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洋果子店

作者:箐筂笙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普通的承诺我们普通的遵守

      你的承诺或许你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对于走投无路的人来说,确实维系希望的唯一一根稻草。
      
      五虎退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对店主安那句“希望成为像他一样可爱的孩子的审神者。”上了心。可能是因为安的眼神过于温柔,可能是分给他的带着照顾意味的甜点太好吃。但是不得不说,店主的那句话让现在的他存了一份“能得到拯救”的希望,也不由自主地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像是溺水的人身边最后一块浮木。
      
      短刀的机动向来十分优秀,五虎退发挥了自己自己最大的机动值,穿过漫长的时空隧道来到万屋。但是他很明显忽略了,与本丸时间同步的万屋,现在也是晚上。洋果子店的门紧紧地关着,透露出坚定的拒绝的意味。
      
      就要来不及了。五虎退捂着因为剧烈活动而剧烈欺负的胸膛喘着粗气,想起在房间外面听到的一期哥他们说要解决审神者的计划。刀剑一旦弑主必然会暗堕,他们已经努力坚持自我坚持了这么久,要是因为那个人渣而暗堕真是太不值得了。再看一眼关了门的洋果子店,五虎退的眼中露出一丝疯狂神色。万屋的店铺都有店主设下的保护阵,如果破坏的话收到消息的店主一定会赶来的。这么想着的五虎退握紧了自己的本体,准备狠狠地刺入橱窗的玻璃中。哪怕会伤害到自己他也认了,绝对不让本丸的大家陷入暗堕的境地!
      
      但是他心心念念的店主还不等他破坏橱窗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逆着月夜晦暗的光芒,披星戴月宛若神明一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其实安早在五虎退进入万屋的时候就发觉了他的存在,毕竟不是所有沾染了一丝暗堕气息的付丧神都有机会出门来到万屋的。但是安也不确定五虎退是不是就是来寻找自己的。与其承担自作多情的风险不如等待这个孩子表达出确切的意图再出现。但是安万万没想到,这个孩子一来发现关门了,就冲动的准备砸玻璃……玻璃碎了事小,要是这个孩子被保护阵反弹的攻击碎刀那就太惨了。
      
      人类对幼崽有一种自发的保护感,尤其是女性。幼崽总能完美激发女性心中名叫“母爱”的情感,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秒成为钢铁女汉子。
      
      “那么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安蹲下身拉着五虎退的手轻声询问。
      
      “您曾经说过希望成为像我这样刀剑的审神者的话!现在我请求您成为我们的审神者吧!救救一期哥他们!”五虎退紧紧攥着安的手,声音里带了崩溃的哭腔。
      
      神明的请求总是带有束缚性,哪怕付丧神只是最低等的神明也一样。感受着五虎退加注在自己身上的请求,安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拉着五虎退的手。
      
      “那么带路吧。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既然已经意外与神结缘,那就顺其自然加深缘分,让因果线紧紧缠绕着彼此。
      
      被五虎退带进本丸里的安正好赶上了刀剑弑主的最后一刻——渎职的审神者被刀剑们联手压在地上,而一个付丧神正举着一振有着新月纹的太刀正准备对着审神者穿胸而过,准备了解他这充满错误的一生。
      
      不可以让这一切进行到最后一步。安抬手就用灵力缴了那振准备用来行凶的太刀,强行将其吸引到自己手边,紧紧地攥在手中强硬地没收了作案工具。与此同时站在他身边的五虎退也哭着扑了过去,对着一个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喊了一声“一期哥”。
      
      被压在地上的审神者看见安可兴奋了,毕竟在场就他们是人类,是族类。他对着安伸出手,庆幸的光芒从眼中激射而出,一张脸上的表情都充满“得救了”这三个字。可是安完全没看他,安细细看过钳制着审神者的付丧神,发现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太刀。虽然她并不是审神者,但是托阿聆的关系,还是知道太刀在晚上侦查为几乎为零,换句话说也就是夜盲症。
      
      能让这么多夜盲症倾群出动,这个审神者也是犯了大过错了。安握着那振太刀一时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但是对上了刚刚握着太刀的那个付丧神意味深长的眼神,想也没想就把刀抱进了怀里,用肢体语言表示,被没收的作案工具暂时不归还。
      
      趴在地上的审神者再次对着安的方向伸手,声嘶力竭地大喊:“救救我啊!这些废物要伤害我啊!大家都是人类!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对上审神者那希冀的目光,安往后退了一小步。她本来就不了解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是有资格评断这一切的人。她只是受到了五虎退的请求,来“拯救”这些付丧神而已。
      
      “我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对于你们的恩恩怨怨我并不是当事人也没有办法评断。我只是这个孩子请来帮忙的。”安抱着太刀决定实话实说,她受到的教育里有“不要随意插手他人恩怨”这样子的一项,而且家里长辈也曾经说过——曾经有个活到了200岁的老人分享长寿秘籍的时候,说过,少管闲事是活得久的最棒的方法。
      
      审神者还想说点什么,可能是再次请求也可能是辱骂,但是在他刚刚张开嘴的时候,就被付丧神把头踩下去了。施施然踏过审神者头颅的付丧神对着安伸出了手。
      
      “姬君既然喜欢抱着老爷爷我,老爷爷也不好意思拂了姬君的爱意。只是可以先让老人入鞘吗?虽然已经是老爷爷但是刀刃还是很锋利的哦。”
      
      措不及防撞入落了新月的眼中,安怔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一下天,确认月亮还在天上,并没有真正被眼前这个付丧神收入眼中,而后想起自己怀里正抱着人家的本体,算得上是在非礼人家。然后赶紧将本体还给他,同时郑重的许诺。
      
      “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虽然现在的场景讨论负责与否的不太适宜,但是三日月还是笑了起来。他接过了自己的本体,开始盘算让面前这位五虎退拉来的姬君接手这个本丸的可能性。毕竟已经和审神者撕破了脸皮,不可能善终了。虽然还不清楚这位姬君的品行如何,但是简单的应急一下还是可以的。
      
      五虎退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大声强调:“店主她答应过我,会成为我的审神者的!”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那么这位曾经的主君要怎么处理呢?”三日月看向烂泥一般的审神者,眼中凌厉的杀意几乎就要化为实质。
      
      这时候狐之助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在审神者以为得救了的时候,干脆利落地咬断了审神者的喉咙。点点红色的血液沾在狐之助黄色的毛发之上,映衬着它脸上描绘的红色神纹是说不出的诡异。
      
      狐之助咧开全是鲜血的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前任审神者已经死亡,请新的审神者接手本丸。”
      
      “不要太过于意外,这是必然的选择。”对上众付丧神疑惑的目光,狐之助解释,“刀剑弑主会暗堕,就算新的审神者不介意你们暗堕,但是你们当着她的面杀前任审神者,势必会让她感觉没有安全。而如果是新任审神者动手,难免会让你们觉得她冷血没有人性,在不了解事情的情况下连自己的同胞都杀。这么看我动手最为妥当,好歹也是曾经偷吃了小狐丸殿下油豆腐的狐之助,我也是稍微会一点的。”
      
      狐之助凝视着安许久,然后低下头:“这个本丸就拜托您了。”
      
      喜提本丸的安叹了一口气,她是绝对没想到不久前阿聆才问她要不要当审神者,现在她就喜提了一个本丸……阿聆这个开光嘴真的是夭寿了啊,而且总感觉自己身上的因果线越来越多,她揉揉太阳穴承应了下来。
      
      “交给我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安倍云叶喜提本丸——进入正轨啦,之后会轻松起来了。
    见第一面就抱上了,今后感情的走向应该会轻松一点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