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故曳生凉

作者:乌龟叔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归(一)

      凉凉,那是年少时的梦呓,是一场你做过的梦罢了,那些过往的爱恨情仇,不过须臾数年罢了,忘了吧,统统忘了吧。
      唯有忘记,方能重新开始,获得新生。
      看不清楚那人是谁,只听到那充满诱惑的声音不断的在凉凉的耳边响起,凉凉下意识的喃喃出声:“不要,不,不要。”
      胸口一瞬间的窒息,接着便是接踵而至的黑暗,压迫着凉凉最后的一丝意识。
      房间的东西很单调,灰色的墙面上只有一幅梵高的星空,落地窗前面亮着一盏微黄的灯,床头柜子上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微微散发着光晕。空气中淡淡的清香从加湿器里散发出来,黑白相间的被子里露出一缕长发。
      这么多年睡觉将头埋在被子里的问题还是改不掉,埋着头睡觉的坏毛病反而越发的成了凉凉这么多年来的习惯。
      像是孩子吃了糖果,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被子里的人睡的很不稳定,略带轻颤的身体和那若有若无的喃喃自语似乎可以预想到梦中的场景并不美好。加湿器的声音还在呼呼作响。
      安静的房间里突兀的传来滴滴滴的声音,凉凉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按掉晨起的闹钟,手拉过快要掉了一半到床下的被子将自己彻彻底底的裹起来,连最后的一缕头发丝都不放过,才打算心安理得得睡去,她记得今天是礼拜六不用上班,心里嘀咕着,什么时候定的闹钟,扰人清梦。
      奈何还没有再次进入梦乡,手机里急促的铃声就传了来,凉凉不耐烦的将被子掀开,露出半个脸,拿过手机按了接听键。
      声音里还有一丝没有睡醒的慵懒:“喂?”
      飞机航班人员甜美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安凉凉小姐您好,抱歉打扰了,我是国内民航客服25号工作人员,您订购的本次飞往国内的T-1132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您还没有登机,请问小姐您需要取消本次航班或者改签其他的其它的航班班次吗?”
      凉凉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停滞,起飞?航班?改签?还没睡醒的大脑敏感的将这几个词在大脑里来回的旋转,旋转,旋转。
      “安小姐,请问您在听吗?”直到半天没有收到回音的客服人员声音再次传来。
      凉凉才略带歉意的回复道:“不好意思,取消吧。”
      “好的,安小姐,您将取消本次的航班,如果有什么问题请您随时来电,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很公式化的口吻,却莫名的让凉凉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意,拿过散落在一旁的外套披在身上,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牛奶,打开喝了一大口,才觉得嗓子好了一些。
      索性也睡不着了,放下牛奶罐,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走到窗边,凉凉顺手打开窗户,眺目望去。
      今天路边的行人似乎比以往多了很多,凉凉双手撑着下巴视线落在远处的灯塔上,清晨有些湿润的风吹来,吹乱了凉凉的头发。
      伦敦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凉呢,跟她的名字一样。
      记忆里好像也有谁曾经问过她:“凉凉,你的名字真特别,哪有人会叫凉凉的。”
      安凉凉,她妈妈起的名字,说是好养活。
      小时候凉凉经常生病,大多数都是因为着凉引起的,所以她妈妈经常凉凉、凉凉的叫着,后来叫着叫着习惯了,最后她妈妈灵机一动想着索性给她起个这样的名字算了。她爸爸当然不同意,又拗不过她妈,于是联合着她外公姥姥,爷爷奶奶一起轮番上阵劝说她妈,就在她妈妈快要动摇的时候,家里人发现她已经一个礼拜都没有在着凉过了,她妈妈得意当着所有人的面炫耀:“你们看,咱家凉凉自己都同意了。”
      记事后她爷爷说,起了这样的名字后,她确实就再也没有着凉过。
      自此,她的名字尘埃落定。
      看向灯塔的目光慢慢带上了点暖意,她不管人在哪里,走向何方,她的名字永远都跟家人是一起的。那沾染着家人血脉的姓与名是走向远方也能来回拉扯脐带。
      手机盯的一声,拉回凉凉的思绪,航班已经取消的消息传来,盯着信息看了许久,直到手机屏幕暗下去,凉凉也没有觉察到。
      这是她第几次取消航班了?她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从来伦敦的那天开始,她便常常每隔几天定一张回国的机票,然后客服打来电话提醒她,然后她要求取消。
      周而复始的操作,竟也莫名的成了她在伦敦坚持下去的慰借,仿佛是告诉她,她是有回去的选择的。
      那个她熟悉的城市和国土,她也可以欺骗她自己那不过是一张飞机票的问题罢了。
      她在陌生的城市里黄昏日落,朝朝暮暮。
      “凉凉,国外那么多年,该回家了。”昨天爸爸那无奈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清晰回荡在凉凉的耳边。
      凉凉紧了紧手中的手机,收回目光落在手腕上白玉的镯子上面,那里刻着小小的凉子,是出国前她爷爷送给她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该忘掉的都忘记了吧,那些忘不记得便先留着吧,留给时间或者也是留给自己。
      凉凉的食指来回摩擦着镯子上凸起的凉子,眼里充满了笑意。
      她是该回家了,回到那个她从小长大,日思夜想的地方了。
      索性凉凉在伦敦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办理手续也很简单,她只需要把手上整理好好的资料交接给新来的那位金发美女就可以了,整个交接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然后便是上级领导签字。
      领导是个很有诗情画意的中年男子,也很喜欢中国文化,当时招收凉凉入职的时候也明确的对凉凉说过,看中的便是她中国人的身份。人也很好相处,经常会做一首诗拿来让凉凉品评一番,经常都是不做到最好就不罢休,凉凉有时都怕这位领导,却又对他热爱中国文化的方式无可奈何。所以便搞得自己常常头疼不已。
      凉凉要离开的事情,让这个领导很失落,他一直将凉凉当作知心好友,更是能促进他对中国文化了解的一个好帮手,他以为凉凉的离开是因为对公司不满意,再三追问并且要求给凉凉加薪的情况下,凉凉才无奈说出了离开的原因。
      他只好作罢,并要求凉凉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来他们公司,他公司随时都欢迎凉凉回来。
      西方人常常都不达目的不罢休,凉凉只好谢过了他的好意,表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也不知道他听没有听明白,还笑着对凉凉说了句:“you’re welcome at any time.”
      拒绝了同事的欢送会,凉凉在隔壁同事眼巴巴的注视下挥了挥手,抱着档案袋走出了公司。
      她向来讨厌离别,却总是在体验这种感觉,来伦敦在么久,她的邻居,她的上司,她隔壁的同事或多或少的都在帮助着她,帮助她成长,帮助着她独立,甚至帮助着她面对人生的各种色彩。
      她不能承诺以后还会再见面,或是某个时间还会停下脚步来这里看看,未来还很长,她怕给了别人承诺而她自己日后做不到。
      何况那些人是她心里最珍贵的收藏,凉凉脚下的步子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好像这样就能逃离身后人那希冀的目光一样。
      天空不知何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遮住了凉凉眼里的情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