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盛宴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村姑

      繁花:你在哪儿,我来接你!
      花锦起身关了店里的电闸,锁上店门,见谭圆没有回复消息,直接拨通她的手机:“汤圆,把地址告诉我。”

      “花花……”谭圆捧着手机,看着洗漱台镜子中,神情憔悴的自己,声音有些哽咽,“我没事,你别过来了。”

      “屁的没事。”花锦直接道,“我跟你做了几年的朋友,你什么个性我还不知道?把地址告诉我,我马上过来接你。”
      听到花锦凶巴巴的语气,谭圆原本漂浮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她拿出粉饼压了压眼角的泪痕,把地址告诉了花锦。

      “圆圆?”身后响起男人充满担忧的声音,谭圆把手机放回包里,走出了洗手间。

      两人坐回椅子上,谭圆低着头不说话,她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神情冷淡。

      过了许久,坐在她对面的男友开口了。
      “对不起,圆圆。”男友脸上带着疲倦,“我们三四年的感情,我刚才不该把话说得那么重,对不起。”
      谭圆抬头看了他一眼,撇开头:“曹亦,我伤心的不是你话说得有多重,而是你把我这些年的努力,还有我爸妈的努力,全都否定了,你明白吗?”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曹亦解释道,“你明明知道我是为了你好,为什么还要曲解我的意思?你做的那些漆器,不仅费时费力,又赚不了什么钱,难道你想一辈子都过这种日子?”
      “可是你知不知道现在国内会做漆器的人越来越少,若是别人不做,我也不做,以后漆器还有谁会?”谭圆捏紧手中的咖啡勺,“曹亦,这是我爸一辈子的手艺,我不想把它丢了。”

      “那我呢?”曹亦情绪有些激动,“我们以后要结婚,要过日子的。还有谭叔高姨年纪也大了,若是有个头痛脑热,也要花不少钱。我很敬重你的情怀,可是情怀不能当饭吃,我们要活命,要治病,要花钱。就算做漆器的手艺没有断绝在我们这一辈手中,可是下一辈、下下一辈呢?早晚有一天,它会消失在历史洪流中的。”

      谭圆苦笑,“如果我身为漆器手工艺传人都不愿意做下去,其他人恐怕更加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曹亦,还记得当初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而且我爸妈养老问题不用你操心,我家还没穷到那个份上。”
      曹亦愣住。

      “当年你在学校的手工艺大赛上,看到我做的漆器后,说我能够沉下心研究传统手工艺,非常难得。那时候让你夸我,让你追求我的东西,现在你却劝我放下。”谭圆笑得眼眶发了红,眼泪欲落未落。她闭了闭眼,把泪意都逼了回去,“这四年的时间,究竟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是我变了,可人都会变的。那时候我们都还是没有接触社会的学生,不用考虑金钱与地位……”曹亦被谭圆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他扭过头,“你跟花锦不同,你有父母、有学历,会有更远大的未来。像她那种从乡下来的村姑,没有学历,也没有其他发展的门路,除了抱高姨的大腿过日子,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生活方式。你天天跟她待在一起,不会越变越好,只会让自己变得跟她一样……”

      “闭嘴!”谭圆沉下脸,“曹亦,花锦是我的好朋友!”
      “就是因为你跟她做朋友,我才想点醒你!”曹亦见女友为了一个外人跟他翻脸,也动了怒意,“你好好一个名牌大学生,跟她一个村姑混在一起,是想拉低你的水平吗?”

      “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才是真正拉低了我的水平。”谭圆怔怔地看着曹亦,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看待自己的好朋友。去年曹亦跟同学聚会时,不知道给同学送什么,是她跟花花赶制了二十多个手绣卡套让他带过去。年初他妈妈过生日,花锦为了让她在未来婆婆面前有好印象,绣了一条特别漂亮的披肩让她跟曹亦带回去。平时她跟曹亦忙的时候,花锦也常常帮他们忙,曹亦嘴里对花花说着谢谢,心里却这么想她?

      “你说得对,我确实需要被点醒。”谭圆苦涩一笑,“曹亦,我们……分手吧。”
      “就因为我说了花锦,你就要跟我分手?”曹亦不敢置信地看着谭圆,“我们几年的感情,你却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跟我分手,谭圆,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有疯,我只是清醒了。”谭圆放下咖啡勺,表情渐渐冷下来,“对不起,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你走吧。”

      被谭圆的话气得发笑,曹亦把咖啡杯往前面一推,发出咔嚓的声响,引起了邻桌几个人的注意:“谭圆,你够狠,几年的感情,我那么爱你,而你却说放下就放下,你的心呢?”
      “你如果不够狠,又怎么会当着我的面瞧不起我爸妈从事了一辈子的传统手艺,又怎么会嘲讽我的好友?”谭圆反问,“曹亦,我喜欢你,但我不仅仅为你一个人活。你想让我为你,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放弃朋友,放弃一切,我做不到。”

      “你……”
      “既然你这么爱我,为什么不能理解我的职业,不能尊重我的朋友?”谭圆不管旁边有多少人看,直接站起身准备离开,“别打着爱我的旗号来伤害我,我受不起这样的爱。”

      “你不能走!”曹亦一把拉住谭圆的手腕,“谭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这是干什么呢?”花锦走近咖啡店,就看到曹亦面色铁青地拽着谭圆的手腕,店里其他客人,全都偷偷朝这边看,等着瞧热闹。
      她上前两步,拉开曹亦的手,把谭圆拦在身后:“曹亦,有什么事回去说,在这里吵,是准备让别人看笑话?”

      “我跟圆圆的事,不让你这个外人插手。”曹亦冷笑,“高姨收了你当徒弟,你就真把自己当成圆圆姐妹了?”
      “是啊,我脸皮厚,就爱多管闲事。”花锦在曹亦身上瞄了几眼,确定他身上没有带凶器,不会突然发疯伤人,就放下心来,“你要是不服就憋着,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的朋友,还不让我来帮忙,真当我家汤圆后面没人了?”

      曹亦面红耳赤,他没想到花锦竟然这么不要脸,再看谭圆跟花锦的手已经牵在了一起,他又急又气,更加难听的话脱口而出:“你自己是个嫁不出去的村姑,是不是心理变态见不得别人好,才来破坏我们的感情?”

      “滚!”谭圆忍无可忍,端起桌上没有喝完的咖啡,泼在了曹亦的脸上,“曹亦,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被咖啡泼了脸,曹亦一点点冷静下来,他抹着脸上的咖啡,连说了几个好字:“谭圆,你是不是当真要跟我分手?”

      谭圆不说话,她低头握住花锦的手,小声道:“花花,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谁说你是村姑了……”
      “我当然不会听他说这些,论姿色,我也不是一般的村姑,至少要村花来形容我的美色。”花锦不知道谭圆与曹亦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想让两人因为自己闹得太僵,便开着玩笑把这事含糊了过去,“我不跟这种没有多少审美水平的男人计较。”

      “花锦,你不用在我面前故作大度,你这么讨好谭圆,不就是想学到高姨的针法绝学?”曹亦冷笑,“像你们这种小地方来的人,我见识过不少,没几个单纯的。谭圆,你再护着她,早晚有一天被她卖了还数钱。”
      他现在还记得,有一次他来谭圆的店里,花锦为了多赚几十块钱虚伪的样子,明明学的是刺绣这种高雅东西,做的事却低俗至极。

      “我愿意。”谭圆的心彻底冷了下来,“曹亦,你走吧,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我跟你之间的问题,与别人无关,归根结底是我们两个观念不合适。三观不合,就算勉强走下去,也只会是彼此折磨。趁你现在还年轻,我不耽误你,希望你找到合你心意的伴侣。”
      “你不说,我来说。”曹亦恨恨地瞪着花锦,“花锦,我跟谭圆闹到今天这一步,有一半……”

      “这是菜市场,还是喝咖啡的地方呢?”就在咖啡厅里的众人瞧热闹瞧得正津津有味时,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
      为首的男人穿着白衬衫,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带着几分高傲。他迈着长长的腿,不紧不慢朝花锦等三人走来,领带上的钻石领夹微微晃动,像是天上的星星在闪烁,但是他的容貌,比领夹上的钻石还要耀眼。

      “继续啊。”他抬起手腕,整理了一下袖口,语气里带着嘲讽,忽然一脚踢在曹亦膝盖上,曹亦应声而倒。
      “骂谁村姑呢,嗯?”
      踹倒曹亦,他扭头看花锦,满脸嫌弃:“你在我面前嘴皮子不是挺厉害,遇到这种垃圾,你打不过难道还骂不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宴小课堂:好孩子不要学我哦。
    花锦小课堂:不管男女,遇到人渣时,如果发现对方情绪不对劲甚至有攻击性,要采取逃跑、尽量用好听话麻痹安抚对方、逃脱后报警等方式保全自己,生命安全最重要。
    ========
    重大通知,一定要看到哦:明天(7月21日)本文正式入V,入V当天更新一万字,谢谢各位读者大大一路以来的支持,希望后面还能有你们相随,爱你们,祝开心,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