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洋果子店

作者:箐筂笙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普通的暗堕本丸普通的求生

      刀剑该为利器,稍有不慎,伤人伤己。但是许多的刀剑付丧神深陷在渎职审神者的的胁迫下连基本的尊严都无法留存。
      
      五虎退所在的本丸就是其中一个暗黑本丸,审神者对刀剑付丧神的恶意可绕地球十圈,而本丸里的刀剑付丧神们就在这样子严重胁迫的环境下苟且偷生。宛如被生在在石缝中的细苗,在努力向上攀爬着渴望触碰阳光,但是阳光什么时候会洒下呢?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
      
      在本丸中,短刀被太刀大太刀们严密的隔绝在审神者视线之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渎职审神者的通病,他们向来见不得短刀,一期一振还记得审神者对着他的弟弟们呸口水骂骂咧咧的样子。
      
      “呸,明明是刀剑却长得如此软弱可欺?不是刀吗?怎么就没有一点刀的样子呢?”
      
      然后当天乱藤四郎就被审神者扔去单骑出阵了,审神者也没做得太过分,好歹意思意思给了一个绿色的刀装,然后这个刀装在出阵前被三日月宗近偷偷换成了金色的刀装。以至于后面的出阵救援都是三日月一手包办的。这振天下最美的刀剑彻彻底底地收起了他平时所表现的老人的模样,露出被掩藏起来的锋芒。
      
      五虎退还记得爆了真剑必杀的三日月一身是血拿着濒临碎刀的乱藤四郎归来的场景,五虎退颤抖着从三日月手中接过自己就快碎刀的兄弟的,坚强的没有让盈在眼眶里眼泪流淌下来,没碎,还好没有碎。
      
      眼底落了新月纹的付丧神沉默地看着五虎退小心把乱藤四郎的本体勉强塞进衣襟抱在怀里,他双手护着怀里的动作,像是求生的人找到了同伴一般的珍重。露出锋芒的付丧神柔和了身上锋利的气息,大概就是为了这些孩子模样的短刀,他们才能坚持下来的吧。
      
      而那个时候的一期一振在哪里呢?五虎退记不太清了,似乎因为刚刚维护了秋田藤四郎被审神者罚去远征了,被审神者故意隔开了和弟弟们的联系。事后赶回来的一期一振看着濒临碎刀的乱藤四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紧紧攥着拳似乎在苛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弟弟。
      
      审神者从不克扣太刀大太刀们的修复材料,但是短刀想要修复几乎是不可能的。乱不是第一把陷入回归本体挣扎存货的短刀,也不会是最后一把。
      
      亲手把乱藏进存放沉睡的栗田口本体的抽屉里,亲眼看着这个抽屉拉合从鲜少使用卡涩难拉到如今的顺滑流利只需要轻轻一勾就会被拉出来了。一期一振心中的悲痛是苍白语言所无法表达浓重,但他绝对不可以就在这里示弱放弃,也不可以轻易表露自己悲伤的情绪,他是栗田口家的大家长,栗田口唯一的太刀,如果连他也选择悲伤,那么栗田口就没有人可以照顾了。
      
      和在门口的鸣狐眼神交流示意让他照顾好藤四郎短刀们后,一期一振深吸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表情,重新挂上了他曾经温柔得体的笑容去向审神者做这一次远征述职。脸上的笑容能伪装出来,但是眼底的恨意却是怎么也收敛不住。
      
      相较于栗田口短刀挣扎求生,三条家的短刀小天狗今剑处境要好上不少,因为三条家就他一把短刀,他单独行动躲着审神者的话,审神者也不会特别注意到他。而且三条家有太刀大太刀刀,托他们的福,托审神者对他们的宽容,他们偷偷省下的材料全部被一股脑塞给了今剑,用于他制作刀装,或者是修复。今剑有心要帮助水深火热中的栗田口短刀们,但是鸣狐却拒绝他的帮助。
      
      “你帮不了他们所有。”鸣狐罕见的没让小狐狸代言,而是自己说话。栗田口的小叔叔看着依旧蹦蹦跳跳活泼今剑想起藏身在抽屉中就快碎刀的短刀们,想说点什么但是却又表达出来。只能摸了摸今剑的头,心里希望他能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下去。
      
      左文字家受到审神者严苛对待的并不是短刀小夜左文字,而是四花太刀江雪左文字。他心中所坚定的不想杀戮的想法,实打实的激怒了审神者。审神者最痛恨的就是没有刀剑样子的刀剑,一个个都拿乔以为自己还是高贵的要被放在博物馆中好好呵护的刀剑,现在他们不过他的走狗而已。幸好,幸好小夜左文字正对审神者的胃口,这以复仇为名的短刀一点也不掩饰他作为刀剑锋利。
      
      小夜左文字明白审神者正喜欢自己身上那为了复仇磨砺而出的肃杀气质,他也为了能让审神者放过自己的大哥不喜欢杀戮的江雪左文字更刻苦地去磨砺自己。虽然保全兄长他很开心,但是偶尔休息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得正确。他回想起曾经在演练场遇到的别的自己,明明本体都是同样的刀剑,但是总觉得和自己本质上有着什么不同。
      
      三日月宗近算是本丸里活得最舒服付丧神之一了,因为他是高贵的稀有的刀剑,也因为他是天下五剑最美的那振,审神者对他有着奇异的宽容——毕竟五花刀都是时之政府重点监察对象,有个什么好歹他们这些审神者都是要被惩戒的。
      
      同伴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唯有他没有活在那样的漩涡中,三日月觉得自己愧对同伴们。明明都是一个本丸里的同伴,他却连相互扶持都做不到。他出阵救助乱的事被审神者发现了。
      
      “下次你要是再为了那些短刀把自己陪进去,我就让全本丸的短刀一个个碎给你看。”审神者带着恶意的话语又在在的耳边回想,那浓重的恶意像是藤蔓一样紧紧绕着他的心脏,“三日月宗近,你想看吗?”
      
      昨夜凝在屋檐上的露水正顺着屋檐滴下恰好落在杯中,三日月沉默地握紧了手中已经失去温度的茶杯,仰头无声地叹了口气,对着明朗的天空,灼目的太阳无声地哀求。
      
      请求高天原之上的神明开眼,救救他们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