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作者:笛鼓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改错字)

      
      和大和守安定说完话,审神者交给他联络器,给他鼓了鼓气就离开了。
      “安定一定要加油哦,代替我在总司的身边,好好看着他。”
      
      伪装过的大和守安定失落地坐了一会也起身离开,看前进的方向是天然理心流的道场。
      
      鹤丸国永点点离开的大和守安定,轻轻说道,“下一幕。”
      
      大和守安定不知道背后发生的一切,他摸不清审神者的态度,觉得模棱两可或者……别有深意,让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他给自己打气就当是极化所必要的修行提前到来好了。
      就是这样。
      走到天然理心流的门口,大和守安定敲开门,“我是……安田哲平。”
      被开门的武士领到屋内,那武士一边走一边说,“哈哈哈,还真是罕见,像我们这种小地方也会有武士想加入,当然我们流派可是很厉害。”
      
      进了屋内,大和守安定看到道场主近藤周作正坐上方严阵以待,话不多少,他请大和守安定和天然理心流派的一位师范交手,互相切磋。
      大和守安定知道自己的招式袭承冲田总司,虽然这位天才剑士在剑式上有所创新但还是离不了天然理心流的根子,他克制着自己的出招,尽力不露出马脚。
      
      “好了。”
      近藤周作发话,让对抗中的两人停下,说自己看到安田哲平的心意,愿意让他加入道场。
      
      大和守安定道谢后跟随其他的师兄弟一起离开。
      
      “奇怪啊。”
      近藤周作疑问,他招来和安定交手的师范问他感觉如何,那位师范说非常熟悉,察觉到了一丝天然理心流的影子。
      虽然不知道安田哲平欲意为何,但近藤周作还是把他留了下来,对方孤身潜入都不怕,他这个坐守大营的怕什么呢。
      
      大和守安定在比试的时候悄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印象中的冲田总司的影子,按照他知道的历史线来说这个时候冲田总司已经拜入天然理心流门下一年了。
      他向旁边的师兄打听,“这里便是所有的人了吗?”
      师兄粗粗看了看周围,“啊,是啊,大家都在。”
      
      大和守安定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历史改变了?!
      ——是谁干的?!
      
      “等等,我再看看,”师兄突然插话,“哦哦,还缺了一个人,也不知道总司又跑到哪里去了。”
      “冲田总司,是去年师父新收入门下的弟子,虽然年岁尚小但是在剑道上极有天赋。”
      
      那么冲田总司现在在哪里呢。
      
      看完这个开幕,星河和鹤丸国永分道而行,他回了吉屋令四郎那里,而鹤丸国永则继续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做些什么。
      虽然鹤丸国永口口声声说星河对他隐瞒很深,但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认识许久,仅仅知道这人是个暗堕的付丧神罢了。
      尤其是,想到鹤丸国永深夜悄悄出门,星河神色无波无澜,虽然不知道他隐瞒了什么。
      但两人看似友好,实则互相防备。
      
      他重新跪坐在那片光暗分界线的旁边,和以前不同手里多了三味线,那天演出回来以后吉屋令四郎和他说,“心里茫然不知前路的话,不妨弹弹琴,也好过放任自己独陷于暗晦中。”
      
      “铮——”
      右手握住拔子轻轻拨弄,余音未断,星河便按住了颤动的琴弦。
      
      “未经过主家同意便闯进来,犹如不告自取。”
      
      “抱歉抱歉。”
      墙头上冒出一个脑袋,“刚刚走过这里听到三味线的声音,情不自禁的靠近了。”
      
      “你就是最近热议的那位乐师吗?”
      
      .
      
      “真厉害——”
      小孩子大概十岁上下,扎着马尾,脸上的婴儿肥还没退去,眼睛黑多白少,最常见的纯真神态,不过就某个方面来说,似乎太缠人了些。
      “我是冲田总司,天然理心流道场的弟子。”
      
      吉屋令四郎在旁边说:“觉得星河常常在屋檐下一坐一天,似乎太寂寞了些,如果有同龄人陪伴的话会好一些吧。”
      
      昨天你打趣情书的时候还把我当做成年人。
      还有……谁会和十岁小孩是同龄人啊。
      
      “随你。”
      星河拿起拔子,继续弹琴。
      
      年幼的冲田总司虽然缠人但格外通情达理,见星河弹琴,他也靠在柱子上闭眼听悠扬的曲子。
      
      一曲结束。
      
      “结束了吗?”他自问自答到,“这个结尾,犹如在风浪中的小船或者深夜未提灯的路人,似乎永远陷入困境反反复复不能脱身。”
      
      “有些问题永远没有答案,有些曲子也未必要找一个终结。”
      
      “不要说这么老气的话啦,”冲田总司看着星河,“可以重新弹奏一曲吗?”
      
      “哎呀哎呀,”鹤丸国永突然回来了,星河能听出他喘气不匀,似乎刚刚奔波忙碌过,“我不在的时候,星河又找了新的同伴啊。”
      他向冲田总司说,“欢迎,我是平山丈。”
      
      “我是冲田总司,很高兴认识你。”冲田总司有些迟疑,但还是欢快的向鹤丸国永问好。
      不是因为对方目盲,而是基于一种第六感。
      怎么说呢,冲田总司看着这个自称平山丈的人,对方微笑的模样放仿佛被搅成线条扭曲晦涩的浮世绘。
      
      他慢慢后退戳了戳星河,“我们出去走走吧。”
      “不——”
      
      “走嘛走嘛!”星河话没说完,就被冲田总司推着出了门。
      
      鹤丸国永依旧闭着眼睛,面朝星河与冲田离开的方向。
      
      房梁上传来一道暗哑的声音,“真没用,连个小孩子也不能取信。”
      是白发的五虎退,他半蹲在房梁上,周身缠绕着不详阴霾的气息,怪异曲折的神秘花纹缠绕周身,从衣服上冒出来顺着脖颈缠到脸上。 
      不详之极。
      
      “你在说什么糟糕的话,相比暗堕严重以至于不能出现在人前的你们,我可是一直在奔波劳碌啊。”
      “一点都不羞愧吗?”
      鹤丸国永最终还是自夸了一下,“不过他信任我挑选的对象也不赖。”
      
      穿着破旧和服的小贩放下摊子在油铺门前歇歇脚,立马有人出面将小贩赶走不让他影响生意,小贩急急挑起摊子走的太匆忙撞到了路上烟视媚行的少女,惹来几句嗔言,少女们挟伴嬉笑着与小贩相背而行,看到星河,少女羞红了脸颊,眼波化成柔水,却瞧见对方的冰冷不曾动摇的视线,咬唇气馁下来。
      
      冲田总司似乎年纪尚小,他拽了拽星河的袖子,垫脚在他耳边悄声说:“你欠钱了吗?”
      “她们怎么一直看你。”
      
      “没有。”
      “不知道。”
      
      冲田总司摇了摇星河的袖子,“多说几句嘛。”
      “今天的云那么好,风那么清,为什么不开心呢。”
      
      “不知道说什么,没什么想说的,废口舌很累。”
      星河的不想说三连一点都没让冲田总司泄气,“那我说好了。”
      
      “我——”
      
      “踏踏踏踏——”
      一匹骏马从街道那头飞驰而来,惊飞行人无数,刚从油铺里探出头的买家立刻把脚伸了回去,挑着担子的小贩凭直觉往屋檐下挤,只有少女们,刚想迈开腿离是非之地远点,那窄窄的和服却紧紧限制了她们的行动,最外面那个踉跄几步扑倒地上,束好的头发也随着颠簸散架,她惊恐地朝同伴们伸手,却发现她们早就乱雀似得飞远了。
      绝望。
      躺在地上的少女恐惧地双腿开始颤抖,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用不上力。
      
      骏马飞踏的脚步声逐渐密集,她能听到骑马之人的呼喊声,让行人全部离开否则生死自负。
      
      星河继续往前走,身边的冲田总司却一个眨眼消失不见。
      
      冲田总司匆匆向那个到底的少女那里赶去,向她伸出手,“拉住我。”
      少女慌乱之中紧紧拽住那个十岁大孩子的手,对方一个用力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向后抛去,但终究身量太小脚步不稳,磕磕绊绊的向路中央小走几步。
      此时骏马已经到了眼前,骑马之人身穿官服,看着路中央的小孩子眼睛一眨不眨就要直直冲过去。
      
      冲田总司刚刚站稳脚步,耳边已经转来呼啸的风声,骏马前蹄卷曲的飞沙刺到他面颊上,他此时唯一的念头便是——那么不小心,等会回到道场,一定会被师父责骂。
      眼角的余光里,今天刚刚认识的乐师还在几步之外,怀里抱着出门时来不及放下的三味线。
      
      不知是三味线反光还是那人的指尖太白,在他的视网膜里留下一个白茫茫的空洞,他的思绪掉进那个空洞里,——这是临死前吧。
      
      再一眨眼,冲田总司眨眨眼,又眨眨眼,他发现自己在那个乐师身边,一同站在屋檐下,飞驰而去的武士也在马匹上频频回首,似乎看到什么怪异的景象。
      乐师比他稍微高一个头,下颚线条如女子那般柔和,眉眼却硬生生添了一份刀剑般的凌厉,不是眉眼轮廓,而是那微阖的眼帘中露出的神光。
      “你看我做什么?”
      
      冲田总司又眨了眨眼,“没有,……还有谢谢?”
      “你是不世出的无双剑客吗?”
      
      “刚刚,”冲田总司比手画脚,“瞬间把我拽回来,你在武艺一道上,一定很厉害吧。”
      
      “一般般。”
      “一般般的人可没有那么快的反应力,虽然我年龄小,但可是师父口中的天才剑士,绝不是可以轻易糊弄的小孩子哦。”
      
      星河点了点他眉心,“因为你是小孩子才救,执着于武士的身份窥探秘密会发生不幸。”
      
      冲田总司捂住嘴,但他月芽般的笑眼似乎表示他并不担心星河的威胁,“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一个,就一个。”
      
      因着捂嘴,冲田总司声音闷闷的。
      “不可以。”
      
      “刚刚救我,是因为不想看到熟悉的人死掉吧。”
      “你算什么熟悉的人。”
      
      “说不准哦,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呆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话,产生了那么一点微小但是清晰的联系,怎么能说是陌生人呢。”
      
      星河突然停下脚步,直直看着说完这句话的冲田总司。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什么叫不该我的事,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话,产生了那么一点微小但是清晰的联系,怎么能说不该我的事。]
      这句话在多久之前听过呢,似乎还是那间空荡荡的屋子,那个像个小乞丐一样的女孩固执地拽着他的衣角。
      
      “没什么。”
      “只是觉得,你很善心呢。”
      
      冲田总司嘿嘿一下,“没有没有,只是思想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先动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抱着三味线的乐师似乎因为触及到什么旧思,脸上浮现困惑和犹豫,冲田总司想起自己随着师兄去身后游玩时,看到春樱飘落到水中被清澈的溪水打湿,随着流水远去时的惆怅,是明知命运已定无可挣扎后的茫然。
      
      “怎么了?这么伤感?”
      冲田总司疑问,这个乐师如永封的冰原裂开一道缝隙,将柔软的内里展现出来。
      “没什么。”但很快寒冷又重新冰封。
      “我所困扰的事情已经缠着我太久太久,久到如今的我已经单纯地在困惑‘困惑’这个词语了。但我想无论受困于何种,时间都必将告诉他答案,只是如今唯有沉默。”
      
      冲田总司担忧地看着他,但很快他又善解人意的岔开话题,“既然如此就先放下好了,我也有这样的体会,想要找的东西永远都找不到,放弃的时候却又很快出现在眼前,有时候想,这简直就像是命运开的玩笑。”
      
      他挤出胖乎乎的笑脸,星河伸手戳了一下。
      冲田总司捂住脸颊,“你在干什么?!”
      “我干了什么?”乐师的神态出于意料的纯真,似乎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出来找人的大和守安定静静站在角落里看着年幼的旧主,看到旧主这么开心他也不自觉的扬起唇角,只是……大和守安定看着冲田总司身边的乐师,似乎在哪里见过?
      
      .
      
      “我要走了,明天见。”
      冲田总司朝星河挥了挥手,他是听道场里的仆妇们不断谈起这个乡下里的热议人物才由此产生了好奇,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怪他延误修行,快点回道场吧。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拾起刀,无论怎么说,犯错的是人不是刀,对吗?”
      
      星河不置可否,“再说。”
      
      大和守安定看冲田总司往道场赶,他也先冲田总司一步回了道场,刚刚进门就听见师兄说,“刚刚回来啊,哲平。”
      “是。”
      
      对方没问他去了哪里,这让大和守安定松一口气。
      
      待大和守安定离开,那位师兄向近藤周作禀告大和守安定种种。
      “他对总司似乎格外关注啊。”
      
      不久之后又有一人前来,说冲田总司回来了,近藤周作紧凝的眉头不经意间散开,脸上也有了欣慰的颜色,“让总司过来。”
      “是。”
      
      “师父,你找我?”
      “总司认识新来的弟子——安田哲平吗?”
      
      “没有哎,怎么了师父?”
      “总司帮我多关注一下他吧。”
      “是,弟子一定做到!”
      
      近藤周作摆摆手,“不要这么严肃,随意一点就好了。”
      冲田总司捏了个鬼脸,“好的。”
      
      冲田总司是近藤周作新收的弟子,虽然尚年幼,但天赋心智都属于人中佼佼,尤其是那份决然的心态,一旦定下目标便绝不反悔,更是值得赞叹。
      
      大和守安定还在收拾屋子,听到有人咚咚的敲门,他连忙拉开迎面看到年幼的旧主,对方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弯腰似乎有些好奇,“我是冲田总司,非常抱歉,你来的时候我没在,不介意我迟来欢迎吧。”
      大和守安定双手颤抖,他猛地将手按到地上,“没有,没有,您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
      
      “您?”
      “抱歉,是我口误。”
      
      “不用这么郑重,说实话,看到你的第一眼,似乎是看到久别相逢的老朋友一样,”冲田总司挠挠头害羞道,“虽然以我的年纪说这种话太奇怪了。”
      
      大和守安定低着头,在冲田总司看不见的角落他眼里已经积蓄了满满地泪水,“听到你这么说,我很……不、是非常,非常高兴。”
      他心里的复杂的感情缠成一个解不开成死结的毛线团,无头无绪,亦无法找出结尾。
      
      “我也是。”
      冲田总司笑着说。
      
      这两个人的习惯性格某种程度上来说……重合度似乎太高了些。
      偶尔道场里有些人会交错冲田总司和大和守安定的名字,就连近藤周作也嘀咕这人不会是冲田总司失散已久的哥哥吧。
      他的养子近藤勇给父亲倒了一杯茶,打趣道:“这也说不定。”
      
      大和守安定夜里睡不着,套了衣服去院子里,无垠星空肆意挥洒星光,光滑湖面如同的镜面在夜里熠熠生辉,他犹豫着用联络器联系上了本丸,现在旧主生活的很幸福,他强行将十年后的新选组抛出脑后。
      是该回去了。
      
      “喂喂,是安定吗?”
      那边很快接通了,审神者的第一句话是问他,第二句就是冲田总司了。
      “冲田总司怎么样,身体健康吗?有没有按时休息?”
      
      “一切都很好。”
      大和守安定缓缓将冲田总司的日常说出,他早上何时起,睡相好不好,喜爱什么样的菜色,偏好何种口头禅,一切的一切,都深深刻在他的心里。
      “安定对总司的感情真的很深啊。”审神者说。
      
      大和守安定急忙对审神者解释。
      
      审神者笑着说没关系,他很喜欢安定这种念旧情的人,在大和守安定看不到的角落,审神者随意折断了窗台怒放的花朵,在鼻尖嗅了嗅扔到垃圾篓里,那阴沉怪异的神色犹如修罗。
      
      大和守安定说自己在冲田总司身边看到了一个令他感觉怪异的人,“不应该属于这个时空”他这样说。
      “是什么样子呢?”
      大和守安定把自己看到的描述出来。
      
      审神者犹豫地说会不会是从没见过的溯行军,潜伏在冲田总司身边夺取他的信任,听到审神者这样说,大和守安定慌乱了一会,“拜托安定继续在总司身边守一会吧,”审神者说。
      大和守安定犹豫再三,接受了这个任务。
      
      “那么安定再见。”审神者关闭了联络器。
      门口等待已久的压切长谷部得到应许后进了屋子,有些不安的向审神者询问大和守安定的去向。
      
      审神者捧着脸,轻描淡写道:“我让安定提前修行,有何不可?”
      “大和守安定不过初来本丸,对冲田总司的心思——”
      
      “压切长谷部!”
      审神者发怒,“身为刀剑的职责便是提升实力守卫历史,是不是!”
      “是。”
      “那么——因为内心软弱无法面对残酷真相,这不应该归因自己吗?”
      “就算因此出了什么事故。”
      “也只能说——这个人太软弱了吧。”
      
      审神者轻轻摊开手,神色昏暗不明,“我知道压切——压切关心同僚,”他笑容莫测,“但不可因私情罔顾责任。”
      
      大和守安定说完话,关了联络器以后在院子里踌躇了一会返回屋子里了。
      
      夏季浓密的树叶在夜风下抖了几抖,在缝隙中隐隐流出一撮白色的头发,树叶再次开闭,白发消失了。
      
      鹤丸国永再次深夜起身,他临走时故意戳戳了星河的脸,对方猛地睁开眼睛,刀光般冷酷的视线几乎能将他片片剐碎,鹤丸国永在星河耳边私语,“像我这种盲人,夜里起身真的很不方便。”
      星河挪了挪头,“祝你永不回来。”
      
      鹤丸国永笑着离开,为自己恶作剧成功而得意。
      
      星河慢慢垂下眼帘,神色不明,他听见鹤丸国永原本就轻的脚步随风散去,重归平静。
      
      鹤丸国永寻了寂静无人的地方,五虎退出现在高高的树枝上三两下跳跃来到地面。
      “大和守安定想要离开,被审神者制止。”
      “不谋而合。”鹤丸国永笑道,“没想到还会有这么心有灵犀的人。”
      
      五虎退:“害人的坏心思从来都能找到共鸣。”
      鹤丸国永不在乎道,“怎么说都该感谢他,把刀子递到我们手里,其他人呢?”
      
      “在各处观察动向,土方岁三身边出现不明人物探查,似乎是属于其他本丸。”
      “为了试探和泉守兼定的意志?”鹤丸国永疑问。
      
      “不……”
      “似乎是对土方岁三的凶名感兴趣,所以才不断排付丧神探查。”
      五虎退说的文雅,实质是对恋爱上头——对这位凶名在外的将来土方副长感兴趣罢了。
      
      鹤丸国永轻笑,“这样也很可爱嘛。”
      
      五虎退冷漠地扯了扯嘴角。
      
      “你那个同伴怎么回事?”
      “他是跟着那群付丧神来着,身上有着刀剑付丧神的气息,不知道来头如何,不管怎么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与其让强大不可控的力量游移在外,不如主动控制。”
      
      “随你,只要别破坏计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