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官之女

作者:琉琪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它真的好乖啊!”白浅婼轻摸着狼牙的头,狼牙舒服的躺在那里,喉咙里还发出一阵阵舒服得呼噜声,乖巧的模样,一下就击中了白浅婼的心,让她的眼睛都不由得亮了起来。
      
      看到白浅婼和狼牙这么友好的相处,叶淮安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我就说狼牙很乖的吧,没骗你吧?”
      
      白浅婼点了点头,轻抚狼牙头部的手却是不停,软软的,毛毛的,摸着好舒服,一点儿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吓人。
      
      原本因着叶淮安忽悠白浅婼去抚摸狼牙而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里,生怕万一出现了什么问题也能快速出手将人给救出来,倒是没想到这狗还真的是性格和长相完全不一样。
      
      白浅婼原本的紧张忐忑现在全都消失不见了,手摸着狼牙不愿放开,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脸上都不自觉的露出了几分笑意。
      
      能有人一起喜欢狼牙,叶淮安心里自然也是有几分高兴的,他虽然算是宫里的一个小霸王,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倒是没有几个能真心在一起玩的朋友,其他人要么害怕他,要么就是和六公主那样相看两相厌,倒是难得遇见一个算是有共同爱好的人,兴致也被一下给点燃了。
      
      “去年父皇还送给我了一匹小马,你要不要去看看?”
      
      白浅婼是来京城的路上才第一次见到马,不过见到的也都是拉着马车或者是被人骑着的大马,听到叶淮安有小马可看,她的眼睛也跟着瞬间亮了起来,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小姐,六公主还在凤仪宫呢,要不要去说一声,免得六公主在凤仪宫一直等着您?”碧巧委婉地问道。
      
      白浅婼这才想起自己原本是和六公主一起从勤政殿里出来的,眼下却是和四皇子在一起,她毕竟是六公主的伴读,把六公主扔下和四皇子一起玩,好像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叶淮安看出白浅婼眼底的那抹犹疑,倒是不在意地说道:“没事儿,等下我送你回兴庆宫,小六那儿等不到你自然会自己回去的,等你成了小六的伴读,就要每天跟她一起去宫学,宫学里的夫子要求可严了,到时候你想玩都没时间玩了。”
      
      虽然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白浅婼总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进宫前娘亲三番四次叮嘱她要好好听话,虽然说侯府这边也不怕惹出什么事来,但最好还是能不出事就不出事,平日里多做事少说话,既然是做六公主的伴读,那自然是要和六公主搞好关系的,而不是要跟着四皇子到处跑。
      
      “你刚才还说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我心存愧疚呢,现在转头就把这句话给忘了是不是,亏得我上次在勤政殿罚站了三个时辰,硬是在床上躺了两三天腿才好过来。”
      
      听到叶淮安故意卖惨的这番话,原本还摇摆得白浅婼的心一下就定了下来。
      
      “不是,没有,我……我没有……”
      
      看着白浅婼略显慌乱的脸色,言辞之间都透露出几分不知所措,叶淮安这才不再故意逗她,“好了,我都知道,那咱们过去吧,我跟你说,骑马可好玩了,等到了那边我教你骑马。”
      
      碧巧和采月看着两个小主子说笑着往前走,眼底尽是苦涩,这马虽然都是被驯养过的,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突然发疯,这如果是单纯的去看看还好说,四皇子竟然还打着要骑马的主意,自家小姐可是从来没接触过马的,万一出点什么事,她们俩这两条小命怕是都要保不住了。
      
      “两位姐姐放心,皇上知道四皇子的性格,特意选了一匹性子温顺的小母马,而且严令禁止四皇子骑其他的马,不会出什么事的。”同样落后几步的叶淮安身边的小太监开口说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两人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只能想着等下尽可能离得近一些,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也能来得及出手。
      
      皇宫西北角就是一个专门的马场,也是平素里皇子们上马术课的专用场地,不过因着最近还没有开课,场地倒是空荡荡的,只有几个喂马的小太监在。
      
      “见过四皇子。”小太监们瞧见叶淮安过来,急忙过去请安。
      
      “父皇赐给我的那个小马呢?”叶淮安微仰了仰头,属于皇子龙孙的气场自然而然的散发了出来。
      
      “奴才去给您牵过来。”一个小太监机灵地站出来,不一会儿就牵着一匹枣红色的小马走了过来,白浅婼的眼睛也随着亮了起来。
      
      “要不要过来试试?”叶淮安摸了摸小马的头,抬头对白浅婼说道。
      
      白浅婼眼睛里藏着满满的渴望,但还是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我不会骑马。”
      
      “没事儿,你就用这匹马,我教你,”叶淮安说完就冲一旁的小太监说道:“去给我牵一匹大马过来。”
      
      小太监面露犹豫之色,“皇上吩咐过不能让您骑那种大马,要不然奴才去给您牵一匹和这匹马差不多的小马过来?”
      
      叶淮安猛地沉下脸来,偷偷瞟了白浅婼一眼,担心自己的高大形象在她眼中打了折扣,故意摆着脸色道:“不要小马,牵匹大马过来,皇兄的那匹就行。”
      
      “殿下别为难奴才,”小太监一脸的难色,“皇上说了,您现在不能骑大马,万一被皇上知道了,奴才这颗脑袋怕也就保不住了。”
      
      叶淮安还要发火,却感觉自己的衣摆被人扯住了,转头就看见白浅婼带着几分担忧和哀求的眼神,原本的火气也都瞬间消散,只能瞪了那小太监一眼道:“找一匹瞧上去高大帅气的马。”
      
      小太监知道叶淮安这是妥协了,冲白浅婼讨好的笑了笑,麻利儿的牵了一匹雪白的小公马过来。
      
      “这是前些日子东湖那边进贡来的。”
      
      叶淮安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这个看起来太傻了一点,还有没有其他的。”
      
      “北州那边的人说了,这个看起来温顺,其实性子最烈了,这一点奴才是绝对不敢骗您的。”
      
      小太监的话说得是情真意切,其实也的确没说假话,只不过这匹马养在马场也有好几个月了,每日里除了吃就是睡,和旁边那些时不时就扯着嗓子嚎上两声的马匹相比,实在是懒得到家了,自然而然也就把原本北州人的话给抛到了脑后,此时,也只不过是想忽悠叶淮安罢了。
      
      北州常年冷寒,以游牧打猎为生,马匹的质量速来是最好的,现在太子的坐骑墨乌就是来自北州的进贡,不过墨乌整日里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和眼前这个瞧着都蔫儿了的马,可是大不一样。
      
      “北州人不会骗人吧,随便弄了一匹马就进贡过来了?”
      
      “这怎么会呢。”小太监干巴巴地说道,虽然他们私底下也不是没有那么想过。
      
      “我觉得这匹小马挺漂亮的。”白浅婼小声说道。
      
      叶淮安这才放过了那小太监,一副傲娇勉强的口吻道:“好吧,那就这匹马好了。”
      
      小太监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又是免不了对白浅婼投出了一个满满感激的眼神,不过心里也对她的身份产生了几分好奇,能制住这位小霸王四皇子的人可是不多。
      
      白浅婼是真的没有接触过马,叶淮安先翻身上马溜了一圈回来,才指点她小心翼翼地踏在马鞍上,扶着她坐上马背。
      
      “放轻松,别紧张,没什么好害怕的,我第一次学骑马的时候没多一会儿就能一个人骑着在马场里转了,你双腿加紧,不要害怕。”
      
      叶淮安说是那么说,但是恐惧并不是白浅婼能控制住的,她上了马之后,就感觉自己浑身僵硬,死死拽着手里的缰绳,一动也不敢动,她听得懂叶淮安的话,可就是做不到。
      
      “小姐别紧张,身子坐直了,双手握紧缰绳,双腿加紧马肚子,双脚放松。”一旁的采月也跟着提心吊胆,好在她是会骑马的,对骑马的一些要领也多少知道一些,小心在旁边护着还不忘开口提上两句。
      
      感觉到身下小马的温顺,白浅婼也满满放松下来,深吸一口气,努力按照他们的话去做,坐直身子,双腿夹紧,握紧缰绳,竟然真的奇迹般的让小马走动了几步,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神色。
      
      “很好!”叶淮安毫不吝啬地夸赞道:“第一次能这样已经很好了,你慢慢地感受一下身下小马的起伏,小心随着它动就可以了。”
      
      白浅婼按照叶淮安说的,小心地控制着身下温顺的小马,再加上前面缠着缰绳的小太监,也满满彻底放松了下来,还朝着叶淮安露出了一抹难得的真心笑容。
      
      叶淮安莫名地心跳快了几分,急忙将头转向一旁,磕磕巴巴地说道:“你,你自己骑着,我也先去骑马了。”
      
      说完就径直翻身上了刚牵出来的那匹白色小马身上,先是在马场里跑了一圈,心情也平复了许多,瞧见那边白浅婼坐在小马背上,被小太监牵着慢悠悠在马场里溜达,倒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叶淮安这边也打算放慢速度,走到白浅婼那里,跟她一起慢悠悠溜达着,但是就在他刚刚拽住缰绳准备转向的时候,身下原本还懒洋洋的白马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好像是发疯了一样,完全不受控制,直接在马场里狂奔起来。
      
      一直在一旁关注着叶淮安动静的小太监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急忙对马场里的人喊道:“四皇子身下的那匹马不对劲,快,快去救人!”
      
      这一嗓子让马场里其他人也发现了不对劲,但是现在这里只有几个平日里喂马的小太监,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只能着急忙慌地跑去找其他人。
      
      白浅婼本来正颇有兴致的骑在马上,突然听见这一声,抬头瞧见叶淮安身下狂奔的小马,也一下慌了神,而她身下原本温顺的小马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影响,也跟着躁动了起来,甚至两匹马还朝着同一个地方奔跑,眼瞧着马上就要撞在一起了。
      
      叶淮安死死拽着缰绳,手都被磨得流血了,也控制不住身下的马,眼瞧着就要和白浅婼撞上,更是瞪大眼睛,用尽了力气,而白浅婼则是眼瞧着就要撞上,直接害怕得闭上了眼睛。
      
    插入书签 



    国民CP
    所有人都要我们在一起



    宠妾娇养成
    不做嫡妻做宠妾



    王不见后[娱乐圈]
    男神抢走了我老公



    灵魂伴侣[娱乐圈]
    安心做个吃货好难啊



    重生之恶毒影后
    恶毒影后VS儒雅影帝



    重生之影后编剧
    暴力编剧VS国民男神



    毯途
    一代红毯女王的华丽转身



    学霸影后[未穿今]
    外星少女称霸地球娱乐圈



    名媛重生娱乐圈
    民国名媛VS商业教父



    巨星那些事儿
    时尚花瓶女VS屌丝实力男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