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魔

作者:除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折枝(3)

      
      “你一个人来的?”
      邰新火道:“霜质在外面。”
      他拿起茶壶给她倒了杯茶水,神色淡然。邰新火揣摩不出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何到了青黎却不跟他们联系,犹豫了一下,她问道:“您要回教中看看吗?”
      “一切还好吗?”
      邰新火摇了摇头。
      
      翌日,白鸢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司空骞像是算准了时候,差小二烧了热水给他送上来,让他沐浴更衣。
      下楼吃饭时,司空骞给他介绍了邰新火和裘霜质。
      裘霜质看起来比白鸢大不了多少,浓眉大眼,脸色苍白,吃得很少,眼睛像是要黏在了邰新火身上,她在哪,他的眼神就跟到哪。
      吃饱喝足后,他们收拾了东西,前往露浮山,也是目前折枝教众人所在之地。
      露浮山山势险峻,半面顽石,半面密林。山中有谷,这谷原本设有上古残余的封印阵法,以一条溪为界,溪北有鸣禽走兽,万木葱茏;溪南顽石如鬼,每逢月圆夜会传出凄绝哀鸣。
      “不过半年前,我们发现了阵法的一个小小豁口。大概也是年代太久远了,阵法开始不稳定的缘故。那时恰好教主失踪,华景盟不知从哪得了消息,续竹山庄牵头,要乘机一举剿灭我们这‘魔教’。教中内乱了一阵子,逃的逃了,叛的叛了,我们剩下的人就进了露浮山,”裘霜质笑了一下,并不是真心实意的笑容,而是饱含着嘲讽和憎恨,“暂且避避风头。”
      白鸢知道他这是冲谁,心里有点不舒服。他家亦是华景盟中一员,裘霜质的讽刺与恨意像是劈头盖脸浇在了他身上。可他此时没有身份和立场去争辩。白鸢感到沮丧,再一次意识到,江湖并不快意。他跟着司空骞深一脚浅一脚地跨过那条宽阔的溪流,寒风一吹,他打了个寒颤,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就这样走进了恶名远扬的魔教的地盘。他裹紧单薄的衣裳,暗暗下定决心,更加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否则这地方定会将他撕成碎片。
      司空骞察觉到白鸢朝他靠近了一点,以为他冷,便稍稍搂过他一些。身后的邰新火看到这一幕,眼眶霎时泛红,裘霜质想安慰她,手刚触及她的衣袖,便被甩开了。他眸色一黯,抿唇看着她。邰新火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我……没事,你去前面给他们带路吧,鬼哭坟那儿不好走。”
      鬼哭坟是一处小小的坟包,被一大圈石头围着,无碑无铭,怪石嶙峋,跟刀削过一样。就是这地方,每逢月圆,悲鸣如鬼,于是折枝教的人给取了这样一个名字。穿过鬼哭坟,便是折枝教安营扎寨的地方。
      
      眼前的场景与白鸢所想不同。来往男女均衣着朴素,面带笑容,有洗衣晾衣的,有生火烧饭的,有在空旷草地上比划刀剑的。乍一看,就像是普通的乡野人家。
      “教主!”有人注意到他们,顿时惊呼出声。
      从临时搭建的草木屋里又钻出了更多的人,总数大约有三四十。
      白鸢迷茫地看着他们,心想:这是折枝教吗?
      自司空骞从露浮山一战成名之后,白鸢听到的一切关于折枝教的传闻都是坏的。他们是邪魔外道,凶神恶煞、残忍冷酷、冷血无情。可是当这些人满脸高兴地来迎接自己的教主时,神情与那些见到父亲的弟子们无甚不同。白鸢忽又看到,热情的人身后,也有人神情冷淡,自顾自做着事,没朝这里投来一眼目光。
      司空骞朝所有人笑了笑,先为自己失踪这半年道了歉。他说完,人群中便爆出一阵激烈的控诉——当然不是对司空骞的。白鸢费力地听了一会儿,从杂乱的吵闹里挑出几个关键词,大意是司空骞离开后,很多曾经冲着司空骞来投靠折枝教的人都叛逃了,叛逃的原因是华景盟要联合围剿折枝教,折枝教没了司空骞,也就江湖一个二流势力罢了。一开始大家还说要硬干到底,后来华景盟真的来了人,虽说只是试探的先锋,但也让他们吃足了苦头。那阵子大家整日人心惶惶,不知如何是好,最终是裘霜质站出来领导大局,使计调虎离山,带着大伙躲进了露浮山谷。
      司空骞安抚了他们,待大家情绪冷静下来之后,挑了个空屋子钻进去,让平日教中主事的那几个人过来,他要同他们商议些事。白鸢也跟了进去。司空骞看了他一眼,没赶。
      陆续进来了四个人,裘霜质和邰新火在内。司空骞看着他们,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不对,“老蒋和岑岑呢?”
      四人面面相觑,裘霜质顿了一下,开口道:“当时我、蒋叔、子桐哥带着一帮兄弟引开了续竹山庄的那群走狗,蒋叔……还有一些兄弟,没能跟我们过来。岑岑当时负责殿后,现在在后面的屋子里,养伤。”
      司空骞沉默了一会儿。“尸骨呢?”
      “子桐哥后来带人去找了……当时他们已经暴露了行踪,所以就地埋了,简单立了墓碑。”
      司空骞缓缓看过面前那四张脸,都是掩不住的疲惫,他心中微动,道:“这段日子辛苦你们了。”
      之前沈寄傲给他看那些密信与情报时,他还怕折枝教的确已经变了。就像沈寄傲说的那四个字:“人心易变”,他不是没经历过。可是看着眼前这些人,他就知道,他们没变。司空骞揉了揉太阳穴,把防备卸下,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开门见山:
      “我听到一些风声,说你们前些日子,烧了鹿郡沈府。”
      裘霜质正要说话,有人却拍案而起:“你来就是想质问我们这些的吗?沈府?你管我们烧了沈府还是王府?你怎么不问问那些死去的人?怎么不问问蒋叔临终前说了什么!你怎么不问问岑岑现在情况如何,问问大家过得好不好?你嫌我们做错事了是不是?”那人说到最后一句几乎哽咽,“你有没有想过是谁害我们落到如今境地?”
      邰新火脸色一变,“魏子桐,你……”
      “你闭嘴!”
      他一凶邰新火,裘霜质便瞪他,低喝道:“子桐哥,你冷静点!”
      “我冷静?这半年我一直忍不住想,若不是他当年因一已私仇当众杀了林锦秋——还杀得那么难看,咱们如何会被江湖人斥之为人人喊打的魔教?我们这位可亲可敬的教主要是死在外面了倒还好,若是没死,为何一点消息都不给我们?他知不知道我们在食的是他的恶果?”
      “子桐,”他身边那个自进门以来就没开过口的男人终于说话了,“过分了。”
      魏子桐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司空骞,双手用力抓住木质的桌面,几乎要抓出印来。
      司空骞缓缓抬头与他对视,“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要创立折枝教?为了做好人好事,收容外面那些人,收容你们?”司空骞霍然起身,“是为了报仇!报我的仇!你要是不想待在这儿,没人拦你,走出去,别用折枝教的名头做事。”
      “你以为我稀罕?”
      “虞县大灾时,是你求着我救你,我救了,还给了你功法。折枝教在白垣时,我把在白垣一半的酒楼交给了你。你觉得我欠你?如果你死在了虞县,你后来又哪来的机会英雄救美?阳婉一个千金大小姐会看上——”
      魏子桐吼道:“阳婉死了!”
      屋子顿时一静,空气仿佛凝固。
      少顷,司空骞拉了白鸢一把,让他跟着他,“霜质,出来。”
      
      白鸢被拉得踉跄了一下。他被这番对话震傻了。白鸢跌跌撞撞地跟着司空骞出门,看着他的背影,不解地想,这怎么能是他说出来的话呢?他身上是有血海深仇不假,可外面那些人,大部分都很崇敬,也很信赖司空骞,他怎么能说,他不是为了收容他们,而只是为了报仇呢?他……真的只是为了报仇吗?
      有人好奇地打量他,白鸢难受地避开他们的目光,仍沉浸在不敢置信里。
      司空骞克制着起伏的心绪,问裘霜质,“你们是不是从沈府搜刮了些秘籍兵器?放哪了?”
      裘霜质指了一下,“东南角落的那间棚屋里。”
      司空骞一点头,转身就要走。裘霜质喊道:“大哥,”司空骞回头,裘霜质抿了抿唇,“不是只有子桐哥一个人那么想。大家这些日子过得实在不能说好……大哥,这半年,你去哪了?”
      司空骞平静道:“你也是那样想的对吗?”
      裘霜质神色复杂,想说什么,又没开口。邰新火追了出来,司空骞不再看他们,倏然转身,朝东南方向去。
      
      司空骞带着白鸢到了那间棚屋,把门关上后,似乎累极了,整个人都卸了劲。他看着棚屋分隔两道,一边养着的鸡鸭,散发着怪味;一边堆着秘籍与兵器,这些东西放到江湖上很可能引人趋之若鹜,但眼下就这样被随意丢着,与鸡鸭同棚,让人觉得荒唐可笑。司空骞自嘲地低笑了两声,目光落在白鸢身上,蓦然道:“你也希望我死吧?”
      白鸢看着他神色,忽然明白了,他是在伤心。他觉得司空骞说的那些话伤人,魏子桐说的话难道不伤人吗?他只是被伤了心,那些话里恐怕还有太多气话的成分。白鸢想明白这一点,之前的不可置信全变成了心疼。而司空骞这一轻飘飘的问句,更像是铁钉打进了他的心口,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白鸢上前抱住他,抬头亲他,笨拙地、温柔地用唇摩挲着唇,他坚定地说:“我不希望你死,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司空骞退开一点,摸了摸白鸢的脸,笑了,“是谁看上了谁啊。”
      白鸢没想到他还记得那句调笑之语,顿时脸色涨红,不敢看他。司空骞叹了口气,双手锢住白鸢的腰,将他往自己怀里一搂,下巴抵在他肩上,呼吸就在他耳畔,“以后别说这种话了。也不要喜欢我。我不是好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