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盛宴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是正经男人

      凌晨一点过,花锦困得有些受不了,把针线收起来,洗完澡给自己敷了一个面膜。熬夜后敷一张面,就可以欺骗自己熬夜的伤害不存在了。
      这天晚上她又做梦了,梦到了老家低矮的青瓦房,还有蜿蜒曲折的山路,她在路上拼命地奔跑,不停地奔跑,却怎么都找不到出路。

      不愉快的梦让花锦早上起床时的心情有些糟糕,连豆浆都少喝了半碗。就在这个时候,她还收到了一条请她去参加婚宴的短信。发短信的人,是她以前的同事,这些年都没怎么联系,最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拿到了她的手机号,偶尔会互相问一声好。
      一开始她以为这位几年不联系的前同事会向她推销保险,结果对方迟迟一个月都没动静。事实证明,确实是她误会对方了,对方不推销保险,而是请她参加婚礼。

      到了店里,她跟谭圆提起这事,谭圆道:“就知道这些以前关系很一般,好几年不联系的人,忽然找上门不会有好事。”
      “婚礼还不是好事?不仅是好事,还是大喜事。最近运气不太好,我想去蹭场婚礼转转运。”花锦打着哈欠从抽屉里拿出两包零食,分给了谭圆一袋,“等运气好起来,我就能日进斗金,走上人生赢家的道路,坐拥万千美男。”

      “你就白日做梦吧。”谭圆摇头叹息,“好好一个大美女,说疯就疯。以前只是拜锦鲤,迷恋熊猫,现在竟然开始蹭婚宴喜气了,封建迷信害死人。”
      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零食袋包装,谭圆道:“你可真是这家企业的忠实粉丝,零食买他家的,牙膏用他家的,就连外出住酒店,也尽量挑他家的连锁酒店。幸好你兜里没几个钱,不然他家的珠宝首饰,你也不会放过。”

      “不吃你还给我。”花锦斜眼看她。
      “吃吃吃。”谭圆拆开包装袋吃了两口,“不吃白不吃。”

      花锦洗干净手继续绣之前没有完成的绣品,一件绣品若想做到精益求精,那么就容不得任何闪失。客户虽然分不清多一针少一针的区别,但是她自己却知道。
      高姨说过,身为绣师,每件绣品都是人生的经历。你有没有荒废人生,别人不知道,绣品却看得清清楚楚。
      她还无法达到高姨的境界,但是当年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是高姨给她指明了一条路,是蜀绣让她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她不想让高姨失望,也不想辜负自己这些年的努力。

      时间一天天过去,花锦完成了两件定制,龙凤大红被也绣好了大半,前同事的婚期快到了。

      最近这位前同事把她拖到了一个微信群里,里面有两三个她还有些印象的同事,大多人她都不知道是谁,所以一直没有在群里说过话。
      这天晚上,花锦听到微信有消息提示,点开一看,群里有位前同事不知道为何,突然提起了她。
      看了下聊天记录,这几位同事都在吹捧新娘子,说她嫁得好。未婚夫不仅是本地人,还有车有房,以后有了小孩子,教育方面就不用担心了。

      群里的气氛很好,花锦觉得不用回答自己现在结婚没有这个问题,关掉手机,继续拿各色彩线比对,找出最适合的线来绣鳞羽。
      鳞甲绣是蜀绣中很常见的一种阵法,学会容易,想要绣好却极不容易。无论是对绣线的选材,还是颜色的搭配渐变、针法的掌握都极其讲究。

      起身扭了扭脖子,微信软件又响了起来。那个问她结婚没有的同事见她没有回复,又特意圈了她一遍,问她结婚没有,在哪儿工作。
      “啧。”
      花锦快速回了一句。
      锦绣繁花:没结,在这边做点生意。

      谁还不会高冷地装逼呢?

      过了一分钟,问话的同事才回复了一句。
      大龙:呵呵,你长得这么漂亮,现在又自己当老板,一般男人肯定看不上。
      花锦:是啊。

      这个回复,彻底把天聊死了,大龙吱吱呜呜两句后,就再也没有说话,更没有人再特意圈花锦。
      花锦嗤笑一声,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对付这种无聊的同事,要像寒风无情,拿话噎死他就好。

      到了前同事婚礼那一天,花锦带着准备好的红包赶到酒店。前同事穿着漂亮的婚纱,因为天气比较冷,肩膀上还搭着披肩。
      杨琳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漂亮女子,心里有些疑惑,难道这是她老公那边的亲戚?

      “杨姐,祝你跟你先生百年好合。”花锦把红包交给杨琳,笑着道,“几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你是……花锦?”杨琳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年花锦过来上班的时候,才十八岁左右,整个人又瘦又黄,身上的衣服又土又丑,就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
      她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某天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有客人把一整盆汤倒在她身上,她见这个同事太可怜,就把自己一件不常穿的外套借给了她。那天晚上她以为小姑娘会偷偷哭,没想到她只是平静地向她道了谢,几天后把熨烫得整整齐齐的外套还给了她。

      若不是因为这件事,她恐怕还记不住花锦这个人。前两个月无意间得到了花锦的联系方式,她想着自己在这边的亲戚朋友不多,举办婚礼时在丈夫家人面前会没面子,想多请几个人来壮声势,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邀请了她,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更没想到的是,当年的干瘦小姑娘已经长成了水灵灵的大姑娘。

      杨琳已经不记得花锦当年是因为何种原因离职,但是见到她现在生活过得还不错,杨琳心里有些感慨,有些嫉妒,又有些替对方高兴。
      把喜糖放到花锦手里,杨琳的笑容多了几分真心:“谢谢你能来,请到三楼用餐。”
      花锦笑着摇头:“应该的。”
      杨琳失笑,她们两个本就没有多少交情,哪有什么应该。两个月前出于虚荣心理邀请了花锦参加婚礼,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些后悔,以她们俩的交情,她凭什么让花锦来参加婚礼呢?

      杨琳的丈夫看了眼杨琳手中的红包,等花锦离开以后,小声道:“你的这个朋友结婚没,我有好几个哥们还是单身。”
      “我不清楚。”杨琳想起丈夫那几个朋友平日的做派,摇头道:“不合适。”

      见状,杨琳丈夫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杨琳把红包拆开,看清里面的金额后,略有些惊讶。
      “你这个朋友挺大方的。”杨琳丈夫看了她一眼,“竟然比你那个好闺蜜还送得多。”
      捏着这叠钱,她觉得这些钱有殿烫手。但更多的是疑惑,花锦为什么要随这么多礼钱?

      杨琳丈夫这边的几个亲戚见到这一幕,暗暗惊讶。不是说新娘子是外地,不仅家里穷,交的朋友也没几个有钱的,怎么随便来一个出手就这么大方?
      看来传言也不能尽信,新娘子长得漂亮,人又和善,肯定是哪个亲戚羡慕人家找了个贤惠老婆,才故意把人说得这么不堪来找点优越感。

      婚礼的流程大同小异,差别就在于排场的大小上。
      新娘扔捧花的时候,花锦没有去抢,倒是在新郎官撒红包时,她厚着脸皮去捡了两个。说要蹭喜气,就绝对不放弃。

      婚宴结束时,新娘新娘要站在餐饮厅门口送宾客。杨琳见花锦出来,连忙握住她的手:“花锦,你……”她想问花锦为什么要送这么多礼钱,可是当着丈夫与其他人的面,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出口。
      “你今天穿着高跟鞋站了很久,注意休息。”花锦笑道,“当年我刚出来讨生活,很多事都不懂,多亏了杨姐你照顾我。”
      听到这话,杨琳心里有些不解,她当年有特意照顾花锦吗?

      “你今天忙,我就不耽搁你时间了,以后常联系。”花锦与杨琳握了一下手,“再见。”
      “等等。”杨琳道,“当年你怎么忽然就不来上班了?”
      花锦脚步一顿,侧首对杨琳微微一笑:“出了点小事。”

      杨琳想要再问,这个时候几个朋友走过来,拉着她说了一会儿话,等她再抬起头去找花锦时,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走出酒店,花锦见一辆空出租车开过来,正准备招手,一个男人快步冲过去,车还没停稳就拉开门坐了进去。
      花锦:“……”
      她敬畏这种拿生命抢出租车的人。

      “哟,美女,上哪儿,哥哥搭你一程。”一辆红得耀眼的跑车停在她面前,开车的男人穿着精致的西装,领带却松松垮垮地系着,水汪汪的桃花眼带着笑。

      开着跑车,在路边随意跟女人搭讪,还长着双桃花眼。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好男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花锦:男人嘛,就是要正经贤惠顾家,不然哪有女人敢要?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霸王票与营养液,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