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时候——学霸你过来

作者:闻路Cherr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繁忙进行中

      星期六早上十点,所有参赛的同学们都齐聚在二班教室,等待着冯老师的出现。这时,林倩先进来,她嘴角含笑,脚步轻快地走到座位上,隐隐有些兴奋。
      
      旁边同学问她:“课代表,老冯呢?”
      
      “马上就来!老师让咱们先看看今天要讲的题。”
      
      果真,没过多久,老师就过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李若星。李若星要往座位上走,路过林倩的座位时,林倩一脸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的兴奋感,逗得若星一下子笑开了。
      
      讲台上老冯咳嗽了一声,说:“前两周辅导效果不是很好,我考虑了一下,今天换个老师给你们讲题,试试看效果,大家都认真听。”
      
      教室里同学都交头接耳,四处张望,也没看到有老师出现,这时,只听老冯开口叫到:“李若星,上来吧!”
      
      若星在万众瞩目中走上讲台,把资料往讲台上一摊,抬起头笑看着台下的同学们说:“怎么样?惊不惊喜!”
      
      台下同学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时间没有什么反应。
      
      冯老师一看这状况,有心去给若星压一压场,便说:“李若星已经把所有的题都做完了,而且做得特别好,如果今天哪个不好好听,就给我小心点!”
      
      可是,老冯没想到的是,这种情况压根就不会出现,明白状况的大家立刻以最热烈的掌声对新晋老师表示欢迎。一班同学也经常会到一班来问若星问题,更别说近水楼台的二班同学了。上课时老师是老冯,下课时老师是若星,这是每个同学都知道的事情。
      
      如果老冯知道大家心中所想,一定会感想特别多。他们班学生几乎不问问题,他以为是他太凶了,还一度怀疑过自己。后来,他感觉自己已经伪装得面部善良了,可是还没有问题的学生,大家考得也不差,他就以为同学们天赋过高,课上听得认真,便也放下了。
      
      戏多只是满腔感情不知与谁述说的结果,这句话一定是二班同学送给老冯的。上课认真只是因为班主任这个名号太大,惹不起。
      
      不管怎样,李老师开讲了。
      
      如同那天看到的那样,每道题她会给大家来分析题目,留下主干,引导出思路,相同的类型题目都会凑到一起,进行分析,所有用到的知识点,切入点,甚至有些没有涉及到的题目变形,若星也会意义列举出来,争取让大家弄懂。
      
      如果刚开始,大家对于这种状态还有好奇,那么接下来有的就是认真和兴奋,沉浸在学习中的人,一旦解答出、彻底弄懂一种题型,会有很大的成就感。总是觉得自己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挖掘出来,还有很多实力没有发挥,这无疑极大增强了他们的自信心。
      
      因为大家对于这些题接触不多,思路总是有些墨守陈规,现在让他们打破陈规,新的视野里总是蕴藏着新的宝藏。
      
      若星很注意与同学们互动,有些题之前给林倩讲过,她就会让林倩来讲。同龄似乎更加容易沟通,想同学们所想,急同学们所急,若星总是第一时间发现大家的进步、困难,及时给到赞美和安抚。
      
      看着台上侃侃而谈,思路清晰的女孩,大家都觉得今天的课程无比轻松和舒适,并且收获满满。
      
      台上的少女,目光沉静而包容,白皙的皮肤显得五官饱满而鲜明,嘴唇不点而朱,鼻子小巧玲珑。若星的眼睛比起其他五官来说,显得大了点,圆圆的眼睛显出的少女清纯,将上挑的狐狸眼尾的妩媚给压了下去。她的发色并不是纯黑,最漂亮的是她的双眼皮,弧度和深度刚好,那一点皮肤似乎是技艺精湛的雕刻家,经过千锤百炼,在无暇的玉石上雕刻而成,泛着诱人的光芒。
      
      此时,阳光正好,透过窗户,斜射在黑板上。光晕中的少女静站在那里,好像一幅画,闪闪发光。然后,这幅画动了,发出了声音,悦耳动听,每个字都在心弦上波动,从未出错。
      
      长得好、身材好、聪明、好学、性格好,这样的人不是用来称赞或是嫉妒的,在他们心里,若星的地位是超然的,当然,大多数人是这么认为的。
      
      马俊宇稍微有点失神。他想到那天早晨,操场上读书的时候,李若星对他说的那番话。她说谢谢他,她说现在多努力,将来少后悔。她说他能力强,好好努力以后可以去政府单位工作。她说了她自己的打算……
      
      她太优秀。他知道李若星知道他喜欢她,也知道若星给他讲那么多的原因,他很感谢若星没有直白地拒绝他,此时,这样一起怒力就好。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星期,若星的作文已经选送上去了,明天她要和生物老师陈老师一起去市里参加比赛。
      
      前一天晚上,李妈妈又开心又担心,因为李若星这是第一次出门去这么远的地方,所以叫到跟前左叮咛右嘱咐,因为要在那里住一晚上,李妈妈专门取了三百块钱给若星。
      
      这钱存放在爸妈卧室的立柜里,被压得展展的,虽然这时候日子富裕多了,但是对于供养者三个学生的农村家庭,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这次费用学校全部承担的,但是都说穷家富路,爸妈坚持要给女儿这么一大笔钱,若星就没推辞。
      
      坐车,倒车,再换车,一路颠簸,花了六个小时才到达了市里,去报到,领上准考证,若星就和陈老师去了考场附近找住的地方。
      
      可是考场附近都住满了,大的酒店也住不起,无奈之下,陈老师就给她朋友打了电话,她朋友让她们在附近那个酒店大堂等她。
      
      为了自己的事情这么麻烦,若星也特别不好意思,在那里向陈老师郑重地道谢。
      
      “不用在意,只要你明天好好考就成。”陈老师不甚在意地说。
      
      “这个放心,我都准备了这么久了。”若星说。
      
      “那就好,李若星,你这次的成绩可是关乎我的人生大事,性命攸关,知道吗?”陈老师刚毕业,平时大大咧咧的,和他们打成一片,若星以为她在开玩笑舒缓气氛呢。
      
      “那我可不能让你性命不保呀!”
      
      “我是说真的。”陈老师急换认真脸,突然秒变可怜脸,双手紧握在下巴,“拜托,若星,你要是拿上奖了,老师就可以和心上人双宿双飞了。”
      
      “啊?”
      
      “你不知道,我男朋友家里就因为我不在这里教学,死活不同意我俩的事情,我朋友给我走好关系了,你这次如果拿奖了,我就有希望来这里了,所以……”说着,陈老师还打算硬挤出几滴眼泪。
      
      幸好若星阻止了她,赶紧答应道:“好好好,我一定努力,保住你的幸福。可是……”
      
      “怎,怎么了?”陈老师赶紧问。
      
      “你确定你把这件事告诉我好吗?”
      
      “呃……”
      
      “或者你确定校长知道我参加比赛获奖而导致学校需要重招生物老师,他会开心吗?”若星有心逗逗陈老师,盯着看她的反应。
      
      “呃,若星,那个,你知道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么?”她还不等若星回答,就赶紧说,“就是善解人意,还有保守秘密。”
      
      若星无奈了,她不想说陈老师真的有点谄媚嫌疑,这不符合尊师重道的原则。
      
      突然,“扑哧”一声笑,打破了师生间的友好氛围。若星和陈老师同时看过去,只见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男孩一女孩,笑得开怀的就是那个女孩,而旁边坐得笔直的男孩也是唇角扬起。
      
      那女孩穿着嫩黄色的公主裙,看到若星看她,飞快地冲到若星面前,说:“你们讲话太有意思了,哈哈,我实在忍不住。”
      
      “谢谢。”若星随口接了句。
      
      “哈哈,你真有意思。”这小姑娘又笑开了。
      
      若星简直不知说啥好了,难道她真的很幽默,她看了眼陈老师,陈老师还沉浸在丢脸的悲伤中无法自拔,只留她在纳闷中继续茫然。
      
      可是她在茫然中仍然知道隔壁的男孩子笑了,目光中盛满了笑意,原本冷硬的面庞一下子生动起来。她不由得盯着看了好几眼,听到眼前的女孩的声音才又回神,丢脸!
      
      “我叫陶婷婷,陶瓷的陶,你叫若星是吗?”女孩一脸兴奋。
      
      “李若星。”若星笑着说道,“这是我老师,陈老师。”
      
      陶婷婷和老师打完招呼,又抓着若星的胳膊说:“你也来参加明天的生物比赛?”
      
      “对。”
      
      接下来一问一答模式开启,若星和陶婷婷越说越投机,旁边的陈老师和男孩都被忽略了。直到陈老师的朋友过来了,两人才依依不舍准备道别。若星给陶婷婷留下了家里的座机号码,承诺周末和假期都可以接到电话。
      
      陈老师在那边和朋友寒暄的时候,若星正背包等着,突然身边传来声音,“宛若星辰?”
      
      若星猛然转头一看,是那个男孩,太过好听的声音让若星下意识跟着回答:“嗯。”
      
      男孩抿了抿唇说:“韩将越,将来、超越。”
      
      “什么?”若星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名字。”
      
      “哦。”
      
      “初一?”
      “嗯。”
      
      那边陈老师招手了,若星要过去,她和陶婷婷挥手告别,又不知道怎么和韩将越讲,咬了咬下嘴唇,准备开口,没想到韩将越把手伸了过来,白皙修长的手,若星伸出手,握住,然后松开,垂下放在身侧。
      
      “好好考。”
      
      “嗯。”
      说完快步就走了。
      
      陶婷婷还在那里激动不已,后悔没问她们是哪个学校的。转头一看她哥一直盯着那边看,气恼地晃了晃他的手臂。
      
      “没事,不是有电话号码吗?”韩将越回答地敷衍,因为他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右手上,感觉那只手还在他的手里,没离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陶婷婷:哥,刚才你给若星说啥?
    韩将越:韩将越。
    陶婷婷:啥?
    韩将越:初一。
    陶婷婷:我们在聊天吗?
    韩将越将鄙视的眼神丢给了表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