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长郡她很平凡(现代女尊)

作者:大鱼青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不准去!”
      
      “爸!”宋长郡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要让坏人逃脱法律制裁吗?!”
      
      宋父面色狰狞地瞪着她,恨声说:“那你呢!你要让这件事人尽皆知吗?”
      
      “我...”宋长郡愣住了。
      
      “你要让你弟弟被所有人唾弃吗?!”
      
      是啊,瑶瑶怎么办,他才十六岁啊!
      
      门被“哐哐”砸响了,宋长亭惊叫一声躲在了父亲和姐姐的背后。
      
      宋长郡稍回过神,推开她去开门了。
      
      “妈,大姐!坏人抓到了吗?!”
      
      宋江见是她,疲惫的眼睛里透着些无奈:“回去睡吧。明天还要考试。”
      
      “妈!”
      
      宋江又对一直盯着她的宋父说:“过两天,给瑶瑶办休学吧。”
      
      宋父颤着唇问:“那个畜生呢?”
      
      宋江低头将眼镜摘下来,没有说话。
      
      “我问你那个畜生呢!??”
      
      “爸!”一直沉默的宋长霖抬起头,布满血丝的眼睛竟落了泪:“我对不起瑶瑶,我没想到龚舰——”
      
      宋父尖叫着扑过去捶打女儿:“他是你弟弟啊!他救了你的命啊!你怎么把他交给了禽兽!”
      
      “冉君!”宋江忙抱住了夫郎:“别打了。”
      
      “瑶瑶以后该怎么办啊?!”宋父捂着眼睛,倒在妻子怀里痛哭道。
      
      “瑶瑶呢?”宋江突然问。
      
      宋父惊地颤了一下,他冲向卫生间,却惊恐地发现门被从里面锁住了。
      
      “瑶瑶!瑶瑶!”
      
      宋江和宋家姐妹也慌忙呼唤、砸门。
      
      好在门很快被砸开了,瑶瑶也没有自残。可他披着浴巾蜷缩在浴缸里的样子,刺痛了每个人的眼。
      
      宋长霖冲进去把弟弟抱起来,放到自己房间里去。
      
      “你跟那畜生是谈妥了么。”宋父冷冷地问自己的妻主。
      
      宋江皱着眉,反问道:“如果她不肯娶瑶瑶,瑶瑶以后不就要被耽误了?”
      
      宋父伸手打了妻主一巴掌。
      
      宋江震惊道:“你干什么!”
      
      “你身为人母!要把儿子嫁给、嫁给那个的畜生?!”
      
      “我问了,他们本来就在处对象!只是龚舰想要,瑶瑶害怕——”
      
      “所以呢,瑶瑶被他....了。你们还要把瑶瑶送到那人手里?”宋父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冉君,”宋江搂住夫郎的肩:“你不也没想过报警么。瑶瑶不能被毁了,我们宋家!更是不能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宋父心灰意冷,终于逃避般地昏了过去。
      
      “爸!”
      
      “爸爸!”
      
      宋江慌忙把夫郎搂住,狠掐他的人中。宋父很快醒了,他埋在妻主怀里低声哭泣,不肯面对现实。
      
      “妈。”宋长霖走了过来,黯然说:“我对不起瑶瑶。我只知道龚舰一心追求瑶瑶,瑶瑶也对她有好感。可我没想到——”
      
      宋江失望地看着长女:“你弟弟还小,你也小吗?”
      
      宋长霖沉默半晌,咬咬牙说:“我们报警吧!不能放过她。”
      
      一直没说话的宋长亭动了动唇,她犹豫地打断了长姐的话:“大姐,沧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对瑶瑶——”
      
      “总之不能把瑶瑶嫁给罪犯!”宋长郡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但她坚决反对母亲的决定。
      
      “出了这种事,舆论会指责他的。”宋江叹了口气,对三个女儿说:“虽然这是在沧都,但也和凉城没什么区别。”
      
      宋父突然开口说:“就按你妈说的做吧。”
      
      “冉君。”宋江眼里闪过些歉疚。
      
      “这世道,从来不是偏向男人的。”
      
      宋长霖也松了口气,瑶瑶嫁给龚舰,好歹是——两情相悦了。否则,她怎得不知道如何面对弟弟。
      
      “瑶瑶和龚舰在谈朋友?”宋父面无表情地问长女。
      
      宋长霖被父亲问得一阵心悸:“嗯...我听亭亭说,瑶瑶一直挺喜欢她的。龚舰也有那个意思,我原本想等瑶瑶高中毕业再说。”
      
      宋长亭被提到名字,慌乱了一下,连忙点头说:“这次龚姐姐回沧都,瑶瑶提过她好几次了。”
      
      宋长郡想起弟弟临走前说的话,瑶瑶出门前是那么期待这次约会,龚舰却——那么这么做真的是对的么,瑶瑶会不会恨她们!可是,如果不这么做,他下辈子该怎么办?
      
      宋父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决定,会被儿子怨恨一辈子,但他还是说:“我会跟瑶瑶说的,这件事绝不许说给外人!”又冷漠地对长女嘱咐道:“让龚家人尽快跟我们见一面。”
      
      宋长霖闷声说:“龚舰家境不错,母亲开了个公司,跟心悦他家还有合作。刚才龚舰的母亲跟我们通了电话,说愿意对瑶瑶负责。”
      
      “让她过来、亲自跟我谈!”
      
      “好的...爸。”
      
      “妈,瑶瑶户口上的是阴历生日,还不满十六,这——?”
      
      “我明天联系人改一下。冉君,学校那边,就说从小定下的婚约,现在要结婚休学了。”
      
      “你们俩回房间去,这件事交给大人。尤其是你,明天还要高考。”宋江突然对两个小女儿说。
      
      “妈....”宋长郡不知这件事解决得对不对,可她已经没心思再考试了。
      
      “回去!”
      
      宋长亭拽着长郡的袖子,将她劝回房了。
      
      “老宋,瑶瑶他一心想上医科大学...”宋父想趁着这个机会给儿子在妻主这里求个保障。
      
      “等结完婚看龚家人的意思,有些家庭是不愿意女婿出去读书的。”
      
      “......”
      
      宋长郡呆呆地站在书桌前,她知道社会是性别不平等的,原本她也是这种旧俗的获利者,所以也从来没想着改变。可当这种不平等变成锁链紧紧地勒在亲人的脖子上时,一切都变得可憎了。
      
      她开始怀疑,传统就一定是对的吗。书本上说的平等,真的只是老师们不屑的解释:“上头的政策为了控制人口增长和性别比例、减少男婴夭折率而说的一句空头话吗?”
      
      女人们都是这么想的,她该站在男人一方吗?如果像陆语哥哥那样,若是他遇到这种事,宋长郡相信,他宁可头破血流,也绝不肯姑息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出了事第一反应是遮掩“家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