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盛宴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变色龙

      不想回复对方这种带着挑衅与调戏的话,裴宴把车停到路边,翻开朋友圈看了一眼。有发旅游照的,发美女照的,炫耀新车新船甚至新飞机的,再往上一划,就看到了一张龙虾照。
      繁花:这家店的东西很好吃,唯一的缺点就是贵,然而这不是店的缺点,而是我钱包的缺点。

      身边有钱人太多,忽然刷出这么一条朋友圈,裴宴觉得自己似乎感受到了穷人的不易。吃顿海鲜都要心疼钱包,这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他以后还是少说花孔雀两句吧,穷人不容易。这么想着,他顺手给花锦点了一个赞。

      第二天早上醒来,雨势已经变小,花锦揉着发疼的膝盖,起身洗漱换衣服,谭圆电话打了进来。

      谭圆:“花花,你的膝盖疼不疼,今天别过来守店了。”
      把手机的免提打开,花锦坐在镜子前描眉:“没事,最近两年腿已经好了很多,我一个人待在家里,还不如在店里找点事做。”
      手机那头的谭圆沉默片刻:“花花,要不我们找个靠谱的老中医,帮你调理一下?不然照这么下去,你老了以后可怎么办?”
      “所以现在我们现在要努力赚钱,等老了以后住最好的养老院,吃最好的美食,请最好的家庭医生。”花锦语气欢快,“工作使我快乐,你别拦着我去店里赚钱。”

      “那你路上小心,有什么事给我电话。”谭圆语气低落,“我中午吃完饭,就过来跟你一起看店。”
      “中午吃了饭就休息,别跑来跑去浪费精力了,有什么事我肯定给你电话。一年到头那么多天都下雨,要是一下雨就把我关起来,那我多可怜啊。”花锦看了眼时间,“我已经准备出门了,你今天好好玩,别担心我啊。”说完,不等谭圆继续劝说,就赶紧把电话挂断了。

      从拥挤的地铁里走出来,花锦撑开伞,走到人行道路口等红绿灯。路口站满了等灯的路人,大家站得很近,但都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让眼神落到别人身上,以免彼此尴尬。

      “唉,你们看到没,网上有爆料博主说,上个月救了人不留名的好心人有可能是某小鲜肉,因为那几天他就蜀省,而且跟某女艺人关系亲密,疑是在谈恋爱。”
      “不能吧,真有这种事,工作室早就跳出来宣传了,会这么低调?”
      “也许是因为不想曝光恋情吧,有网友去这位小鲜肉微博下问,他也没反驳啊。”
      “说不定他想蹭热度?”

      无意间听到后面两位女生的闲聊,花锦微微皱眉,她们在说上次她跟裴宴在江酒市遇到的事情?不过这事怎么变得跟艺人有关系了?
      红灯变绿,她无暇多想,顺着人流一起往前走。走了几步,忽然听到一个女孩子的惊呼声,一条金色的狗从她脚边蹿过,消失在街头。

      “明宝?明宝?”穿着长裙,戴着护腕的女子伸长着手臂,脸上满是惊恐与不安,“明宝,你去哪儿了?”
      花锦见她脸上戴着眼镜,手却四处乱抓,走到她身边小声问:“你好,请问需要帮忙吗?”

      “你看到我的狗了吗?”女孩子睁大眼“看”向花锦,眼神黯淡无光。看清她的双眼,花锦猜到这位女孩可能已经双目失明,她扶住惶恐不安的女孩,四处张望了一下,“我先扶你去离车道远的地方。”
      “我的明宝很乖的,刚才一定是受了惊吓,才会忽然跑远。”女孩紧紧抓住花锦的手臂,“求你帮我找找,外面车那么多,万一、万一……”
      她双唇颤抖不停,不敢说出最可怕的后果。

      “你先别急。”花锦轻轻拍着她的背,“不会有事的。”
      花锦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女孩子已经哭得不能自抑,如果不是花锦扶着,她恐怕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发生了什么事?”
      花锦抬头,是两位穿着制服的交警,她连忙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明宝是我的导盲犬,我已经养了它三年了,它从来没有做过把我丢在半路的事,我担心它身体出了事,求你们帮我找到它,求求你们。”女孩茫然无助地抓着花锦的手,“它就是我的家人,我不能没有它。”她紧紧拽着手里空荡荡的牵引绳,仿佛只要抓紧了这根绳子,她的爱犬就会找回来一般。

      两位交警见盲女哭得伤心,温言劝慰了几句,留下一个陪着女孩,另外一个骑着车顺着导盲犬跑丢的方向追了过去。
      留下来的交警看起来不过二三十岁的样子,他用对讲机让其他同事注意丢失的金毛犬后,到附近店里借了一条凳子,让盲女坐在角落里等。

      “你是她的朋友?”交警见花锦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盲女,顺口问了一句。
      “我只是路过,”花锦摇头,“刚好遇到这件事而已。”

      交警闻言禁不住多看了花锦两眼,他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不早了,这个女孩子应该是赶去上班的人,在这里耽搁这么久,会不会迟到?可是这位眼盲的老百姓是位女性,他单独陪着也不太合适。
      想了想,他拿对讲机联系了附近的女同事,随后对花锦歉然笑道:“不好意思,要耽搁你一会儿,我的一位女同事马上赶过来。”

      “没事。”花锦见盲女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忍不住笑道,“看来还是警察叔叔让大家有安全感。”
      年轻的交警被花锦这句话调侃得面红耳赤,他拉了拉警帽:“为百姓服务,应该的,应该的。”

      没过一会儿,交警接到同事电话,导盲犬找到了,身上有伤口,但是没有生病危险。花锦见盲女听到狗找到后又哭又笑的样子,偷偷松口气,转身往店里赶。

      “等等,请问你是……”交警见花锦偷偷走开,盲女又看不见,只好帮着问了一句。
      “请叫我红领巾。”花锦扭头挥了挥手,不等盲女起身跟她道谢,就趁着红灯变绿,快速穿过了人行道。晚开店一会儿,损失的就有可能是钱,做人不能跟钱过不去。

      红领巾?
      交警脸上的严肃表情几乎绷不住,干咳两声。
      “她走了吗?”盲女有些失落,“我还没有向她道谢呢。”她的世界本就是一片黑暗,明宝就是她的眼睛。在明宝跑丢的那一刻,她整个世界的安全感消失殆尽,直到有人扶住她的手臂,她才从无尽恐惧中走出来。
      可是她不知道她住在哪儿,叫什么名字,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说,就让她走了。

      打开店门,点燃熏香,花锦见没有客人,便坐在绣架旁绣锦鲤画。成品中,锦鲤绣是最好卖的绣品之一,所以平时不忙的时候,她就做一些与锦鲤有关的物件摆在店里售卖。
      外面的雨又大了起来,花锦放下针,打开了店里的音响。为了让顾客觉得她们这家店低调奢华有内涵,店里买了很多轻音乐光盘。

      这种雨天不会有太多客人来看绣品,花锦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看着橱窗外的雨幕发呆。

      “你好。”一个穿得严严实实,戴着墨镜的女人走进店,指着墙上的旗袍道,“这种旗袍,可以定制吗?”
      “可以。”花锦看了眼女人的身材,对方在花锦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脸。
      “您身材很苗条,可以试试这件旗袍的上身效果。”花锦说着,准备去取旗袍。

      “不用了。”墨镜女人递给花锦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需要的尺码,“三周后我来取。”
      见戴着墨镜的女人转身就准备走,花锦连忙叫住她:“女士,请等等。”

      “还有事?”
      对方脸上虽然戴着硕大的墨镜,但是花锦还是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耐烦”的情绪,她笑眯眯地用食指敲了敲台子,“不好意思,只要是定制绣品,本店都要收百分之三十预定费。”
      “难道我还会付不起这么点小钱?”墨镜女人语气变得更加糟糕。

      听对方语气变得糟糕,花锦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无奈又无助:“女士,看您的气质与打扮,我就知道您不是这样的人。但我替人打工,实在不敢自己做主,如果让老板知道我接了预定却没有收定金,会辞退我的。”
      并不存在的老板,必要的时候,总是要出来背一背锅的。

      墨镜女人语气顿时软了下来:“算了,你这种也不容易。多少钱,我付给你。”
      “谢谢您,您真是太好了。”花锦一边把收款二维码交给对方,还不忘给对方一个感激又欣喜的眼神。
      觉得自己帮了小员工大忙的女人,在花锦感激的眼神中,心情愉悦地离开了。
      收到一大笔定金的花锦,心情同样美滋滋。

      站在店外的裴宴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花孔雀并不能形容这个女人的特点。
      她哪里是花孔雀,分明是变色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花锦:脸面?不存在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