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盛宴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散财童子

      听过太多为了金钱摈弃道德的故事,让原本平凡的故事,变得感人起来。
      在这条长微博里,博主放了男人的背影照,还有他平时给妻子买的各种东西,其中就有那床龙凤被。

      有网友在看到龙凤被的照片后,就提出了质疑。
      质疑网友:这个故事很美好,但是却掺有水分。外行可能不清楚,以为这种绣被两三天就能做好。我家里有人对刺绣感兴趣,所以我对这个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照片上的龙凤姿态优美,生动活泼,不是一般普通绣工就能做出来的。且不说这种级别的绣师会不会加班加点来绣床被子,就算绣师愿意,这床被子的价格,也不是这种家庭能够承担的。

      路人网友甲:上面说故事有水分的那位朋友,看来你没有仔细阅读这篇文章。博主在文章里特意提过,龙凤被是店主特意为这对夫妇赶制出来的,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一点钱。
      路人网友乙:说实话,龙凤被这种东西,在我印象里一向是老土又难看,是过时的东西。但是博主照片里的龙凤被,不仅不老土,还十分华丽,有点推翻我的认知。
      路人网友丙:也许……这就是传统艺术的魅力?

      这条微博下,有人在感慨爱情,有些人在敬畏责任,有人提到了传统文化艺术。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快,压力大,很多人在现实中维持着严肃正经的假面,在网络上才开始嘻嘻哈哈,无所顾忌地八卦。
      他们感动于别人的爱情,却不敢轻易付出自己的感情。

      社会上充满着形形色色的人,有人贫穷,也有人富有。
      豪华的晚宴上,男男女女穿着精致考究的衣服,来往穿梭,寻找着更好的合作手段。现在做生意也不容易,老牌企业有民众认同度,在市场上占有优势,新生企业如雨后春笋冒出,销售手段层出不穷。逢年过节都要想尽办法取得更多消费者的注目,保证销售额。
      人活在这世上,总是不容易的。

      鲁嘉是跟着朋友来的,他早年做废旧品处理生意,后来投资房地产赚了一些钱,就自己开了家公司,正正经经当起了老板。前段时间投资失误,亏了不少的钱。
      “兄弟,不是老哥我不帮你,只是你这个项目投资太大,又不能保证利润回报。”以前跟他称兄道弟的商场同行,听到他来拉投资,顿时满口叫苦,“我那点小资产,哪有实力投资这个。”
      听到对方拒绝,鲁嘉把手里的香槟一饮而尽,强撑着笑道:“我也知道,大家都不容易。”

      见鲁嘉这样,同行有些过意不去,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道:“我给你说个小道消息,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敢保证。听说那位有名的散财童子也要来参加这个晚宴,你这个项目如果被他看中,多少钱都只是一句话的事。”
      “散财童子?”鲁嘉苦笑,“商场上哪来的散财童子?”
      在这个名利场上,谁不是敲骨吸髓?

      见鲁嘉不信,同行急了:“就是继承了不少家财的那位,裴宴。”
      身为普通商人,鲁嘉对顶尖商圈并不算了解,裴宴这个名字他听过,只知道此人命好,长辈过世以后,得了一笔几辈子都用不完的遗产。
      难道因为他太有钱,所以被称为“散财童子”?
      正想着,同行就拉了拉他的袖子:“来了,裴散财来了。”

      鲁嘉好奇地望过去,只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簇拥着一个面白唇润的年轻男人进来,这个年轻人走路姿势有些懒散,但因为腿长相貌又出众,与其他几个男人走在一起,犹如鹤立鸡群。
      “你今晚如果能讨好他,项目肯定就没问题了。”
      听到这话,鲁嘉鬼使神差地往前走了几步。

      “裴先生,这是小女,她对红酒颇有研究,不如让她为您介绍一下……”
      “不用了。”裴宴打断话头,“我对红酒不感兴趣。”
      说话的这个男人神情略有些尴尬,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女儿,带着她退出了人群。

      “裴先生。”很快又有一位导演捧着酒杯走到裴宴面前,“没想到今天能有幸在这里见到你。”
      裴宴看着他不说话。
      “这是我新剧的男女主演,他们俩对您仰慕已久,所以我带他们过来向您敬杯酒。”导演见裴宴没有反应,陪着笑脸让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两位演员敬酒。

      “这个男主演我见过。”裴宴从侍者手里接过酒,微微抿了一口,“你演的狗妖很有意思。”
      导演跟女演员偏头看了眼男演员,除了微笑,什么都不敢说。狗妖是男演员十年前刚出道时的作品,剧里服化道劣质不说,他在里面的形象也很丑,所以这些年谁要是在他面前提起这个角色,他都会不高兴,这是圈内很多人都知道的事。

      “能让裴先生记住我演过的角色,这是我的荣幸。”平时喜欢耍大牌的男艺人,不仅没有翻脸,甚至还露出灿烂的笑,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裴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他对导演点了点头:“演员选得不错,如果还缺投资,可以跟我的助理联系。”

      “多谢裴先生,多谢裴先生。”导演连连道谢,他侧首见女演员还盯着裴宴看,忙把她挡在身后,“不敢耽搁您太多时间,您请忙。”
      “嗯。”裴宴略一点头,拉了拉绑得有些紧的领带,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向另一个方向。
      没能挤进去的人,羡慕地看着导演,竟然有人这么快就从裴散财手里拿到了投资。

      “导演,裴先生刚答应给我们投资,您就让他走了,裴先生会不会以为我们在过河拆桥?”女演员回过神,忙开口恭维导演,“还是您厉害,好多人连跟裴先生说句话的面子都没有。”
      “这位脾气不太好,对圈内那套也不感兴趣。行事风格更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你别给自己惹麻烦。”说完,导演伸手拍了拍男演员的肩,“这次机会难得,以后在媒体面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要有数。”

      男演员点了点头。
      在巨大利益面前,讨厌的过往,也能变成最喜欢最怀念的记忆。

      鲁嘉终于相信朋友的话不是骗他了,因为自从裴宴出现以后,就一直有人围在他身边,很多人想与他说句话,都找不到机会。
      宴会结束以后,他垂头丧气地走出酒店大门。为了能参加这个宴会,他废了不少的功夫,结果一无所获。

      夜风习习,他走到快要停车的地方,听到砰的一声响,像是停车B区发出来的声音。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往B区走过去,看到一位穿着橘色马甲的环卫工人摔倒在地,清洁车侧倒在一旁,好在里面并没有太多垃圾。
      鲁嘉并不想管闲事,可是早年他刚出来靠捡垃圾为生时,饿晕在路边,是几个环卫工人把他扶了起来,还让他吃了一顿饱饭。

      “你怎么样?”扶起倒在地上的清洁车,鲁嘉担心环卫工伤到了骨头,所以不敢轻易去动他,“需要我帮你交救护车吗?”
      “不用不用。”年过五十的环卫工连连摆手,“我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见鲁嘉穿着气派的西装,环卫工道,“清洁车很脏,会蹭脏你的衣服。”

      “穿着一身好衣服有什么用。”鲁嘉挽起袖子,弯腰扶起环卫工,帮他把地上的垃圾扫起来,“时间很晚,回去的时候小心些。”
      “谢谢,谢谢。”环卫工连连道谢,从兜里掏出纸巾,想让鲁嘉把手擦干净。
      “没事。”听着环卫工接连不断的感谢话,鲁嘉心情忽然好了起来,不就是公司有可能倒闭么?当年他捡垃圾都能活下来,现在有房有车难道还怕过不下去?

      “喂。”一辆火红的跑车停到他面前,车窗打开后,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你今晚一直在我附近绕圈,是想让我投资?”
      鲁嘉不敢置信地看着此人:“裴、裴先生?”

      裴宴挑了挑眉,一副不愿意多说话的样子,伸手扔给他一张名片:“明天打这个电话,会有人跟你谈合作问题。”

      直到火红的跑车离开,被喷了一脸尾气,鲁嘉都还没回过神来。

      他在宴席上试图挤到裴先生身边的事,被裴先生看在眼里?
      明天让他去跟人谈合作,意思是说……他的公司不用倒闭了?

      这几天为了做客人定制的锦鲤绣件,花锦关店铺的时间比往前要晚一个多小时。谭圆想陪她一起,可她担心高姨与谭叔两位老人在家不安全,就让她先回去了。
      检查完电源,花锦把店门锁好,听到不远处有人在骂脏话。

      “裴宴真他妈不是东西,我弟出车祸住院,他来医院探望就跟个大爷一样,真不知道他是来探望伤患,还是来瞧热闹的。”
      她望向声源处,路灯下穿着皮夹克的男人拿着手机,脸上满是愤怒与不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散财:钱乃身外之物,想花就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