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魔

作者:除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满城风絮(2)

      
      “你先说清楚,你跟他是怎么回事?”
      那只小天鸢忽地嘤嘤叫了两声,扑腾着窜进了温灵妙怀里。温灵隽伸手戳了戳它,脸上慢慢绽开一个笑容。他轻声把离家之后的事说了个大概,谈到那场荒唐的重逢,他声音含糊了些,混着羞涩与假装的镇定。他一件一件说后来的事,说自己心境的变化。天色由黄昏至黑夜,星星一个个亮起来,月光像薄纱,落在二人肩头眉梢。
      他说完了,抬起头看姐姐,见到的是来不及收回的一脸惊诧和欲言又止。温灵隽仍然笑着,他垂下头,又揉了揉那只小天鸢。细细的、柔软的绒毛穿过他的指间,他失神想起他也曾这样梳弄过司空骞的发,在床上。他收回手,脸红了红。
      温灵妙叹了口气,“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你还没有答应我。”
      “你爱他吗?”
      温灵隽点了点头,“爱。”
      “好,”温灵妙冲他笑了笑,“那我答应你,川嘉郡内,我保他安然无虞。”
      温灵隽这才放下心来,小心妥帖地将信装好,贴身放着,起身跟温灵妙告别,回了自己的院子。温灵妙目送温灵隽离开后,先把那只小家伙放回到它的母亲身边,而后去敲响了温行舟的书房门。
      
      白垣正处于夏季,从北烟港口到川嘉郡,偶尔会落一阵疾风骤雨,但大部分时候仍是烈日炎炎。司空骞拖着一副不如凡人的身躯,日夜兼程地赶路,时常觉得累极。他像个沉默的怪人。身边没有其他人,有时候一整天都找不到人说上一句话。他离开洛生尘那间木屋后,一进城,就以折枝教惯常传递密信的方式写了信,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收到。
      踏入川嘉郡,司空骞微微松了口气。川嘉郡不大,再往前走两三日便能到惊鸿城。渡星门虽坐落于惊鸿城中,但实际上整个川嘉郡都在渡星门庇佑之下。司空骞一入川嘉郡就找了间客栈歇脚,小二引他进了屋,他吩咐提一桶凉水上来,他要洗浴。他慢慢脱去斗篷,摘下手套、面罩,坐到床上,叹了一口气。他发觉自己竟有一丝“近乡情怯”。
      凉水来了,他低声道谢,然后跟小二说,过一个时辰送些吃的上来,再把水提走。小二应了声,替他关上了房门。
      司空骞脱掉衣服,整个人缓缓踏进水中。他的身上布满伤疤,有些陈旧,有些尚新。温灵隽——他还以为他只是白鸢的时候,曾经抚摸过他身上的疤痕,看着。那时候司空骞不懂白鸢微颤的眼睫究竟表达的是恐惧还是厌恶,如今那段时光恍若隔世,凉水浸得胸口的新伤微微作痛,司空骞忽然想,也许那会儿温灵隽是在心疼他。
      他其实有些无所适从。他觉得自己不值得被温灵隽那样爱着。
      窗棂突然被敲响,司空骞睁眼望去,看影子,是一只小鸟。应当是折枝教的人寄来的回信!他霍然起身,草草擦干身上水珠,披上外袍,推开窗户。阳光刺得他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一痛,等那只小鸟儿扑棱进屋,他便飞快将窗户关严实了。
      坐到桌边阴凉处,司空骞拆开了信。是简嵘的笔迹。信里说他已带着部分人安顿好了,但是折枝教的几处产业与暗线均被华景盟破坏,大家自顾自逃散,很多人已经联系不上。当日他们从露浮山出去后绕过了含清城,只有他去了素灵馆,但彼时温灵隽已不在那儿,他徘徊半日,见势头不对,就带着人先离开了。
      司空骞招来小二,要了笔墨纸砚,思索良久,回信让他们保持现状即可。能跟着简嵘走的那批人,本就是想要脱开折枝教好好生活的人,不能再把他们牵扯进来。写完信后,司空骞把那只鸟儿放了出去。
      他在这家客栈住了两天,在一个星月明亮的夜晚,终于决定坦然面对那座城。
      
      惊鸿城和七八年前好像无甚区别。热热闹闹、快快乐乐的。喧嚣人声扑面而来,有一瞬间司空骞觉得与他走过的别的城池没什么不同,又有一瞬间觉得惊鸿城的特殊印刻在了他的骨头里。
      他缓步穿过大街小巷,站到了渡星门前。有人注意到了他,跑过来问他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司空骞压低了伞,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我来找人。麻烦你帮我给温灵隽少爷传个话,我来找白鸢,白色的白,天鸢的鸢。”
      那弟子狐疑地打量着他,司空骞笑了笑,“你去跟他说了,他自然就懂了。”
      那弟子仍然半信半疑的,他叫另一个同伴盯着点司空骞,自己去了驯兽场找小少爷禀告。
      过了没一会儿,便有个身影飞奔而来。
      温灵隽冲着扑进司空骞怀里,狠狠抱紧了他。司空骞被撞得一个踉跄,伞脱了手,歪倒在了一边。温灵隽埋首进司空骞的肩窝,闷声闷气地说:“你终于来了。”
      司空骞拍了拍他的背。
      温灵隽抬起头,笑着,“我带你去看看——”他骤然失声,看到阳光落在司空骞面颊上灼出的伤痕,慌乱道:“你怎么了?”
      司空骞把伞捡了起来,举在头顶,轻描淡写道:“无妨。要带我看什么?走吧。”
      温灵隽牵着他的手,有些魂不守舍,全然没有看到一路走来弟子们异样的目光。他带着司空骞进了驯兽场,才突然恍悟道:“这就是为什么孟容光白天不出门,她不能见日光,因为……会受伤。”
      想明白这一点以后,温灵隽紧张兮兮地拉着司空骞掉头离开了驯兽场,“我们回房间吧,我叫人把小白送到我院子去。”司空骞任由他拉着走。他的手冰凉,握着温灵隽温软的手掌,穿过嘻嘻笑着打招呼的那群年轻弟子,虽然身体因为阳光炽热而不适,但心却觉得满足而愉悦。也许是因为他正握着温灵隽的手。
      他想过,他其实向往且怀恋当年,那间宅子,那平淡温馨的生活。如果他要过那样的日子,身边那个人应当是温灵隽。
      温灵隽把司空骞带回了自己房里,关上门窗,拉上帏帘,拿起桌上的瓷杯,一边倒凉茶,一边咕咕哝哝说着话。
      司空骞脱去遮阳的衣物,走到温灵隽身边,低头亲了下他的眼尾处,哑声说:“我很想你。”
      温灵隽停了声,松手扔下茶杯,回身抱住司空骞,有些哽咽,“我也很想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