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意

      卫凌月说完之后,再不看谢承玉一眼。谢承玉听得呆愣不语,卫晓风则是“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就连卫玄也忍不住牵了牵嘴角,只有卫晓枝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他。
      
      “哦……”谢承玉沉默了片刻,终是应了一声,然后抓起手中的筷子一通猛吃起来,好似是真听了卫凌月的话,吃得饱饱的,明日才好赶路一样。
      
      第二日一大早,卫玄用过早膳就出门去了,临走时说,藏春酒肆楼上增设雅座一事他已经安排好了,今日上去青城县里继续看铺子的。卫凌月应了下来,告诉他自己这两天都在酒坊内,让他不必惦记这里。
      
      卫凌月和卫玄说完了话,就走回了屋内。走到门口,就见每日里送卫晓风兄妹去学堂的的吴嫂立在门口,就问她怎么还等这里。吴嫂说晓风和晓枝正在里屋和谢小公子道别,让自己在门外候一会儿。
      
      卫凌月点点头,迈步往堂屋走去。她轻轻推开门,果然看见谢承玉提着个包袱正在同晓风兄妹说话。
      
      “晓风妹妹,我昨日在县衙门口,遇见了个卖东西的小贩,就买了这个,送给你……”
      
      谢承玉一边说着,一边自包袱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了卫晓枝,那是个磨喝乐娃娃,憨态可鞠的模样,身上还穿了件精致的衫子。卫晓枝接在手中,顿时欢喜得一双大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谢过承玉哥哥,晓枝很喜欢……”卫晓枝笑得甜甜地道。
      
      “切,不就个泥娃娃么,值得你乐成这样?”一旁的卫晓风斜眼看了过来,口中很是不屑地道。
      
      “我自是知道晓风对磨喝乐不敢兴趣,不过,这样东西,不知道晓风有没有兴致看一眼啊?”谢承玉一边说着,一边又自包袱内掏出了一样东西递了过来。
      
      卫晓风懒懒地抬头看了一眼,一眼看过去之后就再挪不开眼了,那是个孔明锁,他一向对孔明锁感兴趣,卫凌月也给他买过不少,不过像谢承玉手上的,形状如此独特的,他还真没有。卫晓风顿时心里有些痒痒的感觉,手指也痒痒的,好想拿到手中研究拆解之法。
      
      “这个嘛,我勉强有点兴趣……”卫晓风口中说着“勉强”,一双眼睛晶亮着,早就出卖了自己的心思。
      
      “那好呀,送你……”谢承玉笑着将那只孔明锁塞入了卫晓风的手中。
      
      卫晓风接了过来,双手一摸到上去,那光滑精致的感觉立即让他爱不释手起来。
      
      “对了,承玉哥哥,这个磨喝乐和孔明锁看起来都不便宜的样子,你是怎么买到的啊?我记得承玉哥哥身上可是一个铜子都没有啊?”
      
      卫晓枝突然发出了一阵疑问,卫晓风也想起了这事,手抚孔明锁的动作也顿住了,两个小娃娃四双大眼睛同时看向了谢承玉,就站在门口的卫凌月也有些好奇起来。
      
      “那个……我昨日发现我那束发的簪子上还嵌着一颗珠子,就抠了下来,跟那卖东西的小贩换了,他竟高兴得很,说他摊子上的东西随我挑呢……”谢承玉有些得意地道。
      
      用簪子上的一颗珠子就换了这两样小东西?卫晓风和卫晓枝愣住了,他们虽然年幼不懂得行情,可是也明白他那珠子必是比这两样东西值钱得多。
      
      门口的卫凌月不禁叹了口气,他那簪子她看过几眼,那颗嵌在顶上的珠子,圆润明亮,一看就是颗价格不菲的上好明珠,这糊涂公子竟拿去换了两样小玩意,她不禁叹了口气。
      
      “长姐……”卫晓枝听得叹息声,唤了一声。
      
      谢承玉听得声音也转过了身子,看着卫凌月唤了声“姐姐”之后,就站在原地,神情有些局促,像是有话又说不出来的模样。
      
      “我替晓风和晓枝谢谢你,你有心了……”卫凌月走到他面前,软着声音道了声谢。
      
      “姐姐,你是真的……真的想让我走吗?”谢承玉站起头,一边说着,一边轻咬着一点唇,一双桃花眸内雾气盈盈,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一旁的卫晓枝听得这声音,眼光自手上的磨喝乐上移开,一双大眼睛看看谢承玉,面上浮现很是不舍的神情。再将双眼看向自己长姐的脸上,很想听到长姐可以说出挽留谢承玉的话。一旁的卫晓风虽看起来的一脸不在乎的神情,耳朵却是悄悄竖了起来,想听听长姐会说出什么话来。
      
      “自然是真的,你与我……我们不一样,你本就应该过和我们不一样的生活。回家之后,和家中长辈亲人认个错,然后潜心上进,日后自会有大好前程……”卫凌月口中说着拒绝的话,心中掠过一丝不忍,便垂下眉眼不再看他的眼睛。
      
      “姐姐……”
      
      谢承玉听得面上一阵黯然,有些不甘心的又唤了她一声。
      
      “不要再说了,趁早走吧。我已让卫玄替了准备好了行李和马匹,你去马棚牵了马便可以走了……”
      
      卫凌月抬头,出声阻止了谢承玉继续说话,她的口气变得坚定,面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谢承玉看看她的神情,心中失落难忍,面上的神情更加黯然了。一旁的卫晓枝也小声地叹了一口气,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卫晓风赶紧扯扯她的袖子,示意她看看长姐姐的脸色,卫晓枝见了,果然就闭口不语了。
      
      “我知道了,姐姐,我走了,你多保重……”过了半晌,谢承玉才又开口说话了,语声轻软,带着浓浓的不舍之息。
      
      卫凌月点点头,朝他轻笑了一下。谢承玉将手上的包袱背到了背后,然后又转过身子看了看卫晓风兄妹。
      
      “晓风,晓枝,承玉哥哥走了,你们记得以后要听长姐的话。嗯……还要一直记得承玉哥哥啊……”
      
      谢承玉朝他们一边说着,一面绽开了笑容,面上的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好的,承玉哥哥,晓枝会一直记得你的……”卫晓枝泫泪欲滴了。
      
      卫晓风虽是小声哼了一下,面上还是浮现了一点点的不忍之色,倒底还是个单纯的孩子,这会儿竟觉得眼前的人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了。
      
      “承玉这就走了,姐姐以后要多保重,再忙也别忘了照顾好自己的身子……”谢承玉走至卫凌月身边又道了别。
      
      “你也是,多保重,一路顺风……”卫凌月笑笑道。
      
      谢承玉点点头,随即转身朝门口走去。才走了两三步,突然想起了什么来,顿住脚步,又转过身,快步又走至卫凌月面前。抓起卫凌月的一只手,飞快地将自己手中的一样物件塞入了卫凌月的掌心。
      
      “姐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差点忘了拿出来了……”
      
      谢承玉急急地说了一声,将卫凌月的手心拢紧了,然后放开手,有些慌乱地转过身子,头也不回地就朝门外去了。
      
      “诶……你……这是什么……”卫凌月抬起手,想要叫住他,可是谢承玉好像更慌了,脚下走得更快了,好像是要逃出去一般。
      
      卫凌月顿时觉得莫然其妙,低头看一眼手上的物件,只见那是块通体雪白的玉佩,正泛着莹润的淡淡光泽,触在掌心,有温润细腻之感。
      
      “这不说是承玉哥哥刚来那天戴在身上的玉佩吗?我记得晓风当时问他为什么宁愿饿晕了都不当了这玉佩,承玉哥哥立刻将这玉佩摘下来捂在手中,一副很紧张的模样,看来他很是珍爱这只玉佩的……”
      
      一旁的卫晓枝凑了过来,看着卫凌月手心的玉佩,叽叽喳喳地说开了。
      
      “既是珍爱之物,宁愿饿死都不愿意当了,可是他为什么又要送给长姐啊?”卫晓风嘀咕着说了一声。
      
      “自然是因为,在承玉哥哥心中,长姐比这玉佩还要珍贵呀!”卫晓风甜糯着声音道。
      
      “笨晓枝,长姐自然比这玉佩珍贵上十万分的!”卫晓风挑着眉头轻斥了一声。
      
      听着这兄妹两人一句句说着,卫凌月感觉心头有丝乱了,她直觉自己是绝不能收下他如此珍贵的礼物。她抬眼看看门口,门外空空的,谢承玉的身影已是看不见了,她心头一紧,赶紧迈步向门外跑去。
      
      “长姐,去哪里?”卫晓枝喊道。
      
      “去马棚……”卫凌月的声音传过来,人已是急奔而出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承玉:我又不傻,自然知道那珠子值钱,可是能让小舅子和小姨子开心,什么都是值的……
    卫晓风:哼,谁要当你小舅子?长姐日后定是要嫁那人中之龙的,怎么看上你这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谢承玉:(⊙v⊙)嗯?人中之龙?这个人中之龙嘛,好像也不是很难的样子……
    卫晓枝:承玉哥哥别说胡话了,我答应当小姨子就是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