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魔

作者:是橙子不是橘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南川城借尸还魂,青绕山半仙入俗世

      眼前的小乞丐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白止蹲在他面前,就这么呆呆地盯着他,看着生命从他身体里流走。突然小乞丐涣散的眼神又凝聚了,似乎费了不少力,才缓慢地向白止伸出一只手来。白止十分惊讶,回头看看四周确定空无一人,随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狐疑地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可能……难道是因为你要死了?”
      
      小乞丐的手坚持着向白止伸过来,但是止不住地颤抖,仿佛下一刻这半空中的手就要随着小乞丐的断气而掉落。白止终于伸出手准备去握住小乞丐的手,然而就在快要接触到时,小乞丐终究是咽了气,手从白止指尖穿过,重重地砸在地上。
      
      白止有点发懵,他对小乞丐的死并不是很在意,他看过太多死亡,包括自己,并不是所有的死亡都是不幸,有时候反而是一种解脱。他怔怔地盯着被小乞丐穿过的手指,心情复杂:“我还以为……”话没有说完,一股灼烧感由指尖蔓延,迅速地传遍全身,白止没过多久就疼得昏过去了,一瞬间,白止似乎又回到了那场大战,又见到了那个人……
      
      破庙太冷,屋顶的破洞又呼呼地刮着风,白止无疑是被冻醒的。他睁开眼时,脑袋还回不过神,眼睛也无法聚焦,眼前是黑压压的屋顶,身体被冻得毫无知觉,直到自己用元神慢慢修复这破损的身体后,才稍微缓过来点气,然后,他发现,他饿了……
      
      这具身体实实在在是个□□凡胎,没有丝毫修为不说,甚至既无仙根又无魔体,根本无法修炼。白止觉得自己甚是无奈,被迫进入这个小乞丐的身体,使得元神大伤,得到的若是稍有能力的身体也罢,但是这么一具废物体质,真是有苦也说不出。
      
      原本以游魂似的活在世间,少说也得两三百年才会消失,更重要的是不会冷不会饿,现在可好,无法修炼,他的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如果不充饥取暖,这个时间恐怕会缩得更短……
      
      白止晃晃悠悠地撑起来,这个身体实在太虚,虽然意识清醒,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处,他对疼痛和饥饿感受得越发强烈,每走一步,都觉得扯得元神疼。
      
      今日是上元节,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午后就开始聚集到街上,位于湖边的一条街道,早就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精致的花灯。和睦而又繁华的景象将这片土地粉饰成了无病无灾的桃源仙境。
      
      然而凡人终究是凡人,遇见真正的修炼之人,虽心神向往却敬畏有余。
      
      湖中不过是远远划过来一条小船,原本热闹的人群竟然安静了起来,其实也并不是鸦雀无声,只是原本那些吵吵闹闹的交谈,顷刻间被揉碎成刻意的低语。
      
      “这是……?”“小声点,这是青绕山的修仙世家,指不定什么时候得道登仙,便是你我祠堂里供奉的哪位神仙了。”
      
      凡胎□□哪识仙骨!
      
      青绕山虽不同凡尘俗世,修行世家也并非平庸之辈,但到底不是神仙,不过是上古时期颇有仙缘,才入了仙门,除了有仙根和些许术法外,其实与凡人一般无二。有些凡人甚至更有仙缘,与上古神仙或是一面之缘或是渊源颇深,经过点化后,也许会比青绕山的修行世家们更快飞升成仙。不过修行之路何其漫漫,青绕山已是资质不凡,然则千百年来若有一人历劫成仙便足以震撼修仙界。
      
      而此时,不论是青绕山还是整个凡间,已足足有一千二百余年无人修成大能。
      
      其实,本来是有的。
      
      大约十九年前,青绕山出现了一位天资卓越的修行者,不过十五左右,便进入了元婴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可惜天意弄人,也是这修行者空有一身修为,却不懂人心难测,竟被那魔道蒙骗,养出了一个欺师灭祖、杀人如麻的混账徒弟,拔仙台之战大义灭亲时赔上了全部修为。之后便销声匿迹,听说伤及本元,怕是命不久矣。
      
      那湖中小舟离岸不足百米时,从船蓬里走出一位十分俊美的男子,白衣蓝花纹的袖口,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用一根白带束着。这种打扮其实是青绕山的修行者的统一打扮,花纹乃是梅花所抽象而来,白带上则绣有心经,旨在时刻提醒修行者修身养性,克己自律。不过那男子却没有穿出寻常修行者的仙风道骨、神采奕奕,虽自有一股谪仙人的味道却憔悴不堪。
      
      “今日这南川城似不同往日,为何如此喧闹?”发问的正是从船篷里走出来的男子,青绕山林氏林掌门的亲弟弟林自清。
      
      “师父,今日是人间的上元节。人间不同青绕山讲求修身养性,除了各门派每年祭祖家宴就别无其他。他们喜好追忆与繁华,除了这上元节,一年里还有大大小小二十余种节日,这上元节既是供人们玩乐也是纪念某些传说。”船头的女弟子一边习惯性地为林自清披上披风,一边仔细地解释着。
      
      “苏苘,你也太把我当成个瓷娃娃了。”林自清无奈道。苏苘毕恭毕敬:“师父,你旧疾未愈,这人间浊气太重,还是小心为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佛系写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