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撞我

作者:鹅大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师傅,去A大,开进去。”
      林若上了出租车之后就把自己缩在车门和座椅的夹角中,企图用装睡来避免和许慎的交流。许慎和司机讲好了目的地,转头就看见缩成一团的林若,只觉得好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林若,醉了?”
      装睡计划失败。林若睁开眼睛,“没,闭着眼休息一下。”
      “你说给你当模特,那什么时候拍?”
      “国庆节的时候吧,正好那个时候有假......啊,还没问你国庆有没有时间呢,你是本地还是外地的?国庆有时间吗?”
      “我是本地的,国庆有时间。”
      窗外有光打进来,正好映在许慎的脸上。林若借着光把许慎的侧脸看了个仔仔细细,等到光暗下去他才收回目光,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错过这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
      林若心累懒得讲话,又缩回角落闭目休息。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林若差点真的睡着,旁边有人轻轻推了他一下,“林若,你宿舍楼怎么走?先送你回去。”
      被许慎一推林若立马醒了,睁眼一看司机正把车停在校门口边上,等着自己指路。林若连忙说:“诶不好意思啊师傅,差点睡着了。您先开进去,边开我边给您指。麻烦您了啊”
      出租车停在了宿舍楼下。林若下车,许慎在后边喊他:“林若,等等。”
      林若转身,发现许慎正趴在车窗上看着自己,说:“今天谢谢你请我吃饭。你说的当模特的事,你安排好了时间就和我联系吧。我走了,晚安,做个好梦。”
      “......晚安。”
      出租车扬长而去之后林若还在原地站着,直接站成了一尊望夫石。过了许久才缓过来,笑容不自觉的挂上了嘴角,直到他掏钥匙打开寝室门看到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周存远,“这么晚了你在我寝室干什么?”
      周存远冷笑一声,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纸币递给王靖:“愿赌服输,拿去。”
      王靖把到手的钱分一半给赵驰,给在门口快站成黑人问号的林若解释到:“我们赌你今晚会不会回来,我和赵老大觉得会回来,周存远觉得不会。”
      周存远冲着林若直叹气,“崽,阿爸对你很失望。”
      “很失望你就回去吧。”林若把手机扔到床铺上,打开柜子准备拿衣服洗澡。周存远眼疾手快拦住了他的去路,“先别走,和我讲讲今天晚上怎么样了,发展到哪一步了?他是吗?”
      一提到这件事林若就只想暴打自己一顿。他叹了口气,说:“什么都没发生,对我说谢谢你请我吃饭算进展吗?”
      “不算,算客套的道谢。”
      “那就毫无进展。”林若推了一把周存远,“让开我要洗澡,吃火锅出了一身的汗,我觉得我都要臭了。”
      林若走出去没几步又被周存远抓住了领子揪了回来,“你说什么?你约人家去吃火锅?”
      “对啊,就沿江路那家,还是那么好吃。下次找个机会还得去吃一次。”
      周存远恨铁不成钢,“林大眼,你是不是缺心眼?追人请人吃火锅,两个大老爷们围着个锅吃的汗流浃背辣的流鼻涕你觉得特好看是吧?难怪你追不到人。”
      林若被周存远训得一愣一愣的,他转头用疑问的眼神向两位室友求证,得到的全是肯定的回答。
      “反正我听说追姑娘是不能约人吃火锅,烟那么大到时候把人姑娘的妆都熏没了。”
      林若垂死挣扎:“那我追的也不是姑娘啊。”
      “那也不行啊,谁吃火锅样都不好看,多影响形象啊。”
      林若在脑海中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吃火锅时自己的样子,行吧,宣告死亡了。
      寝室里的另外三个人看着陷入痛苦回忆的林若,都有点于心不忍。赵凯想了一下,抢先发言:“我觉得情况也没有那么糟,我们大眼长得好啊,这张脸一出,谁与争锋。”
      王靖立刻跟上:“对,你可是我们摄影班的门面,怎么可能有你拿不下的人。”
      周存远总结陈词:“你追的那位说不定会觉得吃火锅的你清新自然不做作,和以前那些人好不一样,对你印象深刻。”
      这样说起来好像又没有那么糟了呢。林若想了一会,心情多云转晴,拿了衣服钻进浴室洗澡去了,留下另外三个人坐在椅子上默默无语。
      唉,心态这么好,真不是一般人。
      
      9月30号下了课就算正式进入国庆假期了,很多没课的外地同学一大早就拖着行李箱离开学校准备回家。家在外地的赵驰和王靖订了30号下午的火车票,中午就收拾东西走了。林若本来和周存远约好去逛街看电影的,结果没等来周存远的电话,却先接到了母亲的。
      “林若,放假了吧?今晚回家吗?”
      林若的母亲李心湄年轻的时候是市电视台的当家主持人,风雨无阻的在电视上播了好几年新闻,直到林若出生才退下来。那声音是十分好听,但林若现在听起来却觉得背上冒冷汗,他马上回答到:“回,回家,我马上就回去。”
      李心湄还在电话那头不紧不慢的说:“你不回来也没有关系,妈妈知道你长大了,总要有一点自己的空间,我理解。再说了,你都已经一个月没回来了,国庆节不回来也没什么关系的。”
      林若听得头都大了,“妈,对不起,我马上到家。国庆节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陪你行吗?”
      “那你路上小心,早点回家。你想吃什么?我叫余姐给你做啊。”
      刚挂掉电话周存远催林若下楼的消息就发过来了。林若下了楼,周存远正坐在车里等他。周存远前两天刚给车换了色,大红色的车往宿舍楼下一停很是显眼。好几个胆大的学生直接站在旁边看车子里的人,周存远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趴在车窗上和他们对视。
      “周少爷收手吧,别骚了。”林若上车后让周存远把车窗都摇上去,然后十分抱歉的说:“对不起,我妈刚打电话来了,今晚必须要回家。”
      周存远冷哼一声:“滚吧,没良心的臭男人,我找别人陪我去。”
      林若眨着眼睛卖萌:“那你顺路把我送回家吧。”
      周存远白眼狂翻:“林若你是魔鬼吗?!鸽了我还要我送你回家!”
      最后周存远在林若的死皮赖脸的攻击下还是把他送回了家,并且附送他一根中指,“到了,下车吧,我走了。”
      “诶。”林若边解安全带边问:“你晚上有人陪吗?”
      “不要替我担心这件事,想陪我的人可以从学校排到市中心。”周存远伸出食指在林若面前晃了晃,“而且最近我爸丢给我一个小拖油瓶,实在不行也可以带他去。你说我留长头发怎么样啊?感觉更有艺术家的气息。”
      “你留个山羊胡穿身黑大褂更有艺术家的气息。走了,国庆节快乐。”
      林若家在A市有名的高档小区里,还是开盘时仅售十套的复式楼房型。林若坐电梯上楼,还没敲门门就开了,余姨拿着拖鞋在门口等着他,“小若回来了,夫人在客厅等你呢。”
      余姨是林若家的家政阿姨,李心湄和林盛业刚结婚的时候请的,在他家做了二十多年,就和一家人一样。
      “余姨好。”林若接过拖鞋,“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时候到。”
      余姨往客厅看了一眼,小声说:“夫人一直在窗子那儿看着呢,看到你上来就叫我来开门。你去和夫人说说话吧,台里最近事情多,林先生总是加班,夫人一个人在家心情不太好。”
      林若点点头:“我知道了,余姨你去忙吧,我去看看我妈。”
      李心湄坐在沙发上看书。林若坐到她身边,伸手揽住李心湄的肩膀,“妈,余姨说你最近心情不好?”
      李心湄把手里的书往茶几上一放,“老公不回家儿子也不回家,我都不知道你们心里还有没有我了。”
      “我爸呢?最近在忙什么?”
      “台里的一档新闻栏目出了事,播了个假新闻,现在人家要起诉电视台。你爸是副台长,当然要跟着忙一阵了。”
      李心湄的眼睛底下有淡淡乌青,一看就是最近没休息好。林若看了看母亲略有些疲惫的脸,用力搂了一下她,“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多回来陪你。你别担心爸了,这件事跟他又没关系,忙过这一阵就好了。”
      李心湄点点头,儿子这样的安慰让她最近烦躁不安的心平静了许多。一平静就容易想事情,一想事情就想到之前在窗子那看到的那辆红色跑车。她推了一下林若揽着自己肩膀的手,“我问你,刚刚送你回来的是男的女的?”
      林若莫名其妙,没有想到话题转的这么快,“男的啊,怎么了?”
      李心湄一双眉毛拧起来,“是你男朋友吗?”
      林若终于弄清楚李心湄想问的是什么了,立刻对天发誓:“你儿子还没谈恋爱呢!”
      李心湄语重心长的说:“我还不是怕你被别人骗,看那个人开的车,一看就不是好人。你就算是喜欢男孩子也要找一个好的人,可不能在外边和别人乱来。”
      不是好人的周存远此时正拿着两杯奶茶,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险些把手里的爆米花给洒出去,心想:奇怪,谁在骂我。旁边穿着高中校服的男孩子紧张的从口袋里掏纸巾,拿着就要帮他擦鼻子,被周存远抬手挡开。
      林若打着哈哈说知道了知道了,并且再三保证如果谈恋爱了一定把人带回来让李心湄看看,李心湄这才作罢。余姨从饭厅走过来,擦着手问:“夫人,饭做好了,要等先生回来吃吗?”
      “不用,留一点等他晚上回来热一下吃吧。吃饭去吧,我让余姐做了你最爱吃的剁椒鱼头,你今天晚上可得多吃点,一个月不见你都瘦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存稿箱,好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