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相公

      “帘杏,我在……”卫凌月应了一声。
      
      一身绿衣的帘杏循着声音进了屋,她头发有些乱了,一张脸红扑扑的,口中喘着粗气。
      
      “帘杏,酒肆出了什么事?”卫凌月走出去几步问道。
      
      “掌柜的,不好了!有人将掌柜的给告了!说是掌柜的纵人行凶,将去酒肆吃酒的刘充主仆打成了重伤,刘家人去县老爷那里告了状。县老爷接了状,差官到了酒肆要拿掌柜的。云伯出面将人稳在了后院,只叫帘杏赶紧来向掌柜的报信……”
      
      帘杏虽是着急,口齿还算是伶俐。她一口气说完了,眼见得卫凌月站在原地,面上没什么表情,她一时急了,一边擦汗一边又道:“掌柜的,您赶紧收拾东西,出去躲一躲才是啊!”
      
      “做什么要躲?差官既来了,我跟着去一趟县衙便是了……”卫凌月笑笑道。
      
      “掌柜的您不能去!那刘家家大业大,这青城县的任任县老爷都是存着三分巴结之心的,他们暗地里得了刘家不知多少好处。虽说前几个月才换了县老爷,可是我爹爹说了,天下乌鸦是一般黑的,青天大老爷那是戏文里才有的。掌柜的虽是惩治了那恶霸快了人心,可是去至县衙还是要吃亏的……”帘杏一边说着,一边急得直跺脚。
      
      “小帘杏不必着急,我来青城近一年了,去了不少地方,这县衙大堂倒还没去过,今日去见识一趟也不错啊……”卫凌月一边朝外走着一边轻描淡写地道。
      
      帘杏眼见劝不动她,只好叹了口气跟了上前。
      
      “对了,卫大哥去哪儿?我去让他备马车。”帘杏道。
      
      “哎呀,我忘了!卫玄一早去城里办事去了。这马车是不能乘了,看来我得走着去镇上,那些差官可是要等上一等了……”
      
      卫凌月口中念叨了一声,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往外走去。
      
      “姐姐……”身后传来了怯怯的一声。
      
      卫凌月顿住了脚,这才想起屋里还有个令人头痛的人在。
      
      “行了,你不想走今日就留下来吧,明日再走好了……”卫凌月现在无暇顾及他,回过头说了一声。
      
      帘杏听着声音也回过头一看,刚才她心里着急,一时还真没发现屋里还有外人在,这会一眼看过去,见得那人面若凝脂,眸似点漆的模样,一时不由得看痴了去。
      
      “姐姐,我想说,我会赶马车,让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谢承玉眨巴了一下眼睛,态度极是诚恳地道。
      
      “什么?你会赶马车?我……如今忙着,没功夫跟你说笑啊……”卫凌月抬高声音回了他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姐姐,会不会的你让我试上一试不就行了?”谢承玉大着嗓音回了她一声,然后几大步跨了过来,与卫凌月肩并肩走在了一处。
      
      卫凌月侧过脸,看他一本正经带着急切的模样,心想也罢,带你去马棚试上一试,若是说大话了,看你怎么收场?
      
      “不是吧,这漂亮的小公子竟说自己会赶车,他这么托大吹牛,一会儿肯定得挨掌柜的大嘴巴子。不行,我得去看看,得劝着掌柜的打轻些,这娇滴滴的小公子可比不得呆霸王,打一巴掌估计就得肿脸……”帘杏在心里嘀咕几声,赶紧一拎裙摆也追了上前。
      
      马棚很快到了,一头通体漆黑的高头大马正在棚内悠闲地吃着草料,一旁的矮屋内,停着一辆马车。
      
      见得有人来,那黑马仰起头,打个两个很有气势的响鼻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这匹马一向是卫玄照料的,性子有些烈,除了卫玄,别人一向是近不得身的。卫凌月看着谢承玉快着步子朝那马走过去,心想一会儿他定要被这黑马踢倒在地的。她叹了口气,正准备开口喊住他。
      
      卫凌月刚抬起头,就见得那谢承玉已是走到了那黑马的身边,他伸出手,一边在马脖子处轻抚几下,一边口中念叨着几句。那黑马竟是一反常态,乖乖地任他摸着,一副很是驯服的模样。
      
      谢承玉安抚那黑马一会之后,牵着马走到一旁的矮屋旁,取了马车出来,又顺利的将车辕架到了马背上,动作娴熟自如,倒真是像模像样的。
      
      卫凌月看得有些愣住了,跟在后面的帘杏也是看得咄咄称奇。
      
      “掌柜的,这小公子哪来的?他家莫不是做着卖马的生意?成天跟马儿打交道,所以这马儿都愿意和他亲近?”帘杏挠挠头道。
      
      卫凌月听得心里一阵好笑,这小丫头自从跟了自己,一脑子的都是生意经,什么事都要想这上面去。这看起来娇生惯养的人竟有驯马之术,这事也令她好奇万分的,可是又一想他明白便要离开这里,对于自己而言,他不过是一个过客,也就不必问得那么明白了。
      
      卫凌月正暗自思忖间,那边的谢承玉人已是坐了上去,轻抬鞭子一扬,那黑马立刻是“哒哒”的拉着车走了过去。
      
      “姐姐,快上车吧!”
      
      谢承玉将马车停在了卫凌月的身边,一边说着,一边自车上跳了下来,放了脚踏,又站在在卫凌月面前,伸出一只手来,想让卫凌月扶着他的手臂上车。
      
      卫凌月看着伸到面前的手一愣,卫玄对她恭敬有加,一向是放好了脚踏,然后侍立在一边看着她上车的,谢承玉这个要扶她上车的举动,让她一时不习惯起来。
      
      “姐姐,上车吧……”谢承玉又催了一声,声音温软,面上又浮了笑意来。
      
      卫凌月看着那个灿然的笑容,一时倒不忍心拂了他的好意。伸手在他胳膊上轻扶了一把,然后快速地上了马车,掀了帘子坐了进去。
      
      “帘杏,还不快点上车……”卫凌月坐在车上喊了一声。
      
      帘杏一见赶紧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她心里猜想想这小公子这般温软模样,自己上车时他会不会也扶自己一把呢?帘杏在车前顿了一下,却见谢承玉微笑着站立一旁,一双手却是背在了身后,一点也没伸出来的意思。
      
      帘杏暗暗吐了下舌头,踩着脚踏快速地上了车。
      
      片刻之后,随着一声清脆的响鞭声,马儿甩开四蹄奔跑了起来。车速不慢,车厢之内倒是稳稳当当的,卫凌月不由得暗叹一声自己今日还真是看走了眼。那帘杏更是不时掀开车帘,悄悄的朝车前赶车的人看一眼。
      
      “掌柜的,这小公子不仅人生得好看,就连赶车的样子也比旁人好看上不少呢……”
      
      帘杏看一眼谢承玉,回过头压低了声音对着卫凌月道。
      
      “嗯……是挺好看的。回头我问问他可曾定亲了,要是没有的话,说给小帘杏做个小相公怎么样?”卫凌月靠在车厢壁上,看着帘杏打趣道。
      
      “掌柜的……”帘杏娇嗔了一声,又抬眼看看车外,清秀的脸上还真的浮上一抹红晕来。
      
      “小帘杏,你这般心猿意马,那竹青小哥哥岂不是是伤心死了?”卫凌月又说了一声。
      
      竹青是酒肆里的小二,一向对帘杏关心备至。帘杏听得面上刷的红了,过了半响才嘟囔了一声。
      
      “掌柜的,你怎么什么事儿都知道……”
      
      “那是自然,身为掌柜的,自然要对伙计们的终生大事上心啊,我看那竹青,模样生得周正,脾气也好,人老实又勤快,小帘杏可以考虑考虑的……”
      
      卫凌月还在絮叨着,帘杏听得已是满脸通红了。双手捂着脸再不敢车外的谢承玉了。
      
      谢承玉坐在车外,身子挺得直直的,眼睛注视着前方,耳朵却是竖了起来听着车内两人说话。
      
      听得卫凌月说到“模样生得周正”,他不由自主的将腰挺得直了,面上也浮上了一丝自信的笑容。待又听到“脾气也好,人又勤快”时,腰身不禁又蜷缩了一点。他心里暗暗嘀咕着,她既说这样的人好,让那小丫头找这样的人做相公,她自己的心中,怕也是喜欢这样的人了,这“模样生得周正”倒是不难,只是这“脾气好,人老实又勤快”着实难了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