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故曳生凉

作者:乌龟叔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归(二)

      “ 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flight will land in China in an hour. ”
      空乘小姐甜美的声音传来,凉凉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大片大片的白色云朵,以各自的大小形态漂浮在空中,飞机的机翼将它们打散,它们又重新聚在一起,像是永远都不会分散一样。
      五年的时光,不长不短。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带着她说不听道不明的一丝丝情绪,落在即将降落的故土上。
      小禾絮絮叨叨的在凉凉的耳边说个不停,声音都能盖过飞机嗡嗡飞行的声音,凉凉着实是有些头大,索性干脆也不睡了,她现在着实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受到了蛊惑,听小禾说什么对国内不熟悉,肯定会迷路的,然后一时同情心泛滥决定跟她一起同行,买了同一航班的机票,甚至还选择坐在了一起。凉凉看着小禾那兴奋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过放在一旁的杂志看了起来。
      小禾是她同事的女儿,典型的华侨,在伦敦出生从来没有回过国,对国内的向往也只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非常的迷恋近几年刚刚崛起的画家安木。听闻安木这次在国内要举办个人画展,巴巴的求了她母亲好久并且保证一直会跟在凉凉的身边保证不乱跑,而且看完画展立刻回去,她母亲才勉强同意。
      小禾在国内的亲人几乎都已经不常来往。拿小禾本人的话来说就是,他们估计都不知道我出生了。
      凉凉觉得她形容的很到位。
      “我真的好激动,凉凉,这次安木在国内举办画展,听后援团说安木本人也会出现呢。”
      凉凉刚将杂志翻过一页,闻言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小禾:“安木还有后援团?”
      安木,一个很神奇的存在,以一组空洞、哀伤和爱恨两难见的画作深受当下画迷的喜爱,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刮起了一场安氏之风。
      凉凉见到过那组画,她公司的老板曾经在开会上提及过,并且将那组画以ppt的形式给他们展现了好几天。话题则是紧紧围绕东方女性对爱的诠释。
      那组画,画的很精致,画里面少女的表情,甚至是眼里面流落出的情绪都展现的淋漓尽致,也确实如大家给的评价那样,很空洞。却空洞的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能够将人吞噬,一不小心便能随着那幅画步入万丈深渊一样。画中少女的哀伤、忧愁和爱恨交织,爱而不得的情感仿佛就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天边。
      然而,每幅画中,最特别的还要属那少女的背后了,画作分为春夏秋冬,每幅画中少女的背后都依稀出现有一团黑影,那团黑影不远不近。从不靠近,也不曾远离。总是在每幅画里根据少女的位值、角度随意变化着。
      那是一名守护者。从黑影的轮廓上面来看,是一名男子。
      也难怪会受到女性的追捧,甚至是大多数的男性。现实中的感情有大多数的爱而不得,人们常常觉得感情很美好,走近了才发现,有很多的瑕疵,想象的美好和现实带来的落差导致一段又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女生大多数会希望自己身后永远都有一个骑士守护着自己,而现实中,谁又能守护谁多久?男生大多数是既长情又冷情的。
      小禾俏皮的声音传来:“对啊,我们安大画家那么帅,怎么可能没有后援团呢?况且那么有才华的画家还年纪轻轻的真是不多见呢。”
      凉凉省然:“你怎么知道他很帅?何况没有证据表明‘他’就一定是个男的?”
      “他一定是个男的,报道上面已经说过了。”小禾反驳道:“娱乐有可能有假,可是我妈说新闻报道的大多数都是真的。”
      “万一这只是营销手段,对方其实或许是个男的,但是长得其实并不是很帅,就像最近上映的那个克罗斯电影里的那个大叔一样,其实是个秃顶。”
      小禾似乎也想到了克罗斯电影里面的那个大叔,不由得有些头皮发紧,却还是故作认真的道:“凉凉姐姐,那样一个能创作出‘见’一系列画作的人,肯定不会长成那样的吧。”
      凉凉也不忍心那样的一幅画作是出自于一个那样的人之手,虽然他们不是有什么美丑的歧视,总归好的事物人更容易欣赏和接受一样。只得点了点头。
      小禾见凉凉点了点头,一时不知道再说点什么,便拿过凉凉手中没有看完的杂志看了起来。一时间凉凉觉得整个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余光瞥见将书拿反的的某人,凉凉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或许刚刚自己不该那么去描述,让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女去想象自己一直喜欢的偶像其实是个秃顶,好像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但愿不会给她心里留下什么阴影。凉凉想着,觉得有必要挽回一下,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飞机提前降落的消息传来,小禾圆溜溜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转,出声问到:“凉凉姐,我们是要到了吗?”声音里是难掩的兴奋。
      “是的,我们到了啊。”近乎喃喃自语的声音从凉凉的口中传出来,很快就被空姐甜美的声音盖过。
      小禾却已经兴奋的从窗口向外望去:“哇,凉凉姐,国内的天空都让我感觉到不一样呢。我终于自由啦!”
      凉凉的目光落在机场涌动的人流上,熟悉的口音,熟悉的东方面孔,回来了吗?这片她曾生长、曾欢笑的故土。
      走出机场通道的时候,小禾母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还是有些不放心,拜托了朋友的儿子过来在机场,凉凉只好改变了出去的方向,带着小禾往南边走去。今天机场的人不是很多,大概是因为旅游淡季又加上周内,整个机场的人寥寥无几。凉凉很快通过小禾母亲发过来的照片找到了来接小禾的人。
      来人身穿棕黑色的大衣,高挑的身材,带着墨镜,凉凉看不清楚表情。走近后,那人摘了眼镜,漏出梨涡大小的酒窝,冲着她们笑了笑,凉凉还以为是个高冷的人,没想到这画风转变的让人措手不及。
      “你好,我叫顾裴。”顾裴率先伸出手打着招呼。
      “你好,安凉凉。”
      “凉凉?这个名字倒是很特别。”顾裴很是中肯的评价道。
      凉凉笑笑,身边的小禾探出个头,口气有些的不开心:“顾裴哥哥,怎么又是你。”
      顾裴有些无奈:“那你指望谁来接你这个调皮捣蛋的家伙。”
      “哼。”小禾重重的哼了一声,才小声的对凉凉说道:“凉凉姐,你家要是有地方住的话,我跟你去你家吧。”
      还没等凉凉说话,顾裴抬手在小禾头上就是一记板栗敲;“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每次我去伦敦偷偷带你出去玩的时候你忘记了,这才多久,你就不认哥哥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摆明了是互不相让的架势,凉凉只好揉了揉眉心,一幅无可奈何的样子站在一边,等着两人能够吵够了,停下来。
      “沐宸?”正在走路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可欣回头叫道,见白沐宸没有回答,赵可欣顺着白沐宸的目光看过去。
      身体木然僵住。
      安凉凉?那个眉眼间带着丝无奈又有些笑意的人是安凉凉?她好像变了好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起码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些什么。她还是那么的漂亮,身穿粉白相间的大衣,配上长筒靴,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整个人还是那么的青春和灵动。
      赵可欣的声音带了些不自然,却还是开口问到:“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那边似乎注意到了她们,凉凉在小禾的提醒下,抬头看了过来。在看到白沐宸和赵可欣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直到消失不见。
      果然重逢是一场不可预知的赌博,它带给你的变数足以让你的心思五味杂坛。
      这是一场怎么样的重逢,在诺大的机场,他的目光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她,她在他那不知道什么情感的目光中无处遁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