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魔

作者:除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云堕(1)

      
      鹿郡,沈府。
      庭院里躺着具尸体,死状惨烈,看身量还是个少年,半边脸都被啃掉了,胳膊与腿都被折成了奇怪的角度。
      青莎把顾流身上的铁索收紧,系在长廊柱子上。沈占在一旁吃着冰冻香瓜,呸呸地往地上吐柔软的白籽。沈寄傲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去帮青莎的忙。”
      沈占三两口把香瓜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去帮忙。
      青莎笑着道谢,两人合力把铁链系紧。合锁扣时,青莎低声问:“你帮我问你顾游哥哥的消息了吗?”他们曾共事过一阵,顾游/行事利落果决,性格疏朗大方,为人颇有几分温良恭俭的气度,青莎倾慕他。后来青莎带着沈占留在青黎,顾游随沈寄傲去了多恨山。
      沈占说:“问了。”她看着青莎一脸期待,忽然有些不忍。
      “怎么了?”
      沈占咬了下唇,“义父说他死了。”
      青莎脸色煞白,手一颤,锁扣竟没合上。她低着头,捏紧了手里的铁器,顿了一会儿,抑制住自己的颤抖,缓慢地将锁扣对上,“咔嗒”一声合紧。她旧伤未愈的右手又开始痉挛,死死摁住自己的臂膀,青莎慢慢走到顾流面前,抬头看他那张沾满鲜红血肉的英俊面庞。顾流喉间发出威胁的低吼,青莎却觉得眼睛酸涩得厉害。她再也见不到那张脸了,那张与顾流几乎相同的脸——但她知道他们是完全不同的。
      “青莎。”她恍惚了一下,才意识到是公子在喊她。
      “是,公子。”
      沈寄傲看着她,似是思索了一番,临时改了口:“你把院子收拾一下。”
      “是。”
      庭院一片狼藉,顾流身上满是血污。他比之前平静了些,但还未恢复神智。沈寄傲若有所思地看着青莎拖走的那具少年尸体。少年是他派人从青黎明光郡的沈府找来的,照着白鸢的条件找的,经脉干净、从小吃了不少灵药、没有修为,甚至年纪也与白鸢差不多。但药效不对。少年喝完药后的血也有香味散发,但只引得顾流愈发狂躁不安,等少年落到顾流手里,沈寄傲便察觉到了异样:顾流在吃他,和血吞肉。少年惨叫着求饶,但顾流不会停,沈寄傲也没有叫人救他。
      在白鸢之前,沈寄傲给司空骞试了五次药,试药的五个人都死了。白鸢只是他随手救下,又因他体质与之前五人不同,便想着可以试试。未曾料到竟真的成了。此前五人,两名侍女,两名孩童,第五个则是顾游。侍女皆是淬洗境之上,孩童则孱弱无修为,这四个死时身上布满牙齿咬出来的伤口,但绝没少肉。而顾游从密室爬出来时,心脉已被震断,脖颈处被咬开硕大伤口,小臂被撕下一小块肉,鲜血淋漓,没捱多久便断了气。他那时没有多想,只当和先前几人一样,只是顾游修为高,便还能拼着一口气反抗挣扎一下,所以伤口略可怖罢了。
      现下看来,顾游与这少年引起的反应是相似的。而白鸢应当是最特殊的那个。
      青莎抬着水桶来清洗庭院,沈占仍在吃香瓜。顾流被绑在了柱子上,喉间一直在发出混浊的、意味不明的、野兽般的声音。
      沈寄傲忽然想到了与这极为相似的一样东西——真魔。
      他倏然转身,喊道:“小占,跟我走。”
      沈占起身跟在沈寄傲身后,走了两步又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青莎,青莎朝她笑了一下。
      他们离开后,庭院空荡,顾流仍未恢复神智,青莎看着脚下被冲淡的血水,通红的眼眶终于滚落了泪。
      
      三日后,司空骞和白鸢回到了沈府。
      白鸢精疲力竭,进了房倒头就睡,司空骞默默看了他一会儿后,帮他关上门,拿着刀去找沈寄傲了。
      这一路白鸢的身体每况愈下,有两次他们骑马过郊野时,白鸢险些从马上栽下来。后来没法子,只能两人共乘一匹,将赶路的速度放慢。白鸢倒是乐观,两人在一块时,总是笑着。司空骞却觉得心头愈发沉甸甸的。他不想让白鸢死,不想再有对他好的人因为他而死。他不想肩上再添一条无辜者的性命。他也没什么可报答他的,他名下的钱财与折枝教密不可分,给他是害他;他也没什么亲朋好友可将白鸢托付,让他们照顾他;倘若白鸢真如他所想,一派天真想要爱情,那更是无稽之谈。想来想去,若是他恨他,这条命倒是可以给他。
      
      沈寄傲仍在书房,翻着陈旧的典籍。他每日好像除了这就没别的事做了。司空骞将刀扔到他面前,沉声道:“刀给你拿回来了,告诉我孟容光现今在哪。”
      “白鸢也回来了?”
      司空骞点头。
      沈寄傲合上书,“绪风,去。”
      侍从低声答是,离开了书房。
      司空骞眉峰一挑,“做什么?”
      “前几日小占好得差不多了,非缠着顾流要跟他比试,两人打得兴起,当晚顾流便遭反噬,现在还没清醒呢。我让绪风煎了药,等你们回来,去要一碗白鸢的血。”
      司空骞额角青筋蓦地一跳,手指微微抽搐了一下。他的嗓音瞬间就哑了,“什么意思?”问出这四个字时,他脑中闪过无数画面,想到白鸢与旁人在床笫间纠缠的样子,他便觉得胸腔躁怒嗜血的狂兽要破体而出似的。由这想象引出一瞬间爆发的占有欲,让司空骞有了一个荒唐的念头:想要吃掉他,想让他完完全全地属于他。
      “只要一碗血罢了,”沈寄傲轻笑一声,“以往我问你一句心动与否,如今看来,哪只心动,快是痴情了。”
      “不,”司空骞摇着头,平复着呼吸,哑声道,“不是我。”
      停顿了半晌,司空骞发现方才那一瞬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呼出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为什么不能是其他人?白鸢不是什么恰好‘合我胸口那头怪物的胃口’,他是特别的,对吗?”
      沈寄傲颔首道:“我派人去查他的身份了,或许是血脉有异。”
      司空骞的眸色沉了沉,“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特殊,你都得放白鸢回家,而且是一个健康的、活蹦乱跳的白鸢。”
      沈寄傲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凭什么?人是我找来的,你要是心怀愧疚,就把人从我这抢走,好好待他。你要是一门心思想着去死,那么死后的事你管不着。”
      “你之前明明说……”
      沈寄傲截断他的话,“我之前从未答应过放他走。我只说,你若报仇报得够快,他便不用为你而死。但他可以为顾流,为沈占,或者为我。”
      司空骞骤然俯身去拿庭梧凤刀,沈寄傲反应却一点儿也不慢,以雷霆之势伸手握住了司空骞的手腕。那双平日看起来如柔荑般纤弱的手此刻仿佛有万钧之力,司空骞一时竟挣脱不得。沈寄傲看着他,缓缓道:“庭梧凤刀只能换一样,孟容光,还是白鸢?”
      司空骞臂上青筋凸出,却仍不能动弹分毫。他咬紧了牙,手臂用劲到微微颤抖。这样无声对峙了良久,他终于卸了力,徐徐松开手指。刀落在桌面,发出沉闷的响声。
      “我会带他走。”他说。
      沈寄傲拿起刀,慢慢拆开粗布,嘴里说道:“爱情是天底下最累赘的东西,我花那么大力气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去谈情说爱。”
      “我以为你救我,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我救你,是因为觉得你很适合在这江湖,翻云覆雨。”他握着庭梧凤刀,抖开布条,伸手轻抹刀纹间凝固的血渍。
      司空骞寒声道:“你高估我了,我只是想报仇。”
      沈寄傲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有些奇怪的意味,似笑非笑,似嘲非嘲。他从装书卷的筒子里拎出刀鞘,把庭梧凤刀合了进去。那刀鞘是暗沉沉的黑,纹络镀着红银,只一眼,司空骞便困惑地觉得有些眼熟。沈寄傲将刀放好,抬头对司空骞说:“孟容光在幽歌。”
      “幽歌?!”
      露浮山便在幽歌郡西边。司空骞霍然转身,大步流星便要走,倏忽却止住了脚步。从此地到幽歌,快马加鞭不眠不休,少说也要三五日,他没法清醒地撑到那儿。况且,他想先送白鸢回家。
      沈寄傲的声音从他身后悠悠传来:“有一件事我想也有必要告知你。”
      司空骞转过身,神色漠然。
      “我和顾流在落月碰见白鸢时,发现他身上有一柄匕首。续竹山庄‘风’字系。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到的。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你对金缕殿赶尽杀绝,却并没有因为林锦秋而迁怒整个续竹山庄……”
      司空骞一挥手,周身气劲震得门窗颤动,桌上的笔架砚台被掀翻在地,宣纸被扫得腾空又飘落,慢慢被倾洒在地上的墨汁浸透。他心神大乱,胸腔中那团血肉趁机开始蠢蠢欲动,好叫他放开手脚去破坏这荒唐人间。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红了,隐隐又有几分要走火入魔的意态,咬牙切齿道:“说够了吗?”
      沈寄傲没有作声。
      他跌跌撞撞推开书房的门,屋外夕阳如火,天光令人眩晕。他给了自己胸口两拳,呕出浓重得发黑的血,极致的痛苦后,是神思的清明。清明地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孤独地行走在这人世,无依无靠,无知己亲朋,无可诉衷肠。
      沈寄傲看着他,像是看到了十七岁的自己。
      那么孤独,那么绝望,那么不甘心。
      他低声笑了,期待地看着司空骞。这江湖上追名逐利的蠢人太多,坏得太没骨气,跪得太利索。他喜欢看挣扎,看正直善良之人的性本恶,看活着的痛苦。司空骞是他这些年最密切关注的人,他矛盾得令他着迷。
      
      白鸢刚睡下没多久,便被迷迷糊糊地被喂了药,他整个人又倦又累,浑身上下连动弹手指头的劲儿都没有。
      他昏昏沉沉陷入梦乡,从十二岁第一次见到赵骞,一路梦到十九岁多恨山的重逢。但一切他们相处的顺序都颠倒错乱了。
      耳边的水声从涓涓溪流变成了大雨倾盆,他站在雨里,却觉得渴。朦胧间,有人撑着伞踏雨疾奔,朝他跑来。天旋地转,他在倒下去之前被那人接住了,那人的身上有一股异香,雪白的、柔软的、纤薄如纱的花瓣从他怀里滚落,他的怀抱很暖,心跳比雨声要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