
      顾笙收拾好包转身想走:“她敢抢我顾笙的东西,我不信她敢抢四爷的东西。”
      
      宋妈笑出了一声,和顾笙离开了。出了三鑫,宋妈领顾笙去同仁堂,路上抿嘴笑着说:“顾小姐不想知道她是谁?”
      
      顾笙好像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想说段聿的眼光越来越差,淡淡一笑:“段爷女人那么多,我哪分得清,难为她还知道顾笙这个名字。”
      
      宋妈只是有些自言自语道:“想不知道都难。”
      
      ---------------------------------------
      
      在同仁堂买了补品之后,顾笙才回了公馆,茵冰仍旧没醒,直到到了晚上,她还是没下楼。于是顾笙也并不想去打扰她,便一人去了百乐门。正在后台化妆,听到一众人招呼着“四爷”,虽然从镜子里已经看出是四爷,但顾笙往门边一看,老四正在门口,走过来低头有些不好意思:“那块表多少钱,这…不能让你出钱。”
      
      顾笙画好妆站起,对他仍然是冷眼旁观,顾笙喜欢不起来他,也讨厌不起来他:“我顾笙像是缺钱的?你大哥还没甩了我,你好好对茵冰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