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家致富靠座敷童子![综]

作者:顾影自西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召唤仪式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
      
      斜阳西下,横滨高校一处废弃的体育仓库内,传来略微高昂的颤抖女音。
      
      粗粝的地面上,用红色的液体描绘出一座奇诡的圆形魔法阵,一个娇小的身影正站在魔法阵中,翻开一本破旧的书籍,虔诚地按照上面的指示念念有词。
      
      正值傍晚的逢魔之时,略带一抹血色的阳光从仓库上方的天窗照射进来,恰好照亮了那痕迹还未干的奇异纹路,配合少女略带几分空灵的诡异腔调,场面显得有些渗人。
      
      寻常人见到这一幕,只怕要吓得半死,以为自己闯入了什么邪~教现场。
      
      但隐藏在昏暗的仓库中的另一道身影,却用一种略带追忆和怅惘的复杂眼神望着这一幕。
      
      泉涧樱曲起一条腿,背靠着墙,目光专注地盯着少女的一举一动。即使知道眼前的场景只不过是作为灵异爱好者的同班同学的一场胡闹,但那熟悉的咒语和魔法阵,却让她隐约回忆起了曾经看过的一系列‘动画’。
      
      从她带着前世的记忆,作为一个初生的婴儿降生到这个世界以来,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这类的‘痕迹’了。这个世界是一个大杂烩,融汇着泉涧樱前世看过的各种动画漫画。而且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她对于所谓的‘剧情’的记忆也开始逐渐淡忘,但即使如此,泉涧樱也能肯定,眼前的这个少女,自己来到横滨高中后交到的唯一一个朋友,藤堂橙子,绝不是fate系列中的人物。
      
      只不过是不知从何处得到了一本破书,就迫不及待开始尝试作死的普通人罢了。她能召唤出英灵才奇怪了。
      
      “……宣告,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空旷的仓库中回荡着少女激动到有些破音的声音,显得空灵又诡异。
      
      ……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少女依然没有得到丝毫回应,空气中回荡着一股淡淡的尴尬气氛。
      
      少女咬了咬牙,还是不死心,又念了一遍召唤词。
      
      眼前的地面仍是纹丝不动。
      
      由公鸡的血液描绘而成的魔法阵散发出略显刺鼻的腥味。
      
      “橙子,看来是失败了啊。”泉涧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走到好友的身旁,略带调侃地说。
      
      “樱~”个子矮小的藤堂橙子瘪了瘪嘴,露出一个气鼓鼓的表情,“卖这本书给我的人明明说这个绝对是真货啊!只要我按照书上写的步骤去做,肯定可以召唤出妖怪的!”
      
      “你被骗了吧。很明显。”泉涧樱看着被少女捏在手里的破旧古书,那书封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看起来有些像是皮革,却又没有皮革的光滑,反而质感粗糙,再加上书籍表面华丽的花体德文,看起来确实很能唬人。
      
      “可恶啊!!花费了我三个月的零花钱!还专门找人翻译里面的内容!我要去找那个人算账!”藤堂橙子抱头哀嚎,一脸要杀人的愤怒表情。
      
      “你在哪里买的?”泉涧樱回过头看了眼地上的魔法阵,若有所思地说。
      
      有前世的隐约记忆打底,她其实觉得这个召唤仪式说不定是真的。但无论是真是假,对于没有魔力的橙子来说都没有区别。
      不过,将那本书卖给橙子的人……未必带了好意。
      
      “我想想哦……有天在街边的时候遇到……咦,好像是巷子里……”藤堂橙子说着说着,自己似乎也不确定了,有些迷糊地说,“诶,我好像不记得了?”
      
      泉涧樱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追问道:“那个人的长相呢?还记得吗?”
      
      藤堂橙子抓了抓头发,努力回忆:“是个带着眼睛的大叔……咦,不对呢,好像是个帅气的小哥~啊~~不记得了。”
      
      两人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即使是橙子也发觉了不对劲。她眼眸一亮:“好神奇啊!到底是谁卖给我这本书,我居然没一点印象!呐,该不会是真的魔法师什么的吧!”
      
      “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么!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八成对你不怀好意吧!这东西放着别管了,我们走!”泉涧樱恨不得切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全是浆糊。她一把拽过橙子的手,直接朝着仓库大门走去。
      
      橙子平日里虽然也迷糊,却没有呆到如此程度,泉涧樱本能就觉得不妙。
      
      “诶~樱!等等啦!我觉得可以再试一次!画魔法阵很麻烦的啦……”橙子被一边拉着走一边不舍地回头看,闪亮的眼眸突然瞪大了。
      
      “樱!等等啦!快看!”她激动地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地盯着某处,“魔法阵,发光了!”
      
      没来由的,泉涧樱的心底闪过一阵恶寒,仿佛是被什么充满恶意的眼神扫视了。。
      
      她被藤堂橙子带着停下,偏过头去,看着地面上用鸡血描绘的法阵毫不科学地发着光,妖异的红芒照亮昏暗的仓库,就连天窗透过的阳光都被浸染,泛着浓浓的血色。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泉涧樱抖着手再次去拉橙子想要跑路,却在下一刻触电般缩回了手,指尖仿佛被雷击般电的焦黑。
      
      泉涧樱死死瞪着藤堂橙子还拿在手里的那本书,大声道:“橙子!快点扔掉它!”
      
      藤堂橙子再迟钝,这时候也意识到了不对劲,闻言听话地将黑色的魔法书用力甩了出去!
      
      似皮非皮质感的魔法书在半空中翻开,淡黄色纸页无风却自动翻页,带起一缕缕黑气,直到落在地面。
      
      但这时候已经没人去看它了。
      
      泉涧樱与藤堂橙子已经跑到门边,拼命推拉着仓库的铁门,原本一推就开的铁门却仿佛被牢牢焊死,无论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樱,你让开,我来踢开!”藤堂橙子曾经修习过柔道,而且水平还不错,此时自信十足地摆开了架势。
      
      泉涧樱后退几步,趁着这个当口快速回头扫视了一下后方。
      
      原本空无一物的魔法阵中央出现了一团黑色的不明物,刚才被橙子扔开的魔法书此时凭空悬浮在不明物上方,书页打开着,一缕缕黑色气体源源不断输送到下面的不明物,使得那团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长大!
      
      那一瞬间,泉涧樱几乎拼凑出了大半的真相——有个败类的魔术师将动过手脚的魔法书给了橙子,诱导她举行召唤仪式,但实际上真正进行召唤的不是橙子,而是同时被用作媒介和魔力源的魔法书!
      
      见了鬼了!这不是召唤英灵的魔法阵吗??什么时候随随便便都能被邪道魔术师利用了?!
      
      但如果是单纯只用书就能完成的事情,实际上根本不需要用到橙子。既然那个魔术师不惜多此一举,多半准备召唤出来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准是需要纯洁少女作为祭品的邪物也说不定!
      
      至于她自己,纯粹就是被橙子硬拉过来而连累的!
      
      笨蛋橙子!
      
      泉涧樱咬牙切齿了一番,最后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现在还有机会,只要她们抢在那个召唤出的怪物前打开门,那么就有逃生的希望!
      
      “喝——哈!”虽然泉涧樱的脑海中闪过一系列想法,但在外界只是过了短短几秒罢了,藤堂橙子已经高高抬起腿猛然一击落下,强大的力道瞬间将铁门踢出一块凹陷。
      
      一击开门计划没有成功。
      
      藤堂橙子额角有汗落下,后退几步,再次摆开架势。
      
      “橙子!再快点!”泉涧樱咬唇四处观望,找到角落的一根棒球棍,拎起后也用力开始砸门。
      
      只是没砸几下,泉涧樱骤然感到身体一重。那种空气中仿佛多了什么东西的异物感,明显到无法忽视。
      
      仿佛被冰冷滑腻的巨蛇缠住身体般,全身都一阵阵的发颤。
      
      “樱!小心!”没等她回头,一只手猛地将她推开,泉涧樱猝不及防地身体一歪,猛地撞到一边的墙上。
      
      一只尖锐的爪子擦着她的腰掠过,带起一蓬溅起的鲜血。
      
      泉涧樱过了好几秒,才从突如其来的疼痛中反应过来,狼狈地捂着腰站了起来。校服上衣的侧面裂开一道口子,鲜血濡湿了她的裙摆,顺着腿侧一路滑落。
      
      这时的藤堂橙子已经和那道不知名的野兽一般的黑影打了起来,只是明显处于下风。
      
      那东西看起来有点像狼,但头部和四肢都明显变形,从背部到腹部布满一双双带有粘液的眼珠四处转动,看起来极为恶心。
      
      泉涧樱忍着移开视线的冲动仔细观察着,很快发现狼兽的脊背上凸出一块明显的长条形痕迹。
      
      像是曾经被撕裂开的伤口没有愈合,透过还在愈合的皮肤的间隙,泉涧樱能隐约看到那暴露在外的德文字符……
      
      这是,那本魔道书!
      
      难道是那本书融合进了召唤物的身体,才变成了现在的形态吗?!
      
      原本因为时间而淡忘的记忆,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异常清晰起来。泉涧樱的脑海中浮现出圣杯四战时出现的从者Caster所持有的那本奇异的螺湮城教本,和现在的情况类似,都是通过魔法书为魔力核心,召唤并融入怪物进行作战。虽然眼前的狼兽与法国元帅那头凶恶的海怪相比如此渺小,但消灭的原理却应该相差不大!
      
      “橙子!对准它背上的那本书!把它挖出来!”泉涧樱立刻高声提醒。
      
      “知道了!”藤堂橙子大声应道。虽然之前一直表现得像个无脑的灵异狂热者,但这一刻的橙子却意外显得可靠,至少面对非人的怪物,她也没有退缩不前。
      
      泉涧樱的棒球棍刚才被甩飞了,只能就近在墙边找到一根木条。
      
      正准备上前协助,背对着她的狼兽却一下子发现了她,原本垂在地上的尾巴突然扬起膨胀,将泉涧樱勒着腰部高高提起,然后狠狠甩开!
      
      由于巨大的冲力,少女纤弱的身体落在地上之后滑行了不短的一段距离,直到撞到墙才停了下来。
      
      泉涧樱眼前阵阵发黑,忍了又忍,还是咳出一口血。感受到胸腔传来的阵阵闷痛,她不由发出苦笑。
      
      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原来只是陪朋友玩个中二游戏而已,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樱!”
      
      站起来,去战斗。一旦解决不了狼兽,橙子和我都会死——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啊。
      
      泉涧樱努力尝试着重新站起来,但却连一动都动不了,连呼吸都透着灼热的痛感。藤堂橙子担心的呐喊声渐渐远去,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在眼前涌现。
      
      半昏迷状态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她所停留的地方,正是之前被橙子画下的召唤阵。
      
      腰部的伤口由于刚才的动作被狠狠撕裂,涌现出了大量的鲜血。
      
      被这充分的血液浸润着,原本在狼兽离开后,就全无动静的魔法阵,突然再次焕发出了光辉。
      
      半梦半醒之间,泉涧樱似乎听见一个声音。
      
      “被冰冻的心,是不可能跳动的吧。但也许曾经有过这么一刻,我的心因你的温度而融化。很高兴再见到你,阴阳师……”
      
      那是冰冷清澈如泉水般的声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哇,这是我写过的最惨的女主0.0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