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身子

      卫凌月一开始还真的以为他是一时慌乱搂了自己的腰,耐着性子忍了一会,见他仍是伸手揽在自己腰上,面上仍是作一副余悸未消的模样,她不由得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谢承玉,你的手……不想要了是不是?”卫凌月冷着声音,面上也似拢上了一层冰霜。
      
      “对不起,对不起,承玉……一时被吓到,实在是失礼了……”谢承玉慌忙收回手,面上立刻换了一副极为懊恼的神情。
      
      “哼……”卫凌月不再理他,只提着灯,大步往前去了。
      
      谢承玉抬头还想再唤一声她,可看着她的背影里都透着一股子怒意,他再不敢出声,只快着步子追了上前。
      
      回到家中,吴嫂起身开了门,告诉卫凌月说晓风兄妹已是睡着了,卫凌月便叫她也自去歇着了。
      
      “你赶紧洗洗睡吧……”
      
      卫凌月对着谢承玉说了一句话之后,便自行去了自己的住处洗漱去了。
      
      待卫凌月洗漱干净,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衫。她将换下的衣衫从沐室取出来之时,看到了谢承玉刚才披在她肩上的粗布衫,灰色的粗布,触在手里有种粗糙的感觉,也不知道他那身细皮嫩肉,是如何忍下这粗布衫的?卫凌月想想不禁叹了口气。
      
      不知他在酒坊倒底饮了多少酒,那烧酒后劲极大,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模样?卫凌月想想有些担心起来。她伸手拿起了那粗布衫,然后转身朝堂屋走过去了。
      
      堂屋里静悄悄的,卫凌月穿过堂屋,走到了一旁的隔间门外。
      
      “承玉,你睡下了吗?”卫凌月在门外喊了一声。
      
      屋内没有动静,卫凌月又接连喊了两声,仍是没有动静。她心里有丝不安,于是掀了门口的帘子,发现门是虚掩的,就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屋子点着灯,可是是静悄悄的没声息,那张罗汉榻上也空无一人。卫凌月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她又在屋内找了一圈,可都没看见他的身影。难道他还在后院的沐室之内没出来?这么久了他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卫凌月心里一紧,赶紧提起一盏灯,快着步子往后院去了。
      
      后院静谧一片,只有草丛中不知名的虫儿发出一两声鸣叫之声。卫凌月刚走到院内,便发现院子内那棵桃树之下的石桌之旁坐着一个人,身形修长,一身黑色布衫,以手支着头,似是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
      
      “承玉,你怎么坐在这里?为什么不回去歇着?”卫凌月走上前,举着灯照在谢承玉的脸上,口中有些奇怪地问道。
      
      “姐姐,你寻我来了?我……沐浴好之后打算回去睡的,只是走到这里,突然有些头晕了……”谢承玉抬起头,眯着眼仔细辨认了下,待认出是卫凌月来,他面上立刻浮上欢喜,只是鼻音浓重,像是喃喃自语一般。
      
      “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叫你一味贪饮!”卫凌月有些没好气地斥了他一声,又见他眉头拧着,似是有点难受的模样,心里软了一软,便将手上的衣衫披到他的身上。
      
      “外面太凉,赶紧回去吧……”卫凌月淡然着声音道。
      
      “可是我这头晕着,脚下也是轻飘飘的,姐姐酿的这是什么酒?没想到后劲竟是这么大……”
      
      谢承玉嘟囔一声,看着卫凌月开口了,一双桃花眸子似是拢入了露水,迷蒙蒙的盈盈一片。两颊比之刚才更加酥红,唇色也是鲜艳异常,整个看起来完全不同于平常,竟有了股魅惑人的气息。
      
      “你活该……”
      
      卫凌月又斥了一声,到底还是不忍他深更半夜在院中受冻,只好一手提着灯,一手扯着谢承玉的胳膊,将他自石凳上拽了起来。
      
      “还不快点走!”卫凌月瞪了他一眼。
      
      见得卫凌月伸手搀他,谢承玉心里一喜,正打算将自己的手揽上她的腰上。转念间,又突然想起刚才路上她呵斥他,问他还想不想要手的情形,手便不敢乱动了。只倚着她的一只手臂,强忍着眩晕,迈这步子朝前院走去。
      
      卫凌月一手提灯,一手扶着谢承玉,心想他惹是装醉,像刚才路上不般不老实,她定会一把将他丟在地上的。可是谢承玉这会儿却是异常的乖顺,只将身子靠了一点在她的胳膊上,一双手却是老老实实垂在身侧。看来他是真的醉了,卫凌月这才放下心来。
      
      终于走到了前院堂屋,卫凌月伸手推了隔间的门,拽着谢承玉的胳膊就将他带到了屋内罗汉榻前。
      
      “好生躺下吧,睡过一觉,明日就会好了……” 卫凌月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搀在他胳膊上的手松开了。
      
      卫凌月刚一松手,那谢承玉就突然站不稳了,他脚下似打了滑,身子猛的向后仰去。
      
      卫凌月看的心里一惊,赶紧伸双手去拽他,谁知一时着急竟忘了自己一只手上还提着灯,慌乱之中,灯自手她手中滑落,眼见着灯要咂在自己的脚面上,那灯里可是正燃着热油的,烫到了可是不得了。
      
      卫凌月正无措间,谢承玉却像是突然清醒了,他一把撑住了床头柜子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然后又猛的一把拽过了卫凌月,卫凌月被拽得身子一歪,就在一瞬之间,那盏灯擦着卫凌月的脚边落了地,又翻滚几下熄灭了。
      
      卫凌月回头看见心里正一阵庆幸,可是她还没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脚下没站稳,忙伸手想要稳住,可是脚下仍是打滑,整个人就直直向后仰去了,慌乱间她张开双手想拽住谢承玉的胳膊稳住自己,却不料忙乱之间,一把扯到的却是谢承玉的胸前衣襟。
      
      只听“嘶”的一声响,卫凌月向后仰面摔到身后的罗汉榻上,谢承玉被她扯的重心不稳,紧接着便也扑在了榻上,不,准备地说,是趴在了卫凌月的身上。
      
      卫凌月发现自己跌在床榻上,心里松了口气,正准备爬起来,哪知一眨眼的功夫,谢承玉就朝着自己跌了过来。他温热的身子倾了下来,一张脸近在咫尺,一阵清洌好闻的气息带着新酿酒的清香味迎面袭来。
      
      卫凌月心里顿时慌了,赶紧出双手来,在他胸口抵了一下,想叫止住他继续下坠的身姿,可是手一伸出去,她又后悔了,刚才那一下用力过猛,他的胸前衣襟被扯了一道大口子,自己这会手上抵着的,正是他白皙却是结实异常的胸口。
      
      “啊……”卫凌月惊呼了一声,赶紧伸紧将手缩了回来。
      
      卫凌月的惊呼好似让谢承玉有了一丝清醒,他以手支在她的身侧,稳往了自己的身形,一双桃花眸子却是有些迷离地看了向卫凌月的眉眼。
      
      “姐姐,你将我的衣裳扯坏了……”
      
      谢承玉开口说话了,声音低低的,带着丝暗哑的磁性。一边说着,一双眸子深深地看向了她的眼底。
      
      “那个……那个成衣店太坑人了,竟卖了这样不结实的衣衫给你!你……你……你先起来,我明日,明日赔你一身便是……”卫凌月被他看着有些面上发热,垂下眼睑,口中有些支吾地道。
      
      “赔一身衣衫就够了吗?姐姐可是将我都看了……”谢承玉低了一点头,看着她微微颤动的长睫毛,嘴角噙着笑,口气里却是带了丝委屈。
      
      “看……哪有看?我什么都没看到!”
      
      卫凌月闭着眼睛,口中快速地否认着,可是脑海中却不自自主地浮现了刚才看到的情形,他修长白皙的脖颈之下,有一对精致的锁骨,宛如展翅欲飞的蝴蝶,锁骨正中之下,有轮廓清晰分明的胸肌线条。她着实是没想到,他的身材其实是如此的健硕,根本不似他面上表现出的那般秀美娇弱。
      
      “嗯?没看到吗?可就算没看到,姐姐的手可是碰到我了,你说说,这该怎么办?”
      
      谢承玉仍是温软着声音,可是口气中没了刚才的委屈之息,倒有点像带着点诘问的意味。
      
      卫凌月听得他的话,面上一热,指头也忍不住缩了一下,自已的手指好像确是碰到他了,这下想不承认好像也不行了。
      
      “行了,就算我碰过了,你也没少块肉……你……能不能先起来?”卫凌月想要伸手推开他,可是心想他这会儿正光溜着胸口,如何还敢伸手?只好垂着眼睛口中斥了一句,不过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
      
      “姐姐怎能如此说话?前几天你在马车之上夺了承玉的初吻,今日又碰了我的身子,承玉纵是再没出息,也不能就这么忍气吞声算了,姐姐得赔偿于我……”谢承玉抬高了嗓音,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么不要脸的小哥哥会吃到糖吗?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