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家致富靠座敷童子![综]

作者:顾影自西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关于自杀的完美推理

      雪地……
      
      漫天白色无垠的雪。
      
      穿着雪白狩衣的女性阴阳师带着一众强力式神,在秘境的幻觉中不断战斗。
      
      她跟在后面,挥退风雪。
      
      虽然不明缘由,却不知为何,仅仅这样也感到略微的开心。
      
      战斗结束之后,他们回到庭院,开启了彻夜的狂欢。
      
      “雪女。你见过烟花吗?要一起来玩玩看吗……很美吧?”
      漫天的缤纷下,换下狩衣的阴阳师那脸、那笑容,犹如烙印一般深深地印刻在了记忆之中,无论多久都无法忘怀。
      无论过了多久……
      
      “樱——”
      
      “樱——!”
      
      友人遥远的呼唤声仿佛由远及近地响起,泉涧樱感到身体如同坐过山车一样颠簸起来,痛苦地睁开眼,她发现是藤堂橙子在拼命晃动她的肩膀。
      
      “橙子……你是、要杀了我吗。”泉涧樱有气无力地吐槽。思绪一瞬从方才的梦境中抽离,恍惚片刻,便将心头那种奇异的情绪抛在脑后。
      
      伴随着她的醒转,腰部的创伤、皮肤表面火辣辣的擦伤、以及强烈的失血虚弱感也一并通过神经侵袭大脑,痛的她冷汗直冒,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
      
      好痛,真的很痛。她从小到大,从上辈子到这辈子都从未受过这样痛的伤。
      “橙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实际上,从意识到自己不是从医院的病床醒来的时候开始,泉涧樱就猜到她们二人此刻的处境仍然不妙。
      
      “樱,听我说。”藤堂橙子看着她,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正经,“我们刚刚从学校里逃出来,我本来想带你去这附近的医院,但我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会在医院的必经之路上堵住我们!”
      
      “那个人……?”泉涧樱微微眯起眼。
      
      “就是那个……用着鬼蜮伎俩耍了我的混蛋!”藤堂橙子的额角爆出青筋,眼神愤怒,“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不过,我的柔道根本奈何不了他!可恶,那肌肉的硬度简直不像人类!!”
      
      泉涧樱怔然地看着她:“那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虽然他肌肉硬,但他跑得慢啊!”藤堂橙子理所当然地道,“不说这个了,樱。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到这里的,你先在角落里多一会,我去把人引开!”
      
      “橙子,那太危险了。”泉涧樱下意识地皱眉。
      
      “没事的!我的运动神经很好!”橙子歉意地抱了抱她,认真地说,“为了我的好奇心,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对不起!我会好好负起责任的!好了,樱你躲好!不要出声!”
      “橙子,等等,之前到底……”泉涧樱微微启唇,还没来得及挽留,只能看着好友大呼小叫地跑开的背影。
      
      “啊……”
      泉涧樱抱着膝盖,坐在草坪上,“还打算问问,我们是怎么从那条狼的爪牙下逃出来的……?”
      
      从她昏迷之前的情况来看,藤堂橙子全面落入下风,到底是怎么带着她逃出来的?
      说实话,从魔狼出现的那时刻开始,她的心中堆积了太多的疑惑。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好,但她对于卷入神秘事件,却依然能完好存活下来的自己抱有疑问。
      
      联想到……现在想起来已经全部忘记了的那场梦……
      泉涧樱有种强烈的直觉,有种‘神秘’降临在了她身上。
      但具体是什么……此时的她毫无头绪。
      大雪……行走的人……
      
      她尝试努力回忆那场梦境……
      烟火。
      雪……
      
      回忆了好久,泉涧樱感觉自己脑子都要爆炸了,捂着脑袋晃了晃头,终于放弃了思考。
      
      她开始打量着四周,很快发现这里似乎是个公园。
      
      橙子大约是带着她藏到了很隐蔽的位置,周围幽静至极,只有风吹拂树叶的声音在轻响。
      
      天色阴郁,乌云压城,周围似乎久未曾修建的林木,繁茂到遮蔽了大半的天空与光线,枝叶摇曳之间,竟有种说不出的阴森。
      
      “橙子说,警察会到这里吧。”头脑依然很乱,保持着坐姿半晌,泉涧樱终于理出一点头绪,自言自语般地说道,“去更显眼一点的地方待着吧。”
      
      刚才橙子那么咋咋呼呼的,敌人也应该被引走了吧。
      
      下定了决心,泉涧樱缓缓地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白色的衬衫侧面再次晕染开一大片暗红的血迹,偏偏好像是痛到了麻木就再也感觉不到一般,泉涧樱自己甚至没有半点察觉。
      
      她迈着摇摇晃晃的步伐,朝着自己看中的一张长椅走去,坐定。
      
      然后像是圆满完成了什么任务般地,呼了一口气。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处理伤口吗?”
      
      突兀地,一道声音在头顶响起。
      
      泉涧樱抬起头,撞进一张笑脸,才发现头顶位置的树木枝干上竟靠坐着一个人。
      
      泉涧樱:“……”可疑的人。
      “啊~竟然无视我的问题吗?这位小姐真冷淡呢。”
      见她没什么反应,树上那人似乎很失望,一手插着兜,潇洒地从离地三四米高的地方跳了下来,风衣末端因为风压而扬起,带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那是个体型纤细而高挑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三件套,肩上披着黑色长风衣,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精致的五官上带着无害友善的笑容,总的来说,似乎是个能轻易让常人放下心防的存在。
      
      如果是在平时,泉涧樱也许会被这样的笑脸所打动,与他展开对话。
      
      但现在记忆有些混乱、身体又一团糟的状况下,她已经没心思搭理不认识的陌生人了。
      
      她只想早点等到警察,结束这一切,再回家好好睡一觉。
      
      “你在等着警察吗?”对面的青年似乎很擅长察言观色,即使她不发一语,仍然像是猜到了她的心事般,笑眯眯地道,“可是我觉得,以小姐这样的伤势,在等到警察之前,说不定就会死哦?”
      
      “你都听到了。”泉涧樱抬眸,看了他一眼。
      
      既然他之前就身处那么隐蔽的位置,那么极有可能之前她和橙子的谈话也被听到了。
      
      “……我们在去医院的路上被拦截。说明现在那条路径走不通。”
      
      去不了医院,自然也无法处理伤口。
      
      “不对哦~”一头柔软黑卷发的男人竖起一根食指摇了摇,一双眼睛卖萌般地睁大,托了那张脸的福,意外显得可爱,“去不了医院,也可以自己处理伤口啊!小姐真是意外地缺乏常识呢!”
      
      “什么?”
      
      “连我这种人都知道,出门的时候要记得带上绷带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用上!”
      
      “……像你那样直接缠在身上吗?”泉涧樱忍不住吐槽道。
      
      仔细一看,这个男人暴露在衣物外的皮肤上大多都被雪白的绷带覆盖着,手臂、颈部,以及右眼的部位,整个一重症患者。但刚才跳下树来的姿态又显得那样活蹦乱跳,叫她忍不住怀疑那绷带下根本没有伤口。
      
      这青年简直魔性。泉涧樱本来根本不准备搭理他,却在不知不觉间被带乱了节奏。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那么多。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成天在枪林弹雨中谈笑风生的危险人物!绷带下面真的有伤口哦,要看吗?”再一次地,仿佛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却用一种好似调侃般的态度若无其事地揭穿,青年笑眯眯地凑到泉涧樱跟前,作势要松开手上的绷带。
      
      “我没兴趣啊。”泉涧樱语气淡淡地回答,同时毫不客气地反问,“在枪林弹雨中的危险人物都是这么闲的吗?”
      
      青年闻言笑了起来。
      
      “啊,那个啊。当然没有那么闲。但是……谁叫我对小姐你很感兴趣呢?”
      
      昏暗的天色之中,带着斑斑血迹坐在公园长椅上的少女。
      
      及腰的漆黑长发,平齐的刘海,深海般波光粼粼的眼眸,举手投足一派名媛淑女的派头,但却以这样一种狼狈血腥的姿态端坐着。在此刻幽冷空寂的公园中,那种强烈的反差感,大概会令正常人感到恐惧,但对于青年来说……却感到再有趣不过。
      
      他干脆利落地停止手上解绷带的动作,但却并没有后退,而是就着凑上前那个姿势半蹲下来,轻轻握住泉涧樱放在腿上的右手。
      那炙热的温度烫得她缩了一下。
      
      “指腹柔软,皮肤娇嫩,只有中指关节有细微的茧子,看来小姐是个用功的好学生。”
      
      他修长而冰冷的手指缓慢而暧昧地摩挲着泉涧樱的手,抬眸时的眼神却逐渐暗沉。
      
      “就失血量和神经反应速度来看,体质在同龄人里也属于偏差的程度。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女孩,但是为什么,面对可能到来的危险,会采用如此消极的态度应对呢。我真的很好奇啊……告诉我吧?”
      
      当他不笑的时候,那身昂贵而冰冷的黑西装格外凸显存在感。略长的刘海下,未被绷带裹住的那只眼深沉而黑暗,望着那只眼睛,就如同望进深渊。
      
      泉涧樱看着他:“我说了。去医院的路被堵了。而且,我也没有带绷带……”
      
      “即使如此,在看到我这样可靠的成熟男子出现后,小姐也没有一丝一毫求救的念头哦?”青年强硬地打断她,似在控诉、又仿佛质疑一般地说。
      
      “你……”看起来哪里可靠了?
      
      泉涧樱正想这么说的时候,又被打断了。
      
      “但是在听到我声音的那一瞬间,在意识到周围有人可以求救的一瞬间,小姐就根本没有产生类似的念头不是吗?当然,也没有怀疑过是不是敌人。”
      
      他强硬地掌握着话题的主动权,一步紧逼着一步,语速越来越快,并且,更多地开始自说自话起来。
      
      “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求救的念头。”
      
      “似乎根本不在意腰间的伤口,从未想过要处理。”
      
      “从原来的位置转移到长椅上,是为了暴露自己?还是潜意识想要加深自己的伤势?”
      
      “连我这样的美男子都视而不见。不想搭理任何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综上,你的一切行为并不符合常理。”
      
      “小姐,你……该不会是想要自杀吧?”
      
      泉涧樱愕然地看着自说自话得出这么一个结论的青年,不知道说什么好。
      
      神特么自杀。
      
      她只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脑袋有些迷糊罢了,为什么会被扯到自杀去啊?
      
      “就这样端正地坐着,保持从容,逐渐流尽血液而死……鲜血浸透长椅、润泽下方的草地、让纯白的野花因此开出更艳丽的颜色……而且是在一个傍晚无人的公园。”青年闭上眼,鸦羽般细密的眼睫微微颤动着,白瓷般细腻的俊脸上呈现出一种异样妙曼的笑容,“恩,很美丽的一种死法,真是出色的创意。我要把它记在我的《自杀手册》上才行……”
      
      青年突然低头,狂记笔记。
      
      泉涧樱发了会呆,觉得有些头疼。她微微闭上眼睛,脑海中却还是浮现出青年那令她印象深刻的表情。
      
      那是非正常的笑容,绝没有应有的任何喜悦、憧憬、希冀之类的正面情绪,黑泥满得都快溢出来了。
      
      让人看了好绝望啊。
      
      但虽扭曲,却很美丽。
      
      所以……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啊,简直有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文名不是很满意诶,想改,昂,先打个预防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