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情

      “你问这儿呀?这儿是……”
      
      卫晓枝正等开口回答,身旁边的卫晓风眉头一拧,赶紧伸手捂住了卫晓枝的嘴巴。
      
      “喂!你,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说……你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我长姐喂你吃东西?”卫晓风瞪着那少年,口中连珠炮似地问道。
      
      原来那救自己的女子是这两小娃娃的姐姐,少年心中稍定,看着小男孩一脸警剔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哥哥,你笑起来可真好看……”卫晓枝手托着下巴,眯起一双大眼睛赞道。
      
      “卫晓枝,你是花痴吧?”卫晓风没好气地道。
      
      那少听得又是一阵好笑,他伸过手,想摸一摸卫晓风头上的像个丸子似的发髻,却被卫晓风一偏头躲开了。
      
      “好吧,我告诉你们,我姓谢,我自云城而来,路上丢了盘缠,饿了两日晕了,幸亏你们的长姐救我回来……”少年靠在床头轻笑着道。
      
      卫晓风一听,感觉他说的太过简单,他站起身,绕着床榻走了一圈。过了一会扬下巴又说开了。
      
      “你也太笨了,一个大活人竟活活饿了两日,你不会自己想办法吗?将身上值钱的东西当了换钱也不会吗?”
      
      卫晓风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少年的腰上,少年顺着他的眼光一看,只见自己腰间玉带上,悬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玉佩,正泛着莹润的淡淡光泽。
      
      “这个吗?这个不能当……”少年伸手扯了玉佩放在自己的掌心,低声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这块玉佩肯定对你肯定很重要,哥哥你宁愿饿死也不愿意当了它是不是?”一旁的卫晓枝忍不住插嘴道。
      
      少年先是一愣,随即笑笑,将那块玉佩收入了自己的胸前,像是默认了卫晓枝的说法。
      
      “哥哥,你怎么一个出门来?身边怎么没有一个人陪着你?你是跟家人怄气离家出走的吗?”卫晓枝又问。
      
      “这……这……”少年不知道怎么回这个看起来想象力很是丰富的小姑娘。
      
      卫晓枝还待问话,这时听得外面堂屋的门被推开的声音。
      
      “晓风、晓枝,大清早的都不见人,跑哪去了?”那声音清脆婉转,带着股浓浓的宠溺之息。
      
      “是长姐回来啦……”
      
      两个小娃娃欢呼一声,再不理榻上的少年,迈着步子飞快地奔出了屋。
      
      少年听得那声音,不知怎的,心里涌上了一丝暖意。他下了榻飞快地套上了靴子,悄悄走到了门口,又伸手掀了帘子看了出去。
      
      外面堂屋的门口处,走进来一个身形芊细的女子,穿一件素色的褙子,配着件水蓝的衫裙,面容娇俏清丽,双瞳剪水,少年一时看得呆了一呆,昨晚自已昏昏沉沉的,只觉得她声音好听,面容姣好,却不料是这般俏丽妩媚的美人儿。
      
      卫凌月进了门,见得弟妹雀跃地自屋内奔了出来,当即会心地笑了起来。
      
      “长姐,你手里提的什么?老远就闻着香了!”卫晓风一边拿鼻子使劲嗅着,一边围着卫凌月打圈圈。
      
      “晓风果然生得一副狗鼻子!隔壁刘婶送的肉包子,快些趁热吃吧……”卫凌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揉了一把卫晓风头上圆溜溜的发髻。
      
      卫晓风一点也不在乎,等着卫凌月揉完了,然后双手捧着篮子冲到了案桌之前。
      
      “长姐,忙了一早上,你定是饿了吧,走吧,小枝给你盛粥……”卫晓枝站在卫凌月身边道。
      
      “嗯……还是晓枝会心疼长姐……”卫凌月弯下腰,在卫晓枝粉嘟嘟的小脸上轻抚了一把。
      
      “长姐,这个包子最大,给你吃……”坐在案边的卫晓风手里举着一个大包子道。
      
      卫凌月一见又是笑开了,她点点头,牵着卫晓枝的手正准备走到案桌旁。
      
      一阵轻轻的咳嗽声自里屋响了起来,卫凌月一回头,便看见隔壁的门口站着一个人,穿一身绛色的锦衣,一头墨发散着,面容白皙秀美,黛眉修长,一双桃花眸子,两片菱花般的薄唇。此刻,他正有些窘迫地看向了自己。
      
      卫凌月先是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家里来了这么个漂亮的少年来?再一想,忽然想起昨夜发生的事,他可不是自己自街上捡回来的?这一大早去酒坊忙了一回,她竟将这事给忘了。
      
      “那个……你怎么样了?”卫凌月问了一声。
      
      “我……我……”少年刚才躲在帘后,看着卫凌月姐弟三人一副亲密暖融的模样,他一时看得心里羡慕极了,竟忘了自己是个不速之客,一不小心咳嗽了一声。这会儿见卫凌月一双眼睛盈盈地朝自己看来,他突然间觉得面上一热,一时间笨嘴笨舌起来。
      
      少年支吾两声,不敢再看卫凌月,眼神挪开之时,忽然看到案上放的雪白包子,竟脱口而出说了一句话。
      
      “我……我……我饿了……”
      
      话一说出口,他立时后悔得恨不得咬掉自己的想舌头,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枉平日里嘴上从不饶人,这会儿竟这般愚笨,竟当着这温婉美人的面,张口又说自己饿了。
      
      卫凌月听得有些忍俊不住,心想他昨晚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便是“我饿了”,没想到这今早第一句还是“我饿了”,看来他是这些天是真的饿坏了。
      
      “饿了吗?那过来吃东西啊……”卫凌月忍了笑,指指案上的吃食道。
      
      少年看了看案上,又闻得香味儿,肚中果然不争气地“咕噜”叫唤了起来。他不禁面上又是一热。
      
      “可……可是……我还未洗漱……”少年低着声音又道了一声。
      
      卫凌月一听,抬眼看看他周身,发现他一头墨发有些凌乱,身上的衣裳也有些脏了。
      
      “吴嫂,你过来一下……”卫凌月朝门口唤了一声。
      
      门外一个打扮利落的妇人应声进来。卫凌月指了指那少年,对着那妇人吩咐道:“吴嫂,你带这位小哥儿去洗漱一下,对了,将卫玄的衣服拿一套出来先让他换上……”
      
      “是,大小姐。”妇人答应一声,走到少年身边,行了个礼带着他出门往后院去了。
      
      待到少年自后院洗漱好重新回到堂屋里时,卫凌月已从晓风、晓枝的口得知了他俩一早问出的消息,说他姓谢,自云城而来,跟家人怄气离家出走,在路上又丢了盘缠饿晕了什么的。
      
      “长姐,这个人是不是很笨呐?怎么能让自己饿晕呢,可以当身上的东西换钱啊?再不行,去天桥耍一顿拳脚也行。实在不行,问人讨口粥吃下也行啊?”卫晓风抬着下巴有点不屑地道。
      
      卫晓风说话的时候,那少年正走至门口,听得卫晓风的话,脚步一顿,面上也苦了一苦,去天桥耍拳?问人乞食?这事儿他还真没想过,可是即便是想到了,这些事儿,他是打死也做不出来的。
      
      “晓风,你个小傻瓜,人都是尊严的,不食嗟来之食的故事你没听过吗?”卫凌月笑了一声道。
      
      “嗯,长姐说得有道理,不过,晓枝知道,如果是晓风和晓枝饿得快要没命时,长姐肯定什么事情都愿意做的……”卫晓枝手托着下巴,口中喃喃着道。一旁的卫晓风听了,难得没有反驳,也连连点头起来。
      
      卫凌月听得一双弟妹突然这般模样,心里一阵柔软,正待再说句什么,一抬眼,便看见了站到在门口的少年。他洗漱得干净了,一头墨发挽了起来,身上换上卫玄的衣衫,卫玄身形瘦长,他穿上这一身倒算是合身。这一身黑衣衬得他的面上更是白皙如玉,一双桃花眸内,如同点漆般黑亮。
      
      “你来啦?那现在我们可以用膳了……”
      
      卫凌月刚才被卫晓枝的一番话说得心里软软的,这会儿说话的语气尚带着轻柔温和。
      
      那少年听得心头一暖,他理了理衣袖,对着卫凌月的方向行了个揖礼。
      
      “承玉昨日蒙难,多亏姐姐出手相救,姐姐大恩,承玉感激不尽……”少年的声清澈温软,犹如山泉潺潺流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