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官之女

作者:琉琪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许苓被夏菡亲自送到宫门口,瞧见站在宫门口的父女俩,才暗暗松了口气,自从白浅婼被皇上请去之后,哪怕知道还有汪修业在,她整颗心也一直提着,就连陪着皇后说话的时候都忍不住有些分神,皇后也是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宽慰了几句,但直到此刻真正见到人的时候,她才能放下心来。
      
      “侯爷,奴婢可把夫人完完整整的交换给您了。”夏菡一直跟在皇后身边,对于跟随皇上多年的心腹大臣远宁侯也算是有过不少交集,说起话来倒是难得多了几分自在。
      
      “多谢夏哥哥,拙荆劳烦您照顾了。”汪修业也冲夏菡拱了拱手,一旁的玉竹适时的把一个荷包递了过去。
      
      “侯爷实在太客气了,今日让白小姐在宫中受了惊吓,娘娘也是觉得心中有愧,回头定会好好处罚四皇子。”夏菡虽然嘴上客气着,但收起东西来的动作却是毫不迟疑。
      
      “娘娘哪里话,刚此事也因着小女幼时被大犬吓到过所以反应才过分强烈,皇上已经处罚过四皇子了,娘娘切莫再怪罪殿下。”
      
      “娘娘很喜欢白小姐,有机会夫人可以多带小姐来宫中走走。”夏菡适时的把刚刚的话题给错了过去,但是也没忘表明一下皇后对此事的态度,随后才回了凤仪宫。
      
      “皇后娘娘没有为难你吧?”汪修业把许苓给扶上马车后关切地询问道。
      
      许苓摇了摇头,反倒是对白浅婼目露关怀之色,“婼儿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
      
      白浅婼摇了摇头,一旁的汪修业急忙跟着补充道:“放心好了,有我在,怎么也不会让她受委屈的,那个四皇子也在勤政殿罚站呢,三个小时,足够他长长记性了,以后绝对再也不敢欺负我们婼儿了。”
      
      许苓听到这句话也急忙伸手将白浅婼给揽在了怀里,脸上满是毫不掩饰的担心和自责,“你怎么不告诉我之前被他们吓唬的事情?”
      
      白浅婼微微低了低头,小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只是被吓了一次而已,我怕娘会担心。”
      
      许苓听到这个解释心里更不是滋味,当时白浅婼年纪还小,她就以为人小可能不太会记得什么事,而且当时她也一心放在挣钱攒钱上,只想着努力给白浅婼提供一个不弱于其他孩子的生活,难免在其他方面有些疏忽,倒是没想到在她没看到的地方白浅婼竟然默默受了那么多委屈。
      
      许苓一时间五味杂陈,抱着白浅婼的手不由得越收越紧,白浅婼乖巧的趴在她的怀里,直到感觉到脖颈间传来几滴温热的感觉,她才有些慌了神,忙不迭从许苓怀里起身,看着她脸上的泪痕,不由得有几分手足无措。
      
      在白浅婼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许苓流眼泪的模样,娘亲的形象在她的眼中一直是无比的高大,让她觉得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有娘亲在都绝对没问题,第一次见到许苓的眼泪,让她一时间呆坐在那里,只能把求救的视线投向汪修业。
      
      汪修业倒是明白许苓的心思,自认为一直被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宝贝女儿却在不知道的地方不知道默默吃了多少苦,这种心情不只是单纯的心疼,更多的是对自己无力的一种自责和愧疚。
      
      汪修业本来想让许苓稍稍宣泄一下,调整一下心情就好,谁知道许苓这一哭竟然还收不住了,抽抽噎噎得都快到远宁侯府了,汪修业这才伸手将人搂在了肩上,帮她擦了擦眼泪。
      
      “好了,别哭了,看看婼儿都在看着你呢,你得给她做个好榜样,是不是?”
      
      许苓这才慢慢停止了哭泣,但还是红着眼眶,拉着白浅婼的手问道:“你老实跟娘说,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没有人欺负过你?”
      
      白浅婼摇了摇头,但是许苓还是不放心,“是娘不好,没注意到那些事情,你就跟娘说一下,哪怕是让娘知道你还有什么喜欢或者害怕的东西。”
      
      白浅婼摇了摇头,脸上倒是露出了几丝属于大人的神色,“没有其他的了,真的,从那之后我就一直躲着他们,他们没有机会再欺负我的。”
      
      许苓听了这番话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孩子没受其他委屈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但是却要让她刻意躲着那些人,那段时间心里肯定是特别恐惧的,一定很害怕他们再找上门来,但自己却根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让她一个人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甚至如果不是这次意外,她可能根本都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再也没有人比她这个当娘的更失败了。
      
      “你已经把婼儿照顾得很好了,以后有我和你一起照顾他们姐弟俩,绝对不会再让他们受到任何委屈。”汪修业轻拍着许苓的肩膀说道。
      
      许苓想到身边现在依靠的汪修业,心情才慢慢舒缓了几分,这时马车慢慢停了下来,外面传来玉竹的声音,“侯爷夫人,到了——”
      
      许苓急忙坐直了身子,忙着擦拭脸上的泪痕,匆匆整理了一下妆容,还不忘转头向汪修业求证道:“怎么样?还能看出来哭过吗?”
      
      许苓通红的眼眶很明显的昭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是汪修业却说道:“没有,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还是——那么漂亮。”
      
      汪修业最后一句是贴在许苓耳边说的,没让白浅婼听见,但是却羞得许苓一下红了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倒是让心情随之缓解了不少。
      
      自打许苓开始哭,白浅婼就有些茫然了,她也知道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她引起的,她担心自己一开口说话反倒是会让人哭得更厉害,只能带着几分不知所措看着汪修业在那边哄人,好在最后还是把人给哄好了。
      
      许苓刚一下马车玉竹就瞧出了不一样,但是看着汪修业和白浅婼淡定的神色,也装作没有看见,只是站在许苓旁边半扶住了她。
      
      许苓下了马车,一回头才看见原本走时的两辆马车,回来的时候竟然变成了三辆。
      
      “这怎么多了一辆马车?”
      
      “是皇上给婼儿压惊的,四皇子闯下的祸事,总得有人来收尾。”汪修业不在意的说道。
      
      许苓一直担心白浅婼会被皇上处罚,没想到到最后处罚的是四皇子,自家还得了一些赏赐,不过不管这些赏赐的根源是什么,只要人没事就好。
      
      回府之后按理说应该先去老夫人那儿一趟,但是老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着早上的事情还生着气,硬是用一听就知道是假话的借口拒绝见他们。
      
      汪修业也不是那种愚孝的人,尤其是在知道老夫人是在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故意闹脾气的时候,更是不乐意哄着她。
      
      “既然娘在休息,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老夫人本想着拿拿架子,谁曾想自家儿子这么拆台,最后气得砸了几个花瓶也无济于事。
      
      白浅婼也是先跟着汪修业夫妻俩去了毓灵院看望大半天没见的平平,瞧见他乖乖睡觉的模样,这才回了正房,享受第一次属于一家三口的时光。
      
      “等下把皇上赏赐下来的东西都给婼儿攒起来当嫁妆。”
      
      汪修业的一句话成功让白浅婼脸上露出了几分羞涩的神态,她虽然年纪还小,但也知道嫁妆的意思,而许苓则是直接给了汪修业的一个嗔视。
      
      “婼儿才多大,哪里用得着这么早就开始攒嫁妆。”
      
      “哎——你不知道京城里那些世家的千金小姐们可都是从出生起就开始攒着的,不过你说的也对,咱们婼儿年纪还小,不着急嫁人,等到十八再出嫁也不迟,不过人得先提前早着,免得那些好儿郎都早早被别人家给定下来了,回头我就让白染注意一下哪些府里有比较合适的男孩儿,以后也多观察观察他们的品性,免得到时候再被糊弄了。”
      
      汪修业越说就越觉得白浅婼出嫁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而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来得及做,这就马上要吩咐白染去做这件事,好在被脑子还清楚的许苓给叫住了。
      
      “她现在才六岁,是不是想得太远了一些?”
      
      汪修业则是罕见严肃的说道:“哪里远了,你是不知道,京城里有一些人家从孩子出生就开始选择了,真要等到了年纪的时候,那些合适的人都早早被定下来了,咱们总不能跟人家抢。”
      
      “婼儿的身份也不宜嫁到门第太高的人家去,我也不愿意让她嫁到外地,我就想着到时候给她在京中找一个家世简单,自己又肯上进的人就好。”许苓难得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婼儿的身份怎么了,她就是我汪修业的女儿,是我远宁侯府的大小姐,别说是什么高门大户,就算是嫁到宫里都是舍得的!”汪修业直接就拉下了脸来。
      
      许苓却是一下慌了神,“妾身只希望她能一辈子平安顺遂,宫里那种地方是万万不敢奢望的。”
      
      “你放心,我也就那么一说,宫里那些人肚子里都是弯弯道道的,我有时候都不乐意跟他们打交道。”
      
      “侯爷慎言!”许苓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没事,就只有咱们一家人在。”汪修业无所谓的说道。
      
      “即便如此,隔墙有耳,侯爷也要小心一些。”许苓还是劝说道。
      
      汪修业自然是点了点头,在许苓还没舒出一口气的时候,就听他说道:“当然了,我觉得日后还是要选她自己喜欢的,就像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认准了你一样。”
      
      许苓又羞又恼的瞪了汪修业一眼,却是不知道她那眉目流转的模样看得汪修业心里痒痒的,咳嗽了一声,看向了一旁的白浅婼,“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婼儿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白浅婼正因着刚刚的对话而羞涩的坐在一旁,突然间被点名还愣了一下,但还是乖乖和汪修业与许苓道了别。
      
      白浅婼才刚刚离开,汪修业这边就一把将许苓给抱了起来,大步往内室走去。
      
      “侯爷——”许苓被吓了一跳,胳膊却是不自觉的环上了汪修业的脖子,“侯爷,还是白天。”
      
      “没事,一会儿就天黑了。”
      
      汪修业这句话可是说得一点都没错,许苓的意识很快就陷入在了起起伏伏中,等她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然是暮色西沉。
      
    插入书签 



    国民CP
    所有人都要我们在一起



    宠妾娇养成
    不做嫡妻做宠妾



    王不见后[娱乐圈]
    男神抢走了我老公



    灵魂伴侣[娱乐圈]
    安心做个吃货好难啊



    重生之恶毒影后
    恶毒影后VS儒雅影帝



    重生之影后编剧
    暴力编剧VS国民男神



    毯途
    一代红毯女王的华丽转身



    学霸影后[未穿今]
    外星少女称霸地球娱乐圈



    名媛重生娱乐圈
    民国名媛VS商业教父



    巨星那些事儿
    时尚花瓶女VS屌丝实力男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