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盛宴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熊猫手帕

      杨绍拿着伞一路追了出去:“裴哥,我也不知道陈家那两个今晚回来,下次我们几个单独出去玩,绝不让外人烦着你。”
      “跟你没有关系。”裴宴停下脚步,拍了拍杨绍的肩膀,“下次再约。”
      “行。”杨绍撑开伞,递到裴宴面前,“路上小心。”

      “难道我还能学陈江夜里飙车不成?”裴宴接过伞,“你自己玩去吧,我先走了。”
      杨绍看着裴宴想问一问那位蜀绣师的事,可是想到他明天就要过去取成品,没必要多此一问。以裴哥的性格,也不爱搭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个月能帮他送绣师去老家,可能已经是他最大的温柔了。

      送走裴宴,杨绍回到包间时,听到陈江在骂两个多月前,害他出车祸的司机,一脚踹开半掩的门:“你就消停点吧,你超速行驶,人家好好开着车,被你害得现在都没出院,你还好意思抱怨?”
      听杨绍这么说,陈江脸上有些过不去,反驳道:“杨绍,你别以为抱上裴宴的大腿,就在我面前装大爷。”
      包厢里的气氛顿时僵住,在座众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平时就算有什么不开心,也都不会闹到明面上来,现在陈江突然来这么一句,大家面上都有些过不去。

      “呵。”杨绍冷笑,“你还真说对了,老子就是抱上了裴哥的大腿,你要是不服,就给老子憋着。”

      “杨绍,你别跟他见识,他喝了两口猫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陈森端起桌上的酒,朝杨绍陪笑道,“我敬你三杯,就当是哥哥跟你赔罪。”说完,也不等杨绍开口,径直三杯酒下肚,给足了杨绍颜面。
      陈江见自家兄弟弯腰替自家赔罪,脸色变来变去,低声向杨绍道了一声歉,便走到角落里玩起了手机。

      杨绍在心里冷笑,他就算是抱裴哥大腿又如何,要真论起来,在座又有几个不想去抱呢?

      在家忙碌的这大半个月里,花锦很少去店里,手上的工作完成,她终于有时间到店里做事。她走进店的时候,谭圆正坐在工作台旁发呆,连她走进门都没有察觉。
      “汤圆,在想什么呢?”花锦在漆器方面只懂个皮毛,所以店里大多与漆器有关的订单,都是谭圆在负责,她只能帮着做一些简单的物件,“最近订单太多,累着了?”

      “哪有什么订单。”谭圆回过神来,放下手里的描漆笔,叹口气道,“漆器一个月到头也卖不出两件,再这么下去,我只能靠你绣东西养我了。”
      “好啊。”花锦把店里的一些摆件换了下位置,“只要你愿意抛弃你家曹亦,我明天就娶你回家。”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不嫁给你,你愿意养我吗?”谭圆双手合十,“我吃得不多,每天也就吃一斤鲍鱼,两斤燕窝,五斤澳洲小龙虾……”

      杨绍站在店门口,听着里面的交谈,迈出的脚收了回来。他抬头看了看店门口的招牌,这儿是绣师说的地方没错,可是这两个女孩子……
      也许他不该出去打扰她们的感情世界?

      说笑间,花锦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位金色头发的年轻人,停止跟谭圆开玩笑:“你好,欢迎光临。”看清来人长相后,花锦恍然,这不是一个月前在医院里遇到的那个菠萝精?
      “你好,我来找贵店的绣师,我来取定制的绣品。”杨绍也觉得花锦有些眼熟,但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美女在前,他耐性向来格外好,连说话的语气都客气了几分。

      “您是来取熊猫绣的那位贵客?”花锦瞬间反应过来,“请您稍坐。”
      也许他不仅头发是金色,连钱包也是金色的,所以发红包的时候,才这么豪迈。

      杨绍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宣传册,宣传册里全是店里做出来的成品。他没翻几页,刚才那位美女又回来了。
      对方把手里的木盒放到他面前:“请您看看,是不是合心意。”

      放下手中的宣传册,杨绍轻轻打开了木盒。放在最上面的一条手帕,绣着一大一小两只熊猫,熊猫的眼神灵动,甚至绣出了熊猫身上毛绒绒的感觉。他忍不住惊叹一声:“好精湛的绣技。”

      “这条手帕上熊猫虽然生动,但是我想,也许您的长辈会更喜欢这一条。”花锦抽出放在最下面的手帕,与刚才那条精美的熊猫绣相比,这条手帕上的三只熊猫看起来简单了许多,粗看之下并没有特别之处,但再仔细看几眼,就发现这块手帕带着几分独属于儿童的天真与可爱。
      明明三只熊猫长得黑眼珠,杨绍愣是从它们的黑眼珠里,看到了独属于一家三口的温馨与安宁。这种安宁感不太好用语言形容,就像是它们生活的地方很安宁,没有灾祸,没有苦难,只有美味的食物与优美的风景。

      杨绍翻了翻其他手帕,每条手帕给他的感觉都不同,但是每条都让他惊喜。他从沙发上起身,郑重道谢:“这些绣帕我很喜欢,不知能否与绣师见一面,我想亲自向她道谢。”

      “客人真会开玩笑,绣这些手帕的就是我啊。”花锦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位菠萝精,不符合你心目中老人家的形象,真是不好意思呢。
      “你就是那位了不起的绣师?!”杨绍震惊地看着花锦,瞬间话锋一转,“你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年龄,绣技竟如此高超,实在太了不起了。”
      在美女面前,能说十句好听的话,就绝对不说半句不好的话。

      花锦:“……”
      不到二十?
      这种客套话是不是太浮夸了?不过,她喜欢。

      “手帕布料采用的蜀锦,绣线由纯桑蚕丝制成……”
      “大师,”杨绍激动道,“这次的绣品,我奶奶一定会喜欢,这次实在太麻烦你了。”说完,他抱起木盒,迫不及待地往外跑。

      花锦看着他奔跑的背影:“哎!”
      杨绍回头见花锦要出来送他,对花锦道:“绣师,你请留步,我就不打扰你跟朋友交流感情了。”

      眼睁睁看着菠萝精瞬间跑得没影,花锦目瞪口呆。绣品的尾款还没付呢,跑什么跑?

      “花花,这人是来……抢劫的?”谭圆从头到尾都还没反应过来,“穿着一身名牌,怎么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花锦扭头看谭圆,而且她们六七年的闺蜜情谊,还需要联络感情?

      杨绍拿到绣品后,就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他心里莫名有种感觉,这几条绣帕里,一定会有奶奶喜欢的,一定有。

      把车开回家,杨绍把车门一甩,连车都来不及锁,抱着木盒冲进家门。奶奶近两年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变得越来越爱跟小辈们提起以前的事。杨绍担心老人心情不好会影响身体,总是想尽办法逗她开心。

      “奶奶。”杨绍跑进屋,见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看抗战剧,把木盒放到老人膝盖上,“你快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别跑太快,小心脚下别摔着。”老太太不急着打开木盒,伸手摸了摸孙子的额头,掏出手帕擦干净他脸上的汗,“汗水都跑出来了,快回房间换件衣服,别感冒了。”

      “奶奶,我没事,你先看我给你买的礼物。”杨绍胡乱抹了一把脸,从帮佣手里接过老花镜替老太太戴上,“这次的礼物,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失望什么?”杨绍的父亲杨学绅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裴宴。
      “裴哥也过来了?坐。”杨绍招呼着裴宴坐下。

      “姑婆。”裴宴走到老太太身边,几句话就把老太太逗得喜笑颜开,连膝盖上的礼盒都忘了。最后还是在杨绍的提醒下,才让老人家想起这件东西。

      “奶奶不缺什么东西,你把钱留着自己花,别浪费钱。”老太太笑着打开木盒,见最上面放着一块绣工精湛的绣帕,笑容又灿烂几分,“这帕子绣得不错,好手艺。”一边说,她一边继续翻,翻到最后一条时,苍老的手忽然顿住,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她抖着手把这条手帕抽出来,轻轻抚着上面的熊猫,“像,真像啊。”

      “奶奶……”杨绍见奶奶情绪不对劲,担心她身体受不了,连忙轻拍她的背,“您要是不喜欢,我把它拿走。”

      老太太一下又一下抚摸着手帕,语气里满是怀念:“当年妈妈给我绣的手帕,好像也是这个样子。没想到,一转眼就是七八十年过去了。”

      裴宴看着被老太太捧着轻轻摩挲的手帕,侧头去看杨绍。
      这就是杨绍让花锦绣的熊猫图手帕?

      弯腰捡起一条被老太太忘在一边的手帕,裴宴恍惚间觉得,手帕上那个打着滚的胖墩熊猫,好像在用一双豆豆眼盯自己。
      胖墩的眼珠很黑,就像花锦那只花孔雀的眼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杨绍:在美女面前,我永远拥有着强大的求生欲。不过美女好像都喜欢美女了?
    谭圆: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花锦:请问,如何优雅而又不失强势的讨债,急,在线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