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兄弟都爱我[快穿]

作者:年芳八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兄弟相争

      严家。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昏沉的光线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里,严之钰站立在床边,一动不动。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被褥已经被收好放了起来,衣柜大开着,里面什么也不剩,原本摆满东西的梳妆台只剩下几个空掉的瓶瓶罐罐,告诉别人这里在几小时前还有人住在这里。
      
      梳妆台上放着离婚协议,被笙欢用一瓶空掉的香水瓶压着,严之钰拿开瓶子抽出离婚协议,看着上面笙欢的签名,他恍惚了一瞬,像是突然惊觉一样反应过来,笙欢和他离婚了。
      
      那个见到他就冷嘲热讽和他针锋相对的女人,彻底的离开他的生活了。
      
      莫名想到了从前,严之钰皱了下眉,他不习惯这样陌生的情绪,让他很不适应,笙欢走了,他应该高兴才对,而不是站在她的房间里发呆。
      
      他捏紧离婚协议,转身就离开了这间已经失去了人气的屋子,“砰”一声用力关上门。
      
      我应该高兴才对……
      
      严之钰皱着眉,他闭上眼睛想安静一下,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严之钰一惊,接通电话,声音不耐:“喂?有事?”
      
      “之钰,”电话那边的声音娇滴滴的,“你好久没来看我了,我好想你啊……”
      
      声音有点耳熟,严之钰想了一会才回忆起来,这是他包养的那个女孩,今天还去他公司找他了,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才提前下班回来的。
      
      电话那边,女孩没有收到回应,长久的沉默让她有些心慌,她定了定神,再次开口,声音掐的更软了:“之钰,你都快一个月没有找人家了,今天我去公司也没有见到你的……”
      
      往日听着这个声音,严之钰早就开车去见她了,可是今天严之钰听着她撒娇,只皱了皱眉头,沉默了好一会才不耐烦的敷衍道:“行了行了,我晚上会去看你的。”
      
      “真的吗?几点呀!”
      
      女孩话里毫不掩饰的惊喜取悦了严之钰,他暂时忘却了心头的憋闷,勾了勾唇角:“你不用管几点,我自然会去的,记着别关门。”
      
      电话那边是女孩雀跃应答,严之钰却不想再听她娇滴滴的哼唧,直接挂断了电话,吐出一口浊气。
      
      严之礼送笙欢离开了,虽然那天在书房的争执里,严之礼好像表现得对笙欢没有什么意思,但他总是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严之钰很了解他这个弟弟,懒散又傲慢,不感兴趣的东西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又坐了一会,严之钰将离婚协议折叠起来放进了口袋里起身离开,餐厅里的饭都凉了,他瞥了一眼:“清理掉吧。”
      
      保姆愣了愣,严之钰没再管,径直离开了严家,开车往他的小甜心家里去。
      
      因为事先叮嘱过的原因,严之钰门都没敲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孩一见严之钰来了,眼睛都亮了起来,殷勤的小跑过来帮严之钰脱下西装外套。
      
      她摆出严之钰以往最喜欢的样子,一脸不满的哼哼着用拳头轻轻捶打严之钰的胸口,委屈巴巴的看着严之钰:“你好过分啊那么久都不来看我!”
      
      严之钰抓住了她的手腕,强迫着她停下这个动作,有些不耐:“我现在不是来了吗。”
      
      他语气微冷,女孩敏锐的听出了不对,乖巧的安静下来,亦步亦趋的跟着严之钰坐在了沙发上,刚一坐下,她就瞥见严之钰口袋里的白色纸张。
      
      怀揣着希望,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之钰,你口袋里的东西快掉出来了,是什么呀?”
      
      严之钰一愣,他低头看了眼,把快掉出来的离婚协议塞了回去,瞥了眼女孩,扯了扯嘴角:“没什么。”
      
      他慢吞吞道:“就是个离婚协议书。”
      
      女孩子的眼睛猛的亮了起来:“之钰终于和那个女人离婚了吗,那……那我们的爱情就可以公诸于世了,太好了……”
      
      严之钰却没有接她的话,沉默了下来。
      
      气氛逐渐凝固,女孩脸色白了白,她突然想起笙欢说过的话,颤颤巍巍的看向严之礼问道:“之钰……你,你会娶我的,对不对?”
      
      她看起来像是快要哭了的样子,让严之钰莫名想到了他和笙欢求婚的那天,那个时候他正在和家里闹,没有钱也没有什么人脉,拿着当了表买回来的钻戒直接向笙欢求了婚,那个钻戒按照他现在的眼光来看,简直小的可怜,可是笙欢当时眼里突然就亮了起来,聚起大片的水雾,开始抱着他哭,在学校简陋的宿舍里,答应了他的求婚,带上了那个寒酸钻戒。
      
      严之钰烦躁起来,一把推开趴在他腿上的女孩站了起来:“我才刚离婚,你就想到这个了?”
      
      “我……我不是,”女孩慌乱摆手,“我就是想……”
      
      “想嫁进豪门,对吧,”严之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表情有些嘲讽,“我一向以为你挺聪明的,没想到也是一个一心想着攀高枝的拜金女。”
      
      在女孩惨白的脸色里,他重新穿上了外套,丢下一句:“我走了,以后别去公司找我。”便直接“砰”一声关上了大门。
      
      女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之钰离去,浑身无力的从沙发上滑坐到地上,笙欢当日的话又回响起来,她怔了怔,突然落了一滴泪。
      
      一半是绝望,一半是伤心。
      
      ——————————————————————
      
      严之礼帮着笙欢将两个大箱子搬进了屋子里,全部整理好后他看了眼钟,居然已经八点多了。
      
      天完全黑了下来,笙欢深吸了一口气,锤了捶酸胀的腰,走到落地窗前,轻声呢喃:“搬出来了啊……”
      
      “嗯,”严之礼拉直床单,回应道,“搬出来了。”
      
      笙欢抿着嘴笑了一声,严之礼顿了顿,站直身体走进她,低声问道:“你真的不需要我帮你介绍个工作吗?离开了严家……”
      
      他话未说完,笙欢直接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笑意:“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一直让你帮忙也很过意不去了,我想先放松一段时间,再考虑工作的问题。”
      
      “那你……有问题记得和我说,”严之礼抿了抿嘴,“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笙欢笑了笑,“谢谢你。”
      
      严之礼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他耳根有些红:“你……你不请我吃顿饭吗?就说一声谢谢啊……”
      
      可能是第一次做这个事,不太熟练,严之礼说完这句话,脸都红了一大半,他有些羞耻,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主动要求一个人请他吃饭,还是异性。
      
      但是让他就这么走了,他又不甘心,他还想再看看笙欢,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可以。
      
      笙欢愣了一下,赶紧道:“啊没有没有,你要吃什么呢?我们现在也只能去外面吃呀……还没有买菜……”
      
      “那就去外面吃,”严之礼盯着笙欢,“我无所谓,上一次的烧烤也很好吃。”
      
      于是半小时后,他们又一次吃了路边摊。
      
      小吃摊的对面就是一条江,夜晚的江风吹来,人都清醒三分。
      
      明月高悬,今晚的空气质量格外的好,月光很亮,连没有路灯的地方都可以照亮。
      
      笙欢坐在路边摊的塑料小凳上,难得开了个玩笑:“让之礼你陪着我吃了两次路边摊,我都觉得有点罪过啊。”
      
      严之礼正举着一串烤鸡爪思索应该怎么下嘴,闻言一愣,他抿了抿嘴看了眼笙欢,低声道:“我觉得很好。”
      
      “嗯?”笙欢没听到,侧过头疑惑的看向他,“怎么了?”
      
      严之礼抿了抿嘴:“没事。”
      
      笙欢看了他一会,转回视线,她托着腮帮咬了一口肉慢吞吞的咀嚼了好一会才出声:“之礼,回去以后,和严之钰道个歉吧。”
      
      严之礼愣住了,他眉头慢慢皱起,看向笙欢,见她垂着眼睑小心翼翼的吹了一口肉,咬了一块,眉眼盈盈酝着光,柔软又薄凉:“你们是亲兄弟,应该好好的,而不是因为我这个局外人伤了和气。”
      
      严之钰不说话了,他皱着眉抿着嘴,撇开眼不肯去看笙欢,只觉得心里堵的慌,他向来感慨笙欢的温柔,现在又突然怨怼起来。
      
      你怎么就知道为他想,为什么不为自己想,严之钰和你离婚了,还找了小三羞辱了你,我是他的弟弟,你不应该努力的让我们两个人之间产生间隙的吗,为什么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劝我和他和好。
      
      “我知道你不开心,”笙欢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在严之礼有些惊诧的目光下一饮而尽,狡黠的露出一个笑,“偷偷告诉你哦,我以前也挺能喝的。”
      
      她喝光杯子里的啤酒还有些意犹未尽舔了舔唇,又恢复成那副温柔的样子,用着柔软的声线轻声道:“你和他一起长大,吵架了怎么可能会不伤心呢。”
      
      “我和严之钰在一起六年了,所以我知道,他有的时候,其实是知道自己犯错了的,只是需要一个台阶下。”
      
      “之礼,你比你哥哥好很多,我觉得你很好,你不应该因为这种小事就和你哥分道扬镳,回去吧。”
      
      她的声音像海妖一样,带着女人特有的妩媚,轻声诱哄着严之礼,回去吧,回去吧。
      
      严之礼却抿着嘴看着她,目光晦涩不明,听着笙欢嘟嘟囔囔着她和严之钰以前的事。
      
      明明心里最难受的那个人是你啊,你却要反过来劝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元宵节快乐呀~还有几天作者君就要开学啦,伤心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