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作者:半阙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明月有情还照我

      宫阙楼阁、歌台舞殿,火光烛天,风雨晦暝。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电光火石间宛若两片交织的碎魄,子时的丧钟在天地间震彻回响。
      
      二人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剑锋凌厉,攻势愈发狠戾。
      
      一道虚无的幻影将二人一北一南生生分开,宣判最后的生死。
      
      “此间已亡。”
      
      黑衣男子归剑入鞘,俊朗狰狞的笑脸在火光中忽明忽暗,“下个轮回,你可要早些来找我呀。”
      
      白衣男子负剑而立,衣袂翻飞,看不清神色。
      
      ......
      
      天地间终又归于沉寂。
      
      物换星移,沧海桑田,数个甲子。
      
      是夜,南冥。
      
      再过片刻便是九九重阳,偌大的皇宫却无半分庆祝之意,宫人脸上满是焦虑不安的神情。
      
      上弦血月,此乃大凶之兆。
      
      偏逢皇后娘娘难产,太医院的跪了一地,却是束手无策。
      
      倏忽间急风骤雨,电闪雷鸣,人心惶惶。
      
      寅时,婴孩的声声啼哭与雨声交错,却无人敢上去道喜。
      
      “皇后薨!”凄厉的哀鸣在万千宫阙中呜咽辗转。
      
      与此同时,将军府。
      
      “生了,生了!是个小公子啊将军!”
      
      骤雨初歇,东方破晓。九月初九,重阳已至。
      
      芸芸泱泱,十七个春秋恍恍而逝。
      
      正所谓此间无情场,最是温柔富贵乡。
      
      烟柳画桥处,不过弹指须臾间。
      
      事了拂衣,今朝酒醉
      
      醉不成欢,洋洋洒洒。
      
      北辰远自以为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十七岁。挺早的,但,晚了。
      
      北辰远是被两位婷婷袅袅的烟花女子一左一右扶着出的醉花阴,满身酒气。
      
      身后跟着另一位红粉,若隐若现,罗扇轻摇。像一只染血的银碟,蹁跹自舞,钗环相碰,清清泠泠,好一个如梦似幻的美人,美得看不真切。
      
      经年后,有一位故人如是说“粉黛轻染,姿影婀娜,自生风情千万。并不美得倾国倾城,绝世芳华,却是温柔笑靥中带着刀,明眸皓齿里藏着血。似是谦顺灵巧,实则八风凌冽。”
      
      对此,北辰远评鉴,有眼光,但是,晚了。
      
      即便醉的人畜不分,那个黑衣少年依旧是步履洒脱放纵,身影从容不迫,衣角鎏金蟒蛇云纹在风中乱舞,远远望去,浑然一道自在天成好风景。
      
      让路人纷纷侧目,不由叹上一句“哪家纨绔又放出来害人了”。
      
      夕阳无限好,奈何……近黄昏。
      
      要怪就怪夕阳太晃眼吧,北辰远今日似乎格外没有耐性,看见远处墙角后一群想上不敢上的侍从,口中低低发出一声不屑的“啧”。
      
      他伸出节骨分明的五指遮面,细碎的斜阳漏进指缝,温和地覆在他略带三分凌厉,三分稚气,三分多情,三分漠然的眉眼间。
      
      呵,十二分,果真是醉了。
      
      什么酒,这么烈。
      
      墙角后的侍从一个个推推搡搡,谁也不愿当那个冤大头。终了,将一个瘦瘦小小的青年人硬推了出来,示意他去请北辰远回来。
      
      见此景,似与某段往事重合。一阵酒意翻涌,北辰远从小忌酒,只消一点,这胃中便似饕餮肆虐、不得安宁。
      
      吃痛难忍,北辰远不由弯腰皱眉。近旁的女子见状轻柔地抚着他清瘦的后背。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骚动,众人毕恭毕敬地将一白衣少年围了一圈,为首的侍从诚惶诚恐道:“陆大人,您可算是来了,小的们真是无能为力了。”
      
      能让这群狗仗人势的奴才如此敬畏、且愿意来管他的人,即使不指名道姓,也屈指可数。
      
      何况姓陆。
      
      披星戴月归,恍若谪仙人,不染世纤尘。于落魄潦倒的他而言,他太干净,他不想见。
      
      说到底,自始至终变了得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逆着余晖,一袭白衣款款而至,经年未见,依旧是云淡风轻,“你不能饮酒,何必逞强。”
      
      北辰远有意无意勾了勾嘴角,忍痛直起身,与其平视。
      
      相对无言,白衣少年眼中似有痛色闪过,稍纵即逝。
      
      半晌,沉声道:“姑娘,交由在下便好。”
      
      醉花阴是京城最风流的场所,此处的姑娘也并非寻常花色,二位姑娘见此人衣着素净,气度不凡,又听闻刚刚有人喊“陆公子”,心中便已了然一二,想必此人便是那陆府陆将军的长子,陆生。又见此人朗月清风、剑眉星目,二人不由双颊绯红。
      
      只是陆生再位高权重,自己手中扶着的这位想必才是个厉害角色,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齐齐回首望向身后那位相貌不凡的女子。
      
      那女子以扇掩面,只留一双明净的杏眼始终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些人一来二去,柔声道:“你们只管交由他便是。”
      
      陆生朝那女子微微颔首,温声道:“多谢姑娘。”心中却微觉此人有异。
      
      “那便劳驾陆大公子了。”北辰远直直盯着陆生,嘴角带笑,谁都看得出那笑并不友善。
      
      陆生细心地扶过北辰远,侍从们纷纷上前,作势要扶,北辰远眼风微扫,便再无人敢上前。谁都心知肚明,自从五年前的那件事发生后,平日里最是古道热肠的五皇子成了仅此于圣上那般喜怒无常的人。
      
      陆生对侍从和声道:“无事,交由在下便好,圣上那边,我已言说过了。”并无半分高高在上的架子。
      
      众侍从得了恩准,赶忙作鸟兽散。如此一块烫手山芋,谁不想早些脱手。
      
      那女子“唰”一声收了扇,行云流水般敲了敲还在发愣看陆生的二位,笑吟吟道:“走啦。”
      
      已到了饭点,街上除了些许行色匆匆的路人与三两个未收摊的小店,到显得冷清了不少。
      
      酒意未退,北辰远只觉得胃里烧得厉害。从小到大皆是如此,别人喝酒是头晕想吐,他是胃疼想死。
      
      人皆散尽,他也无意再强忍剧痛,踉跄着推开陆生,靠着朱墙一点点划下去。
      
      胃里星火燎原,意识飘乎向远,恍惚间,似有一袭白衣渐行渐远。
      
      四周的人群渐渐熙攘,许多人一股脑地挤过来,每一个人都举止各异,细看时却是千篇一律,只剩一张张不见五官的白脸。人愈来愈多,堆叠在一起,人群在缓慢的倒退,如一汪粘稠的浆糊纠缠不清,无法融入却又摆脱不掉。
      
      猛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毫无预兆地刺穿了他的心口,他却并无半分波动,神色如常,只是那双黑眸到了近乎淡漠死寂的境地,没有绝望亦没有希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人影渐渐支离破碎、交织成网,逼仄压抑。
      
      白雾四起,周遭一切不再分明,刀光剑影纷沓至来,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皮开肉绽。
      
      -救救我,可以吗……
      
      如枯木坠入深渊,得不到半点回应。
      
      浓雾散尽,什么也不曾离开,因为本就空空如也。
      
      “一切,由你。记住,我在。”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遥远却坚定。
      
      待醒来时,已是月上柳梢。
      
      北辰远动了动发酸的双腿,欲起身时,微微侧首,得见斯人立在风口处,衣袂轻扬。尽管心里清楚那人不会离开,却还是在发现陆生有意为自己挡风时晃了神。
      
      “您可真是闲,堂堂陆府长公子身边连个下人也没有。”许是夜风微凉,北辰远倒不似原先那般棱角分明。
      
      “你不是也没有。”陆生清冷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回响。
      
      那不是被你全遣走了吗。
      
      一阵良久的沉默,北辰远却并未觉得不适,反倒心境渐渐平静。
      
      语气带了几分戏虐,“像你这么个正人君子,该不会是想和我一块夜不归宿吧?”
      
      陆生温声道:“不差这一次。”言罢,伸出左手作势要拉北辰远起来。
      
      也是,从小到大,这冰清玉洁的陆小公子便跟着顽劣的五皇子赴汤蹈火,什么禁没犯过。只是陆生每次都能把握分寸,而自己只有甘拜下风。
      
      北辰远忽略了那只白净的手,双手一撑,站了起来。
      
      随意拍了拍衣上的尘土,道:“那便在此别过吧。陆大公子,我可不想连累了你呀。”
      
      陆生有些无力地笑了笑,道:“更深露重。”
      
      北辰远转身沉声道:“我答应你,我会回去。”
      
      一袭白衣目送他直至尽头,那人却再未回眸。
      
      拐过街角,一位女子正倚着朱墙,罗扇轻摇,笑吟吟地望着北辰远,看样子已是等待多时,正是方才醉花阴的那位。北辰远一把抓起她的手腕,直到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才松开。
      
      北辰远有些愠怒道:“你为何在此?”即使北辰远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并不会对自己不利,可刚刚和陆生在一起时注意到她也在一旁,他便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像是有什么秘密,不想被人窥见。
      
      那女子娇嗔道:“怎么?打扰二位雅兴了?”
      
      北辰远:“少来,事情有结果了?”
      
      女子:“结果是没有,线索到不少。”
      
      “说。”
      
      “那......你求我。”那女子娇滴滴道,用扇子戳了戳北辰远的胸口。
      
      北辰远扯了扯嘴角,笑道:“空怜妹妹还是快快请讲吧,哥哥我还要急着回家呢。”
      
      空怜将扇轻轻抵着下颚,巧笑倩兮,“答应了别人的就这么积极,可答应了我的,你几时又挂在心上了?”
      
      北辰远正了正神色,道:“究竟如何?你知我对此事......”
      
      空怜:“如果不是鬼怪作祟,姓吴的确是是自杀,但其尸骨已腐烂太过,入境时也只能还原死前的一小段场景而已。”
      
      北辰远若有所思,道:“他不可能自杀,所以杀他的人......”
      
      “恐怕不只凡人那么简单,又或者,有帮手。而且......”
      空怜的声音低了下去。
      
      北辰远挑了挑眉,示意她说下去。空怜忽而诡异的笑了笑,慢悠悠道:“他断气之前,一面笑,一面敲着一堵白墙。”
      
      “可是,温何处,不是吊死在树上吗?荒郊野外,哪里来的白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是经过爸爸们同意才交往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