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拖累你十四年

作者:m而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邵言是个什么样的人,林意清楚,此刻也无声的接受着。
      
      邵言生气的时候绝不会手下留情,他有各种各样的手段可以逼着林意开口道歉,说一辈子也不会离开邵言。
      
      林意咬着牙忍,最后一点心底希望破灭的那一瞬间,远远高出了肉体所带给他的痛。
      
      “说,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邵言见他分心,动作又重了不少,看着林意苍白的脸上流下的冷汗出声道。
      
      林意手不自觉的想搭上邵言的肩膀,这种凌空的感觉很不舒服,但邵言不让,林意全身只能靠一双腿勾住邵言支撑,疼又难受,就算他哭喊,邵言也不会心软,这就是邵言的厉害之处。
      
      他可以将你折磨到心智全失,只能乖乖的听他的话,才能苟延残喘。
      
      林意在寻找,寻找邵言眼中会不会有一丝的怜惜,可他没有找到,邵言只有盛气凌人的尖锐目光,邵言要的也只是他的服软。
      
      “你不爱我了,为什么......还......要逼着我爱你?”林意委屈地看向邵言,他想不通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他爱邵言可以爱到从隐忍变成退步,退到巷口深处孤独的接受着寒冷与凄厉。
      
      他下了狠心选择放下,可眼前的人却不愿意放开。
      
      “因为你心里有我,你舍不得离开我。”邵言心里清楚,林意是爱自己的,他不会舍得离开自己。
      
      林意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想去抱住邵言告诉他自己很难受,接触到邵言肩膀的同时被邵言推开了,他的腿很麻不断地颤抖着,仿佛下一刻他就会丧失掉一切的抑制,林意忍不住出声道:“言言,你真......”
      
      林意只说了四个字,嘴就被邵言用手捂住,邵言加深了动作,不断有林意那耐人寻味的声音从他指缝里传出,邵言眯着眼看向他,“什么时候答应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就什么时候停。”
      
      林意服软了,他目光溃散的摇着头看向邵言,用微不足道的一点卑微尊严向邵言求饶,他错了,再也不敢说这句话了,他想跟邵言求饶可嘴被捂住,双手又被抓在背后无从动弹......
      
      林意被逼的眼眶里的眼泪不断打转,一滴又一滴的落到邵言的手上,也不能唤醒这个人对自己的怜惜,林意看着他那副只等自己服软的脸,颤抖着身子伸出一小截的舌头,像狗一样的在主人掌心间舔舐了一下。
      
      这是狗在表达臣服于喜欢时才会做的动作......
      
      如林意所愿,这样的举动打动了邵言,结束了这场没有前戏的欢爱,林意被他放倒在床头,浑身上下的酸痛没有气力再让他去辩解哭诉,反正言言也不会听。
      
      林意昏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觉得手臂上有些沉重,转过头时见自己的手被链条绑在床头处,心头一凉,背过身不去想这些不开心的事。
      
      他不经意间瞥见床头处贴着的笑脸老头,心底无数遍的问着自己,还要笑吗?他还能笑吗?
      
      眼神中的那点坚韧也被磨得一干二净,他觉得他爱错了人。
      
      不是,不能这么说,应该是.....他不该选择去呵护一段不被世俗所接受的感情。
      
      他好累,累的不想睁开眼睛,想安安静静的永眠不醒,可本能求生的意志不断地呼唤着他选择生存,他还是得活下去,就算活得痛苦不堪遍体鳞伤......
      
      林意颤抖着手选择去拿床头的那瓶药,拧开盖头还没把药放进嘴里,房门就被打开了,林意见到来人时身体不自觉得微微发颤,连手里的药都不小心掉在了床底下。
      
      林意怕他,由心底的怕,这个人前一刻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呵护备至,下一秒也能让你在地狱里受尽酷刑,邵言的喜怒关乎着林意能不能好过。
      
      昨晚的事不断涌入林意的脑海,林意觉得喘不上气,大口地呼吸着,邵言疾步过来的安慰在林意眼里成了施暴,林意想也没想用被子捂住脑袋。
      
      因为他知道这个地方最脆弱,上一回被邵言打了一巴掌,郑院长说有些轻微的脑震荡,所以不能伤到脑袋,林意脱口而出道:“对不起,我不敢了......”
      
      邵言就坐在床边这么看着他,看来昨晚的事真的把林意吓到了,看着林意被链条牵着的手上淤青勒横,邵言拿了钥匙替他解开,对着被子里的林意出声道:“小意,出来吃饭。”
      
      邵言的力气比林意大不要太多,掀开被子抱着他的腰往上一提,林意就坐躺在床边,邵言将勺了一口排骨粥递给他,“喝点粥润润嗓子。”
      
      林意无助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外头又进来了一个人。
      
      那人手里夹着一份文件,走到邵言身边开口道:“邵总,这是有关林氏的资料,据了解林氏集团负债十亿的消息属实,林董事长正在郑院长的医院疗养。”
      
      林意愣了一下,不确信的插嘴问道:“哪个林氏?”
      
      那人和邵言对视一眼,对着林意开口道:“林氏百货。”
      
      那是林意的父亲,林意十多年没见他了,听到这个消息时一脸的不确信,“不可能的......他身体好着怎么会病倒......”
      
      “听说林氏二公子车祸身亡之后,林董的身子一年比一年差。”
      
      邵言看着林意不敢置信的脸,对着身旁的秘书训斥道:“滚出去,这些事以后回公司再说。”
      
      “好的,邵总。”
      
      “不会的,”林意回想着秘书说的话,不断地摇着头自言自语道,“爸爸不会有事的,他的身子明明很硬朗的,是因为我吗?因为我不孝,我为了个男人选择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他才变成这样的吗......”
      
      邵言试着接近林意,拍着他的肩膀喊了声,“小意。”
      
      “别碰我!”林意突然朝邵言大喊道,“你别碰我,我求求你了,求你......”
      
      “你别激动,你不能激动的,”邵言知道这事会戳中林意的内心,虽然残忍但他也要这么做,林意的心必须在他这,他会帮林意慢慢从精神病里一步步的走出来,“你看着我,我是言言,你看看我。”
      
      林意的四肢被他压着动弹不得,原先摇晃着的身子突然停了下来,抬着头看向邵言,“言言?”
      
      “嗯,想帮你爸爸是不是?”邵言见他镇定下来了,安抚着他问道,其实答案邵言不用问就知道,现在要的只是让林意相信自己,他才是林意唯一能依靠的人。
      
      林意慎重点头道:“想。”
      
      他很聪明的,他知道邵言想要什么,林意出声道:“我不会离开你,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乖乖听你的话,救救我爸爸好不好?”
      
      “你先别激动,我一定帮,”邵言将他抱在怀里,不断的安抚着情绪激动的林意,邵言知道现在的林意很痛苦,但忍忍他们之间一定能重修旧好的,他愿意腾出时间来,再和林意相爱一次,“你好好的治病,我就帮好不好?”
      
      林意听不清邵言在说什么,但他知道这个字一定是邵言想要的,“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