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三日月[综]

作者:凌宁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邻居 2

      “小姑娘?”青年走到了两家庭院的围栏处,颇为担心地喊道。
      
      而后,他似乎领悟到了什么,有些坏心眼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难道是看我看呆了吗?不错不错。”
      
      青年的笑声唤回了森口竹取的神思,意识到自己正傻傻的盯着对方看。她脸像是烧开的热水壶,砰的一下从脖子根红到了额头。
      
      慌忙的背过身去,她蹲下身捂住了发烫的脸。半响,才站起身,故作镇定的看向靠在栏杆上,笑吟吟的托着脸看着她的青年。
      
      好丢人!
      
      勉强维持住脸上淡定的表情,森口竹取清咳了声,半弯下腰,“我叫森口竹取,请多指教。”
      
      “三日月宗近,锻……是新搬来的邻居,多多指教了。”三日月唇角的笑意越发明显,弯成月牙的眼温柔地注视着少女姣好的面容。
      
      “嗯嗯……”森口竹取随口应了几句,低下头,将手紧张地背到了身后蹂/躏着,尤其是意识到对方一直在望着她这一点,便更加紧张了,脑袋里乱糟糟的。
      
      她该不会是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吧?才让他一直盯着她看。
      
      “对、对了!”森口竹取忽的想起一件事,连忙出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顺手在脸上摸了一把,什么都没有。
      
      她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微微放松下因羞涩而绷紧的身体,在三日月困惑的目光中继续说道:“三日月先生,你刚刚有没有听到那声爆炸声?”
      
      闻言,三日月一愣,略微侧头看向自己家中,“其实……”
      
      -
      
      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还有电磁炉上微微冒着黑烟的锅,森口竹取罕见的陷入了沉默,这……到底是在做菜还是还是在炸厨房?
      
      “哈哈哈哈一不小心就弄成这样了,诶呀,这些现代电器还真是难用呢,我这个时代的眼泪果然已经被淘汰掉了。”微妙的推锅感。
      
      “那个请问,”她伸手指向锅内经过长久的烹煮,已经糊成黑炭的不明物体,“这个是什么?”
      
      “是速食咖喱。”三日月一脸爽朗的回答道。
      
      “咖、咖喱吗……”森口竹取看了眼放置在案板上的咖喱盒子勉强接受了这个答案,不过,平常人再怎么煮都不会煮成这个样子的吧!
      
      不,不如说,速食这种东西不是只要简单的热热就可以了吗!傻子也会做吧?
      
      等一下,说不定三日月先生只是不太会使用电器而已。电器苦手什么的,动漫里不也经常有这种设定吗?
      
      被对方美貌所迷惑住心智的森口竹取,第一次错过了得知对方本性的机会。
      
      她对这脏乱的厨房有些看不过眼,“我来收拾吧,这个围裙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三日月点了点头。
      
      取得对方的同意,森口竹取立马用平常都戴在手腕上的头绳将头发束起,将挂在挂钩上的围裙拿下围到了身上,开始着手收拾起厨房这一堆可以说是垃圾的脏物。
      
      “小姑娘还真是贤惠啊。”被赶到门外站着的三日月看着少女像蜜蜂一样忙碌的背影,突地出声说道。
      
      “只是习惯了而已。”涮洗着锅内黑炭的手一顿,森口竹取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嗯?”三日月没能理解她这句话的意思。
      
      “我现在是一个人住的,父母都在国外,所以,像是家务活呀,煮饭什么的都是自己做的。”说着,像是为了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寂寞,她回过头冲他笑了笑。
      
      “那一定很辛苦吧。”他看向她的目光很是温柔,不过这温柔看起来有些怪怪的,要是硬去形容的话,大概就像是老人看着宠爱的孙辈般的感觉。
      
      “是吗……”森口竹取有些恍惚,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辛苦,以往那些人得知她一个人住,一个独自生活,得来的都是些夸赞和羡慕。
      
      掩去眼中的情绪,森口竹取低头把流理台上的水渍用抹布擦去,“好了,这样就干净了。”想了想,她又开口说道:“对了,三日月先生,我再帮你把咖喱热了吧。”
      
      “咖喱的话,已经全部用光了哦。”三日月笑眯眯的。
      
      “诶?”森口竹取立即看向那一盒按理说应该能用三餐左右的咖喱盒。
      
      “哈哈哈哈因为不知道份量,所以我把所有咖喱块都扔进去了,没想到失败了呢,还真是可惜。”一点都没有反省的自觉。
      
      “那……”她有些踌躇,但还没有犹豫多久,就听到对方肚子饿发出的咕噜声。
      
      -
      
      “请进。”从鞋柜上拿下给客人用的一次性拖鞋,森口竹取退让到一边,等三日月换好了鞋,她才转身关上门,弯腰换鞋。
      
      “请坐。对了,三日月先生有什么想喝的吗?”引导青年在沙发上坐下,森口竹取转身想去拿饮料招待客人,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询问过对方的,连忙止住了向前的脚步。
      
      偏了偏头,三日月沉吟了下问道:“有茶吗?”
      
      “有,不过是那种市面上售卖的那种普通茶叶,可以吗?”偷觑了眼青年昳丽的侧脸,森口竹取心中突然涌起一种迷之罪恶感,感觉拿这种普通的茶叶给美人喝,简直就是在侮辱对方的口舌。
      
      像这种美貌的人,喝的应该是天上的琼浆玉露才对,再不济也该是那种被炒到天价的茶叶,而不是在这里喝着普普通通的茶叶。
      
      “当然了,如果再有配茶用的点心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其态度自然的,完全不像是去别人家做客的客人。
      
      “好,请三日月先生你坐在这里稍等下。对了,电视机的遥控器在茶几下,请自便。”大概被青年的美貌迷晕了脑袋,森口竹取对三日月提出的要求并无不满。
      
      “麻烦了。”三日月点了点头。
      
      直到脱离对方能见范围,森口竹取这才松懈下来,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脑袋,对自己刚才像是吸了毒/品一样的行为感到不可置信。
      
      她就那么轻易的把自己信息给透露出去了?还因对方肚子饿,又不会煮菜烧饭,就把他一个成年男性给邀请到家里来了?虽然有一半原因是怕对方又炸厨房,招惹来邻居报警。
      
      但,这也遮盖不了她见色心喜的念头。
      
      天啊,她到底在做些什么啊!万一他要是坏人怎么办!而且三日月宗近这个名字骗谁呢!当她没念过书,不知道天下五剑的名讳吗?!
      
      不过……
      
      挪动了几下脚步,森口竹取探头看了眼端坐在客厅中,看着电视播报新闻的青年完美无瑕的侧脸,微微红了脸。
      
      的确好看,不亏。
      
      将茶和点心端到了茶几上,森口竹取在倒茶的时候,顺势瞥了眼电视,却不料瞧见了某个十分眼熟的爆炸榴莲头少年。
      
      电视新闻还停留在榴莲头少年浑身被敌人包裹在位于鼻梁处位置,只有眼睛和部分头发露出,周遭街道一片火海的画面。
      
      看着被囚禁在敌人体内的少年,森口竹取微妙的有些同情,一定很恶心吧,被强制囚禁在别人体内什么的。
      
      等同情完,她这才低头继续倒着茶,一边分神竖起耳朵注意听主持人说话。
      
      “……一筹莫展,另一位围观的少年B冲了上去,就在少年B即将遇到敌人攻击时,没错!我们众所期待的和平的象征来了!他来了!我们的英雄欧尔麦特!”看起来主持人也是个欧尔麦特粉,提到自己偶像时,激动的脸红脖子粗。
      
      “麻烦小姑娘了。”三日月拿起少女倒好的茶,低头轻吹了下氤氲上升的雾气,喝了口,才慢悠悠地感慨道:“这个世界还真是危险啊。”
      
      “说起来,三日月先生也是在役英雄吗?”森口竹取颇有些好奇,如果说这位三日月先生也是在役英雄的话,那以他出色的相貌理应不会这么默默无名啊。
      
      “英雄吗?哈哈哈哈不是哦,我连超能力都没有,最多算是个政府要员吧,我应该还挺值钱的吧?”垂眸看着跪坐在地毯上的少女,三日月敛下眼睫,唇角的笑意不减,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起来。
      
      “挺值钱?”森口竹取一愣,下意识的将值钱和性命值钱划上了等号,一时间看向青年的眼中饱含了震惊等复杂的情绪。
      
      “应该吧?至于多少我也不知道,大概可以买下十几座小岛?哈哈哈哈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只是玩笑话而已。”
      
      听你这么说过后,怎么可能还会不在意啊!超在意的好吧!
      
      所以这位三日月先生难道就是那种电影中才会出现,一个星期里会遭遇四五次暗杀的政府超级要员?怪不得要用假名呢,也难怪长的那么好看,举着也优雅。
      
      这么想着,森口竹取心中揣揣难安,“那个,三日月先生,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过来这边找我,电话号码也请记一下吧,方便些。”
      
      尽管很不想跟这种明显就是会将周边人扯入危险漩涡中的人扯上关系,但再怎么说,她也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尤其是这个人还长的那么好看。
      
      虽然不明白对方误会了什么,三日月还是很开心的收下了小姑娘递来的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诶呀,小姑娘还真是热心呢,很不错哦。”
      
      他抬手摸了摸少女柔软的头发,“那以后就多多麻烦小姑娘帮忙了。”
      
      “嗯嗯。”红着脸撇开头,森口竹取盯着光洁的地板,刻意不去看青年满是笑容的俊美面孔,生怕自己被诱惑的一个冲动,做下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心里不断哀嚎着,美色误人啊!
      
      不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脸的三日月【。
    姨妈痛呜呜呜我要死了呜呜呜,请在明年的今天给我烧纸
    -
    更新的话,每天十点_(√ ζ ε:)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