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年之约[西幻]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II.

      III. There lie They
      
      距离花之庆典还有数日,布鲁格斯城中的气氛已然沸腾起来。科林西亚气候宜人,庆典又正逢鲜花怒放的时节,每到这几天,连城堡中的杂役来去干活时都面带笑容。
      
      “首日的环城行进已经准备好了,只希望那天千万不要下雨。”艾格尼丝将大管家整理出的庆典花销单递给理查。
      
      公爵只扫了一眼,便搁在了手边:“科林西亚的春雨也下不大,不过当然还是晴天更好。”
      
      “理查,清单……你不再看看?今年因为增加了神殿的祈福仪式……”
      
      理查一摆手,他在花销上向来大方;尤其是近两年,对神殿的慷慨甚至到了会令艾格尼丝不安的地步。科林西亚公国虽然富裕,财力到底有限。而其余诸国的王公之中,不乏依靠商会支持维持奢华生活的贵族。而海克瑟莱一族向来反对无谓的奢侈,艾格尼丝在这样的教养下长大,难以心安理得地挥金如土。
      
      “对了,第二日的舞会,加布丽尔的第一支舞的舞伴已经定下了?”
      
      艾格尼丝露出为难的微笑:“我问过她一次,她说让我决定。”
      
      理查手指在桌面一扣:“让春季锦标赛的冠军当她的舞伴如何?”
      
      “菲利克斯卿?我去问问加布丽尔的意见。”
      
      “她应该不会拒绝吧?”理查微笑,仿佛觉得妻子对外甥女的小心态度很有趣,“把这话也带给菲利克斯。”
      
      理查很少会如此坚决。但一旦他如此表态,便几乎不可能改变主意。
      
      艾格尼丝颔首应下,停顿片刻,打量着丈夫的表情试探:“加布丽尔也到了年纪,难道……”
      
      “我还在为她物色人选,你不用担心。”
      
      言下之意,艾格尼丝不需要插手。
      
      她不禁再次回想起神官特蕾莎提起的传言。自从得知那消息,她就再也无法对自己与丈夫之间的界线视而不见。即便已经成婚五年,纵然他们相安无事、甚至能和睦地互开玩笑,拉缪一族的家事并不容她置喙。
      
      在理查心中,她更像是个客人。
      
      这状况令艾格尼丝越想越迷惑。她当然知道这样不好,但比她与理查还要疏远、更加剑拔弩张的夫妇比比皆是。更何况,事到如今,她突然开始努力拉近与丈夫的关系,难道不会显得可疑?
      
      面对这段婚姻,艾格尼丝只会以理性冷冰冰地分析,却无法断言自己怀有怎样的心情。即便理查并不打算将名下头衔与权益拱手送给海克瑟莱一族,因而有意将财富挥霍一空,她也没有立场全力阻止,更没必要太过不安。
      
      有人这么形容过,在艾格尼丝父亲掌控下的海克瑟莱氏宛如战舰,能突破最凶恶的暴风雨,原因不在船本身、而在于行动宛如一体的船员。十年以来,她乖顺地扮演了属于她的角色,以物换物,遇上困境时,她就应该为自己的牺牲得到补偿。
      
      艾格尼丝并不期望现状发生改变。但内心深处,她又矛盾地幻想着眼下这虚假而无趣的平和生活,能够因为任何契机,彻底地、不留一点余地地坠入毁灭。
      
      暂时压住再次陷入漩涡的思潮,艾格尼丝起身:“那么我去找菲利克斯。简,乔安,你们都还有活要干,不用跟着我。”
      
      “好,麻烦你了。”理查语毕,视线便再次回到眼前的教典抄本上。
      
      艾格尼丝离开理查居住的北塔楼,站在通向花园的回廊下,一时拿捏不定该到哪里去找菲利克斯。事实上,骑士们常造访的场所她心中有数,但被这几日缠绕她的情绪影响,艾格尼丝其实更想回卧室一个人呆着。
      
      “艾格尼丝女士?”
      
      她正出神,肩膀一颤退开半步,才认出来人:“伊恩卿。”
      
      这似乎是锦标赛半个月以来,他们第一次面对面地独自交谈。艾格尼丝并未有意回避伊恩,伊恩却也没有主动接近。而新效忠的骑士与主君夫人,平日本来便无太多交集。
      
      伊恩的态度关切而不失礼貌,反而没了堪堪重逢那时带刺的熟稔。他柔声询问:“您看上去有些烦恼,不知我是否能帮上您?”
      
      “你有没有看见菲利克斯卿?”
      
      “啊,菲利克斯卿,”今天伊恩分外好说话,“刚才我碰见他了,他在帮忙装饰中庭。”
      
      艾格尼丝颔首:“我知道了,谢谢。”
      
      “我也要去中庭,不如和您同路?”
      
      艾格尼丝不禁嘲弄地弯唇。既然刚刚从中庭来,还两手空空,为什么又要返回?
      
      伊恩察觉她勘破,也不懊恼,只眯着眼微微笑,等她的回音。
      
      “随你。”艾格尼丝语毕,率先转身往中庭走。
      
      对方跟上来,在斜后方与她隔了半步的距离,口吐无害的场面话:“为了准备花之庆典,您辛苦了。”
      
      “这是我该做的。”艾格尼丝不禁伸手触碰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伊恩的视线在她的手上打了个转,不打算应答,也没立刻找新话题。
      
      艾格尼丝若无其事地问:“你的伤势无碍吧?”
      
      “多谢您关心,艾格尼丝女士。锦标赛都是小伤,连疤都不会留下。”
      
      “不,我说的是手臂上的伤。”
      
      伊恩的步子慢了一拍。
      
      艾格尼丝回眸,唇角上扬,却没笑开,视线与伊恩擦肩而过,盯着的是他身旁的空气,像在挑衅又像在回忆什么。
      
      “早就不痛了。”伊恩陡然压低声音,“当然,不止手上的伤口,情伤也是。”
      
      艾格尼丝一笑置之。
      
      在通向中庭的拱门下,伊恩突然停住步子:“花之庆典的舞会,您会参加吗?”
      
      “作为女主人,我当然会到场。”
      
      伊恩意有所指地摇头:“我的意思是,您是否会下场跳舞?”
      
      艾格尼丝漫不经心地答:“也许吧。”不等伊恩再开口,她环顾四周,轻轻“啊”了一声,颔首:“菲利克斯在那里。”
      
      蜜色头发的高大骑士正帮忙把绘有花卉的彩旗挂在城堡外墙的窗棂上。三两侍女抱着旗帜和布艺花环围在木梯子下方,欢声笑语。
      
      伊恩仿佛没听见艾格尼丝的逐客令,自然而然地替她出声招呼:“菲利克斯卿!”
      
      菲利克斯闻声回头,蓝眼睛立刻亮起来:“艾格尼丝女士。伊恩卿。”
      
      围着新科锦标赛冠军的侍女们见到女主们,便红着脸嬉笑跑开。菲利克斯爬下梯子,腼腆地拨弄着耳后的卷发,仿佛因为受女性青睐的场景被艾格尼丝看见而感到不好意思。他彬彬有礼地问:“您有何吩咐?”
      
      艾格尼丝瞥了伊恩一眼。
      
      黑发骑士笑眯眯地举起双手:“那么容我就此告辞。”
      
      “也不是不可告人的事。”艾格尼丝转向菲利克斯,“庆典第二晚的舞会,你第一支舞的舞伴--”
      
      菲利克斯即答:“乐意之至!”
      
      艾格尼丝一怔,继续说下去:“也就是说,你还没有舞伴?能否请你担当加布丽尔女士的舞伴呢?”
      
      伊恩向菲利克斯揶揄地眨眨眼,而后微笑着看向别处。
      
      菲利克斯摸摸鼻子,竭力掩饰失落,轻咳一声:“当然,请您向理查大人转达,这是我的荣幸。”
      
      艾格尼丝装作没有察觉刚才的小误会,向两位骑士道别:“那么我去向加布丽尔传达消息。”
      
      等艾格尼丝走远,菲利克斯才重重吐出一口气,显得颇为懊恼。
      
      “别那么失落,”伊恩拍拍同伴的肩膀,压低声音,“她即便有意和城中的年轻人跳舞,也不可能挑第一支舞,那太显眼了。”
      
      菲利克斯自嘲地笑笑:“不用这么安慰我。我已经听说了,领主夫人从不答应年轻骑士跳舞的邀约。”
      
      “是么?可我刚才问过,艾格尼丝女士说她可能会应约下舞池。”
      
      菲利克斯瞪大眼睛,随即咧嘴笑了:“原来你也想和她跳舞。”
      
      伊恩悠然反问:“谁不想有这样的荣幸呢?”
      
      菲利克斯展开手中揉皱的旗帜,静默地垂头片刻,才轻声说:“不单单是荣幸。骑士向主君夫人献殷勤当然可以说是南方诸国的习俗,但我……并不只是因为荣耀,才冒出那样的幻想的。”
      
      他的眼神因为羞涩闪烁起来,口吻却依旧诚挚:“第一次见到她,就是她从柱子后转出来,站在阶梯顶端那时……我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觉得理查大人的妻子真美,而是害怕我只要一转开视线,她就会消失。”
      
      伊恩不禁收敛起唇边的弧度,没应声。
      
      菲利克斯将这沉默视作不知如何应答,也不在意,反而苦恼地皱眉:“你没发现到吗?她常常会露出那种……那种就好像在看着另一个世界一样的神情。这半个月来,我越来越觉得,她其实不--”
      
      菲利克斯突兀地收声,改口开玩笑似地问:“难道魔法家系中人眼中的世界和我不一样?”
      
      “虽然很遗憾,但艾格尼丝女士缺乏魔法上的天赋。”伊恩平静地说,视线却调转落向远方。
      
      菲利克斯忽然正色问:“在白鹰城时,艾格尼丝女士也是这样的吗?”
      
      “我也说过,我和她鲜有机会接触……”伊恩轻轻叹息,仿佛是不经意地补了一句,“不过听那里的老厨娘说,她一直是个不快乐的孩子。”
      
      菲利克斯垂眸不语。
      
      伊恩回头看了一眼,一句话令气氛重新松快起来:“围着锦标赛冠军转的姑娘们又回来了,我就先撤退了。”
      
      菲利克斯半是谴责地摇头:“你也留下来帮忙吧。”
      
      “不不,那可太不解风情了。”
      
      “伊恩卿。”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
      
      伊恩笑眯眯地从侍女手中接过布艺花环,顺手就给菲利克斯戴上了。女孩儿们大笑,菲利克斯窘得耳朵泛红,默默将花环取下,啪地一声连带两面三角旗拍回伊恩胸口,而后也跟着开怀笑起来。
      
      “伊恩大人,您接收的是花精灵的祝福吧?那样的话……”
      
      距离锦标赛过去半月,伊恩对伤情和身上的祝福态度坦荡,以至于普通侍女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向他这般搭话。
      
      “虽然祝福不是这么用的,但既然是这位娇小可爱的女士的请求……”伊恩手掌一翻,绿光闪过,他的掌心赫然躺着一支惹人怜爱的铃兰。
      
      艳羡的惊叹声中,搭话的侍女小心翼翼地拈起花茎,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那洁白的钟型小花就瞬息败落,连枝叶一起消散了。
      
      伊恩歉然道:“魔法凝聚的花朵太娇弱,我还没有能力长时间维持它不败,让女士们见笑了。”
      
      继续谈笑着,他向菲利克斯瞥了一眼。对方果然再次陷入沉思。
      
      转瞬即逝的悲哀花朵,如果仅仅就虚幻这点而言,的确与艾格尼丝有些相似。
      
      刚才菲利克斯突如其然的坦白令伊恩惊喜,却也莫名不快。这大约是因为,他回忆起了自己拥有过的相似心情。
      
      在树下向艾格尼丝搭话、不依不饶地一路相随进而邀约,那都是他一时兴起。
      
      被不知名的冲动鞭策,永远漂泊,永远追逐,永远孤独。伊恩最初以为他与艾格尼丝只是在同一片不安定的海上互相路过。当过她一晚的舞伴,他应该就会失去再与她有任何交集的兴趣。
      
      本应如此。
      
      舞会前奏曲结束前,艾格尼丝·海克瑟莱非常平静地告诉他:“我只打算跳第一支舞就走,当我整晚舞伴的事是随口说的。”
      
      于是那晚,他们就只跳了那一支舞。
      
      迄今为止,他们共同起舞,也仅此一次。
      
      或许正因如此,十数年过去,那时的记忆依然清晰得可憎。虽然一切征兆向来只在事后回顾时才被察觉,但那一晚,的确是伊恩与艾格尼丝关系真正的原点。又或者说,是他单方面认定的起始。
      
      艾格尼丝能让一切都变得暧昧不清。
      
      他是什么时候得手的,他究竟是否真的得手过,他得到的是什么,这些全都不清楚。就像误入妖精的梦境。
      
      等回过神时,他已然无法放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安然的手榴弹,loyal的地雷!
    次回预告:伊恩真情回顾十年前的舞会(x



    向太阳坠落
    黑暗童话



    失年之约[西幻]
    献给无法坦诚之人的故事



    我只是馋你的向导素
    哨兵向导青春小甜饼



    到哨塔去
    哨兵向导X双傲娇X大逃杀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其实是篇正经文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