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魔

作者:除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云堕(4)

      
      司空骞将那一口气叹出声,走过去拿起桌上的净巾擦去他流到身上的汤汁。温灵隽僵了一下,蓦地从司空骞手里夺过毛巾,粗鲁地用力擦着衣服。他退开两步,小声说:“我不是小孩子了。”
      气氛陡然微妙起来。
      剥开那一个虚假的名字,温灵隽全然暴露在司空骞眼前。他变得心虚又没底气,回想起此前自己所做种种,愈发觉得羞涩不安。他以为自己已长大成人,然而只一个称呼,便又将他打回了原形。他像做错事的小孩,被揭穿后,只能垂着脑袋,等着挨罚。
      七年前他们共处的时间不长,却都刻骨铭心。那段回忆对彼此的意义又不相同,但他们都反复回想过那段时光,于温灵隽,那是他第一次遇到那样一个令他心向往之的人,那段时光快活、美妙,无限接近他的理想;于司空骞,那样放肆欢乐、豪情逸致的代价,是家破人亡。彼时多畅快,回想起来便多罪恶。
      揭破白鸢的真实身份,也意味着白鸢这个形象破灭。他不再是寡淡的影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司空骞身后,温顺的,乖巧的,让司空骞曾有可笑的错觉——“来报恩的小兽”。白鸢不是一个萍水相逢却善良到近乎伟大的人,他对他的爱恋也并非病态,甚至不出于对司空骞的怜悯,更不是为了讨好他,以乞得离开的机会。那是纯纯粹粹的崇拜与向往,因此而对他依顺恋慕,从七年前延续至今,单纯、固执、不可思议。“骞哥哥,我想成为跟你一样的人,我喜欢你。”他记得那句话,记得那天的风、阳光、草叶簌簌。斗转星移,他早就不是那个他想成为的人,温灵隽却好像从未改变。
      他们曾在惊鸿城扮演过侠客——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其实做的都是些小事,说是“扮演”,是因为见识过真正江湖后,发觉那都是过家家般的玩意儿。惊鸿城的“恶人”总被他们轻易喝退,怕的不是他们,是他们背后的渡星门。没有了那样有力的支撑,温灵隽也会被随意丢给一个轻易就能将他置于死地的人。如果他真的悄无声息死在那间密室,有谁在乎呢?十数年后,家人的悲痛也会消散,他不过是又一个被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江湖所吞噬的愚蠢少年。
      想到这一点,司空骞忽然又庆幸那一点荒唐的宿命来。
      两人沉默相持许久,心中都涌动着思绪,他们都想说点什么,但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对话。他们曾是兄长与幼弟,也曾在床笫间情人般抵死缠绵。兄友弟恭犹在昨日,心中情动又覆水难收。
      良久,司空骞才率先开口问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温灵隽眼圈红了红,“你都没认出我来。”他的语气三分嗔怪七分委屈,司空骞却不接他的茬,他只好觑着司空骞的神色,犹犹豫豫试探地又补了一句,“我想跟在你身边。而且,你不知道我是谁,也对我很好。跟对……小时候的我,不一样的好。”
      “你觉得我对你好?”
      温灵隽点了点头,数着他们在一起这些日子的琐碎小事:帮他穿衣束发、上药包扎;怕他再跌落下马,就让他和他共乘一匹,反复叮嘱他搂紧他的腰;出露浮山谷时,他体力不支,司空骞背了他一路;下雨时,把唯一的蓑衣斗笠给了他,即便如此,他还是被淋得发了烧,都是司空骞一路悉心照顾……
      司空骞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捉过他的左手腕,那只手被白布裹得严严实实,还能透出些许殷红血迹,足见伤口严重。司空骞盯着温灵隽的眼睛,问他:“疼吗?”
      疼。可温灵隽却结结巴巴地说:“还、还好。”
      司空骞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他再说话就有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在多恨山上的时候不疼吗?药不苦吗?身体不难受吗?我对你好?我对你好就应该一清醒就放你离开,而不是让你跟在我身边,一边假惺惺对你温柔,一边喝你的血上你的床!”
      温灵隽小心翼翼道:“不是假的,我能感觉到。你别生气了呀……”
      司空骞语气生硬,“我没生你的气。”
      温灵隽顿了顿,慢慢抿唇浅浅一笑,“我知道。我是说,不要生自己的气。我知道你是很好的,我都没有生你的气呢。这点疼等伤口愈合以后就好了,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等我身体好点,你教我练剑吧。你的那套剑法那么好看,我一直记着,还梦到了好几次。”
      司空骞定定看了他一会儿,闭了闭眼,吐出一口气,慢慢松开手,说:“好。”
      温灵隽始终注意着他的情绪,见这事应当便算是过去了,他又大着胆子喊出了少时的称呼:“骞哥哥。”他张开手臂,往前迎了两步。
      司空骞将他抱了满怀,手扣着他后脑勺,轻轻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他带着一丝歉疚,慨叹道:“长大了。”
      温灵隽问他要不要和他一起吃饭,司空骞点了头。
      吃到一半,他觉得还是要和温灵隽讲一下之后的安排。便跟他说,今日酉时他要帮沈公子做一件事,做完后就可以送他回家。
      “那你的病怎么办?”
      司空骞笑了笑,把仙云堕的事说了,然后又半真半假地说,沈寄傲知道哪有仙云堕,叫人去寻了,有了仙云堕,就不用盯着他一人要血了。
      温灵隽咬着筷子“哦”了声,“那你是不是不能送我到家啊?时间怎么算都不够。”
      司空骞道:“我会派人送你。”
      见温灵隽神色悒悒,他又撒了句谎,“等药做好了,我就去找你。”
      
      酉时。
      绪风带着司空骞离开沈府,穿过街巷,在一家院墙外停住。他把自己的佩剑扔给司空骞,示意就是这家。司空骞拿到手,才发现绪风的剑穗上居然编着个小铃铛。和沈府侍女身上的很相似,只是因为编在穗子里,所以不响。他掂了两下剑,翻墙而入。
      看起来只是普通人家,不知道怎么跟沈府结了怨。司空骞阻止自己观察更多、想更多,他来杀人,换一个带走温灵隽、同时能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去报仇雪恨的机会。这家人即便无辜,他也不能留情。这事儿要是告诉十七岁的司空骞,他必然会跳脚说不可能,怎么能不同沈府搏一搏呢?不搏怎么知道没机会?怎么能滥杀无辜?可七年岁月,无数经历告诉司空骞,有很多东西,经不起那么一搏。一搏就没了。
      他小心挑开房门,里头隐约传来人说笑的声音。这家人正在吃饭,谈的是儿子去武馆修学的事,期间母亲似乎想到什么,叹了一声,不知道囡囡现在过得如何。司空骞屏息听着,来往脚步沉重虚浮,谈话气息平常,都不像修行之人。
      他的心沉了沉。如果这家人真的无辜,沈寄傲意图何在?作弄他玩吗?可旁的不论,沈寄傲说话通常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确确实实是一个机会。
      司空骞收起浮躁心绪,一咬牙,冲了进去。
      三口之家,爹娘年迈,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儿子练过些拳脚功夫,但没修为傍身,也抵不过司空骞两剑。几乎是瞬息之间,大堂便陈尸三具。司空骞嗅着屋子里慢慢浓郁起来的血腥气,神色惘然。血溅在桌脚、渗进土壤、浸湿他们的衣裳。他们因为痛苦而神色扭曲,桌子上的饭菜还有余温。司空骞以剑作杖,倚了片刻,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深呼吸一口,收拾心情,摆出一副漠然模样,回身道:“要我做的我已经——”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沈寄傲身旁站着温灵隽,正满脸错愕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的脸色苍白如纸,死死咬着下唇,似乎既迷惑不解,又感到恶心和恐惧。司空骞和他的目光对上,心想,不是错觉。那点爱慕与信赖的光熄灭了。温灵隽终于知道了,他不是好人,他一点儿也不好,他不再是他想成为侠客,而是侠客们想要前赴后继除掉的恶人。
      他不想掩藏、辩解,这的确是他做下的恶事。他拿剑的手极轻微地颤抖。他有一瞬失神,想,幸而剑穗上的铃铛不响,不然便要暴露他此刻并不平静的内心。
      沈寄傲颔首微笑,“你现在就可以带他走了。”
      司空骞点头应了声,走到温灵隽身边,下意识想牵他。手伸出去,温灵隽却仓皇躲了一下。他神色一黯,收回手,顿了片刻,哑声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司空骞发现自己的胸腔居然会那样闷痛和喘不过气。他把剑丢给绪风,握紧了拳,极力克制狼狈的颤抖。他和温灵隽错肩而过,又有点漠然发狠地想,早点认清现实也好,不要再在他身上寄托无谓的期待和妄想了。他这辈子早就当不了好人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