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兄弟都爱我[快穿]

作者:年芳八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兄弟相争

      严之礼垂着眼,察觉出了严之钰的敷衍,却一时拿不定他是否生气了,不过他一向性格内敛,自认为心意到了就行了,反正他是为了自己哥哥的名声着想,绝无坏心。
      
      尽管如此,严之礼因为被敷衍心里还是憋了一股气,他闷闷的嗯了一声,扭头离开了。
      
      第二日,严之钰早早的就去公司了,最近严之礼弄回来了一个大项目,够他们忙活一阵了。
      
      笙欢起来的时候,别墅里空空荡荡的,仿佛喊一声都能有回音一样,她踩着棉拖鞋下楼,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片空白的餐桌。
      
      自从她要和严之钰离婚的消息传出来以后,这家里的保姆阿姨就几乎就当她不存在了一样,如果不是做饭的时候她和严之钰一起在的话,饭桌上几乎是不会有她那一份的。
      
      不过这做饭的厨师可能没收到消息,这家里的另外一个人也回来了。
      
      笙欢翘起嘴角,打开了冰箱。
      
      严之礼是被饿醒的,他刚醒过来就闻到了一阵浓郁的香味,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半了,他按了按空瘪的肚子穿好衣服下楼,却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餐桌和厨房里忙来忙去的那个身影,有些莫名的熟悉。
      
      迟疑了一会,他犹豫的叫了一声:“笙欢?”
      
      女人手中端着餐盘正好转过身来,被他猛然叫了一声吓得手一滑盘子差点摔了,晃悠了好一会才稳住,有些惊讶的看向严之礼:“是之礼啊,你回来啦?”
      
      笙欢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她把餐盘放到了桌上,手指将垂落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去,有些局促的捏了捏指尖:“你回来了家里人也不知道,这会估计没什么吃的了……”
      
      她声音轻柔婉转,仿佛昨天夜里严之礼听到的那个带着哭腔的骂声不是她一样。
      
      严之礼抿了抿唇看了眼笙欢放在一边的碗,好像是煮了点面还是什么的,他垂下眼,半晌开口:“你不是一直在家吗?怎么做饭的厨师没有给你做?”
      
      面前的女人纤细的身影颤抖了一下,笙欢僵了僵,扯出一个有些牵强的笑:“啊……这个,我,我起晚了,所以就没有做我的份,你哥哥去上班的时候都比较早。”
      
      她在害怕,她来这个家三年了,心中很清楚,这个名义上小叔从未接纳过她,更多的是把她当做可有可无的过客,仅仅维持着表面的客气和尊重。
      
      本以为严之礼会随意的“嗯”一声就离开,笙欢等了一会,悄悄抬起眼睛,没想到严之礼依旧站在厨房门口,眉头紧锁着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半晌,严之礼抬头,对上笙欢的目光,声音平稳:“啊,既然这样,那麻烦大嫂也给我做一份吧,我也没吃早饭,家里的厨师也没做我的。”
      
      笙欢一愣,她有些惊讶,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只会做一些简单的家常菜,这样没关系吗?”
      
      严之礼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他并不重口腹之欲,只要不是特别难吃,一般都可以吃下去:“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说完这话,他就感觉面前的女人漆黑的瞳孔都亮了一个度,温柔又雀跃的“嗯”了一声,转过身开始为他准备饭菜。
      
      她甚至愉悦的哼起了小调子,被人需要这件事让她很高兴,就连忙碌的身影看起来都轻快的很,带着一种奇特的感染力,连严之礼都忍不住跟着一起扬了扬嘴角,发觉以后又赶紧用手指摁平,扭过身快步走到餐桌前,呼出一口气。
      
      家里这些保姆阿姨应该换了,只知道偷懒,给钱不干活,通通辞退好了。
      
      严之礼皱着眉下了这个决定,随即就听到厨房里传出一声带着温柔笑意的:“做好啦!”
      
      只愣神了一秒,严之礼就赶紧走到了厨房门口,笙欢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嫂子,让她给自己做饭可以,再端过来就有点过分了。
      
      笙欢看到站在门口的严之礼有些惊喜,杏仁一样的眼睛弯了弯,轻声叮嘱道:“做好了,只下了一碗面,刚做好有些烫,你小心点。”
      
      严之礼往她身后看去,果然摆着两个黑色的瓷碗,他一言不发的走进厨房,拿出餐盘径直端了出去,声后女人有些慌乱的声音响起:“哎,之礼你干什么啊?怎么自己拿出去?”
      
      一直走到餐桌边放下碗,严之礼才皱着眉回答她:“端饭,看不出来吗?”
      
      笙欢有些局促的抓了抓身前的围裙:“但是之前你们不都是让保姆阿姨端上桌……”
      
      “你是保姆阿姨?”男人的眼神平静无波的瞥了她一眼,让笙欢抿了抿嘴安静下来,他随手拉开了两个凳子,轻飘飘道,“坐着吃吧,吃完去忙。”
      
      “我……”
      
      “你是我哥哥的妻子,我的嫂子,”严之礼抽了一双筷子递给笙欢,看着她茫然无措的样子,语气放软了一些,“也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是我的长辈,明白吗?”
      
      当初刚结婚的时候虽然说有些胆小,但也不像现在这样像个受了惊吓的仓鼠一样,严之礼对于这个胆小怕事的嫂子很是无奈。
      
      他最初也想过好好相处,可是这个嫂嫂每次见了他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声音大点就一副要哭的表情,久而久之严之礼就索性当这个嫂子不存在了。
      
      笙欢沉默半晌,轻声道:“之礼,你可能不知道……我,我和严之钰要离婚了。”
      
      “一个月内,我就要搬走了,所以,我现在已经不算这个家里的人了。”
      
      严之礼想了想,好像也是。
      
      他看了眼面前这个快要哭出来的女人,难得安慰道:“没关系,就算是客人,也没有道理受欺负。”
      
      笙欢没想到得了这么个回答,酝酿好的情绪一噎,最后化成了一声叹息,轻巧的揭过这个话题,温柔提醒:“好了,快吃吧,再不吃的话面就粘在一起了。”
      
      一顿迟来的早饭让原本距离遥远的两个人像是拉进了一些似的,吃完饭后严之礼直接上了楼,笙欢把碗放进了洗碗机里也没管了,跟着一块上楼睡回笼觉。
      
      任务初期,不着急不着急,我是一个有耐心的好演员。
      
      她一觉睡到下午,严之礼却在房间里写了半天的策划案后又出来了。
      
      这次出来,他正好碰到了趁着午睡时段来打扫卫生的保姆和准备晚饭的厨师。
      
      冷着脸叫住两个人连敲带打,吓唬的害怕失去工作的二人连连点头,心里苦不堪言。
      
      这严二少突然回来也没个信,恐怕到现在都没怎么吃饭呢,难怪生气,就算再多苦水,二人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唯一纳闷的就是他说的那句“不要长了眼睛看不见家里还有人”。
      
      想来想去想不通的厨子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那您现在要吃点吗?”
      
      严之礼按了按肚子,倒是的确有点饿了,十点多吃了面,现在也已经三点多了,点头挥了挥手就让厨子给自己做了。
      
      精美的菜色上来,对于严之礼来讲其实和笙欢煮的那碗面没有什么区别,他填饱了肚子,对厨子叮嘱:“今天晚上的晚餐不用做我的了。”
      
      厨子连忙点头,严之礼擦了擦嘴又道:“家里有几张嘴该吃饭你应该知道吧?”
      
      他的眼光轻飘飘的瞟过来,厨子一惊,突然想起自己好几天没有做笙欢的份了,听说她要和大少离婚了,为了克扣伙食的钱多捞点油水,他好几次都是只买了一人份的菜回来,严之钰也一直没问。
      
      猛的被提及,他背后出了一身冷汗,只能赶紧点头称是。
      
      得到了回答的严之礼满意的点点头上了楼。
      
      ——————————————
      
      六点,严之钰下班回家,别墅门口暖黄色的灯亮着,司机去停车了,他径直推开门走进餐厅准备吃饭。
      
      他雇佣的厨子很会看时间,不管他什么时候下班,饭永远都是刚刚做好的样子,让严之钰有种微妙的满足心理。
      
      习惯了最近一个人吃饭的严之钰一坐下来就发现多了一份餐具,他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的弟弟回来了,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他心中有些不舒服,但好歹也是自己弟弟,他挥了挥手喊道:“去叫之礼下来吃饭。”
      
      等在一边的厨子连忙上前:“二少已经吃过了,特意说不用叫他吃饭的。”
      
      “那这多出的一份餐具是谁的?”严之钰刚一问完,脸色一僵。
      
      还能是谁的,只能是笙欢的了。
      
      女人慵懒柔软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下来:“哎呀,饭做好啦?”
      
      厨子看了眼脸色难看的严之钰,小心翼翼道:“是太太的,二少爷和我说,家里有几张嘴该吃饭,让我自己清楚……”
      
      笙欢还打着小哈欠,越走越近,严之钰脸色越来越黑,捏着筷子深吸了一口气:“行了,我知道了,是她就是她吧。”
      
      厨子松了一口气,又听严之钰来了一句:“你明天不用来了,你被解雇了。”
      
      本来以为逃过一劫的厨子瞪大了眼睛,还想说什么,看着严之钰难看的脸色最后还是怂怂的憋了回去。
      
      笙欢拉开椅子坐下来,看了眼明显心情很差的严之钰,笑眯眯道:“啊呀,严大少爷今天脸色不错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严之钰要被气死了hhhh女主角欺负他弟弟也欺负他
    严之钰:说好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呢!
    严之礼:你看看现在断手断脚的人那么多,动不动就有人喊着剁手剁手的,再看看现在有谁上街裸奔
    严之钰,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