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会影响我出剑的速度

作者:裘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练剑修心问仙道(2)

      宋兮御剑回到自己的屋子,打开被她放在檀木妆奁里的锦盒,然而盒子里却空无一物,水灵珠竟不翼而飞。
      
      “...怎么会...不可能啊.....”
      
      她分明记得自己把水灵珠收在这个黑色锦盒里,绝对没有记错位置,为什么会没有呢?
      
      “宋兮宋兮!你终于回来了!”
      
      身后响起激动的呼喊,宋兮转过身去,屈膝蹲下,“怎么了毛毛?”
      
      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缎带的白毛兔子拿前爪拍拍地面,大声道,“有贼!毛毛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进了你的屋子!”
      
      听闻此言,宋兮连忙追问道,“毛毛,你看清那人的样子了吗?”
      
      “他带着面具,毛毛看不清他的脸.....嗯....是个男人,穿着黑色衣服,头上还有一根很漂亮的白玉簪!”
      
      “白玉簪.....”宋兮好似想到了什么,伸手从芥子袋里取出一根玉簪放到兔子面前,“毛毛,是不是这种玉簪?”
      
      “对!没错!就长这个样子!”
      
      “...原来是他.....”
      
      “咦?”兔子疑惑的歪了下脑袋,脖间的金色铃铛发出清脆声响,“你已经猜到是谁了吗?”
      
      “回来再跟你细说。”宋兮先是拿出一个象牙口哨吹了一声,然后询问道,“毛毛,他走了多久了?”
      
      “快有一刻钟了。”
      
      “应该赶得上。”她自言自语的呢喃了一句,随后伸手捉住听到口哨声后飞过来的寻踪鸟,直接御剑往山下飞去。
      
      ......
      
      ......
      
      忽然一阵怪风骤起,把树林里的气味刮得到处都是都是,寻踪鸟有些不安的落于宋兮肩头,像是遇到了什么看不见的威胁一般,浑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
      
      宋兮放在身侧的拳头攥得死紧,连青筋都蹦了出来,她静静的站在原地,红色的灵力缠上那阵怪风,顺着风的轨迹摸索过去。
      
      “原来藏在这里。”她低喃一声,右手迅速拔出扶桑剑,对着某棵百年榉木直直砍去,只听砰地一声,红色灵力撞上蓝色灵力,周遭一片尘土飞扬。
      
      宋兮拿剑身挡住几颗飞溅过来的碎石,冷冷看着自树后现身的红衣男子,“你要拦我?”
      
      符琛展扇轻笑,“不过一颗水灵珠罢了,值得师妹千里追杀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宋兮不想多跟他废话,冷言喝道,“让开!”
      
      符琛轻轻叹气,“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
      
      宋兮早在符琛起风时就预料到了他的答案,此刻听到回答并不觉得十分意外,她握紧手中的佩剑,不再维持表面的客套,脚尖一点,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冲了过去。
      
      扶桑剑和玄铁扇猛然相击,发出锵的一声清响。
      
      看着扇骨上的几丝裂纹,符琛赞道,“师妹好剑法!”
      
      宋兮肃着一张脸,反手又刺出雷霆一剑,那柄用千年玄铁制成的扇子又迸出几块小如米粒的碎片。
      
      “师妹莫气,当心崩了伤口。”
      
      “给我闭嘴!”被符琛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宋兮终于动了真火,扭转手腕,第三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他的胸膛刺去。
      
      “住手!”
      
      随着一声娇喝,穿着浅蓝罗裙的女子从树后跑了出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名黑袍青年。
      
      与此同时,玄铁扇承受不住三剑之威,悲鸣一声断成两截。
      
      “你没受伤吧?”蓝裙女子跑到符琛身边,满脸关切的看着他。
      
      符琛皱眉,不耐烦道,“不是让你们先行一步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一路上思来想去,实在是放心不下留你一人面对宋姑娘。”她一边说一边偷偷拿余光去瞥宋兮,好似她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凶恶歹徒一般。
      
      符琛笑了,“丁姑娘言重了,宋兮是我师妹,她什么性子我再了解不过了。”
      
      丁念双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符琛打断了,“既然你回来了,那就跟我一起听听他们准备说些什么吧。”
      
      宋兮斜了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符琛,而后径直走到黑袍男子面前,“水灵珠被你放哪儿了?”
      
      见他垂眸不语,宋兮又道,“永元师弟,你身子羸弱,我不想跟你动手。”
      
      “师妹可真偏心,对师弟闻声软语,对我就是刀剑相向。”
      
      符琛的抱怨从不远处飘来,宋兮冷淡的看他一眼,然后收回视线静静等待着苏永元的回复。
      
      “抱歉....水灵珠已经不在我身上了。”
      
      宋兮握着佩剑的手一紧,扶桑剑发出一声清鸣。
      
      “宋姑娘,请您别怪永元,千错我错都是我的错!”丁念双以为宋兮要出剑了,连忙出声解释,“是我请求苏大哥去借水灵珠的,还望吴道友莫要伤及无辜。”
      
      “借?伤及无辜?”宋兮怒极反笑,“真是笑话!你们三人,一人唆使,一人盗窃,一人阻拦,谈何无辜!”
      
      丁念双被宋兮一噎,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宋姑娘,你怎么能说这种话?...苏大哥敬你重你,你说这话,不是在折辱他吗?”
      
      宋兮听了这话只觉得好笑,她不再搭理丁念双,只盯着苏永元问道,“永元师弟,你把水灵珠交给谁了?”
      
      “师姐,太晚了,他们应该已经把水灵珠用掉了。”
      
      宋兮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看在苏永元身体不好的份上,她早就提剑砍了上去。
      
      “你知不知道长安身受重伤?”
      
      “我知道。”
      
      “那你又知不知道他需要这颗水灵珠?”
      
      “........”苏永元又不说话了。
      
      “不问自取视为偷,这个道理你懂不懂!”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怎么这么冷血啊!”
      
      “你给我闭嘴!”宋兮朝着丁念双脚边挥出一道剑气,然后看着她惊声尖叫的模样冷声道,“叽叽喳喳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再胡言乱语下去,我可不保证下一剑会砍在哪儿!”
      
      “至于你——”宋兮扭头看向苏永元,“我不想再看见你。”
      
      说完,掐了个剑诀,御剑离去。
      
      符琛看着那抹倩影消失在视线里,对着苏永元的方向微微一笑,“师弟冲冠一怒为红颜,师兄实在佩服至极。若是易地而处,师兄我,是决计不敢惹师妹生气的——可惜了,以后怕是再也不能蹭师弟的点心吃了。”
      
      苏永元原本就有些难看的脸色愈发苍白起来,他咳嗽了几声,朝着丁念双的方向说道,“丁姑娘,令弟伤势已缓,在下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永元...”丁念双修为低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消失在自己面前。
      
      “符道友,他是不是生我气了....”
      
      丁念双面容姣好,泫然欲泣的模样更是惹人怜爱,可她旁边站着的是谁?——符琛,这位可是云岭峰上最阴晴不定的主。
      
      “他的心思我如何知晓,你若想知道,追上去便是。”说完也使出缩地成寸的法术溜之大吉,徒留丁念双一人留在原地,满脸的不敢置信。
      
      ......
      
      ......
      
      宋兮回到医堂,在院子里看见了坐在石凳上的玉宸真人。
      
      “师尊。”她上前几步,恭敬的抱拳行礼。
      
      玉宸真人见她面色不虞,猜到事态不顺,便岔开话题道,“你来的正好,长安已经醒了,刚刚食了一碗肉粥,去看看他吧,他念你念得紧。”
      
      “是。”
      
      顾长安是宋兮捡回来的。14年前,沧州县迎来蝗灾,大量蝗虫吞噬禾田,使农作物遭到严重破坏,自皇城派出的粮车和真金白银被黑心官员拦截,换成了沙石和陈谷烂米。
      
      饿着肚子的百姓目中无法,掠夺、暴力、疾病.....在这座原本祥和的县城弥漫开来。
      
      饥荒肆虐,人竞相食。
      
      直到王冲将军亲自带粮前往沧州县,情况才慢慢好转起来。
      
      食物的问题解决了,吃人肉的影响却没那么容易消除,心中恶鬼出的容易,收回难。
      
      12年前,宋兮只有11岁,跟着三师姐周瑶、四师兄何星下山除妖,然后在距离沧州县6公里的小树林里发现了食人的暴民。
      
      周瑶天性善良,觉得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何星、宋兮的意见跟她相左。
      
      “师姐,吃人便是杀人,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宋兮抓紧腰间佩剑,站在何星身侧,一副认同他的模样。
      
      “我们若是随便杀人,又同他们有何区别?”
      
      何星无奈,“师姐,这个时候就别易地而处了。”
      
      宋兮看了眼抱着她大腿的男孩,也出声劝道,“师姐,稚子何辜?”
      
      周瑶长叹一声,终于败下阵来。
      
      顾长安只有5岁,却天生早慧,他不看何星,不看周瑶,只死死抓住宋兮的两根手指,像是一个安静的人形挂件。
      
      何星见他死活不愿撒手的样子笑了,“罢了罢了,便带他一起回去吧,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情。六师弟在炼丹术上有惊人天赋,这孩子说不定也有过人之处。”
      
      何星的调侃一语成谶,顾长安被测出单系水灵根,随后拜入玉宸真人门下,在剑修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
      
      ......
      
      宋兮推门进去,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顾长安放下手里的杂记,微微翘起嘴角,“师姐。”
      
      宋兮应了一声,然后走到床沿坐下,“感觉怎么样?”
      
      “师尊在房间布了聚灵阵,已经好多了。”
      
      宋兮看着顾长安苍白的面色,脸上不由自主的就带出了愧疚的神情,“是我大意了,不该留你在客栈里的。”
      
      “不关师姐的事,是我自己学艺不精。”
      
      听到这话,宋兮皱起眉头反驳道,“别往身上瞎揽责任,如果真要说学艺不精,也应该是别人。”
      
      “那群贪生怕死的脓包,一身修为都修到狗肚子里去了!”
      
      顾长安把手覆到宋兮手背上,安抚道,“师姐,他们不值得你生这么大的气。”
      
      宋兮是在迁怒,赤台派那群人的品性她不是不清楚,真正让他动怒的是苏永元。如果顾长安没有受伤,那颗水灵珠他拿走就拿走了,没有用的东西放在屋子里也是占用空间。可他不应该在顾长安需要水灵珠的时候偷走它,这才是宋兮动怒的源头。
      
      顾长安金丹受损,很快就感到了疲倦,宋兮扶着他躺下,打消对方还想强撑的念头,“好好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听到这话,顾长安安静下来,他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瓣,“师姐,我会好好养伤的。”
      
      宋兮给他掖好被子,“睡吧,我等你睡着了再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